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隨筆
蘑菇躍龍門 ——《錯誤的岩石》觀後感
想看個電影輕鬆一下,GJW+裡面那麼多電影,先看哪個好呢?動畫片比較不燒腦,畫面美,容易獲得簡單的快樂,《錯誤的岩石》(The Wrong Rock)一下子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只看縮圖的話,完全無法想像影片內容——誰是主角,怎樣的故事情節等,又只是十四分半的短片,那就從《錯誤的岩石》開始新旅程吧。
「內心的力量」 觀電影《比拉傳奇》有感
這是我在觀看《比拉傳奇》這部動漫影片時印象最深的一句台詞。在當今權勢與利益相互交織,極力歪曲自由和人權的本意之際,觀看這部有關信仰、毅力和社會正義的歷史故事,讓人對回歸善念和正義主導的世界充滿信心。
奇怪的數學家(In our Prime)觀影有感
《奇怪的數學家》(In our Prime)是一部探討數學、教育和人性的韓國電影。影片講述了北朝鮮數學家李學成為追求數學研究而脫北,在韓國的一所重點高中擔任保安時與一位將要被轉學的數學後進生韓智宇結緣,並幫助其大幅度提高數學成績並真正熱愛上數學的故事。
《韓信》,我竟然看上了癮
韓信的忠義,在我看來不僅是氣節,更是大智慧。至於說結局,我以為那不重要,反正終究是要離開,早晚而已。這世界上當過皇帝的人數不勝數,但在渾渾濁世,始終能保持一身乾淨,有幾人真做到了?
傳播愛的蒲公英——《我想念我媽媽/Summer Snow》觀後感
《Summer Snow》與《我想念我媽媽》,很難相信這兩者是同一部影片的名字。英譯中,一個字都沒對應上,也是讓人服氣。「我想念我媽媽」,直白,挖地三尺的接地氣,這類電影我大概率不看;「Summer Snow」,夏日之雪,如此的文藝脫俗,更不是我的菜。然而,完全不搭的兩者擺在一起,再加上鮮綠背景上鵝黃衣衫的小姑娘陽光燦爛的笑容,莫名其妙地,鼠標就點了上去。
《奧本海默》:一部重量級、史詩級的電影(下)
《奧本海默》這部電影也締造了一項影史上最弔詭的紀錄,那就是:「每一個人都看得津津有味,但是每一個人看到的內容深度其實大不相同。」電影散場後,尾隨一群觀眾默默離開戲院,我其實很想攔住他們、大聲告訴他們我看到的電影內容,包括那些電影中已經說出來的,還有那些沒有、或沒時間說出來的故事。
《奧本海默》:一部重量級、史詩級的電影(上)
《奧本海默》這部電影還締造了一項影史上最弔詭的紀錄,那就是:「每一個人都看得津津有味,但是每一個人看到的內容深度其實大不相同。」電影散場後,尾隨一群觀眾默默離開戲院,我其實很想攔住他們、大聲告訴他們我看到的電影內容,包括那些電影中已經說出來的,還有那些沒有、或沒時間說出來的故事。
電影《消失的他》:萬物有裂痕,光從隙中生
新世紀影視最近推出的新片《消失的他》在網絡上討論得很熱鬧。看完之後,我也感觸良多。 影片講的是阿祥和薇薇這對甜蜜的校園小情侶在畢業後走向社會的一段愛情故事和人生經歷,兩人的不同選擇,揭示了現代年輕人在面對感情時是考慮現實利益還是遵循傳...
跨越都市與山海  與你未曾踏足的香港談一場戀愛
香港導演黃浩然過去執導的兩部作品《點對點》與《逆向誘拐》都表現了濃郁的香港情懷。《緣路山旮旯》作為黃浩然執導的第三部電影,是一部清新幽默的愛情小品,融合香港獨特風光與生活細節,導演為近日低迷的香港寫上一封動人的情書。
生命時而黯淡 負重前行仍尋找片刻永恆光芒
日本動畫電影《漁港的肉子》,是日本知名動畫工作室STUDIO 4℃作品,由《海獸之子》導演渡邊步執導,改編直木獎得主西加奈子同名小說,講述一對居住在漁港的母女故事。海港之夏,小鎮風情,以平淡質樸的日常故事,細膩呈現生命的明暗。視覺畫面精緻,漁港景色清新亮麗。
人生是戲 劇本天定
當我們以為自己可以主宰別人的命運時,當我們為兒女操盡了心,安排他們的前途,指使他們這麼做、那麼做,不准他們違逆時,不就是自我膨脹,扮演起了天的角色。
細微之處見善良的《樓上樓下》
中學老師李靜充實寧靜的生活,被樓上新搬來的租客打破了。每天晚上備課到深夜的她,剛一睡著,就被樓上“砰”的關門聲吵醒,之後再也無法入睡。
最感謝香港這座城 許鞍華的光影尋根之旅
《好》片剛開場,許鞍華在受訪中就談到:「故鄉這個概念好奇怪,因為你說故鄉就表示你現在不在故鄉,說明你是一個移民。比如很多中國人會在一個地方落戶,但故鄉在另一個地方。如果這樣講的話,我的故鄉應該在東北。」
亂世佳人的守護天使
《亂世佳人》中的梅蘭妮是化身屬靈親友的人間天使,哪怕是最刁蠻難搞的人,也以穩定的慈憫關愛儘可能去包容、教化、救贖……潤物細無聲,柔弱勝剛強,潛移默化,無形的能量綿密悠長,適時恰當地彌補歸正,給周圍人帶來安寧祥和。
黛博拉是他魂牽夢繞、思慕成疾的姑娘,黛博拉是遙隔雲端的精靈,是他深愛一生並注定擦肩而過的女人……無論在獄中還是流亡,對黛博拉的回憶是諾德斯生命中的吉光片羽,是伴隨他半個多世紀、藏在心底的金玉珠貝。
豆蔻年華的美,單純青澀,天真爛漫,轉瞬即逝,特別珍貴,令人懷念。而定格於大銀幕最經典的豆蔻年華,則成爲人們心目中永遠的少女形象。
娛樂筆記:善激發勇——電影《妮嘉》探微
突如其來的一場恐怖劫機事件,讓一名美麗大方的空服員在她23歲生日的前兩天,悲壯地劃下生命的休止符。但是,由於她的善念激發出的不凡機智與勇氣,使機上379名乘客中的359個生命倖存下來。改編自真人真事的電影《妮嘉》(Neerja,陸譯:劫机惊魂),便是講述這位弱女子勇敢無畏的故事。
當樂樂明白了即使是快樂的回憶,也可能因為「不再」而變得感傷,這時候我們只能哭一哭,然後放下它。就像那粉紅色棉花糖大象,有些童年不可能永遠打包帶走,但它們可以被沈澱,被萃取,變成心底的誓約,靜靜閃亮。而流完淚才有清晰的腦袋,從中學習時光的必然,和無常,進而珍惜美好——這就見山又是山,真正地長大了。
童話溯源-《美女與野獸》
總覺得西方的童話是上天留給人的禮物,就像東方的神話一樣。它在一個孩子最純真美好的年紀,在他們的心中播下善與美的種子,讓他們相信冥冥之中有善的力量在守護著一切,幫他們在未來抵禦這個世界醜惡和殘酷的一面。每想到這一點,我都會對上天充滿感恩,也總是想找尋童話背後,上天想要傳遞的真正訊息。
知道世界很大,也想出去走走,而且嚮往說走就走的旅程,但是……這「但是」後面有千百種理由,每一種都是牽絆我們的繩索,最終,腳步並沒有邁出去。這是大部份人的無奈,也曾經是德國影視名人Hape Kerkeling的遭遇。
在幽暗逼仄殘破中,響起了清亮稚嫩的童聲:「從前我還沒來的時候,你哭啊喊個不停,整天看電視,直到變成殭屍般麻木。這時我從天而降,穿窗而入,落到毯子上……媽,我5歲啦!」母親笑著摟住他:「你都這麼大了。」
贏得奧斯卡最佳影片和最佳原創劇本兩項大獎,電影《聚焦》(Spotlight)實至名歸。影片根據榮獲普利策新聞獎的真實事件改編,講述《波士頓環球報》聚焦專欄組經過深入調查取證,曝光了大量天主教神父性侵幼童黑幕的故事。
麥克白》(Macbeth)是莎士比亞四大悲劇中最為陰森殺氣、最富震撼力的作品,這個關於人性與慾望、權力與謀殺、墮落與毀滅的宿命故事,經過舞台的千錘百煉,曾多次被搬上大銀幕。著名的有1948年奧森‧威爾斯和1971年羅曼‧波蘭斯基的同名作品,1957年黑澤明改編的日本化的《蜘蛛巢城》尤為出色。去年12 月上映的賈斯汀‧庫澤爾導演的《麥克白》是向莎翁誕辰450週年致敬的誠意之作。
(shown)這是一部令人回味的好電影,幽默、輕鬆又溫馨的情節滌淨繁忙生活的壓力。當網路新世代來臨時,《高年級實習生》以其紳士風範指點迷津,破解虛擬世界中人際與待人處事中存在的盲點。
蘇聯解體,東歐變色,共產主義正在全球範圍土崩瓦解,社會主義實踐徹底失敗。六四屠城後,中共打著「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旗號,實行「權貴裙帶資本主義」。官方意識形態全面破產,還堅稱「道路自信制度自信」,紛紛把子女家屬送去歐美、用貪腐的錢買國外房地產,卻整天忽悠老百姓的孩子做「共產主義接班人」,這就是今天中共貪官們的嘴臉。
電影《刺客聶隱娘》(The Assassin)是部驚艷又隱晦的另類電影,非常「侯孝賢」。這是一個武功絕倫的女刺客,最終選擇不殺人的故事。它顛覆了以往武俠片的套路和風格,沒有眼花繚亂的特效炫技,也沒有血肉橫飛的慘烈刺激,簡潔凌厲的武打動作,沒有絲毫花哨,全片甚至沒有見到一滴血。在侯導標誌性的長鏡頭、空鏡頭下,美輪美奐的是大唐古韻和空靈明淨的九世紀山水……
1998 年,一部巴西影片《中央車站》(Central do Brasil)不僅榮獲德國國際電影節金熊獎,也於次年榮獲美國金球獎最佳外語片獎,以及奧斯卡金像獎的提名,也被影評家贊為「最好看的電影」。影片海報的宣傳詞是:「男孩要尋找他的父親,婦人要尋找她的歸宿。而這個國家,要尋找它的根。」尋找生命的根本,從自我的迷失中,找回賴以生存的心靈之本,影片以情感道具「書信」詮釋出答案,那就是信、信任和守信。
瀝粉貼金箔的畫面,熠熠生輝,金光璀璨。畫中美人與畫外模特一樣雍容華貴,還有點絢爛之極的空洞迷惘。象徵主義畫家克里姆特(Gustav Klimt 1862—1918)的著名代表作呼之欲出。凝神專注的畫家問金衣女子:「阿黛爾,你怎麼焦躁不安?」阿黛爾悠悠地說,她擔心的是未來。
《遠離塵囂》(Far from the Madding Crowd),是一部女性成長電影,根據英國文豪托馬斯• 哈代(Thomas Hardy )的同名小說改編,講述了19世紀中葉英國鄉村的年輕女農場主在三位追求者之間搖擺不定、愛慾衝突激盪的故事。那設置在維多利亞背景下的婚戀探討,依然是當代人繞不開的話題。
英美合拍的懸疑驚悚片《第44個孩子》(Child 44)改編自2008年出版後橫掃歐美17項文學大獎的同名小說,這本全球銷量突破35萬冊的犯罪小說,也是俄羅斯自1991年蘇聯解體後的第一本禁書。4月15日在影片上映前夕,俄羅斯文化部宣佈禁播該片,理由是「扭曲斯大林時期的歷史事實」。
    共有約 84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