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中篇小说
江泽民迫不及待地开门见山说:“十七大来,我们这些老同志也有责任,说的多,做的少,迁都通州也好,迁都雄安也好,一带一路也好,中国制造也好,经济调控也好,朝鲜核武也好,台湾和美国选举也好,哪件事做成功了?现在冒出香港问题,怎么向社会交待?”
江泽民令儿子江绵恒把江派的核心几个人物叫到曾庆红家里开会。决定趁习进平在301医院做体检时,让自己安排在那的医生给习打毒针。“这个已经落后了,现在有最新的科技——声波震脑,用声波器远远向他发射,这种微波人耳听不到,经年累月的,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破坏他的脑子的神经系统。”驻北京的一个武警头子说。
首先,收拾阿三。因为习的打虎全是靠阿三打的。通过海外的特务及豢养的媒体,放消息说阿三有野心要取代习进平,想夺李克强手中的总理大印。与此同时,在大陆官媒上无休无止地赞美习进平。
“什么依法治国?”曾庆红把王沪宁叫到江泽民家里。“到底是党大还是法大?”“依法治国,那镇压法轮功怎么办?”“权在法律中的地位如何摆放?”曾庆红连珠炮地对江绵恒说。
江泽民的夺权五大方面如五座大山压向习进平,习进平与阿三、高僧商量,顺滕摸瓜,抓了周永康,提出“依法治国”的口号,他带着中央常委,举着拳头对宪法发誓“依法治国”,并要求全国各省市县学习和落实依法治国治省治市治县的精神和措施,效仿发誓。
习进平与北京通气后,连夜回到北京,从机场的车队回到中南海,已是凌晨1点多了。他决定先回家,早上就去见胡温。习进平遣散了无关人员,只带保镖和秘书回家。不料,车开到紫竹公园茶楼下,突然看到一股火光,随之一声枪响。他的车遇袭了。子弹打在车壳上溅起火光。司机敏捷地把车开到茶楼下,保镖还击,秘书护住习进平。茶室里的人听到枪声全出来了。那个开枪的人在黑夜中逃了。
江泽民深深感到,法轮功学员对它的“威胁”超过中共历史上任何一个党魁感受到的压力,它常半夜被恶梦惊醒,浑身冒冷汗,总感到有一天,自己会死无葬身之地,一旦中国人都知道了天安自焚等假新闻和迫害的残酷,自己十八辈祖坟都可能被百姓掘掉鞭尸。因此,它绝对不能失去权力。
上海是国际性大都市,位于长江入海口,南来北上西进东出的船只犹如江海巨鲨,铁路如蛛网四通八达,跨长江大桥,飞虹般沟通了南北中国大陆。每天,成千上万的国际国内商业大鳄,通过海陆空进出上海。上海每年向国家交的税款名列前茅。
安康医院是中国司法部门直设的专门对犯人进行精神试验的医院,包括药物临床试验、人体精神控制、电波声波改变大脑思维、神经药物破坏试验等,全国各省都有,大量法轮功学员被当作精神病人在这儿作为科研试验品,很多健康的人出来都变成精神病患者。浙江安康医院设在浙江女子监狱与浙江莫干山女子劳教所之间的一个叫良渚的县城里,那地方是丘陵地带,林多树高,路曲地偏,医院用高墙和林木与外界隔开,外人很难知道那地方是个秘密研究人体精神的医院。
气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根源,是人体修炼的现代说法。包括儒、释、道都可以说是人体修炼,因此,在“文化大革命”时期,中共砸庙毁寺,那些被中共无神论的民政局和宗教局毁坏的场所,已变异了堕落了修炼的内涵,人对神佛的信仰被安排成以气功的形式保护下来。在文革的时候,毛泽东再怎么“反天反地反人”,也没有涉及气功。
江泽民一上台,就开始开展对自己的造神运动,企图像毛泽东一样搞绝对领导。那全国人民疯狂一样崇拜毛的场景,在年轻时,让江泽民艳羡不已,如今,自已有独裁大权的条件,能让全国人民膜拜了。因此,他企图否定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提出“市场经济也有姓资姓社的斗争”、“警惕资产阶级颜色革命”。1991年,苏联共产党由于专制压迫苏联人民而解体,江泽民如天塌般恐惧,大喊:“改革胆子太大、步子太快,坚决打击资产阶级复辟念头,把反对社会主义原则的因素消灭于萌芽状态。”
成长在单亲家庭的希实有着沉重的压力,看似亲近的同学似乎又与自己有着莫名的疏离,她究竟该如何走出这个情绪的困境?
习到了正定后,无心于官职,倒是一边观察政事人情,一边寄托山水,根据齐妈妈的要求,建设自己的小家庭,为习家传宗接代。在中央军委工作期间,习进平认识了当时驻英国大使的女儿柯小明。 柯小明思想开放,喜欢西洋自由、民主的生活,经常和习进平谈华盛顿的三权分立。习进平觉得她很优雅,受过良好教育,知识渊博,性格直爽,很喜欢。
毛泽东知道,知识分子对他搞文革是不满的,于是,毛泽东决定把知识分子下放到农村去变相隔离。当时定下的农村有北大荒、新疆建设兵团草原恳劳基地、陕西河北河南山西等一些偏远地方。习进平得知这一消息,很是高兴,他连续申请“主动响应党中央号召,去最偏远农村进行贫下中农再教育”。但是,因为他是“狗崽子”、“黑五类”,上面不批准,连接受变相劳教都受歧视。直到第三次,才同意他到习仲勋“曾经革命过”的陕北延川县梁家河插队。
1953年6月1日,北京海淀区红山口法场外的广场上,红旗飘飘,人来人往,“绞杀国民党反动派”、“反革命分子向人民谢罪”“无产阶级铁拳砸碎资产阶级”“富翁、地主都是坏分子”“穷人翻身得解放”……红标语、红横幅在树木间、跨街桥下、房子阳台上抖动。人们穿着灰色或黑色或土黄色的衣服,有的是长衫还戴着西瓜帽,被集中在一起,仰头观看最前面大平台上。
各位看官,天下万事、社会世情,从成长到成熟,再到衰弱至死亡,自循一定规律。东西方,人类有个共同的记忆,上一茬人类是被大洪水毁灭的。西方的诺亚方舟救人与东方的大禹治水,都是这个记忆的一部分。在西方,诺亚方舟救人之后,重新又有人类出现。
在日复一日的独居生活中,原本认为年老等于失去、等于忍耐寂寞的桃子,开始了解到一个人才能体会的乐趣。在迟暮之年里,她所享受的,是全然的自由,和最热闹的孤独。
虽然我从小就想成为作家,但不知不觉间,竟然已过了这么多年。当然这全要怪我自己懒惰;但另一方面,我的小说与“如何活下去”这个问题密不可分,为了找到答案,我必须花费很长很长的时间才行。
扯耳垂是父亲对我表达关爱、默许、肯定、平复等一系列情感的方式,即使多年之后也仍是如此。那一个动作里有千千万万的话语,可都是不言而喻的。
热带的黄昏总是短暂,转瞬即逝,而最后的那一名队友仍然没有回来。那迟迟不退的暑气,一股股的从地里涌上来,涌进人的心里,闷得全队愈发的焦急。
他们又回院里坐。刘妈给他们换了根蜡,又摆了两盘蚊香,添了冰块。马大夫说没事了,叫他们休息。李天然乘这个机会起身回屋,取来丽莎给马大夫的一架新Leica(莱卡相机)、女儿送爸爸的一本皮封日记,还有他选的一支黑色镶银的钢笔。
本来应该下午三点到站的班车,现在都快六点了,还没一点儿影子。前门外东火车站里面等着去天津、等着接亲戚朋友的人群,灰灰黑黑一片,也早都认了。
大学四年,他稳坐学校代表队当家捕手位置,虽然学校出外比赛成绩一直不理想,但他个人表现始终得到所有人肯定。他的无私及乐于助人,为他赢得最佳人缘,而永不放弃的奋斗精神,也使他众望所归地在大学最后两年都得到担任队长的荣誉。
野生猕猴桃的蔓藤延着这棵高大的老榆树往上一直爬到树梢,乍看之下好像树上长满了密密麻麻的果实,王东平大略估计了一下,在这片荒僻山谷中生长的野生猕猴桃,应该足够应付两兄弟这学期学费和学校的其它费用了。
绿辉的身高比久美子还要矮个十公分,顶多只有一百五十公分左右,实在无法想像她演奏高度将近两公尺的低音大提琴。
高中生活的第一天,就由级任老师的这句话画下了句点。怎么办?自从入学考结束后就再也没有念过书了!久美子忍不住叹息。
久美子和她就读同一所国中,而且同样加入了管乐社。如果是成绩优秀、教师间风评也很好的她,的确足以担当新生代表的重责大任。问题是,像丽奈这么聪明的人肯定可以考上更理想的高中,为什么她会选择这所学校?她总不可能跟自己一样,是用制服来决定要念的高中。
几百张脸全都凝望着同一个方向,充满热度的空气席卷了整个会场,将少女们的脸颊染得红通通的。久美子为了压抑不听使唤的急切心情,慢慢地深呼吸。心脏扑通扑通地狂跳,握得死紧的掌心捏着汗水,指甲深深陷进皮肤里,刻画出弦月般的痕迹。
李博其实没什么了不得的秘密,费这周折不是搞间谍,也没想做大案,只是去见一个鞋老板。监控系统的成员受监控是被明告的,一般只是用机器监控加算法分析。但是所谓的算法很操蛋,根本搞不清它会从看似无关的各种监控结果中算出什么。一旦被算法认为有异常,便有人工介入调查。发现有任何破绽,人工监控就会成为常态。那时被监控对象一无所知,命运却已堪忧。
元旦傍晚,纷纷撒撒的细小雪花在笼罩北京的重霾中飞舞。世界好似变成一团混沌。李博把女儿送去岳父母那过夜,回家第一件事是洗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