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瀑:虐殺黑幕 需要多少層的掩蓋

飛瀑

標籤: ,

【大紀元2011年04月11日訊】殺人後,殺人犯最急於做的通常是掩蓋真相。而作為一個犯罪團夥在實施了殘酷的虐殺後,最先做的同樣是集體的遮掩。哪怕這個犯罪團夥隸屬於一個更為龐大的黑幫幫派,殺了人,它也不敢在世人面前公然承認其殺人的囂張。相反,其所依靠的黑幫組織,也會極力幫其藏掖真相,打壓沸騰的民怨,粉飾殺過人後的死寂。佳木斯監獄與中共黑幫就是這樣相互庇護著掩蓋其虐殺法輪功學員的罪惡的。

最近,黑龍江佳木斯監獄傳出兩周內虐殺三名法輪功學員的慘案。三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過程是:

二月二十五日,秦月明被抬到醫院一樓衛生間,由四個人分別按住他的四肢、另有一人按住他的頭部,強制他靠在椅子背上,並野蠻的用止血鉗子夾住他的舌頭,拉出來,強制插管灌食。灌食時,秦月明發出淒慘的叫聲。灌食回去後,秦月明仍然不停地發出痛苦的喊叫。包夾犯人找來獄醫趙偉,趙偉說:「怎麼(插管)插到(秦月明的)肺裏了?!」第二天早上,秦月明就被迫害死了。

三月一日下午三點多,于雲剛被迫害的昏迷不醒,緊急送往佳木斯大學第一附屬醫院,CT報告腦畸形伴出血。醫生進行開顱手術,從頭部取出一塊頭骨,並一再下病危通知,告訴家人準備後事。術後于雲剛被推進重症監護室,門口一直有員警和便衣監守,不許外人介入。在家屬的強烈要求下,兩位家人才得以見于雲剛一面,只見于雲剛頭上纏著厚厚的紗布,兩眼發直,已經不認識人了。三月五日,于雲剛不治身亡。

事後得知,于雲剛的顱內出血,是被惡徒用礦泉水瓶子擊打造成的。

劉傳江遭到的迫害是:惡人們拿著四根電棍電擊他,直至電到沒電為止。毆打、酷刑造成他一隻手臂折斷。當他從集訓隊被轉至三監區三分監區後,員警曾讓四個犯人看著他,在他解手時,犯人們看到他的臀部都是傷,劉傳江自己說是被電棍和警棍打的。

劉傳江在三月七日晚十點左右被送去佳木斯監獄醫院,他因感到窒息,還向醫生呼籲快給自己輸氧。當時監獄醫院的氧氣已用完。醫生說:「人都不行了,搶救不了了。輸氧氣也沒用了。」據看到這一幕的人說:「不一會兒,人就死了。滿身是傷,真是太慘了!」

那麼,佳木斯監獄的中共人員是怎樣試圖掩蓋虐殺真相的呢?

秦月明二月二十六日被害,二十七日,家屬看到他的遺體時:表情非常痛苦,嘴唇青紫,翻身時從其嘴和鼻子裏流出很多血,身體除了前胸外,頸部、背部、腰部和兩腿都呈黑紫色,還有一道道的傷痕。連當時在場的員警也傻了。

家屬要對遺體照相,獄警堅決不允許。等到三月三日,家人再看遺體時,發現帶血的床單被換掉了,背部和腿部的黑紫色都有被處理過的痕跡。

于雲剛是三月五日下午三點死在病床上的,當時員警一把奪走于雲剛家屬手裏拿的壽衣,扒下于雲剛的外衣,連內衣都不給脫,套上壽衣就要抬走。連家屬看一眼都不讓,就強行將屍體抬到樓下的車上,並讓家屬在死亡證明上簽字,家屬悲憤之下拒絕簽字。員警就嚴密監視這位元家屬,走哪跟哪,就連與人說話都在跟前偷聽,還一邊錄影。

後來勉強答應讓家屬看屍體,副監獄長說:「我就給你五分鐘時間。」五分鐘後搶屍體的車隊立刻離開醫院。家屬追問:把人拉哪去?員警丟下一句:回監獄。

再後來,當家屬再提出看遺體時,監獄長回答的更苛刻:只能兩個人看,而且只能看面部,不能脫衣服看。為避免屍體讓外人看出迫害的破綻,監獄竟然沒敢把于雲剛的遺體存放於外邊專門停放遺體的場所,而是由監獄自己保存起來。但是就從表面也能看出,于雲剛的耳朵已被打的呈黑紫色。

而劉傳江遇害後。監獄嚴密封鎖消息,謊稱要給親屬二十萬的代價(實際沒給),誘使家屬同意簽字火化遺體。同時,獄警對知道死因的犯人恫嚇:「誰說實話就收拾誰!」

為「統一口徑」,監獄曾召開全監獄幹警通報大會,聲稱:秦月明與劉傳江都是死於心臟病,而于雲剛為高血壓導致腦出血。佳木斯監獄在虐殺了三位法輪功學員後,很快對監獄實行了全封閉。

目前據稱,很多員警在三月九日、十日整天留在三監區,極有可能是製造假現場,掩蓋事實。

為進一步掩蓋真相,造成一種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是高血壓導致死亡的假相,監獄還上演了這樣一出戲:從三月八日開始,在六監區教導員全京華的帶領下,一天兩次給各監區法輪功學員量血壓,對他們認為血壓偏高的學員就給服一種說是降壓藥的不明藥物,如果不吃就強行灌服,並進行現場錄影。

這是佳木斯監獄對被虐殺的法輪功學員死後的掩蓋。其實在法輪功學員遭受酷刑折磨時,佳木斯監獄對內也是用封閉來掩蓋他們的罪惡的。佳木斯監獄為此專門召開大會,監獄長葉楓揚言要達到百分之八十五的「轉化率」(採用暴力手段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真善忍」),並特意成立了「嚴管隊」。成立嚴管隊的目的,除了便於集中迫害外,就是為了掩蓋虐殺的過程。

通過上述介紹,我們看到,佳木斯監獄早在動手虐殺他們前,就已經做好了掩蓋。虐殺的過程是秘密的。即使是在搶救于雲剛的過程中,員警也是不許家人進入病房的。人死後,不允許秦月明的家人對遺體拍照;只允許于雲剛的家人看頭部;對知道劉傳江死因的犯人進行恐嚇,這些行為當然也都是在極力掩蓋。而員警對于雲剛家人的監控和錄影,目的也非常明確,那就是在恐嚇他們的同時,阻止他們將真相傳遞出去,不然的話,就不會讓人跟著于雲剛的家人偷聽和錄影了。

這些都屬於監獄內部的刻意掩蓋。那麼,中共上層又是怎麼幫助其掩蓋虐殺真相的呢?

自三位法輪功學員的死訊被海外報導以後,中共上層異常驚恐,它既怕外界的指責,更怕法輪功學員對真相的進一步報導及死者家屬的追究。三月十一日前後,中共國家安全部和公安部秘密派人到佳木斯市調查。當然它們不是就這件事情本身進行調查,如怎麼迫害致死的?都使用了哪些酷刑?具體的責任人是誰?監獄搞的這個什麼「嚴管隊」違法不違法?把人打死總得給家屬一個說法吧。可是調查人員對此卻不管不問,它們調查的是法輪功學員致死的過程,怎麼這麼快就被詳細報導到外界去了。這是調查嗎?這不是幫助佳木斯監獄進行恐嚇來了嗎?說到底,就是用另一種形式對虐殺進行掩蓋。

由於佳木斯監獄的惡行被曝光,在當地的影響很大,佳木斯監獄開始威脅、恐嚇秦月明家屬,說他們與當地的法輪功學員有聯繫,是在「參與政治」。期間,伊春市金山屯區「六一零」頭目秦漢東,多次給秦月明的家屬打電話,為監獄開脫罪責,誘勸其不要追究監獄的責任。為此還特地與伊春市金山屯區政法委韓姓邪黨書記,於三月八日專程趕到佳木斯,對秦月明的家人進行誘騙。

三月十四日晚,佳木斯市向陽區公安分局保衛派出所員警來到秦月明家人所租住的旅店,暗查、脅迫旅店工作人員說出秦月明的家人都與哪些人有過聯繫,並在秦月明家人所租住房間的對側入住了兩名便衣,秦月明家人不斷被跟蹤。

當初非法枉判秦月明十年刑的就是伊春市「六一零」,如今人被迫害致死,伊春市「六一零」又來誘騙,其居心不是很明顯嗎?佳木斯市便衣的跟蹤能與他們沒有關係?伊春市「六一零」與佳木斯「六一零」相互勾結,他們的跟蹤與要脅就是在幫助佳木斯監獄掩蓋虐殺的真相!

于雲剛是佳木斯市人,其家人同樣不斷受到佳木斯市國安、公安、「六一零」以及社區人員的騷擾,威脅、恐嚇他們不要與法輪功學員聯繫。于雲剛的幾個哥哥和一個姐姐家裏的電話全部被監控,和這些親屬有聯繫的電話也被監控,親屬住處樓下二十四小時有便衣「蹲坑」。于雲剛的哥哥走到哪,便衣就跟到哪,連出門打針都跟著;于雲剛的嫂子上班,便衣也是走哪跟哪。

在這種邪惡的紅色恐怖下,于雲剛的所有親屬們精神壓力巨大,承受到了極限,明知道自己的親人是被迫害致死的,也無可奈何。于雲剛的哥哥最終被迫簽字同意火化遺體。

據悉,中共公安部、國安部來人後,佳木斯市當局開始對所有相關的人的電話進行監控,對家屬進行跟蹤。從三月十八日開始,對佳木斯監獄所有人員的電話進行每天二十四小時監控。

這是中共上層參與後,地方當局指使相關部門,對佳木斯監獄的虐殺行徑進行掩蓋的事實。

而與此同時,佳木斯監獄又成立了「特勤隊」,勾結佳木斯市公安局、佳木斯市蓮江口公安局與國保大隊,將迫害延伸到了看望法輪功學員的親屬身上。特勤隊每天來回巡視,並監督、盤查、毆打接見法輪功學員的親屬。繼三月十一日,來探望姜波濤的家人遭佳木斯監獄員警暴打後,三月二十一日又有四、五名不知身份的便衣,將一名去佳木斯監獄看望的法輪功學員親屬綁架。佳木斯監獄敢如此做,除了其邪惡本性外,顯然是受到來自上層的指令。怎麼能在虐殺三人後,不對相關責任人進行追究,相反卻以這種打壓的方式來掩蓋自己虐殺的黑幕?佳木斯監獄兇殘的本性,與中共上層的罪惡指使,昭然若揭。

佳木斯監獄隸屬於黑龍江司法局,和當地公安分屬兩個系統,一個是司法,一個是公安,可是他們互相的勾搭已經向世人表明,這一切行動除了有中共公安部與國安部參與之外,黑龍江「六一零」也參與了進來。當然參與的物件也不排除黑龍江政法委與黑龍江公安局。當然其目的就是要把這一虐殺的真相掩蓋起來。

綜上所述,我們看到,中共為掩蓋佳木斯監獄的虐殺行徑,調動了多少勢力,從公安部、國安部,到黑龍江政法委、「六一零」、司法局、以及佳木斯市的小小的派出所和相關的社區,層層施加壓力,多方進行監控。而作為劊子手的佳木斯監獄,從虐殺行動的開始,到殺死人後的掩蓋,以及對知情犯人的威嚇、對本監獄獄警的監控,和為進一步掩蓋真相而對其他法輪功學員家屬進行毆打的行徑,這一切的掩蓋,都充分暴露出劊子手及中共黑幫的卑劣和恐懼。

中共層層掩蓋罪惡,所有參與的層層相關人員,都是在犯罪。然而,無論其怎樣費盡心機掩蓋真相,其罪惡行徑仍然在事發後不久被揭露出來,當真相廣為人知時,劊子手與包庇者的罪惡會同樣大白於天下,不僅如此,神目如電,行惡者終逃不脫天理的懲治、人間法律的制裁和世人的唾棄。

相關新聞
飛瀑:死囚的選擇
飛瀑:世界人權日,華人人權備受注目
飛瀑:中共對主流社會優秀人才的迫害觸目驚心
飛瀑:「對應」的惡報
最熱視頻
【直播回放】5.25疫情追蹤:香港抗議國安法
【直播】川普總統參加陣亡將士紀念日儀式
【現場視頻】鞍鋼冷軋廠突發大火
【珍言真語】前線醫護參政 劉凱文對抗制度暴力
【一線採訪視頻版】吉林爆疫情 舒蘭公安局關門
【有冇搞錯】港國安法 每個人都是「極少數」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