以史为鉴
1949年,物理学家、留美博士饶毓泰先生,拒绝了南京政府的邀请,没有登上为著名教授安排的前去台湾的专机。他选择继续留在北大执教。 1956年,留美博士、力...
1960到1962年的中国大饥荒,使近4000万的中国人被饿死。这是一段令人永远难忘的黑暗与苦难岁月,是中华民族自有文字记载以来艮古未见的一段最悲惨的历史。
中共党史上类似董健吾这般为中共效力,却被中共卸磨杀驴的人数不胜数,而董健吾略有不同的在于,他还是一个基督徒。既然是一个基督徒,就理应不与宣传无神论的中共为伍。诚如另一个在中国很有名的基督徒、妇产科医生林巧稚在毛、周愿意介绍其入党时所言:“我是一个信仰《圣经》敬畏上帝的基督徒,共产党是无神论者的政党,我是绝对不能参加的。……我青年时期就在上帝面前立志除了医学...
这些大师不仅无一人出自1949年中共治下的清华,而且留在大陆的大多数大师都遭中共凌辱,一些人被迫害致死。
这些大师不仅无一人出自1949年中共治下的清华,而且留在大陆的绝大多数大师都遭受中共侮辱伤害,一些人甚至被迫害致死。
中国古人把“党”字以“尚黑”组之,用在共产匪党头上,真是恰如其分!
这些大师不仅无一人出自1949年中共治下的清华,而且留在大陆的大多数大师都遭中共凌辱,一些人被迫害致死。
中共在1957年发起的“反右”运动,对中国社会造成了重大的创伤和灾难,被指为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文字狱。作为主要受难者的知识分子,在运动之后,再也不敢批评共产党,中共也不再允许来自党外的批评。
关于朝鲜战争,几十年来,中国民众一直被中共歪曲、篡改的谎言宣传所欺骗,其中包括中共军队参战的动机和死亡人数等,一直是中共掩盖的秘密。
共产党人的共同特点就是敌视和践踏人类的一切道德底线。试想,这样一群人带给人类的,除了杀戳和欺骗还可能有别的什么吗?
遵照毛的批示,陈伯达把《章程》在《红旗》杂志第七期(9月1日出版)全文发表。毛肯定过的东西,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威。嵖岈山的“共产”经验一推广,“共产风”像8级飓风一样,在中国广大的农村,以不可阻挡之势刮开。其来势之迅猛,远远超过当年的农业合作化运动。
茅台酒的前世今生,按照朱大可的说法,在毛周时代,它是权力指数,用来衡量饮者地位及特权的高度;而随着“中国模式”的消费时代的降临,它演化为贪腐指数,用以测量官场和商界“亲密合作”的广度。
好像是在自怨自艾:“没有道德了──完啦──全完啦──道德全没有了。道德沦丧时,什么事就都完了。”
在中共的欺骗宣传下,在中共全面、系统的思想改造之下,大陆知识分子饱受摧残,苦不堪言。从延安整风、反右、文化大革命,到“六四”屠城,再到当代的信息封锁及对正义知识分子的打压,中国的知识分子群体在政治运动中、在谎言的包围和强权的压制下,一步步丧失了独立的人格,从整体上沦为中共政治服务的工具。中共曾经宣扬知识分子最向往的民主和自由,可是,在中共治下,知识分子从未获...
河南并不是饿死人最多的,整个大跃进时期,饿死人最多的是四川。据四川省原政协主席廖伯康说:四川饿死人超过1000 万。
以后的四年里,发生了饿死3755 万人的人间悲剧,这是人类历史上时间最长、规模最大、为害最烈的一次空想社会主义实验。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共记协设立了一个以范长江名字命名的“范长江新闻奖”
真实的情况是:泸定桥并未发生战斗,红军过桥时,没有战斗,更谈不上伤亡。红军5月29日到达泸定桥的时候,泸定桥并没有国民党军队把守。
从1938年3月到1945年12月,战时儿童保育总会和分会所属的各保育院共收容教育儿童29,849名。
共产党就是这样靠着勒索欺诈搜集到民间所有的武器和金钱,迅速壮大了自己的势力。
在中共的宣传中,“四渡赤水”是毛泽东“高超指挥艺术的生动体现,是红军战争史上的奇观,是以少胜多、变被动为主动的光辉典范”。所谓“四渡赤水”的“奇迹”,不过是文艺作品在虚构毛泽东的神圣形象,不仅没有任何历史依据,而且事实与宣传恰恰相反……
10003部队成员来自苏联科技界精英阶层,几乎每个人都是最有才华的军事专家,他们思维敏捷、思想开放。这些军队的科技精英一开始所做的大量研究,包括被外界认为“伪科学”的超心理学。这些具有超常心理素养的军官,协助官方解决系列棘手问题,譬如搜寻失踪的舰船、飞机,预测远东堪察加半岛地震,也预防各类突发事件,准确判断车臣暗设的地雷阵等等。
文革后三十多年走过,现实证明,改良之路早已破灭,中共并无丝毫的改变,反而变本加厉,犯下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滔天罪恶。
虽然克格勃的系列研究都是在秘密的环境下进行。不过,当时却有一位名副其实的特异功能大师沃尔夫.梅辛(Вольф Мессинг),他准确预言爱因斯坦将在1921年获得重要的诺贝尔奖;预言希特勒的死亡,以致希特勒悬赏20万马克要他的项上人头;也准确预言二战结束的时间。
毛泽东死后,华国锋为其在天安门广场修建了“纪念堂”,即地上坟墓,并打算仿照苏联,将毛放置在水晶棺中,供人膜拜。这项工程当时称为“一号工程”。
如果说,这些死亡的中国人都是在战场中“奋勇杀敌”的战士,那么无论他们多么英勇、多么舍生忘死,都无法被后世称为“英雄”。因为他们所保护的并不是自己的国家与人民,也不是出于惩恶扬善的大义,而是甘愿听从侵略者的号令,为侵略者的恶行效犬马之劳。更可悲的是,在中共这个侵略者以及流氓、盗贼的眼中,那些为其效命、出生入死的兵士们根本就不是什么“英雄”,充其量,只是可以随意...
被共产党放在水晶棺中的这些党魁,生前都是好话说尽、坏事干绝、丧尽天良、乱世害人,死后则继续利用腐尸迷惑民众。不过,历史证明,报应只争个早晚,他们迟早要被焚尸扬灰或被土葬的。
一百多年前,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上空出现。从《共产党宣言》的发表、巴黎公社的出现,到苏联、中共等共产党政权的建立,共产主义思潮曾泛滥一时。人类的意识形态领域形成了共产极权制与民主自由制两大绝然对立的阵营。
打响朝鲜战争第一枪的是朝鲜,战争初期就几乎占领了韩国的全部国土。当时美国没有出兵,也没有打到鸭绿江威胁中国,中国谈不上“抗美援朝”,更谈不上“保家卫国”。
一提到李可染,走过毛时代的很多人,一下子会想到他所画的“红色山水画”作品《万山红遍》,而这也是其山水画的成名之作,是以说其是“红色山水画”画家并不为过。
共有约 2612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天文学家发现迄今最大的宇宙结构——跨度大于6亿光年的超星系团,而且它是目前所见最遥远的超星系团,凸显宇宙是无法想像的庞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