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滄海客 : 三岔口上看政改

滄海客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大紀元2012年06月01日訊】王薄事件和陳光誠出走之後,胡、溫、站在了三岔口上。借問路在何方?路在腳下。走那條路,卻是一個生死抉擇。

死路

薄三之路,就是走回頭路,所謂「重慶模式」,雖然不會照搬文革的全套做法,卻是要借毛的亡魂,實施薄王式的法西斯專政。與文革時期不同之處,當年掌權者是自稱為無產階級的官僚,如今卻是巧取豪奪、官商一体的貪污犯實行的極權統治。十年文革把中國的經濟搞到了崩潰的邊沿;幾年的「唱紅打黑」,把重慶市政府搞到了破產的程度。對外宣傳依然是形勢大好。

實踐証明,毛左們鼓吹的「重慶模式」,只會產生災難性後果,連鄧小平都知道毛左之路是死路一條。

老路

前面有兩條路,一條是江氏老路,即官僚資本加上政法委的高度集權,實行類似東、西廠式的特務系統治國,以貪贓枉法來拉攏官員,以嚴密控制、暴力維穩。結果是越鎮壓反抗越大、越不穩,惡性循環。王薄事件和陳光誠事件,全面爆露了江氏集團的貪腐、殘暴和走投無路。我相信胡、溫和都己經認識到江氏集團的路線,是不可持續的。

活路

笫三條路,也是最後一條路:實行真正的政治改革。政改不能只是一個麻痺民眾的口號,必須有具體的內容和切實可行的步驟,就是要有路線圖和時間表。

《憲法》是國家的根本大法,是一切法律、法規的基礎。中國的「憲法」,早己成為一個世界笑柄,中共沒有一個領導人把憲法當一回事,國家機器的運作,全靠一些「規定」、「暫行辦法」,甚至「通知」之類,即使有一些法律,也扺不上領導一句話。說是法治,其實是人治,所以毛氏才說他是無法無天。

政改,就要先從憲法改起,只有實行憲政民主改革才是根本旳改革。

在憲政改革的基礎上,實行真正的民主普選,開放黨禁、報禁,實現言論、出版、結社、罷工自由,這些都是政改必不可少的內容。而這一切,國際上早己有熟的經驗,完全不必以「中國特色」為藉口,又到河裏去亂摸石頭。榜樣就在眼前:台灣實行政改的成功經驗是最切實可行、可學的。同文同種,血濃於水,本身就是中國特色,無可避,無法推脫。

中國國民黨是孫中山先生的繼承者,合於國統,合於法統。而且幾十年來切實地完成了中山先生未竟的遺志,在民主化道路上走得十分成功,《三民主義》得到日益完善,這是全世界公認的成就。是亞洲民主的燈塔,也是全中華民族共同的寶貴財富,是大陸切實可行的民主化之路。

胡錦濤講過,中共是孫中山先生革命事業的忠實繼承者。馬英九先生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日總統就職演說中明確提出「一國兩區」的主張:一國就是中華民國。兩區就是以台澎金馬為一區,以大陸為另一區,分別由兩個政治實体行施治權。既然雙方都聲稱忠於孫中山先生,當然就應當承認孫中山先生創建的中華民國及其憲法。中共如果在此基礎上實行真正的民主改革,統一只是水到渠成的事。當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在兩岸三地高高飄揚的時刻,必將是中華民族最盛大的節日。任何最終完成這一偉業的政黨及其領導人,必將永垂青史。

鑰匙

統一是歷史大業,非一日之功。政改相對較易,取決於當權者的決心。萬事起頭難,可以先易後難,分階段按計劃進行。

對胡、溫、習而言,必須先過兩道門檻:「六‧四」和《法輪功》。這是震驚世界的特大寃案,也是打開政改之門的鑰匙。

「六‧四」是大規模反貪腐、爭民主的學生為主的群眾運動;《法輪功》是上億人參與的修心健身功法修煉。

鎮壓了「六‧四」學運,貪腐之風使國家機器澈底腐爛;迫害《法輪功》,使全民道德一落千丈。

解決「六‧四」,為建立一個民主、自由的社會和廉潔的政府打下基礎;解決《法輪功》寃案,為中華民族的道德重建找到一條康莊大道。

談到政改,必涉及重新評價胡耀邦和趙紫陽這兩位改革派的領軍人物。因而也必須重新評價「六‧四」。

「六‧四」屠城,中共在中華民族的心頭殺出一道深深的傷口,至今仍血流不止,心靈的創傷難以愈合。凶手們不受到應有的懲處,死難者永不會冥目!

當年,香港幾家電視台在天安門廣場直播,我們心情激憤地注視著一幕幕悲壯感人的場景,與北京的學生、知識界、教育界、工人和市民們,同呼吸,共命運。屠城前夜,看到趙紫陽手拿擴音器對學生們說:「我來晚了!我老了,無所謂了,可你們還年輕!」悲憤、羞愧之情溢於言表。站在後面的溫家寶,一臉無奈,默不作聲。而他們己經知道,這些天真熱情的學生們,即將面臨被屠殺的大禍!在祖國的首都,民族的精英將被血洗!

對於中共的兇狠,我見得多了,卻仍然想不到它會對手無寸鐵和平請願的莘莘學子,大開殺戒!當坦克和裝甲車兇猛地輾向學生們,用國際禁用的達姆彈向人群掃射時,我驚呆了!淚水和怒火都顯得多麼無力,這些兇殘的場面,熱血噴湧的年輕人,血洗京城,血寫歷史。刻骨銘心,終生不忘!

我也不會忘記政府發言人袁木那張木乃伊般的陰冷的死臉,還有軍方發言人那幸災樂禍的表情。他們一口咬定:沒開槍,沒死一個人!兇殘,冷血,無恥!整個一張共產黨的標準像。

胡、溫、習等諸位領導人,你們不是血債幫,但必須坦誠地面對歷史,面對中共製造的驚天血案,給死難者一個交代,給人民一個交代,給歷史一個交代。不能掩飾,不能迴避。

所謂平反,必須先澈底查清「六‧四」真相,追查直接間接殺人者的罪行。對被殺者、傷殘者、受害家屬進行國家賠償,設立六四基金,建立六四紀念館,為世代中國人留下警示。

陸續出版的少量「六‧四」回憶錄,由於主客觀條件的限制遠遠無法反映真相。趙紫陽的《改革歷程》比較詳實,但他不是屠城的參與者,所以語焉不詳。屠殺主犯之一李鵬後來編造的日記,死不改悔,只想為自己表功,卻故意隱瞞了屠城的罪行。另一重要的罪犯陳希同的口述,除了為自喊,就是為自己開脫,但他是唯一承認死了好百人的中共頭目。

被殺者至今未能平反昭雪,殺人者依然逍遙法外,這是當今中國社會的荒誕,也是對死難者的極大污辱!從屠城笫二天起,兇手們就忙著沖洗血跡,湮滅罪証,謊言欺世。二十三年來,一直全方位地消除一切「六‧四」相關的信息。但墨寫的謊言掩不了血寫的事實。人民不會忘記,罪行必須追究,如此驚天血案都不敢面對,還侈談什麼政改?

末日的瘋狂

中共靠欺詐和屠殺起家,雙手沾滿中國人民的鮮血。殺地主、殺資本家、殺盟友、殺同伙、殺學生、殺工人、殺農民,越殺越起勁,殺人成癮。文革中殺人、吃人,江青還抱怨:「可惜無有殺人的刀!」中國每年處死的人數超過全世界的總和,中共像恐怖片中的吸血魔鬼,一天不喝人血就活不下去。踩六四鮮血上台的江澤民,就是這一個十惡俱全的魔頭。

法輪功是人類歷史上最純真、最善良、最祥和、最理性、最慈悲的修煉功法,對提昇人們的心靈和身體素質,效果顯著,有目共睹,有口皆碑,連一些政府高官都經過嚴密調查,得出結論:有百利而無一害。

以真、善、忍的宇宙最根本特性為本的法輪大法,卻觸動了江澤民的魔性神經,竟然不顧大多數政治局常委的反對,決定傾全黨全國之力,殘酷鎮壓法輪功。常言道:上帝欲使它滅亡,必先使其瘋狂。江氏的瘋狂,正是一個明確的信號:天要滅中共,要江氏自己敲響了喪鐘。

對法輪功的迫害,最典型地暴露了中共的邪教本質。十多年血淋淋的迫害罪行,証明這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大規模、最殘酷、最邪惡、最無恥、最無法無天、喪心病狂的滔天大罪。活摘法輪功修煉者器官販賣,更是人類歷史上從未有過的邪惡暴行!江氏血債幫犯下的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和反人類罪、己經在許多國家被起訴並判有罪,而中共卻至今保持沉默,我要正告胡溫習諸位:你們可能尚存一些良知善念,但是,在大是大非面前,必須痛下決心、當機立斷。你們必須用行動証明真的與血債幫劃清了界限,否則,一切空話都無法為自己贖罪。

我一直在想,一群從販賣活摘器官中謀利的官員,一些謀財害命的「醫生」,手上血跡未乾,換上進口名牌,到政協高談闊論,到人大講執政為民,到「天上人間」吹噓三個代表。這是一些什麼生物?似乎污辱了生物,其實它們是一群披著人皮的魔鬼,是江魔一族,將會在地獄中被澈底銷毀。凡對待血債幫猶豫不決的當權者,盡快清醒,時不我待。

求是

習近平要求實事求是地研究一下,政改要改什麼?怎麼改?他並非不知道,而是很擔心,怕中共承擔不起政改的後果。高層都明白,政改的根本阻力來自中共自身。一黨專政的體制不改,政改只是一句空話。

江家幫掌權期間暴發起來的官僚攏斷資本集團,其命根子就是一黨獨裁下旳無法無天、貪污腐敗、巧取豪奪。用人民的血汗養肥了的暴發戶,無論如何也通不過政改 的窄門。改,有可能亡黨;不改,黨國雙亡。改朝換制是唯一出路,不過,主動改和被動改,大不同。

「實事求是」中的「實事」,是指已經發生了的客觀歷史事實,不能抹去,不容扭曲。而中共就是歪曲歷史、編造謊言的慣犯。在謊言中沒法求是,「是」就是事物的本質和規律。凡符合宇宙根本特性真、善、忍的,就符合了上天的標准,就合于道。若用一黨一派的私利為准,則求不到「是」,就會把路走歪,越陷越深,無法自拔。

台階

政改並不難,要中共下決心政改很難。萬事起頭難,要先找一個入門的台階。為此,先看一下中共實行政治控制的脈絡。

溫家寶說,搞政改也需要人民的覺悟。幾十年來,民眾已經對中共口中的「政治」有了新的認識,這也是一種重要的覺悟。

中共一貫是一個泛政治化的黨,任何事都會被上綱上線為政治問題,並用政治大棒予以殘酷鎮壓。「突出政治」在五、六十年代,被提升到瘋狂的程度,人們的言行,一不小心就會碰上政治高壓線。一切意識形態上的問題,都成了政治問題,因而許多人成了政治犯。任何個人的檢討書,不上升到政治立場問題,就過不了關。許多人也因政治問題被打成右派、反革命。

江澤民剛上台時,也鼓吹要「講政治」。但是,政治迫害因為嚴重違背國際公認的普世價值,受到越來越廣泛的批判。變色龍江氏又玩弄「政治問題刑事化」的手段,把民眾對自由、民主、人權的正當訴求,變成「擾亂社會治安罪」、「破坏法律實施罪」,甚至「顛覆國家政權罪」等刑事罪名,以規避國際社會的譴責。

中共的「法治建設」只是一種障眼法,許多民主人士、維權人士、大批的訪民,都被抓捕,勞教、坐牢,在黑監獄「被失蹤」、「被自殺」,搞得寃獄遍地,民怨沸騰。越維穩,越不穩,「群体暴力事件」與日俱增。這一狀況的直接責任者就是政法委。所以,要改變現狀,胡溫必須下決心撤消政法委,這也是趙紫陽的遺也願,也是政改的笫一步。

為了証明政改的決心,最有效的辦法就是,立即釋放一切被非法關押的維權人士、民運人士、法輪功修煉者,恢復他們的合法權利和人身自由。這是事半功倍的舉措,成本低、阻力小,會產生巨大的社會影響,將極大地激發民眾參與政改的積極性,有群眾基礎的政改,才有成功的保証。否則,政改只會是一場愚民鬧劇。這就是我所講的,政改入門的台階。

忠告

胡、溫、習諸位領導人,我比你們痴長幾歲,地位不高,閱歷不少。建議諸君沉下心來,認真讀兩本書:《九評共產黨》和《轉法輪》。不識盧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在共產黨內待久了,形成了許多思維定勢,僵化了,卻不自知,拋開黨文化的禁錮,換個全新的角度,會豁然開朗,耳目一新。即使從知己知彼的角度,也請讀一下,開卷有益,此言不虛。《轉法輪》為一奇書,吾讀之後,幾十年形成的世界觀、人生觀發生了根本轉變,連我自已都不可思議!特此鄭重推荐。

常言道:人算不如天算。平常一句話,卻道出了宇宙運化旳根本。

王薄事件和光誠出走,常人做夢也想不到。看似偶發事件,卻隱含歷史的必然。暴發時機恰到好處、二零一二年是地球更新年,關鍵時刻,顯給你看。這是上天給苦難的中國一個轉機,也給處境困難的胡溫習一個難得的機遇,天賜良機,機不可失,時不再來。政治家與政客的區別,就在於能否抓住良機,順天意而行。替天行道,無往而不勝。所謂識時務者,識天意者也。勸君三思。@

評論
2012-06-01 10:0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