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鉴
大饥荒期间,农民大量饿死,中共当局不但没有开仓放粮,反而刻意增加粮食库存。中共为加强社会控制,甚至出动军队武装镇压饥民。
在长春城的记忆里,有一段异常黑暗的历史。累累白骨之上,浮动着饥饿难耐的绝望。六十九年前的凄惨,挥之不去,成为永远的噩梦。
1989年1月28日,藏传佛教领袖、第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在西藏日喀则市的新宫猝然离世,终年51岁,其真实原因是什么?
一直宣扬自己主导抗战的中共,因为实在拿不出像样的大战,只好拿什么地道战、地雷战和敌后武工队来糊弄中国人
中共有一首宣传南泥湾的歌,吟唱“好地方”的“好风光”。可惜,“好风光”下种的不是庄稼,而是鸦片。
中共的“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的斗争哲学在中国戕害了多少人,数都数不过来,刘少奇只不过是其中一个,无数的冤魂在中华大地上游荡著,向人们述说着共产幽灵对他们的残害。
如果所有非皖南地区的中国人都能像皖南人一样了解了真相,中共炮制的所谓“千古奇冤”也就不攻自破了!
中共不仅不抗日,在背后拖国民党的后腿,在后方打国民党,而且暗中与日军相勾结,通敌卖国。这样的行径一旦被中国人知道了,中共还能欺骗民众到几时呢?
1966年由毛泽东发动的“文化大革命”,其实是一场中共内部权力斗争的丑恶闹剧。
通过国民党和中共在正面战场和敌后战场的作用,所有中国人可以清楚看到,中国抗日的中流砥柱非蒋介石领导的国民政府军莫属。
大饥荒发生后,中共不但拒绝国际援助,而且一直封锁消息。大饥荒出现以后,饥民逃荒开始增多,但中共各级政府对流动人口严加控制。农民逃荒和求生权被剥夺。
而《阿诗玛》主创人员的悲惨命运,更让人不胜唏嘘,悲痛不已。参与整理长诗《阿诗玛》的黄铁、杨智勇、刘绮、公刘等被打成右派,作曲之一、45岁的罗宗贤在文革的批判声中去世,葛炎积累的少数民族音乐素材尽数被毁,导演刘琼、演阿黑哥的包斯尔、配唱的杜丽华等人,均被下放劳动改造。文学顾问李广田1968年11月惨死在云南大学的莲花池里,死时直立水中,头部被击伤,满脸是血,脖...
本系列盘点一心追随中共但被中共迫害的民主党派高官和知名人士。本篇说的是农工党中央的高官和知名人士。
有几位武林大师没有死于日本人之手,却惨死于中共发起的运动当中⋯⋯
文革期间的上山下乡运动,是文革历史的一部分。从1968—1978年十年间,知青历史同样充满了血和泪。几乎一代人的青春被葬送,难以计数的女知青因遭性迫害而失去了贞操。性侵的泛滥令人发指。 下面是来自官方文书档案的内容: 1968—1973年,辽宁省共发生摧残知青和奸污女知青案件3400多起;四川省3296起;河北…… (云南)第十六团五营三连...
“绿树偏宜屋角遮,青山正补墙头缺,更那堪竹篱茅舍”,这是“元曲”中的名句,但这里却绝非“名利竭,是非绝”的世外桃源,而是在毛暴政下,中国农村贫穷到骨的写照。
中共这些“两弹一星”的功臣,在客观上起了某种程度的助纣为虐的作用。他们很多人遭受迫害的经历,可以让人看清与中共共舞的危险,让人反思。
大饥荒中,周恩来下令销毁死亡数据,不顾当地已经饿死人的实际情况下继续强行征粮,出口粮食换黄金。周恩来对大饥荒造成几千万人死亡,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曹禺1933年23岁时就创作出迄今都被称为“百年一戏”的《雷雨》,然而,在中共治下,这位“戏剧天才”在39岁之后到1996年他去世的47年间,就再没能写出一部令他自己和观众满意的作品。可谓:一朝心灵蒙难,一生难以治愈。
大饥荒年代,中共对外援助的力度不减,更离谱的是多征集上来的口粮,很大一部分用作了援外与出口。1959年和1960年两年净出口合计136亿斤粮食,相当于3,400万人一年的口粮。
俞兆远看陈宗海累成这样,便跟队长建议,把陈调去放水组。那是个轻巧活,挖口子堵口子。重要的是,休息时可以在菜地里偷庄稼吃。 ◎ 亲见留美博士饿死,老实人在夹边沟变贼保命 俞兆远是1958年春季被组织部门送到夹边沟农场劳动教养的,原因是他多嘴说了一句话“征公粮再卖给农民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此前他在兰州市西固区人委任工商管理科科长兼劳动工...
与中共统治下鲜有大师不同,民国时期涌现了一批学贯中西的大师,按照一些描述民国时期的书籍所言,他们是一批有“骨气”而又“好玩”、“有趣”且学问深厚之人。他们有时如孩童般天真,而且对于世事,亦常有惊世骇俗的作为。而他们可以如此随性而为,正是得益于民国政府的宽容。 彼时,无论是北洋军阀政府,还是蒋介石治下的南京、重庆国民政府,对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人格、知识和...
中共在1980年代以前将大饥荒归咎于1959年至1961年“三年自然灾害”以及苏联逼债。历史记录显示,实际上那三年风调雨顺。而苏联没有逼债,是毛泽东主动要求提前还债。大饥荒完全是中共造成的彻底的“人祸”。
20世纪的人类社会,见证了惨烈的战争和动荡。两次世界大战,分别夺走了1700万和7000万军人及平民的生命。战场交战、屠杀、虐杀、疾病和饥荒等多种原因,令庞大数量的生命从地球上消逝,或骤然,或缓慢。
郭沫若的此等作风却非常合中共的口味,中共除了在学术上吹捧其外,还对其加以利用。1949年后,郭沫若官拜政务院副总理、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学术职务为中国科学院院长、 中国文联主席,其触手涉及科学、文艺、政治等多个领域,郭成为中共在这些领域的代言人。在中共发起的一个个运动中,郭沫若步步紧跟中共,积极参与迫害。文革期间,他更是只要有利于自己向上爬的,就大加谄媚...
叶企孙,可是位不简单的人物,曾荣获美国哈佛大学博士学位,是中国近代物理学的奠基人之一,是李政道、杨振宁、王淦昌、钱伟长、钱三强、王大珩、朱光亚、周光召、邓稼先、陈省身等著名科学家的老师,被称为“大师的大师”。
“文革”期间,所有这些曾寄托著思念、告慰与情感的字纸,均在担忧、疑虑与恐惧之下,被和凤鸣付之一炬。包括丈夫王景超的日记、小说底稿,他写给和凤鸣的信,和凤鸣的养鸡兔日记等,灰飞烟灭,无一留存。被搜查、被抄家的和凤鸣,再度戴上“右派”帽子,开除公职,遣送原籍监督劳动至1978年改正。 直到今天,这沿袭自“革命年代”的谨慎,仍著痕于和凤鸣的言行中。当被请求阅...
大饥荒年代,中共高官享受“特供”,北京流传一则民谣专门讽刺高官“特供”。同时期,全国流传各种民谣,揭示“大跃进”、大饥荒真相,嘲讽中共政权的政策、口号及中共领导人毛泽东。
2004年美国总统大选电视辩论时,其中一位候选人说,人可以经常改变他对某些问题的看法,但不能总是转变他看问题的原则,否则这个人便不是一个可以信赖的人。将此言推及到中共,再看看当今中共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地位,就知道变来变去的中共早就不为老百姓所相信了,抛弃中共已成为不少人的共识。
有人跑出去两天,又自己回来了。因为他跑不出盐硷地戈壁滩,认着自己的脚印走回来,晕倒在场部附近,被人发现后捆起来送到场部。场长反倒开起玩笑:你小子命大,要是两天里刮一场风没了脚印,你就报销了,也省了我的麻烦。 ◎ 吃人肉 1959年下半年之后,甘肃省西固区工商管理科科长俞兆远,就没想着自己能活着出来。 他什么都吃,到处偷着吃。在荒滩上挖老鼠洞...
共有约 2350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在美国“总统日”国会休会一周后,国会议员本周返回首都华盛顿DC,预计将展开医疗保险和对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戈萨奇(Neil Gorsuch)的听证审核议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