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蜀憶事(9)胡吹亂搞

作者:愚翁
共產紅潮肆虐神州大陸,回顧幾十年血淚歲月,悖於常理的事荒唐地橫行著,人人事事樁樁都被共黨鬼魅桎梏著。(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氣: 70
【字號】    
   標籤: tags:

「人有多大的膽,地有多高的產」 ,這是大躍進時期一個響亮的口號。人們紛紛施展「敢想、敢說、敢幹」 的才能,提出土地翻得越深越好、種子播得越多越好、產量報得越高越好的荒唐口號。

深翻土地、改良土壤,本是保證增收的措施之一,有經驗的農民都年復一年地幹著。可是大躍進卻認為農民思想太保守,上級領導找來「專家」指導,要求農作物的根有多長,土地就得挖多深。農民種莊稼翻地只需三四寸深,領導卻規定土地要深翻三尺。為了保證深度,社員們不得不把地裡泥土輪番壘成高箱,然後復原填平。結果是把熟土深埋底下,生土留於地面,莊稼地裡長出來的禾苗,黃秧秧的一片,只有人們的腳後跟那麼高。

合理密植本是農民長期實踐的科學總結,大躍進年代也被那些頭腦發熱的人全盤否定。他們主張種子播得越多越好,禾苗栽得越密越好。一畝麥地播種二三百斤,播種子的人閉著眼睛四處亂撒,麥苗長出來密密麻麻一大堆,全部都是「黃頭髮」,基本顆粒無收。尤其荒唐的是,公社領導還叫把田裡分孽的水稻拔起來三畝並作一畝,請來兄弟公社的社員和幹部參觀學習。

這樣荒唐透頂的事,居然把毛主席、黨中央都忽悠了。當年毛主席帶著中央政治局委員來到郫縣紅光公社參觀,紅光社青年種植組的社員把幾塊田裡的水稻拔出來,集中堆放在一塊田中,密密實實地擠在一起。為了防止倒伏,四周還安上鼓風機,不停地往稻田裡吹風。聽說,毛主席看了非常高興,當場誇獎了他們在大躍進中取得了輝煌的成績。

凡是過來人都知道,這樣瞎指揮,「想當然」地搞農業生產,其結果必然是大倒退、大破壞、大饑荒。可悲的是,我們的某些領導後來提起大躍進,不但不總結教訓,反而把「自然災害」 四個字念得字正腔圓,把他們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責任推得一乾二淨。那幾年天不旱、地不乾,四季風調雨順,請問哪來的自然災害?

後來人不知真相,也跟著叫自然災害。其實,那三年不是天災,那是人禍。

「大躍進」 時期,從縣到生產隊,層層級級都設有評比台。對優勝者敲鑼打鼓送喜報、送流動紅旗;對落伍者就抓上臺去開批鬥大會,反右傾。

那時候,糧食產量報低了要反右傾;出工遲到了要反右傾;做活路磨洋工要反右傾;學生統考分數少了要反右傾,甚至拉屎拉尿的次數多了都要反右傾!

為了不被挨批挨鬥,不被反右傾,全國人們都爭先恐後地睜著眼睛說瞎話,說假話。下級欺騙上級,上級欺騙中央,中央欺騙地方。虛報浮誇、弄虛作假之風步步升級。

人們小會小吹,大會大吹。你吹我也吹,你高我比你更高。竟有人提出:稻穀趕黃豆,黃豆像地瓜,玉米超冬瓜,秋後糧食堆成山,壓得地球打轉轉。我們四川有位大詩人郭沫若甚至說,南瓜還比地球大,全國人民三年也把它吃不完。

糧食畝產達萬斤,紅苕畝產超十萬,棉花畝產超千斤的典型,猶如雨後春筍,層出不窮。真可謂「人有多大的膽,地有多高的產」。一時間,吹牛之風遍地開花。

射洪縣曾經流傳一個順口溜:「新生有個何清德,十萬指標把人嚇,倘若你把天吹破,全球人民都造孽」。這就是當年射洪吹牛的真實寫照。

待續@*

責任編輯:謝雲婷

點閱【紅蜀憶事】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三年困難時期,我們生產隊的社員每一個人幾乎都是小偷。一年四季,只要地裡有吃的東西,我們就都去偷。
  • 他爸爸在土坑裡鋪上蓆子,慢慢走上坎來,伸手奪下二狗的屍體,一邊往坑裡放,一邊說道:「讓他脹著肚子到那邊去吧。做一個飽死鬼,總比在這邊做一個餓死鬼強。」
  • 我們已經整整三個月沒有吃過一頓飽飯了。許多人的身體腫得像發麵饅頭,亮晃晃的,手指頭按下去,一按一個窩。
  • 我是最後一個上臺彙報產量的人,在我前面的人已經把產量報到一萬多斤了。我一聽慌了神,我到底該報多少產量呢?
  • 有一些地方,山上樹木稀少,不夠燒炭,幹部就叫社員去挖祖墳,把埋在地下的棺木挖出來作燃料,連躺在地下的死人也要為大煉鋼鐵貢獻自己的力量。
  • 那些年代,人們對吃一頓飯看得比什麼都重要。有錢也買不到吃的東西,生產隊長掌握著吃飯大權,社員們連炊事倌也不敢得罪。
  • 大躍進的評比站隊,根本不需事實依據,完全憑藉謊報的數字決定。那時候,沒有辦不到的,只有想不到的。
  • 為了形式上的轟轟烈烈,公社書記經常把全公社的勞動力調到一起,幾千人擠到一條山溝裡搞大生產,實行大兵團作戰。所到之處,只見山上山下紅旗招展、鑼鼓喧天
  • 正當他洋洋得意,滿心歡喜的時候,一場暴風驟雨似的反「右派」鬥爭開始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