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的詩 縷縷繫念拳拳孝思

作者:允嘉徽
孟郊《遊子吟》。(清玉 繪圖/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78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五月薰風送暖,現代母親節康乃馨當令,回想古代中國的兒女們送什麼花給母親忘憂呢?親子深情是歲月摧殘不了的至性,常在人心,光耀詩心。一起來看兩位古代詩人獻給母親的詩。

孟郊:《遊子行》 不見萱草花

談起母子親子情,中唐詩人孟郊的《遊子吟》的至性之情深深烙在他的心中,也印在後人心中。孟郊還有一首《遊子行》,前後兩詩互相照映襯托,展現天涯遊子與母親之間縷縷的牽念與孝思。

孟郊《遊子行》:
萱草生堂階,遊子行天涯。慈親倚門望,不見萱草花。

這首《遊子行》,以萱草生堂階起首,最後以不見萱草花收尾,孝子之思盡在萱草花上迴環代替了千言萬語——天涯遊子胸懷中不能盡孝慈堂下的愧意。

萱草花又名忘憂草,屬於百合科萱草屬,葉子細細長長,紅黃色或橙黃色的花俗稱「金針花」,花開一日即謝,明日再開另一朵,好像母親的愛日日常新如一。萱草花有著溫厚從容、和煦潔淨的氣質,宛似寬厚仁慈的母親。萱草種在家中北堂之台階下,讓在北堂起居的母親忘憂,成為母親的象徵。

孟郊《遊子行》通篇但言慈親思子,「慈親倚門望,不見萱草花」,反襯了孝子思親的幽幽摯情。

繁華花花世界中,今朝僅取一朵萱草花,即能撫慰劬勞親心,讓親忘憂!(Shutterstock)

孟郊:《遊子吟》寸草春暉

苦吟詩人孟郊一生寫了五百多首詩,除了上述《遊子行》之外,還有一首家喻戶曉的《遊子吟》,鮮明的孺慕之情,感動千古人心。詩反映了他真實的人生故事,凝縮了他大半生的懸掛:

《遊子吟》(迎母溧上作):
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

孟郊的父親是崑山縣尉,是古時縣長的佐貳官,職掌維護地方治安追捕盜賊,調查犯法作亂的事,薪俸不多;孟郊的母親操持家務,事事親為,省吃儉用。貧窮並沒有讓孟郊低眉,也不能限制他洋溢的詩才,但是他無意於科舉仕途,年輕時就隱居嵩山,視中舉任官為浮名。

然而,這個天涯遊子的內心,深深記掛著一件事:「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而自己近四十,「一生空吟詩,不覺成白頭」(《送盧郎中汀》)。為了不再給年華老邁的父母添憂,四十歲的孟郊回到故鄉湖州,考取鄉貢,但是接下來兩次進京參加科舉都落榜。

孟郊灰心地想放棄科舉,但是,母親並不氣餒失望,她殷殷鼓勵兒子,鼓起他再三出馬應試的勇氣。這一次已經四十五歲的孟郊終於登上進士榜。這就是他詩中所吟「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所繫的背景。

「寸草心」是子女奉養父母,感念父母劬勞的一點點回報。中舉後,他出任溧陽縣尉,迎接母親前往溧陽奉養,盡一己的孝心。然而,他認為這樣的遲來的一點點反哺,相對於父母無盡的無私的照拂,真得算不上什麼!

孟郊的《遊子行》和《遊子吟》透過萱草、遊子身上衣、寸草春暉,托物寄情,情深無盡,千古不淡,正是道出了親子之間天然的真情至性,讓人子讀來,孺慕之情、反哺之心油然自生。

亂世古人王冕:《墨萱圖二首》

到了元末明初亂世中,高古之士王冕的詩中也有許多的萱草影像,描繪他孝順母親、體貼母親的心情。

王冕(字元章,號煮石山農)是農家子,從小家貧,八歲時趁著放牛時就偷偷進入學堂聽秀才們誦書,然後默記在心中。即使丟了牛受到父親責打,他熱愛求學之心依然如故。安陽的韓性認為他不同尋常,就收他為弟子。

王冕博通經典,不慕功名,喜愛詩文書畫,尤其善畫梅花,人品也有如梅花般堅貞清高。他不願當官,隱居九里山,明太祖徵他出仕,未就。

他對雙親非常孝順,父親死後,他將母親迎入城中奉養。王冕的詩《墨萱圖二首》,寄詠北堂萱草,表達了孝子感念慈母之情。

《墨萱圖二首 其一》:
燦燦萱草花,羅生北堂下。南風吹其心,搖搖為誰吐?
慈母倚門情,遊子行路苦。甘旨日以疏,音問日以阻。
舉頭望雲林,愧聽慧鳥語。

母親的心如萱草的和煦,五月薰風吹來,搖搖為誰開?在外的遊子啊,一絲一毫的苦,時時牽動母親的心。王冕感到:與親阻隔,人子不能盡孝,連孝鳥都不如,愧聽慈烏之音啊!

據《浙江通志》記載,父親過世後,王冕將住在鄉下的母親接來一起住。過了一些日子,母親思念鄉下要返鄉。王冕為了減少母親旅途勞累,就買了一頭白牛為母親拉車,他穿戴著平日裡常穿的古服和高簷帽跟隨。牛車走在街道上,被一些頑皮的小孩攔道取笑,王冕毫不在意,和那些孩子們笑成一堆。古樸的王冕,一片純孝,毫不受世塵的沾染。

親在的日子,把握時光回報父母劬勞,王冕就這樣身體力行。能夠在母親建在的時候,陪伴身旁,一起吃飯飲茶,不論自己是富是貧,都盡心盡孝。莫待到風霜雨露老歲華,時不我與!樹欲靜而風不止,感慨心急!

王冕《墨萱圖二首 其二》就表達了這般心情:

萱草生北堂,顏色鮮且好。對之有餘飲,背之那可道?
人子孝順心,豈在榮與槁?
昨宵天雨霜,江空歲華老。遊子未能歸,感慨心如搗。

當王冕兩鬢霜白時,欣喜母親猶然建在,母子倆共賞著堂前萱草花,他持杯為母親祝壽:今朝風日好,堂前萱草花。持杯為母壽,所喜無喧嘩。(《偶書》)

《勸孝歌》說:「老母一百歲,常念八十兒!」人子縱然有「為君射斗牛」(孟郊《百憂》)的壯志,怎能忘倚門慈母之愛?

繁華花花世界中,今朝僅取一朵萱草花,即能撫慰劬勞親心,讓親忘憂!

參考資料:《新唐書》《唐才子傳》《全唐詩》《新元史‧列傳第一百三十五》《浙江通志》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借問欲棲珠樹鶴,何年卻向帝城飛。」其中的「(仙)鶴」借指賀知章。言外之意是說,您將來在仙界中自在逍遙,什麼時候能飛回來紅塵探望我們啊?因為宴會有皇帝在場,賀知章又是四朝元老的前輩,所以李白這首詩用詞用典都恰到好處。
  • 宋‧陸游《楚城》:「江上荒城猿鳥悲,隔江便是屈原祠。一千五百年間事,只有灘聲似舊時。」古代名家的作品能跨越時空,讓我們感受到中華歷史的厚重與滄桑。「一千五百年間事」,物亦非,人亦非,「只有灘聲似舊時」。
  • 「鄭公樗散鬢成絲」其實是一句反語;杜甫在之前寫給鄭虔的詩中曾說:「才名四十年,坐客寒無氈。」這樣有才學的人,卻被貶官到台州擔任司戶參軍。杜甫擔任的左拾遺也是從八品,所以才會拮据到「朝回日日典春衣」的窘迫境地。所以這首詩替鄭虔及自己鳴不平。「萬里傷心」與「百年垂死」,表面說的是鄭虔,這何嘗不是杜甫自身的寫照呢?
  • 閱讀古典近體詩,常可看到「得句」這個詞,「得句」是一種創作狀態,也就是創作時,在潛意識(下意識)中腦海裡閃現出一句詩(或幾句詩),可根據所得到的句子馬上創作一首詩或幾首詩,或記錄下來放入詩囊中。如謝縉「濡豪還自適,得句共誰論。」大意是「揮毫作畫自得其樂,得到的好詩句又有誰能夠分享呢?」
  • 古代詩人常借月光來表達對親友的思念。李白的詩句:「我寄愁心與明月,隨風直到夜郎西。」亦然。「不堪盈手贈,還寢夢佳期」因為月亮的清輝是兩地共有的,所以這裡作者要贈送的是思念之情;因為相隔兩地,不能將這濃濃的思念親手送給你,那我們還是期待在夢中相見吧!
  • 王維《積雨輞川莊作》:「山中習靜觀朝槿,松下清齋折露葵。野老與人爭席罷,海鷗何事更相疑。」其中「鷗鷺忘機」典故出自《列子‧黃帝》,也作者的修行感悟。白居易《放言》:「試玉要燒三日滿,辨材須待七年期」,辨物如此,識人亦然,不僅成了流傳千古的名句,還因此而衍生出了其它名句。如「路遙知馬力,歲久見人心。」
  • 「巴山夜雨漲秋池」言外之意是說,本身秋天因為天時的關係,河水開始上漲,河道開始暢通,就讓人有想回家的衝動,更何況是因夜雨河水都上漲了,河道已經暢通,能不想念嗎?而第三第四句中重複「巴山夜雨」四個字,是為了說自己在這個時候最想家。《唐詩繹》評曰:「於寄詩之夜,預寫歸後追敘此夜之情,是加一倍寫法。」
  • 宋玉、杜甫等先賢,將落泊生涯化為優美的詩篇。讓我們後人在拜讀了這些詩篇後,領略了有可說道的、有可借鑑的、有可受益的傳統文化內涵;並重新演繹、弘揚給現今的世人。正如北宋‧歐陽修《感二子》詩中寫的:「英雄白骨化黃土,富貴何止浮雲輕。唯有文章爛日星,氣凌山嶽常崢嶸。」
  • 「暮鼓朝鐘自擊撞,閉門孤枕對殘缸。白灰旋撥通紅火,臥聽蕭蕭雨打窗。」蘇詩詩中的熏香可不是為了所謂的「附庸風雅」,用篆香及木炭隔火熏香,在唐宋時期發展到了頂峰。用木炭火熏香,香氣的能量場是純陽的,吸到肺部後,陽氣足。古代將病毒、細菌通稱為病氣、邪氣,它們是屬陰的。所以,用傳統的方式熏香,就能防止一些流行性的疾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