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中劍:誰是真正的反華勢力?

存中劍

人氣 35
標籤:

【大紀元2011年07月01日訊】自從1989年的「六四」大屠殺之後,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徹底破產,中共權貴為維持其極權統治,向納粹學習,藉助極端民族主義來抵擋普世價值,動輒為支持自由人權的民主力量貼上「反華」的標籤,利用中國人民的愛國熱情,煽動不明共產黨真相的群眾去反美,反民主,反普世價值。

然而,中共的本質已決定了它所搞的那一套只能是糊弄老百姓的偽民族主義。真正的反華勢力所有的一切特徵,中國共產黨完全具備,包括出賣中華民族的主權和領土完整,大規模屠殺中華民族的人民,毀滅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以及掏空中華民族的資源。

本文從以下四個方面論證中國共產黨的反華本質:

一、中國共產黨是出賣中華民族主權和領土完整的賣國賊

中國共產黨本來就是作為共產國際領導下的一個支部在尼科爾斯基和馬林的組織下與1921年7月成立的。1921年6月陳獨秀等人向共產國際提交的遠東書記處中國支部計劃明確表明了共產國際與中共之間的主僕關係,中共早期的經費也全部來自共產國際。至於共產國際,眾所周知是蘇俄為實現其帝國主義野心而操縱的一個傀儡,唯莫斯科之命是從。

1924年7月,蘇俄煽動外蒙古獨立,連梁啟超等人都因驚醒而高聲疾呼「共產主義也是我們的敵人,其危害我們中國的地方,更甚於帝國主義式的敵人。」國民黨也公開指責蘇俄,但是加入了國民黨的共產黨員,卻沒有一個人因蘇俄分裂中國國土,而與國民黨同持應有的反對立場。相反,由於蘇俄與北京軍閥政府建交並訂立「中俄協定」,已混入國民黨的李大釗等中共黨員,竟在蘇俄指示下立即承認北京軍閥政府,公開違背參加國民黨時所發表的關於反對和不承認北京軍閥政府的聲明,並支持蘇俄強行在外蒙駐軍;甚至在蘇俄的授意下,贊成外蒙古獨立,企圖出賣中國對外蒙古的主權。

1921年中國共產黨第一次代表大會宣言裡宣稱:西藏、新疆、蒙古都可以從中國分離出去;可以加入現在世界上的某個「民主聯邦」。這裡所謂的某個「民主聯邦」,雖然中共沒好意思說出口,其實就是它的主子蘇聯。

1925年,李大釗因「假借共產學說,嘯聚群眾,屢肇事端」被北洋政府下令通緝,他遂逃入東交民巷蘇聯兵營。1927年,奉系張作霖佔領北京後,突襲搜查蘇聯大使館,發現了大量軍火及策劃進行顛覆中華民國的活動證據,共七大卡車文件;此外亦在藏匿在兵營中的李大釗的駐地查獲了蘇聯大使館的關於發動武裝叛亂的文件,其叛國之罪確定無疑,於是李大釗等人以「和蘇俄裡通外國」的罪名被絞刑處決。

中國共產黨的重要創始人李大釗作為蘇俄反華勢力的馬前卒而被送上絞刑架,本是這個黨難看的污點,可是在中共收買眾多娛樂圈「明星」拍攝的《建黨偉業》中,李大釗這個漢奸賣國賊卻成了「亮點」。如果說忘記過去就意味著背叛,那麼篡改一個民族的歷史就是對這個民族的犯罪。

1929年7月,中國東北地方當局根據中華民國政府要逐步在中國境內收回中國主權的決定,根據1919、1920年蘇俄政府曾公開發表的「放棄一切與中國的不平等條約」和「放棄沙皇俄國在中國所有特權」的聲明,宣佈接管中國境內的「中東鐵路管理權」。可是蘇俄非但不承認自己以前的宣言和聲明,反而於1929年8月調動十萬大軍,發動大規模的侵華戰爭,史稱「中東路事件」。

1929年9月26日,斯大林給中共發來指示:「誰忠誠地、真正地、堅定地、並且是毫無保留地武裝起來保衛蘇俄,誰才是革命者,才是國際主義者。」1929年10月26日,共產國際又頻頻發來電報,明確指出「武裝保衛蘇俄就是要在全國發動武裝暴動」。

1929年11月,中共「二大」宣佈「中央提出的『武裝保衛蘇俄』,即將是全國的武裝暴動。」時任「中共滿州省委書記」的劉少奇稱:「中東路事件」是帝國主義對蘇聯武裝進攻的開始。1929年12月8日,中共中央發表了第60號通告,標題是「執行武裝保衛蘇俄的實際策略就是全國的武裝暴動」。於是中共在南方各省大搞武裝暴動,牽制中華民國政府軍,使之難以北調抗蘇,中共與蘇俄在北方的武裝侵華里應外合的漢奸行為,使蘇俄反華勢力得以侵佔黑瞎子島等中國領土。

1931年的「九一八」,侵華日軍侵佔中國東三省。第三天,也就是9月20日,第三共產國際就電告中共中央機關:「必須趁著日本侵略軍侵佔中國東北,要更進一步的武裝保衛蘇聯。要在中國發動暴動,罷工,遊行,示威,來奪取或推翻國民黨南京政權」。

國難當頭,中共卻聽命於蘇俄反華勢力,武裝割據,分裂祖國。1931年11月7日,在江西瑞金宣佈建立蘇維埃政權,發動土地改革,發動武裝暴動。「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偽憲法第十四條宣佈:「我們贊成中國境內的所有少數民族都能夠從中國分離出去,都能夠獨立自成一國」。而這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所發行的鈔票上赫然印的是外國人列寧的頭像。

1941年4月,當中國的抗日戰爭正處於關鍵時刻,蘇聯和日本簽訂了中立協定,聲明「蘇聯保證尊重滿洲國的領土完整和不可侵犯。大日本國保證尊重蒙古人民共和國之獨立和主權。」同時,斯大林命令中共和日本駐華軍總司令岡村寧次、汪精衛南京偽國民政府聯繫簽約,商談夾擊國民政府及其軍事力量的具體步驟和措施。

接到斯大林的命令後,中共保衛部長李克農派專人到蘇北新四軍駐地傳達中共中央指示,並命令新四軍政委饒漱石、情報部長楊帆和中共中央宣傳部長兼長江局情報部長潘漢年具體執行。潘漢年於1943年攜帶中共中央正式文件返回新四軍,開始著手和岡村寧次以及在南京的汪偽政權談判締約。

當饒、楊、潘到達南京後,首先去找了汪精衛,卻遭到了汪的拒絕。深諳共產黨邪惡本性的汪精衛說:「在上海、廣東、武漢,我和共產黨頭目們打了好幾十年交道了,共產黨這個葫蘆裡所賣的藥是何其劇毒,我是很清楚的,無論如何共產黨這個賊船,我是不能再上了。何況我之所以脫離重慶走曲線救國的道路,就是為了消滅赤禍,共產黨無論走到哪裏,就把饑荒、內戰、燒殺、愚昧、落後帶到哪裏。」

中共代表被汪精衛拒絕後,竟直接與侵華重要戰犯、日軍駐華部隊總司令岡村寧次接觸。經多次談判後,饒漱石和楊帆返回蘇北駐地,留下以潘漢年為首的工作組,繼續完成和日軍談判締約的工作。有了蘇日條約簽訂的前景,毛開始了同日本情報機關的合作,目的是打擊國民政府,保存、發展中共。負責這項工作的是中共特務潘漢年,他的合作對象是日本駐上海的副總領事、高級特務巖井英一。

日本方面對潘漢年給巖井提供的情報評價很高,其中一份曾讓日本駐華大使「高興得發狂」。日本侵佔香港時,巖井派專人把中共在那裏的情報人員安全撤走。潘漢年對巖井說:這些人將「一部份去內地,繼續幫助我蒐集那邊的情報,一部份轉到上海來幫助我們搞和平運動」。「所謂「和平運動」日本脅迫中國投降的非武力運動。有個著名的「興亞建國運動委員會」就是由潘漢年參與組織,裡面主要成員都是中共派去的。

日本人的屠刀被用來更直接地打擊國民黨。一位當時的中共情報人員回憶說:”據我直接知道的,上海兩次破獲三民主義青年團的組織和一次在江南日本人對忠義救國軍的圍剿,都是我們的黨在日本人的合作之下的傑作。」

中共趁日軍侵華的國難,在蘇俄的扶植下竊據中國大陸之後,於1950年2月12日,在莫斯科與蘇俄締結《中華人民共和國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友好同盟》以及《特別協定》,中國方面的主持人,以毛澤東為首、以周恩來為全權代表而簽約。蘇聯方面的主持人,以斯大林為首、維辛斯基出面簽訂。

該條約內容主要包括外蒙獨立,出賣外蒙領土一百五十萬平方公里;蘇聯在中國駐軍;中國將華北、東北的海空基地交給蘇聯;中國人民解放軍改編為國際紅軍,由紅軍最高統帥直接指揮;中國負責籌集華工一千萬人協助蘇聯;中國將華北各口岸開放予蘇聯永久駐兵,並自由出入,其中包括秦皇島,海州,煙台,威海衛,青島,大連;中國政府所屬各機關,公營事業,應設蘇聯專門人員為顧問;中蘇共同管理長春鐵路,及沿路兩旁五十華里之地區等,是徹頭徹尾的賣國條約。

1999年底,江澤民和葉利欽簽訂了秘密的《中俄全面勘分邊界條約》,內容包括用遠大於珍寶島面積的150多個中國地區換回了被俄國佔領的珍寶島,徹底承認圖門江出海口屬於俄國,封死了中國東北的出海口,出賣了唐努烏梁海地區,徹底廢棄了《尼布楚條約》,承認了清政府與俄國簽訂的所有不平等條約,外加中國對俄國開放100公里領空。通過該秘密條約,中共又出賣國土一百五十萬平方公里,為了掩人耳目和對付軍人的不滿,江澤民把當時北方的邊防軍全部調往福建。

二、中國共產黨是大規模屠殺中國人民的元凶

在過去的九十年裡,中共造成高達八千萬中國人非正常死亡。在中華民族上下五千年的歷史上,還從來沒有哪個異族殺害過這麼多的中華兒女。歷史上不乏對異族的種族清洗,然而對本民族如此大規模的殺戮,在整個人類的歷史上都是極其罕見的。

據有宿命通的特異功能人士介紹,中共的真實面目是古代華夏民族的死敵共工氏轉世,而中共匪首毛澤東的前身即是當初被顓頊打敗後頭觸不周山自殺,引發大洪水的共工氏首領。無論是中共對中華兒女的殺戮,還是對中華文化的滅絕,都是為報復中華民族而來禍亂中國的。

中國人都知道南京大屠殺,知道侵華日軍在南京殺害了三十萬中國人。可是很少有中國人知道毛澤東當著日本政要的面感謝日本皇軍侵略中國。1964年7月10日,毛澤東會見日本社會黨委員長佐佐木更三與委員黑田壽男時說:「我曾經跟日本朋友談過。他們說,很對不起,日本皇軍侵略了中國。我說:不!沒有你們皇軍侵略大半個中國,中國人民就不能團結起來對付蔣介石,中國共產黨就奪取不了政權。所以,日本皇軍是我們中國共產黨人的好教員,也可以說是大恩人,大救星。」

直至今日,這個稱侵華日軍是大恩人、大救星的漢奸賣國賊的殭屍還被供奉在中國的「靖國神社」,他在頭像還被掛在中國的象徵——天安門城樓上,這難道不是對中華民族最大的侮辱嗎?

然而,更少有中國人知道,共匪在1948年5月23日至10月19日的長春圍困戰中所殺害的中國人比日寇的南京大屠殺更多。據中國黃埔軍校網的一篇文章《1948年的國共長春圍城慘劇》記載,共軍圍城的做法是罕見的——不准一個老百姓出城。目的就是迫使百姓把城內糧食耗光,使長春守軍糧盡而降。長春遭受了整整五個月的圍困。國軍戰俘段克文在《戰犯回憶》一書中說,長春圍城餓死老百姓65萬。

6月9日,共軍四野四巨頭「林羅劉譚」給毛澤東發電說:「我之對策主要禁止通行,第一線上五十米設一哨兵,並有鐵絲網壕溝,嚴密結合部,消滅間隙,不讓難民出來,出來者勸阻回去。此法初期有效,但後來飢餓情況愈來愈嚴重,饑民乘夜或與白晝大批蜂擁而出,經我趕回後,群集於敵我警戒線之中間地帶,由此餓斃者甚多,僅城東八里堡一帶,死亡即約兩千。八月處經我部份放出,三天內共收兩萬餘,但城內難民,立即又被疏散出數萬,這一真空地帶又被塞滿。」

出城的饑民成群地跪共軍面前央求放行,但共軍堅決不答應。羅榮桓起草並以林彪、羅榮桓、譚政的名義給毛澤東的報告中稱,「不讓饑民出城,已經出來者要堵回去,這對饑民對部隊戰士,都是很費解釋的。饑民們對我會不滿,怨言特多。他們成群跪在我哨兵面前央求放行,有的將嬰兒小孩丟了就跑,也有持繩在我崗哨前上吊的。戰士見此慘狀心腸頓軟有陪同饑民跪下一道哭的,說是『上級命令我也無法』。更有將難民偷放過來的。經糾正後,又發生了另一偏向,即打罵捆綁難民,甚至開槍射擊(打死打傷者尚無統計)。」

據龍應台在《大江大海1949》中透露,餓死人數確實有六十萬左右,至少也有三十萬,不下南京大屠殺造成的死亡人數。由於共軍嚴禁老百姓出城,早已斷糧的長春,變成一座死城、餓殍之城、白骨之城。長春解圍後,熟人見面總要問「你們家還剩幾口人?」

國民政府認為,共軍在長春圍城期間的行為已經構成戰爭犯罪,而共產黨則認為其軍隊為「解放」長春而採取的行動是「正義」和積極的,造成饑民死亡是次要的。現今長春市的勝利公園即是為紀念這場慘無人道的「勝利」而命名的。

從中共九十年的歷史上看,這是一個嗜血成性的犯罪集團,而且所殺的絕大多數是炎黃子孫。無論是內戰中對抗日將士的殺戮,在建政後的歷次政治運動中對社會精英的殺戮,在六四屠殺中對北京市民和學生的殺戮,還是在迫害法輪功期間對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民眾的虐殺以及駭人聽聞的活摘人體器官,都證明了中共這個反人類的犯罪集團的罪惡本質,無論是其殘暴成度還是對中華民族所造成的危害都遠遠超過了歷史上所有的異族侵略者。

三、中國共產黨是毀滅中華民族靈魂的罪魁

領土是一個民族的家園,人民是一個民族的軀體,而文化則是一個民族的靈魂。中國共產黨是當今世界上,也是人類歷史是最大的反華勢力,不僅因為它出賣中華民族的家園,戕害中華民族的軀體,而且因為它毀滅中華民族的靈魂。

著名民運人士唐柏橋在他的英文自傳《我的兩個中國》中描寫了兩個截然相反的中國:一個是美麗的、文化的、有著悠久傳統歷史的中國、人民的中國;另一個是中共統治下的、顛倒黑白、正邪不分、殘暴無度、橫行腐敗、濫用特權、無惡不作的中國。這兩個中國的不同之處不在於其軀體,而在於其靈魂。

中華傳統文化追求天人和諧,重視個人的修養,以儒釋道的修煉信仰為根,能夠包容,能夠發展,能夠維護人間道德,能夠使人有正信。擁有如此美好的靈魂是一個民族的最大的幸運,這也是中華民族能夠走過漫長的歷史,歷經劫難而屹立不倒,創造出令全世界歎為觀止的輝煌燦爛的中華文明的奧秘所在,這也是神韻藝術今天展現給世人的神傳文化。

而共產黨那一套馬列邪黨文化根本就不是中華文明的產物,甚至不是人類社會正常的精神產物,而是來源於邪惡的撒旦魔教,所以至今還保留著供奉殭屍、精神控制,迷信暴力,血的崇拜等諸多魔教特徵,尤其是其入黨、入團、入隊的儀式上讓人對著血旗舉手對天,發誓效忠,更是典型的黑魔教入教儀式,目的就是要給加入者打上撒旦的烙印,把人拖下水。

中共竊據中國,就如《封神演義》中的九尾妖狐附體美麗的蘇妲己,暴政毀滅了歷史悠久的中華傳統文化,也就是毀滅了中國美好的靈魂,邪惡的黨文化要把中國變成一具妖魔亂舞,無惡不作的軀殼。

四、中國共產黨是掏空中華民族資源的匪幫

修煉界的人都知道,邪靈附體的真正目的是為了吸附人體的精華。一旦邪靈附上了人體,對於這個人來說是最可悲的。因為邪靈會不斷採集人體的精華,最後完全把人的軀體掏空。然後邪靈離開了,這個人體從此就變成一個空殼,因為元氣大傷,所以從此四肢無力,對疾病沒有任何免疫能力,甚至成為植物人,只有一口氣躺在床上,甚麼都動不了。

縱觀中國共產黨這九十年的所作所為,無論是它充當蘇俄反華勢力代理人武裝叛亂,奪取政權還是在竊據神州之後所做的土改、公私合營、改革開放、圈地運動、圈錢股市等等,所有這一切都是為了共他人之產,都是為了掏空中華民族的資源,填滿紅色權貴們自己的腰包。

時至今日,中共權貴已經壟斷了所有賺錢的渠道,完全斷絕了社會底層白手起家的空間。這群紅色「吸血鬼」就附著在中國社會的軀體上,權力的毒牙由上而下,無孔不入地深深刺入了中國社會的每一個細胞,在釋放出毒素毒害中華民族軀體的同時貪婪地吸食中華民族的血液。對於由此而給這個國家帶來的政府腐敗,道德墮落,環境污染,生態破壞,銀行壞賬,資源浪費,人民困苦等所有觸目驚心的一切,它們根本就不在意,反正他們的賬款存在外國銀行的賬戶,他們的子女懷裡揣著外國的綠卡。

中國共產黨不是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為會給中華民族帶來何等深重的災難,可是這些紅色權貴們卻變本加厲地為所欲為,在掏空中華民族資源的同時毀滅著這個民族的未來,因為他們正是當今世界,也是人類有史以來最邪惡的反華勢力。

相關新聞
不贊成和解空談  王丹:反共不反華
艾未未:不「反華」那還是人嗎
留學生:中共暴政才是真正的反華勢力
龍嘯:淺析「海外反華勢力」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李克強為何去三星堆 印度疫情海嘯
【秦鵬直播】反擊黨媒圍攻 特斯拉拋「黑匣子」
【新聞看點】習講話兩版本 中共大使巴國驚魂
【時事縱橫】氣候峰會成吹牛會?蓬佩奧發警告
【有冇搞錯】博鰲論壇越來越冷 習近平言不由衷
【唐浩視界】海外餐館爆竊密 習自曝7致命弱點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