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鉴
张若名一家的命运,是中共迫害文化精英的又一个缩影
《第二次握手》等手抄本小说、诗词折射的是那个疯狂、混乱年代,尚保有思考的人们的觉醒、怀疑、迷惘、悲愤、批判以及对自由、爱情的向往。尽管它们良莠不齐,甚至还都不能不受中共党文化的影响,但它们让那个许多接触过的中国人多了一些思考,对那个年代保持了些许的警醒,对爱情保有了憧憬,并用黑色的眼睛来寻找光明。而张扬等人的遭遇则是中共罪恶历史上的又一笔。
见识过毛诗词的“豪放”,我们扭头再看看毛诗词的“婉约”代表作《蝶恋花‧答李淑一》。这篇词作于1957年5月,是一篇悼亡咏叹之作。在这篇词里,毛称亡妻杨开慧为“骄杨”,又是请仙人吴刚献酒,又是邀仙女嫦娥献舞,又是“泪飞顿作倾盆雨”的,把杨开慧怀念颂扬了一番。这篇词作,连同毛那句“开慧之死,百身莫赎!”被中共当成“毛杨情深”的佐证,被毛诗词注家赞誉为“绝唱”。那...
中共从延安时期开始的针对中共高官的特供制度,一直延续至今,特供米面、特供蔬菜、特供烟酒、特供茶叶、特供药品、特供水、特供空气……当然曾经还有令人瞠目结舌的特供“内片”
自唐宋以后,诗词评家多把诗词划分为“豪放”和“婉约”两大流派。检点毛名气最大的“豪放”诗词,莫过于其作于1936年10月的《沁园春‧雪》了,被认为是以“豪放”见长的毛诗词的巅峰之作。然而,正是在这首词中,毛充分示现了他作为中共党魁“无法无天”(毛自白)的本性,他不但“欲与天公试比高”,还把中华先祖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成吉思汗给数落了个遍,而他自己却以“风...
2007年6月12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全球首个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落成。那是一座10英尺高的古铜雕像——一位青年华人女子,双手高举火炬。(这个造型取材于1989年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民主女神像,那座白色的塑像曾在广场上耸立了几天,后被中共军队推倒。)铜像前座的题字是:“献给那些在共产党政权下死亡的一亿多受害者和那些热爱自由的人民”。碑后题字为:“为所有那...
2011年8月13日,“柏林墙”修建50周年日。德国各地举行活动,悼念当年因翻墙而遭到东德军警射杀的无辜者。在柏瑙尔街围墙纪念馆前的纪念仪式上,德国总统克里斯蒂安-伍尔夫表示,当年1900万前东德居民被一个专制制度隔绝在这座“耻辱墙”的后面,千千万万的人无法自行决定自己的生活方式。他说,1989年“柏林墙”倒塌是历史的必然,证明“自由是不可摧毁的”,“任何墙...
毛泽东(1893年—1976年),其生卒年代,跨越晚清、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三大时代。毛泽东(以下简称毛)被视为现代世界历史中最重要的人物之一,《时代》杂志也将他评为20世纪最具影响百人之一。毛一生的奋斗和他建立的共产党政权,深刻地改变了中国人的思想和中国社会。毛的文字作品,被辑录于《毛选集》、《毛文集》和《毛诗词》中。有道是“言而无文,行之不远”。毛对现代...
“她——就是原来永安百货郭家四小姐......”是的,当年风靡大上海的名门闺秀郭婉莹,英文名Daisy,就是她。郭婉莹一生坎坷,生离死别,被称为永远的贵族。
显然,《十万个为什么》等以及编者在那个荒诞岁月中的遭遇,让我们清晰的认识到,避免重蹈覆辙的唯一途径就是彻底根除造成如此灾难的根源。
卍字符作为俄罗斯民族文化的重要图案。在苏共统治俄国以前,卍字符一直作为传统文化中的主要图案出现在社会各阶层。
宣威镇有一户浦姓书香人家,出了个叫浦在廷的人,他不仅是宣威火腿罐头的创始人、当地有名的实业家、北伐军少将,而且他的一个女儿浦琼英还嫁给了邓小平,浦琼英即是卓琳
但凡提到1917年的俄国十月革命,总不免扯上中共老党魁毛泽东那条流传甚广的语录:“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世人心目中,那“一声炮响”实在是不同凡响,实在了不得! 可是,又有谁想得到,那“一声炮响”,放的却是空炮,实实在在的空炮。何以见得?说话写文章要有依据,不能凭空信口开“炮”。那我就直截了当地告诉你—— 曾任国防科工委...
毫无疑问,共产主义就是乌托邦,中国必须从这个乌托邦中出走来,才能成为正常的文明国家。为了一个乌托邦共产主义而献身的人,他们的努力结果,只能带给人间一个专制独裁的政权和一个被剥夺人权的悲惨世界。
100年前的11月7日,也就是1917年11月7日(俄历10月25日),列宁领导的布尔什维克悍然发动军事政变,推翻了当时的俄国合法政府,夺取了政权。自那以后,苏共便将这一天定为“十月革命”纪念日。
布尔什维克由于选举失败继而发动十月革命以暴力战争手段夺取国家政权实现了血腥暴力反天理悖人道的红色恐怖统治,这场革命的前因后果,这期间鲜血淋漓惨不忍睹的大量真实历史资料被苏共政权刻意掩埋遗弃。
十月革命百年之际,有三篇相关评论出现在美国主流媒体:10月16日、27日,《纽约时报》发表了《马丁‧艾米思论列宁的致命革命》、布莱特‧斯蒂芬斯的《玫瑰色眼镜里的共产主义》;11月3日,《华尔街日报》发表了斯蒂芬‧凯特金的《共产主义的血腥世纪》。三位作者从不同的角度论述了共产主义学说的欺骗性及其社会实践的灾难性,向读者和大众发出警醒的信号。
“十月革命”等共产革命都是靠暴力起家的,因此得逞以后它也必然要依靠暴力维持,一刻也离不开暴力。
在很多人看来,被认为是老实人的阎长贵被莫名关在监狱里近八年,其后又被强迫去农场劳动,其遭遇是那么荒诞——仅仅是因为一封信被送错。显然,直接的罪责都在江青和中共身上。然而,在那个年月被裹挟著参与文革的阎长贵,难道真的清清白白吗?诸葛亮身后的遭遇又是谁的罪责呢?所谓种何种因得何种果,古往今来从没有差之毫厘。
“吐斯廉屠杀博物馆”的最初原址是金边郊区的一所高中。1975年红色高棉将它改造为集中营和集体处决中心,关押和处决了上万名犯人。1979年,越南人民军发现了这个地方并对外公布。1980年,这座监狱被改为博物馆、向公众开放,以纪念在红色高棉暴政下受迫害的人。吐斯廉的意思是:“毒树的高地”。
本篇说的是另一个典型“革命母亲”范元甄,她是曾做过高岗、陈云、毛泽东秘书的李锐的前妻,她的女儿李南央2002年写的《我有这样一个母亲》,披露了许多鲜为人知的细节
大跃进是中共从上至下整个组织系统性的疯狂,大饥荒则是中共对中国人民犯下的滔天大罪。如果说毛泽东是大跃进的始作俑者,那么,中央书记处总书记邓小平在大跃进中的所作所为,就是助纣为虐,绝不是中共官方所掩盖的那么悄无声息。如果说毛泽东是大跃进的始作俑者,那么,中央书记处总书记邓小平在大跃进中的所作所为,就是助纣为虐,绝不是中共官方所掩盖的那么悄无声息。
然而,接受马列主义的中共却把中国人物质化,提出了所谓的“男女平等”,将女性像男性一样对待,女人要像男人一样走出家庭干革命,而这实质强调的是男女对立。其结果是不仅女人不像女人,不再温良贤淑,男人也不像男人,无承担责任的意识,无阳刚可言。在一个家庭中,双方互相都要争抢家庭地位,甚至斗到你死我活,家庭自然无和谐可待,子女也自然受到影响。
作为毛泽东曾经的副元帅,毛泽东大跃进路线的执行者,邓小平难辞其咎。保护毛泽东这面大旗,邓小平恐怕另有隐情。
其实,中共建党日期就是谎言。
2008年8月,魏巍离世,死前仍抱定“马列主义”不放。而魏巍在中共党内的两次遭遇,即文革时因“有资本主义思想”被批,2000年后又因坚持“左”的思想被软禁,无疑是对中共莫大的讽刺。
1949年中共建政到文化大革命近二十年的时间里,邓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都做了些什么?
“恐怖屋”博物馆,座落在布达佩斯的市中心。黑灰色的楼身伫立在安德拉什大街,与周围其它浅色的建筑相比,形成强烈的反差。在从屋顶伸展出来的铁皮外沿的两侧,镂空刻着“TERROR”(恐怖)的字样。箭十字和五星符号位于两排字母的交汇处,分别代表纳粹主义和共产极权。这栋房子,收录了两段岁月的黑暗。
1949年中共建政到文化大革命近二十年的时间里,邓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都做了些什么?
这样一位刚正不阿、清正廉洁、断案如神、被老百姓爱戴的清官包拯,在破坏中国传统文化的中共手中,被如此糟蹋,丝毫不令人奇怪。但令中共没想到的是,包青天的形象虽然被抹黑,但在民间的口碑却依然没有改变,这让遍地贪官的中共着实尴尬。
共有约 2791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