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鉴
本篇将以斯大林时代,苏共的暴政之一“工业、农业集体化”导致的种种乱象,还原共产主义奴化、杀戮平民百姓的历史伤痕,以反思当今仍然存在于中共体制下的奴工现象,为何国...
本篇将以斯大林时代,苏共的暴政之一“工业、农业集体化”导致的种种乱象,还原共产主义奴化、杀戮平民百姓的历史伤痕,以反思当今仍然存在于中共体制下的奴工现象,为何国人的生命和价值会被折磨的如此低廉?
如今,大寨、红旗渠的真面目虽然被还原,但中共依然在利用它们作为欺骗民众的鸦片。无疑,铲除鸦片的根本是铲除其根,换言之,就是彻底在中华大地上铲除中共。
南京建有中山陵,陵寝内有一碑亭,碑亭内有一石碑,上书“中国国民党葬总理孙先生于此”。文革期间,红卫兵砸碎了这一石碑,另立一石碑,碑文是:“中国国民党葬于此”。 现在到中山陵拜谒缅怀,当然看不到红卫兵立的石碑,但是,解说员会津津乐道地讲述红卫兵的石碑,并将红卫兵们笑骂一通。鄙人以为,红卫兵虽是荒诞绝伦的,但是他们修改碑文却在吾人意料之外。 1989...
1989年东欧剧变后,摆脱了共产党统治的匈牙利重新确定了自己的国庆日:10月23日,因为1956年的这一天,匈牙利爆发了争取民主、独立的革命运动。
本篇将以斯大林时代,苏共的暴政之一“工业、农业集体化”导致的种种乱象,还原共产主义奴化、杀戮平民百姓的历史伤痕,以反思当今仍然存在于中共体制下的奴工现象,为何国人的生命和价值会被折磨的如此低廉?
大概储安平惨死前,在绝望中,也会有一刹那后悔轻信了中共吧?其实,这样的悲剧又何止王芸生、储安平呢?中共欺骗了多少人,又害了多少人啊!
所有的中国人,在纪念“反右运动”60周年的时候,千万不要忘记了毛泽东这个独裁者和迫害狂的一切罪孽。
据大陆出版的《东欧剧变的根源与教训》一书,所谓“拉科西主义”就是斯大林主义在匈牙利的翻版,实质就是在在奉行个人迷信的条件下强行“全盘苏化”。拉科西被吹捧为“英明领袖”、“匈牙利伟大的儿子”、“人民的领袖”、“杰出的思想家”和“斯大林最好的学生”等等。党和政府的文件、新闻媒体及文艺作品对其歌颂达到肉麻的程度。
作为明清首都的北京,除了有气势恢宏的紫禁城外,还有两座著名的皇家园林:颐和园与圆明园。近代以来,这两座园林都遭到了不同程度上的破坏。令人叹惋的是,毛和中共发动的文革又给了两座园林重重的一击。 1966年5月文革开始后,“破四旧”之风席卷遍中华大地,寺院、道观、佛像和名胜古迹、字画、古玩作为“封、资、修”立即成为红卫兵们的主要破坏对象。颐和园、圆明园自然...
5月14日,就在中国召开“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当口,作为“贺礼”,朝鲜又试射了一枚中程弹道导弹,自称旨在验证导弹携带一颗“大规模重型核弹头”的能力,并“警告华盛顿不要误判其本土已经处于朝鲜打击的瞄准镜范围之内的现实”(共产党的党文化、语言体系真是让人费解,明明色厉内荏,却要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沃尔夫的忏悔并不能抹去他对无辜人们的伤害,而那些以国家责任或职务责任的借口逃脱惩罚的行恶者,都必将承担应负的责任。中共国安头子和相关部门人员,是否会从中汲取教训呢?
中共“思想改造”运动让中国知识分子无休止地自我践踏和自我奴役,打垮了知识分子的独立人格,逐步磨灭了知识分子的个性和独立思考的能力,从而令他们蜕变成为为中共政治服务的工具。
谈及中国现当代历史人物,宋氏家族中的三姐妹是避不开的。大姐宋霭龄嫁给了孔子第75代孙、山西大户孔祥熙,孔曾任民国时期央行总裁和财政部长。1973年,宋霭龄在美国病逝。二姐宋庆龄嫁给了“国父”孙中山,其后加入共产党,寂寥中于1981年在大陆去世。小妹宋美龄则嫁给了国民政府总统蒋介石,终身反共,2003年以106岁的高龄卒于美国。 显然,宋氏三姐妹中,宋庆...
引言 朝鲜半岛局势日趋紧张,战争乌云密布。这不得不让人想起那场60多年前爆发的朝鲜战争。这场由共产党集团发起的,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规模最大的地区战争,夺去了东西方几百万人的生命,造成了几百亿美元的经济损失,对东亚乃至世界格局产生了巨大而又深远的影响。今天,当年朝鲜战争的阴云依然笼罩在我们头上。 朝鲜,作为当今世界所剩无几的共产党国家,其失去...
随着档案的解密,毛泽东一些关于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惊世骇俗的言论也随之曝光。
五十年代初,知识分子“思想改造”运动与朝鲜战争、“土地改革”、“镇压反革命”、“三反五反”等政治运动重叠,所以显得非常恐怖;在“思想改造”的文明词句的伪装下,知识分子作为这场运动的目标,面临着不可抵抗的暴力镇压的威胁。
1956年,匈牙利爆发了知识份子要求改变共产党的领导并摆脱苏联控制的抗议游行,之后,苏联在中共的支持下出兵对其进行了血腥镇压,造成了2万多人死亡。
毛只顾自己生理发泄,对贺子珍逃跑途中的难处、痛苦根本不管不顾,一年期间竟然使贺子珍三次怀孕,弄的其瘦弱多病,人老珠黄。
1963年2月11日,处于内外交困中的毛泽东通过鼓吹“反修防修”、重提阶级斗争而发动“四清运动”,并最终将斗争矛头对准对其威望和权力威胁最大的刘少奇。“四清运动”在实践上成为“文化大革命”的预演。
中共“思想改造”运动采用强制学习、坦白、批评与自我批评、运动等手段,重演中共延安整风运动;是以集中过关的方式,在短时期内对知识分子思想进行强制改造的政治运动。
1999年7月,江泽民掀起镇压法轮功的狂涛后,中共则开始了大规模的摘取、盗卖人体器官的罪恶,众多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而这样的罪恶至今未休。
在中共治下的当下中国,问题多多。可以喝上干净的水、吃上放心的食品,住买得起的房子,可以上街游行抗议,可以自由办报纸,做人有尊严,没有强拆,学者可以不受政府限制,独立做研究,有福利性质的医院……这一切都成为了中国人的梦想。然而,很多人不知道的是,这些不曾在中共“新社会”实现的梦想,却早已在被中共口中的“万恶的旧社会”大致实现。
“四清运动”的起源应该追溯到大跃进后期,中共高层为了平息农民对大跃进和困难时期的不满而发动对农村基层干部的整肃。在运动中,毛泽东最终将斗争矛头对准对其威望和权力威胁最大的刘少奇。“四清运动”在实践上成为“文化大革命”的预演。
从“光照帮”到“九月屠杀”,从“雅各宾派”的断头台到巴黎公社流氓暴动,从“共产主义者同盟”到苏共、中共、柬共的杀人如麻,再到在多国上演的共产恐怖风潮,人类社会蒙受了共产主义学说及实践带来的深重恐怖和灾难。共产党政权不仅实行国家恐怖主义,而且输出仇恨和暴力。红色恐怖屠杀生灵,破坏文明、颠覆道德信仰。因此,共产主义对人类的侵害远甚于恐怖主义分子。
由于50年代末发起的“大跃进”运动造成空前的大饥荒,毛泽东的威望一落千丈;而中苏关系到1960年代进一步恶化。处于内外交困中的毛泽东鼓吹“反修防修”、重提阶级斗争,发动“四清运动”。
无论是聂耳、田汉,还是李劫夫,无疑都是具有相当的艺术才华的,但他们却用错了地方,尤其是后者更是登峰造极。聂耳幸好早逝,否则他也很可能如田汉、李劫夫那样,不仅助纣为虐、从精神上麻痹、毒害中国人,而且自己的性命最终也被自己服务的党所吞噬。他们可以说,是害了自己,也害了他人。
1967年5月,文化大革命风暴扫荡中国大陆。与此同时,在一水之隔的香港,红色狂飙骤起。罢工、抗议,逐步延烧至暗杀、放置炸弹,暴乱持续八个月之久,史称“六七暴动”。这场暴乱造成人员伤亡,涉及无辜,并且严重影响了香港的社会治安和经济民生。
5月20日,北京实施戒严。中共30万军队被调往北京。6月4日,邓小平下令军队开枪、清场,造成大量人员伤亡。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中共出兵帮助侵略者朝鲜打败韩国后,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队进入朝鲜半岛,将中共军队打回了“三八”线。
共有约 2508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西西里亚海岸的宁静小镇陶尔米纳一夜之间成为大国外交的场所。在这里,川普(特朗普)总统和其他六个大国领导人聚集在一起,举行G7峰会,讨论全球最迫切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