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中共殘暴 武警退伍背井離鄉

劉小牛:警察暴毆法輪功學員當娛樂 牙籤扎手指 人痛暈過去 又打大耳光再扎

人氣 3
標籤:

【大紀元2012年08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周行多倫多報導)8月12日星期天,多倫多退黨服務中心的義工們在華人聚集的太古廣場附近拉起橫幅,向路人講述發生在中國的真相,勸當地的中國民眾退出中共黨、團、隊(三退)。自報名叫劉小牛的小伙子,退了團和隊,並講述了他如何從優秀武警,到背井離鄉來到加拿大的故事。

當兵為報效國家 見證中共殘暴

劉小牛17歲在山東省當武警,可謂參軍心切。他對《大紀元》說:「我一直都很想當兵,以報效國家。」

在武警裡,劉小牛第一年就獲得年度獎章。因為表現突出,被安排在機動部隊服役,直屬武警大隊指揮。不過,這個機會,也使他見證了中共監獄的黑暗,以及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

劉小牛說,他被派去守衛監獄時,經常看到警察毆打法輪功學員。一次,他看到一人被獄警用手銬銬在監獄外面的「鐵大欄」上,「蹲也蹲不下去,站也站不起來。就讓在太陽下曬,也不給飯,不給水。嘴唇乾了,人都暈了,也不放下來,」

他說,「我早上6點多上崗到8點多下來,傍晚6點多再上崗。12個小時過去了,我也沒看到他被放下來。」

劉小牛說,他看到那些警察,沒事就打他們。「不但打,還拿牙籤往指甲那紮下去。人疼暈過去了,就啪啪一頓大嘴巴把人打醒,然後再扎。」

後來從武警領導那裏,劉小牛得知這些被折磨的是法輪功學員。他說,警察把信法輪功的人抓起來,逼他們放棄法輪功,但他們又不願意放棄。

劉小牛之前沒接觸過法輪功學員,在武警部隊裡看的都是攻擊法輪功的宣傳。他說,他們每個月要「清監」,就是去檢查牢房裡是否藏著違禁物品,有時會與法輪功學員聊幾句。「我感覺人家說話很正常啊,就想找個精神寄托而已。」

「我就不明白了,為甚麼信法輪功的給打成這樣?」劉小牛說,他因為忍受不了這些,就要求調去炊事班。服役滿2年後就辦退伍,不再想當兵了。

被人跟蹤 為保平安出國

退伍後,劉小牛見識了在大陸辦事,不送錢會無限期地等下去的現實。他說,在中國有錢的說了算,法律不幫老百姓。更有甚者,在與戰友交談中,劉小牛發現有人跟蹤他。他說:「我感覺到有人跟蹤我,因為我在部隊也學過跟蹤與反跟蹤。家裏人非常擔心我。」

因為國內對與法輪功有關的抓得特別嚴,是一種「寧抓錯,不放過」的政策。他說,他沒煉法輪功,就是不能接受這種對待法輪功學員的做法。

「同樣是中國人,人家也沒危害社會,但迫害這麼嚴重。」他說,他看過很多類似的例子,「那些警察打人就像娛樂一樣,把人當玩具那樣打。」

劉小牛說,在監獄裡打人,人家不需要甚麼理由,說打他,就開始打了。

「一個生命不容易,把人家當成玩物那樣虐待。那不叫逼供,就叫虐待啊,」 他說,「就是赤裸裸的虐待!」

父母擔心他會被抓進監獄。他說:「因為我知道監獄裡是甚麼樣的,我可呆不了。」

經過幾次努力,劉小牛終於在1個多月前來到了加拿大。他第一次聽說三退的事,就宣布退出了共青團和少先隊。

劉小牛已經在做一份體力工作。他說:「雖然很累,但很開心。」◇

相關新聞
大陸官員集體退黨趨公開化  海外華人三退加速
一個投資專家稱讚《九評》對世人的啟示
真相廣傳光明顯 多倫多聲援八千八百萬「三退」大潮
真相喚醒人心 多倫多聲援九千萬人三退
最熱視頻
【重播】專訪《蠶食美國》製片人
【新聞看點】戰狼變流氓 中共忙部署打台灣?
【遠見快評】拜登家醜聞4連爆 中共人質外交
【拍案驚奇】朱利安尼欲起訴拜登 稱或面臨風險
【西岸觀察】亨特電腦門曝中共慣用伎倆
73歲名醫養生法大公開 1招增免疫、一躺就睡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