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蜀憶事(8)記憶中的「大躍進」

作者:愚翁
共產紅潮肆虐神州大陸,回顧幾十年血淚歲月,悖於常理的事荒唐地橫行著,人人事事樁樁都被共黨鬼魅桎梏著。(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氣: 57
【字號】    
   標籤: tags:

穀撒地,薯葉枯,

青壯煉鐵去,收禾童與姑。

來年日子怎麼過,我為人民鼓與呼。

每當讀到它,當年大躍進的情景就一幕幕浮現在我的眼前……

 

毛主席要讓位了

一九五八年,我才九歲,正讀小學二年級。大概是五月份,有一天我們全校同學做完課間操,正準備散去,學校杜主任走上操場的講話台叫住了我們。他向大家宣佈,毛主席不當國家主席了,他要把主席位子讓給劉少奇。

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在同學們中間炸開了鍋。大家的心裡都接受不了這一事實,紛紛議論起來。我們小學語文開篇學的就是「毛主席萬歲」五個字,老師講解課文時告訴我們,毛主席是我們的大救星,全中國的人都是他從水深火熱中解救出來的。老師還告訴我們,我國有六億人口,占世界的四分之一,世界上還有四分之三的人民在受苦受難,毛主席還要帶領我們去解放全世界的勞苦大眾。

世界人民還眼巴巴盼望我們去解放他們,沒有了毛主席怎麼行?同學們在操場上大呼小叫,堅決不同意毛主席讓位。剎時,排著的佇列亂成一團。杜主任見狀大驚,忙叫各班老師維持秩序,老師們忙碌了好一陣,才使大家平息下來。

杜主任接著告訴我們,這是毛主席自己的提議。劉少奇是毛主席親自選定的革命接班人。毛主席還說「三天不學習,趕不上劉少奇」。我們要聽毛主席的話,做毛主席的好學生。毛主席不當國家主席,但他仍然是黨的主席。他老人家要把精力花在世界革命上,要去解放世界人民,我們一定要支持他。

聽完杜主任的解釋,大家才鬆了一口氣,緊張的氣氛開始緩和下來。既然毛主席都這樣說了,我們還有什麼可擔心呢?我們是少先隊員,一定要聽毛主席的話,無論什麼時候,只要是毛主席他人家說的,我們都要堅決服從。毛主席的話句句是真理,一句頂萬句。

 

共產主義要實現了

一九五八年,以毛主席為首的黨中央提出:「在我國實現共產主義,已經不是什麼遙遠的事情了」。 美麗的謊言,勾起了人們對未來生活無限美好的想像。

共產主義到底是一個什麼樣子,誰都沒有見到過。大家充分發揮起自己的想像能力:有人說共產主義吃飯不要錢;有人說共產主義想要什麼就有什麼;有人說共產主義是樓上樓下、電燈電話;甚至有人還說:到了共產主義老子啥都不做,想娶幾個老婆就娶幾個老婆……

不管人們怎麼想像,只要搞大躍進就能提前進入共產主義的理論得到人民普遍認可。當時,「一天等於二十年、三年超英、五年趕美、十年進入共產主義」的大幅標語鋪天蓋地。共產主義那麼美好,誰不樂觀其成呢?隨著頭腦的發熱和膨脹,人們覺得十年時間太久了,又迫不及待地把「十年進入共產主義」改為「跑步進入共產主義」。

那時候,全國人民都像發了瘋,熱烈的情緒比熊熊燃燒的大火還要旺盛。社員們高喊著到共產主義了到共產主義了,紛紛把家裡的糧食、豬羊、雞鴨、林木、炊食用具、勞動工具拿出來交到社裡,由公社統一分配、統一調撥。使窮隊「共」富隊的「產」,集體「共」社員個人的「產」。

共產主義的第一步就這麼「共」出來了。

 

大兵團作戰

「大兵團作戰」 本是一個軍事術語,大躍進時期卻在農村被廣泛借用。人民公社全民皆兵,組織軍事化,行動戰鬥化。生產大隊編為營,生產隊編為連,生產小組編為排。全鄉的所有勞動力全由公社統一調動指揮,實行大兵團作戰。

為了形式上的轟轟烈烈,公社書記經常把全公社的勞動力調到一起,幾千人擠到一條山溝裡搞大生產,實行大兵團作戰。所到之處,只見山上山下紅旗招展、鑼鼓喧天,有時還有樂隊伴奏。那陣勢、那場面真是熱火朝天。

特別是冬天修水庫,全公社上萬的勞動力全部集中到一條山溝裡,挖土的挖土,抬泥的抬泥,拉碾的拉碾,打夯的打夯,比趕大集趕廟會還熱鬧。勞動工地上,到處人頭躦動,歌聲、叫聲、號子聲,打夯聲,喇叭聲響成一片,場面之壯觀,簡直不亞於一場聲勢浩大的兵團大戰。

為了早日實現共產主義,社員們餓著肚子,不分晝夜戰鬥在田間地頭。不但白天要大幹,晚上還要大戰通宵。人們點燃柴草作火把,田野上火光衝天。熊熊的火光中,社員們挑著擔子往來奔跑,他們把山上泥土挑下山去,又把山下的田泥挑上山來。上上下下、下下上上,一夜要往返幾十次。實在挑不動了,就倒在田溝地壟打盹。

上級領導為防止社員晚上出工不出力,公社還專門成立了檢查團晚上到各營各連工地上檢查督促。他們每到一處,就站在大路口上大聲點名呼喊,聽到回聲才往下一站走。連續作戰使社員們疲勞不堪,為了應付上級檢查,大家把火把插在地邊上,累了就倒在地上睡覺。每天晚上都要派出流動哨觀察「敵情」,只要看見檢查團的燈光出現,哨兵馬上就把睡覺的人叫醒,大家一齊「邦邦邦」地敲打起勞動工具,表示無人睡覺。檢查團的人在山下聽到響聲,以為社員們都在勞動,呼喊幾聲就走開了。他們前腳剛走,社員們倒頭又睡。

為了把人的體力潛能最充分地發揮出來,上級領導還發明了在人們最餓最累的時候「放衛星」。這有點像長跑運動員的最後衝刺。中午收工之前半小時,手握「躍進棒」的幹部一聲哨響,正在勞動的人們聽到哨聲彷彿聽到衝鋒號,背土的、挑擔的、擔糞的,抬槓的全都像發了瘋,大家高聲大喊著「衝啊」,一齊拚命向前飛跑起來,將最後的一點力氣用盡。

對於那些出工不出力、行動緩慢的人,監工的幹部就揮舞著手中的「躍進棒」,在他們身後劈頭劈腦地追著打,那時候,你不想衝鋒都不行。

待續@*

責任編輯:謝雲婷

點閱【紅蜀憶事】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他爸爸在土坑裡鋪上蓆子,慢慢走上坎來,伸手奪下二狗的屍體,一邊往坑裡放,一邊說道:「讓他脹著肚子到那邊去吧。做一個飽死鬼,總比在這邊做一個餓死鬼強。」
  • 我們已經整整三個月沒有吃過一頓飽飯了。許多人的身體腫得像發麵饅頭,亮晃晃的,手指頭按下去,一按一個窩。
  • 我是最後一個上臺彙報產量的人,在我前面的人已經把產量報到一萬多斤了。我一聽慌了神,我到底該報多少產量呢?
  • 有一些地方,山上樹木稀少,不夠燒炭,幹部就叫社員去挖祖墳,把埋在地下的棺木挖出來作燃料,連躺在地下的死人也要為大煉鋼鐵貢獻自己的力量。
  • 那些年代,人們對吃一頓飯看得比什麼都重要。有錢也買不到吃的東西,生產隊長掌握著吃飯大權,社員們連炊事倌也不敢得罪。
  • 大躍進的評比站隊,根本不需事實依據,完全憑藉謊報的數字決定。那時候,沒有辦不到的,只有想不到的。
  • 我們的某些領導後來提起大躍進,不但不總結教訓,反而把「自然災害」 四個字念得字正腔圓,把他們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責任推得一乾二淨。那幾年天不旱、地不乾,四季風調雨順,請問哪來的自然災害?
  • 正當他洋洋得意,滿心歡喜的時候,一場暴風驟雨似的反「右派」鬥爭開始了。
  • 天剛麻麻亮,各種鳥兒還在樹枝上熟睡,牠們做夢也沒有想到,一場滅頂之災已經降臨到牠們頭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