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詩詞創作
那天過後 你是不是還記得 當明天已成遙遠的未來 夜晚只剩杳無盡頭的悲哀 你的心是脆弱的嬰孩
麥立:精靈的眼睛
山中有許多小精靈 東奔西跑 不辭辛勞 時時守護 守護這片山林
新詩:穗花棋盤腳
悄悄的我來了 我輕輕的呼喚 那徘徊在雲朵裡的月光 是你今夜的囈語朦朧 湖面漣漪悠悠
每個人都有一盞燈 珍藏在隱祕的心靈 那是神賜的寶物 用來護佑人生的旅行
那年初夏 在 蟬聲割傷的六月 雨絲輕輕地耳語著鯉池 魚群論辯紛紛 跳躍水間頻頻笑問岸上畫客
這便是夜:它,探頭出來 圓圓月暈 風景特好 它用極深的高度俯視人間
在靈魂最底層 有一組味覺的晶片 從阿祖的阿祖 古早的古早 就已深深植入
新詩:十分寮瀑布
一個音符 不斷在銀亮髮絲的輪迴裡 依著一往情深的旋律 奔放迸瀉,像人生旅程 一階接一階 一段接一段
麥立:回家
太陽忙了一天 一天東奔西跑 紅著臉 要回家 水滴走了一天 一天東流西竄 蕩漾著 要回家
新詩:草山月世界小玉山
盈盈翠綠草山月世界一塊碧玉 如筍錯落是時間的鏤刻 峰峰相連高低有致 翠竹成蔭,荒寒遂有了生機
新詩:青春幻響曲
這夢境的高度與愛情的高度 叫我如何去衡量?也許 我會站在彩虹的彎弧上採摘那片雲朵
新詩:綠繡眼
初秋,清晨啁啁啾啾 一對綠繡眼風中追逐 小溪旁的欒樹 似醒若夢 是在夢裡嗎?
新詩:合歡山脈
雨後初霽 凝青的合歡山脈 旅人帶著涔涔汗水 沿著山徑踽踽而行 風來雲馳 凝神遠眺
新詩:伯爵茶
雲霧裊裊的武夷山上 一心二葉,翠綠依舊 靜靜等待天明的 飄洋 纖柔的身軀深藏著一心的堅貞 依戀的心頭緊鎖著二葉的芬芳
新詩:一抹彩霞
好久沒有 和妳一起擁抱夕陽 顯然是我忘了 依人的楚楚 年復一年 歲月慢慢將記憶褪色
麥立:這感覺真好
擺脫黑暗的束縛 擺脫低矮的窒息 迎著和煦的朝陽 吻著清涼的微風 嗯 這感覺真好
新詩:小茉莉
煙波邈茫中 我追尋著你的芳蹤 那是記憶裡 微風溫柔露水纏綿 初春的早晨
若你以一簇繁花似的星河為眸 將看見許多曝曬過度的春夢奄奄一息 如看到那些過度修辭的詩句 在眾多文學網的頻寬中臃腫喘氣
許其正:旅途中
真緊,去得真緊 真緊,彼些倒退而去的 窗外的風景 包括彼些山水樹木花草…… 包括彼些幼年、童年、青年…
浩莽瀑水飛迸古潭中 誰闖進了沉睡千年大山 一襲長白襯衫 霧中獨自漫步石橋上
月圓,風清 萬月樓上懷石的酒香漫過清透的窗櫺 百年黑松對酌昭和的古月
新詩:風在哪裡
你天真的問 風在哪裡? 滿山的油桐搖擺 綠色的舞裙一層覆一層 水面的漣漪游向 天光的湖心一波連一波
我出生就是舞者 不論早晚 不論陰晴 不論 有沒有掌聲
新詩:生之途
生活是道路 有奔馳 有休息 有思考 奔馳的顫慄擁抱 夢裡的孤單結穗 都在注視一個標誌 活下去
新詩:府城遐思
溢滿夜色的窗櫺 終於滴進幾滴告白的傷懷 斟了太滿的夏,在南國的 絮語裡凝睇著熱遮蘭城的淒涼
麥立:誰願為我留
一棵老樹被沖刷到河流邊 離開原有的山林 喪失原有的生命 在這河邊靜靜地躺著
新詩:冀
水聲兀自引導疲累 來到澗溪旁坐下 耍著水花的石塊 依然杵在澗溪等待
新詩:暮年
窗外的微雨 又在呼喚晨曦起床 古老的巷弄 依舊催促時間掠過
新詩:野薑花
究竟是天上的雲朵落入了湖心 還是湖畔的白蝶渴慕著天青 這優雅這芬芳 這水氣中瀰漫的
新詩:竹溪閒釣
有著開闊的夢繫於釣桿尾端 時間長河日夜川流而去 兩岸無岸 耳朵張成望海的貝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