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文學
葉慈「亞當的詛咒」 以詩論努力和生死
愛爾蘭詩人葉慈在他的詩「亞當的詛咒」中,用時的語言探討了努力工作的必要性,以及人生的結局--死亡。
現代詩歌:你的心
你的心似那凍結的湖面, 而我站在冷冰冰的湖邊; 哦,繫牢勇氣的溜冰鞋帶, 神聖的智者啊,請引導我
現代詩歌:野天鵝
哦,最俱貴族氣質的鳥兒, 你來自遠方 來自风雪經常肆虐的北極故鄉; 那裡,海象群棲息在浮冰層, 黑色的海豹們在滿是泡沫的冰水中翻滾:
現代詩歌:故鄉的高原
我的心留在那故鄉的高原兮,不在這裡, 我的心留在那高原上,追逐着我的小鹿; 追逐着美麗的野鹿兮,心兒相隨, 無論我走到哪裡,心都留在那蘇格蘭高地。
現代詩歌:愛的祕密
愛必須永遠珍藏心底, 愛從來不可表白; 愛如同微風轻拂 無形而悄無聲息。 我表了白,對我愛的人表了白,
現代詩歌:唯一之羔羊
有別的羔羊兮,沒有別的名義, 沒有別的希望兮,無論在天堂或是人世, 沒有別的地方兮,可以隱藏我的內疚和羞恥, 沒有別的東西兮,除了你!
憶(49)逃
我央求朋友幫忙得到幾張老闆己經完工、沒了保密價值的原理和線路圖紙,買了字典和電工詞匯每晚對照慢慢翻譯,終於慢慢地弄明白了!我努力地記住線路圖的結構規範、符號、英文說明和代表的含意,把它寫在原文旁邊,這些都是我以後要用到的。
現代詩歌:在法蘭德斯戰場
在法蘭德斯戰場上,鮮紅的罌粟花絢麗開放 在十字架之間,一排排一行行 標記著我們的安息之處;在藍天之上 百靈鳥兒展翅高飛、依然勇敢地歌唱
現代詩歌:炮彈
呼嘯著飛行的死神兮 咒厭阻抗它的空氣, 然後一頭栽在一座教堂邊, 已成廢墟的神聖之地。
百年不衰的彼得兔 到底告訴孩子啥道理
每個孩子從咿呀學語開始,就有一個長長的書單在等待他了。爸爸媽媽們常常親自手捧故事繪本,希望從書香寶墨中,讓孩子得到最好的智慧啟蒙。全球頂級藝術團神韻的主持人唐瑞,以幽默的舞台風格博得世界主流精英觀眾的認可,他講述的經典童話《彼得兔的故事》(The Tale of Peter Rabbit)深受觀眾喜愛。
現代詩歌:雨滴
下落的雨滴淅淅瀝瀝, 落在鮮血染紅的草地 ― 它被猛烈纏鬥的夜戰蹂躏,
致露卡鷥塔:奔赴戰場前的告白
我心上的人,請別抱怨 說我奔赴戰場是冷酷無情, 你仿佛生活在修道院 擁有安寧而又純潔的心靈。
輕騎旅的攻擊
半個里格,半個里格, 向前半個里格, 六百名騎士   全部進入了那個死亡之谷。 「輕騎旅,前進! 向大炮陣地進攻!」長官下了命令。
新詩:我的孩子傑克
「有沒有我孩子傑克的音訊? 」 海潮無言。 「他什麼時候可以回來?」 海潮緘默,海風徘徊。
新詩:致水仙花
美麗的水仙花兮,我們淚流哀傷 看著你離別得這樣匆忙; 初升的朝陽兮 未及晌午。 噫,何必如此倉促,
新詩:致向日葵
你的真性情突然釋放: 墨守成規的我們是多麼悲傷! 你生命中燃燒的每一個原子都是奇蹟, 你活得多麼充實!
新詩:夜晚約會
灰色海面 黑色的長長海岸線 黃色半月 又大又低 沈睡的小小浪花 躍起 在驚嚇之中 翻騰不止 船頭一衝進海灣
新詩:每個早晨都是新的
每一個早晨都是全新的世界。 你厭倦了罪業和悲傷, 這個時候是你的一個美好的希望,—— 我的希望,也是你的希望。
客西馬尼果園 1914-18
一個名為客西馬尼的果園兮, 曾經坐落在法國北部的皮卡第, 人們到了那裡 目睹英國的士兵們一個一個地死去。
新詩:屬靈的激動與歡樂
我現在明白兮:我應該做風箏的尾飄! 以多種不同的方式,在天空翔翱! 在這些人生的高潮中兮; 抵達多重之高!
新詩:因為他們可以
請告訴我,兄弟: 獨裁者為什麼要殺人 並且發動戰爭? 是為了榮譽?為了財富, 為了信仰、因為仇恨厭惡
新詩:淚水如石
冰塊融化在杯中的威士忌, 酒中的震盪波慢慢地退去。 氣人的沉默,厄運的逼近, 在心裡沈重的沮喪中共鳴。
愛爾蘭民歌:來吧,我心上的人
希望我在那個遠處的山上 坐在那裡哭到天老地荒 直到每一滴淚都能讓水輪啟動磨坊 親愛的,願你平安無恙
彎月海灘、那一片水與陽光
懷念年輕時代的水和陽光。 懷念那夏季的白天、夜晚與歡唱。 年輕時的熱情奔放 成了往日的記憶珍藏。
當你老了的時候
當你老了的時候,白髮滿頭,濃濃睡意, 坐在壁爐旁打盹,取下書架上的這本書, 慢慢地閱讀,回憶你曾經的樣子
新詩:去海邊找你
我去海邊 那一片孤獨的海 知道在哪裡會找到你。 我步行  尋覓 如同新鮮的油墨一樣 迎著微風和潮汐
淚水,莫名的淚水
淚水,莫名的淚水,莫名其詳, 它源於具有某種神聖性的深層的失望 從心底升起,至眼泉中湧出。
新詩:珍珠般的月球
清涼之夜。 高懸之月。 空氣裡瀰漫著 匕首與玫瑰的氣息, 而我  此時 正在征服你陰暗的心理。
永恆
貪婪於快樂的佔有 將難以享受起伏的人生
新詩:永不消逝的季節
秋葉輕飄飄地下落兮 朝著河面竊竊私語  他們 熱吻著就要消失的季節的歌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