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詩詞創作
新詩:漫步歲月街頭
身體每一個細胞 都已走進七賢堀江商場懷舊〔註〕 下意識的年輪卻還在六合踅夜市 時間在沙漏裡翻來覆去
好大的太陽 好熱的天氣 荷葉隨風搖 一片傳一片 輕輕地述說 我們要搖出清涼
新詩:步履詩山紀
霧滿空山 日光輝林隙 汗水淋開的腳步 翻閱晨曦 上山
新詩:遺失的自己
我寫的詩再璀璨 也無法穿透那盞微溫的火候 風吹落滿地詩語 拾不起的是失落的自己
麥立:邂逅
這麼多朵香花 我卻喜歡上妳 想妳定特別美麗 將開出最美花朵
新詩:無言
我沒有留住那頭漆黑的長髮 也沒有留住那個美麗的夏季 我只有淡淡的往昔 擁有一段成長的記憶
行行復行行 看天際流雲飛掠 在蓊鬱的林蔭深處發現 猶有人家避居桃源地 一枚白鷺彷彿仙鶴 片影餘波輕點水,倒映雲天
新詩:林中芳華
汗水重複的軌跡 是妳期待邂逅的原鄉 在不經意的日子裡 妳的孤寂漸漸綻出些許芳華 氤氳迷惑林間小徑
藏在土中八九年 如今褪去舊外殼 集了一生的精力 爬上樹枝頂端頭 我要高聲高聲歌
新詩:大封山後
三級警戒大封山 原本夜間或一大早才能看見黃喉貂 大白天太平山莊步道悠閒散步
新詩:美麗之美國
呵,秀麗之國度兮, 高曠天穹,金色麥浪, 雄偉的紫色山脈, 浮現在肥沃豐碩的平原之上! 美國! 美國! 上帝之恩典兮 —
有片小葉子 對前面葉子說 平常我很氣 氣你擋太陽 讓我少陽光 氣你多喝水 怕我不夠喝
一隻鵲鳥 娓娓道出溫吞的原罪 那輯風景背後 和自由擦身而過的季節 遺漏了串串的思慮
這幾日我 從小花開開合合 慢慢地變美 白天開來晚上睡 合合又開開
新詩:沸騰的島嶼
一起缺席的過去 在極端卑微的顏色裡 幻成一種沒有邊緣的色差 亂了光譜 模糊了經緯
麥立:早安
一早 風兒很沮喪 因為 它吹不過一座高牆 因為 它吹不開一朵小花 碰到菩提葉 枝頭高高掛 叮噹叮噹叮 歡欣道早安
百年的紅船早已腐爛, 千般的粉飾徒具光鮮, 風雨裏飄搖天怒人怨, 行將破碎埋葬深淵…
麥立:今天是什麼天
今天是什麼天 陰天 晴天 雨天 老天說 不知道 看變化
孤坐河堤上,看著 月光和粼光相互輝映 六月的南台灣 夏夜溪水常存天空的星星
隨風 衣袖掀起了心靈的晃動 思念 風鈴喚起了期待的音符 相知 手機畫起了聯結的影像
大家讚美花的美麗 大家讚賞花的香甜 大家討厭刺的醜陋 大家仇恨刺的堅硬
走在一個指北的城市 不經意的步伐 常被哀嘆扭成靜音 街道成為步履的一種探索
關 自在 無蜂無窳 (註1) 網絕一切蠅戲蝶舞 唯剩陽光 走進又走出
萬能的神說 尊貴的蘭花 今天你要甚麼 美麗 盛開 讚歎 風和 日麗
大風拚命地刮 烏雲像脫韁的馬 燕子在低空中覓食 孩子們在耳邊說著悄悄話
新詩:紅色罌粟花
濛濛廣袤的綠草地 站立着無數紅色的天使 戰爭大戲在眼前迴放 那些 過去令人敬畏的時光
遙遠的風 吹熄了蠟燭的淚 請不要擦掉它 因為淚裡依舊有燦爛的笑
我被火燒過 我被雷擊過 當時我昏過 可能我死過 如今十年百年又已過去 滿樹的嫩葉開枝又散葉
一條山徑蜿蜒入巒翠 松濤翻過風的脊背 久別的雨水如瀑飄飛 裹著霧的每一棵樹 忙著為整座山林尋找意象
猶如墜入了一個無明的空間 混亂嘈雜以及物慾橫流的詭異 人會情不自禁的融入那種 喘喘而動的似是而非的人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