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中篇小說
雞鳴曉月窯家墟(後記)
人類從未像今天這樣認真去審視時代洪流中微弱的個人命運、遺失的良知底線、歷史與未來的關係……
雞鳴曉月窯家墟(38)
湮沒歲月裡的窯址,歷經滄海桑田後只剩幾處土坵,陪伴著步履蹣跚的老人留守在村莊、林地、田頭,它們是更長久的沉默的留守者。
雞鳴曉月窯家墟(37)
他們不再像他們的祖父輩那樣面朝黃土背朝天地生活,他們不再成為某種政治運動下卑微又惶恐的生命或者愚昧無知的工具
雞鳴曉月窯家墟(36)
那是全國展開打擊「車匪路霸」的前一年,他們載著一車貨物,開車經過粵桂湘三省交界地時,天已黑透,前沒著村後不見店的路段,他們的貨車剛轉過一個彎道不遠,忽然,三四十米開外跳出來五六個蒙面大漢——剪徑大盜來了——車前燈將他們手裡明晃晃的大刀、鋥亮的鋼管照得一清二楚
雞鳴曉月窯家墟(35)
到底是誰把我們充滿希望的生活搞得一塌糊塗?文革不是結束了嗎?是不是道德的鏡子已經支離破碎,人們看不清自己生存的世界全部真相了?
雞鳴曉月窯家墟(34)
他決不會放棄自己的理想,不管經受多少嘲笑,如果那是一個前生註定的負擔,他願意此生背負到死。
雞鳴曉月窯家墟(33)
他崇尚的是「實力派」歌手。他不容置辯地有條有理地羅列「偶像派」歌手在音域、音色、演繹功力、台面風格等方面的缺陷和不足
雞鳴曉月窯家墟(32)
到縣城後,啟凡卻沒有多少心思付給冰冷冷的各類電器,經常溜到周邊CD專賣店去擺弄花花綠綠的唱碟,神侃流行歌壇的風吹草動,還一大早來到公園湖邊練嗓。在店裡有事沒事嘬起尖嘴巴來吹口哨,還蠻好聽的。
雞鳴曉月窯家墟(31)
因為沒錢交電費,電表老早就被人鉛線封了,不久拆了。這又有什麼關係呢?五毛錢一斤的煤油,照樣能夠發光,有光就能照亮心中的夢,就一定能喚來歌神的垂青。他相信。
雞鳴曉月窯家墟(30)
我愛文學,他愛音樂,碰面我們似乎有說不完的話。傷時善感的年月,啟凡命運的小舟不時濺起的浪花似乎也打濕了我青春的衣裳。
雞鳴曉月窯家墟(29)
那時候,開禁不久的雷劇在城鄉十分盛行。春秋兩季一到酬神的日子,四里八鄉演戲的鑼鼓相聞,這條村未待演罷,那個鄉又見開台。農家人重人情走訪,相邀看雷劇卻是個順耳順心的藉口。禮尚往來,戲短情長
雞鳴曉月窯家墟(28)
為了醫治好自己的風濕病,他到處找書看,中醫處方學、草藥辨別、氣功、八段錦、太極拳…
雞鳴曉月窯家墟(27)
繁星點點鑲在夜幕下,像頑童眨眼偷窺看不透的人間;蟋蟀從暗處嘓嘓嘓地叫喚,黑黢黢的泡桐樹斜逸旁橫的枝幹彷彿伸長的脖子在偷聽,幾聲犬吠不甘示弱從小街遠處傳來
雞鳴曉月窯家墟(26)
偷學偷哼社會上邊批判邊流行的「靡靡之音」鄧麗君歌曲,四處打聽購買、翻錄港台唱片、磁帶。大家都羨慕有「南風窗」背景的幸運兒,甚至,對搞到通行證去特區晃了晃的人也羨慕,覺得這是見過大世面的人。
雞鳴曉月窯家墟(25)
看來童年的陰影投射在幼小心靈太深了,深得成為一道疤。那麼,又是誰將這陰影化為刀刃的呢?
雞鳴曉月窯家墟(24)
蝦弟哥不是打不過,他是害怕牽扯到家庭。蝦弟家庭與別人的不一樣,他們是夾著尾巴做人的高成分家庭。
雞鳴曉月窯家墟(23)
我常常情不自禁地一個人走到小山崗去看看夕陽——在去看夕陽路上,原來的我漸行漸遠,像路邊急欲掙脫大地向天空飄去的蒲公英。我開始嚮往遠方,開始想像我並不清晰的未來。
雞鳴曉月窯家墟(22)
沒書看沒學上的日子,少年的我有時手拿彈弓東瞅西瞄想打個什麼,有時握一把裝樹藤籽的竹筒槍到處串門約人,像獵人一樣的出征感;有時雙手插在褲袋裡,更像一隻離群覓食的鵝東張西望。
雞鳴曉月窯家墟(21)
每個季節,都有熟透無人採摘的野果落到林地深處,靜悄悄的化為泥塵——我從三姐的那份勤快中品嚐到森林的慷慨饋贈,一份沾滿綠野芬芳的親情溫馨了我的童年直至少年。
雞鳴曉月窯家墟(20)
有些緣,有些人是前定的,拿起、放下,聚、散,冥冥中都有一隻看不見的手,掌控我們生命鬧鐘每個階段的旋鈕……
雞鳴曉月窯家墟(19)
我不明白,為什麼他們這麼小就懂得這不是道理的「道理」。成年人世界裡不平等的包袱,似乎由他們變著法子擲到我頭上來,這樣也許能尋找到他們心理上的平等。他們不像小孩,他們不是小孩——他們是一群長著小孩面相的心生皺紋的小老頭。
雞鳴曉月窯家墟(18)
母親總會伸手到鋅皮管道邊角拍打拍打,以便震動藏在縫隙裡的米粒落入袋子中——米是珍貴的,大饑荒都過去十多年了,偶爾還是有鄰居到我家來借米借錢
雞鳴曉月窯家墟(17)
眼裡盛滿夏夜篩落的點點繁星,一種隱祕的親暱寧靜感緩緩穿過我的臉頰、眉目、頭髮向院子四面游移,周圍一切事物都閉口不語
雞鳴曉月窯家墟(16)
在工具的包圍下,父親用一生來走完這不過五步的距離。這些工具陪父親走完了作為工具的一生,他們彼此先後走進了天國。陪這樣一位慾望不多的忠厚長者度過無數的日落月升,如果工具們九泉之下有知,也一定是感恩且無憾的吧——他和它們都沒有虛度一生,各自沒有愧對上蒼安排在窯家墟相逢的命運。
雞鳴曉月窯家墟(15)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修補、咬模、塑模、鑄牙、鑲牙…… 父親力圖以他的辛勞幫助四鄰八里的鄉親拖延歲月的磨損,在滿足人們與時間和生理聯手搏鬥的同時,父親結結實實地依這雷打不動的手藝,養活他的一大堆兒女。
雞鳴曉月窯家墟(14)
縱是淘盡南渡水,難洗今日滿臉愧!半島颱風夾帶來的雨水裡,想必也有一些人間的淚吧。人們戒備著自然界的風暴,而對起於青萍之末,不分高殿草廬,以摧毀生靈為快意的心魔邪風,人們更多的時候忽略了它。
雞鳴曉月窯家墟(13)
農人們滿懷喜悅拎來花生、糙米和番薯答謝父親,詮釋土地的善良與秋風的厚道。那些樸實心靈煥發的色彩,加深他——一個鄉間牙醫的幸福感。
雞鳴曉月窯家墟(12)
鬥魚霸、分浮財的鬥爭運動左右了漁民們的日常生活,攪得人心躁動起來像洶湧的大海,分分鐘能吞掉人。魚叉子、梭鏢似乎調整功能不去叉海上大魚了,變為貧苦漁民威逼漁霸交出家財的武器。
雞鳴曉月窯家墟(11)
天后宮雖說已被「破四舊」整得沒有神像、壁畫,沒有神閣、香案,但並不妨礙街坊老頭老太偷偷摸摸前來敬奉媽祖一杯酒水。
雞鳴曉月窯家墟(10)
她覺得這雨也像淋在啞姑娘的身上那樣讓她難過。她回家後攤開草藥來一摞摞曬乾。她構想著一個有聲的世界被她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