珞珈山下(18) 轮回篇4-打破魔咒 选择自救

作者:拂衣
珞珈山下
《珞珈山下》(制图:夏琼芬/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529
【字号】    
   标签: tags: , , ,

迷濛的回忆中不断显现出光怪陆离的场景,那些让她自觉志得意满、足以炫耀半生的曾经,也是正如钱倩一般的小懵懂们还在苦苦追逐的人生目标,就像一场虚无缥缈的梦,也像一部迷幻的小甜剧,在烟花暂短的绚烂过后,徒留下空虚与寂寞,当然少不了几个旁人或羡慕、或憎恶的眼神,以及解不开的怨和债,毕竟她这不沾阳春水的十指不曾创造出什么价值,除了制造一些作为润滑剂的谎言,让这架破烂的暴政机器继续维持着运转;或者勾画出一番太平盛世的图景,告诉那些拼着血汗拉磨的驴们,你们应该为生活在这样的“美好”国度里而感到深深的自豪和发自内心的感恩。

她记不得自己最后一次说真话是什么时候,还是她自呱呱坠地起就没有说过一句真话?好像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只有不断说谎这件事是真的,只有罪恶是真的。她回首于人生的尽头,站在地狱门前回首望向曾经自己走过的路:

沈梦月所说的有关病毒的真相,她早已听许家汉说过,但是她并没有告诉赵主任实情,因为许家汉不让她跟别人说。当然许家汉也有没告诉孙妍的秘密,他早已吃过特效药。然而给他特效药的人也有没告诉许家汉的秘密,他们不过是这批特效药的试药小白鼠。体制外的人总以为体制内的人有更高级别的知情权,但是却忘记了在这个上行下效的说谎国里面,真相早已被谎言所淹没。所有人得到的都是谎言,不管是顶层官员还是草民韭菜。为什么?因为说真话会掉脑袋、会失去人身自由、会丢乌纱帽,因为无处不在的“说真话很危险,说谎很安全”的魔咒。

她的学历也是假的,那是许高官为了把她弄进报社而买来的文凭。她本来是在武汉的打工妹,赶上航空公司招聘当上了空姐,每天云里雾里地飞,直到巴结上了许高官,做了只笼中鸟。

笔记本电脑那微薄的电量早已耗光,夜已深沉,而她的神经还在病痛与酒精的双重刺激下没有丝毫放松的迹象。她回忆了半天,好像所有谎言的产生都是因为害怕受到惩罚与伤害,无论伤的是名还是利。不过,记忆中似乎有那么一帧不太清晰的图景,有一次她做了错事却没有受到惩罚,因为她的老师说:“因为她有勇气承认错误,有勇气说真话。”那是她第一次知道说真话会获得谅解,第一次看到勇气的价值。然后,老师用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了“真、善、忍”三个字……

“不知道那位老师后来怎么样了?”孙妍在黑暗中低沉地自语着,思绪仿佛回到了小学校园里,那时妈妈还很和蔼,不像现在这样面目可憎,小伙伴儿们在一起玩得也很开心,世界也不像现在这样面目可憎。直到有一天,校园里拉起了长长的横幅,所有的学生都在操场上排队,等着在揭批横幅上签字。她远远看着,看到了那天老师写在黑板上的三个字,突然感到很难过,然后她躲进了厕所里直到晚自习的铃声响起。

回到教室的时候她还被班主任拉着:“孙妍,你签名了没有?”孙妍下意识地点了点头,被班主任推进了教室,随后班主任又说:“这次是人人过关,每个人都得签字。谁没签的都下去签。”孙妍害怕地低下了头,这时忽然听到后排一个男生小声嘟囔着:“那么多名字,谁还查去啊,切!”听到这句话,她终于不再那么紧张了。

不过自此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那位女老师,她整个人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而校园里的紧张气氛却没有因她的消失而有所放松,没过多久所有的学生们又都被要求写揭批书,每个人都得写,人人过关。当然,这也意味着人人都被剥夺了做好人与说真话的权利。

孙妍没有写,她不明白“真、善、忍”有什么错。然后,她的妈妈被班主任叫去训话,当着一堆学生与老师的面。然后,饱受羞辱的母亲回到家后就将孙妍按在了书桌前:“快写!”孙妍还在执拗地反抗着:“我没错,我不写。”

“学校说你错了你就错了,快写,不写就让你退学了。”孙妈妈抓着铅笔塞进孙妍的手里,孙妍的手被妈妈扒得生疼,眼泪也从发红的眼眶流了下来:“王老师说了,真、善、忍就是好,好人不能说谎……”

“你不说谎,就要被学校开除了!傻孩子,快写。”孙妈妈也急红了脸,不断催促着。

“为什么?为什么开除我?”孙妍不解了,那时她明明做了错事,却因为有勇气说真话、承认错误而没有遭到惩罚,为什么现在她什么都没有做错,却严重到要被学校开除了?!

“因为说真话很危险,说谎很安全!”孙妈妈气急败坏地大吼一声,然后似乎连她自己也震惊于自己的所言,全身都在不可抑制地颤抖着。

孙妍仿佛被吓傻了,她从未见过母亲如此模样——整个人都在不住地发抖——直至扶着桌子坐在了床上。

“写、写什么啊……”孙妍的灵魂仿佛抽离了躯体,右手紧紧地握住铅笔,她不知道编织一个怎样的谎言,才能颠覆人类基本常识。孙妈妈发抖的双手从兜里掏出了一张纸:“这是你们班主任给的样板。”

孙妍的手也开始发抖,眼泪不住地流淌,她不知道也不可能将样板上的谎言融会贯通,毕竟她只是个小学生,所以她只能一字不落地抄了一遍。事后的许多天里她还一直提心吊胆,不知道这样能不能算“过关”?但班主任此后也一直没有找过她,似乎她这就算“过关”了。

那时,就连还是小学生的孙妍都觉得荒唐,学校以开除学籍来威胁她,可见这件事的重要性,然而看起来这么重要的事就让她这么着“蒙混过关”了,似乎自己此前的执拗都是一种浪费。多年之后长大了孙妍才知道这在墙国里有个专有名词,叫做“认认真真走过场”。

不过连她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的是,经过这次全民政治运动的“洗礼”,这场名副其实的恐怖教育,有一颗罪恶的种子已经在她的心底里生根发芽了,那就是“说真话很危险,说谎很安全”。此后,她又在“社会大学”的教育中,不断重复着颠覆人类基本常识的谎言,似乎每一个重要的关卡都能看到“法轮功”的字样,为了升学、为了工作、为了生计,她一遍又一遍被迫重复着政府给出的标准答案,即使知道自己是在说谎,直到谎言已经变成了她的一部分,老师曾经的教诲似乎也被永远遗忘在了那个小学校园里。

她像是沉入了冰冷的深潭里,刺骨的湖水不断灌入肺里,她在溺毙之前做着最后的挣扎,不断挥舞着四肢想要浮上水面,却被潭底无数的亡魂越拽越深。像浮士德最后的忏悔,不幸的是她泥泞满身已无一处干净,除了回忆中那一幅影像,王老师还如当年一般年纪,指着黑板上的三个字:“真、善、忍好……”

像小时候一般,又仿佛回到了那个恐怖尚未降临人间的岁月,所有的学生都在跟着老师念着,笑着,其中也包括小小的她。

墨绿色的湖面忽然闪过一丝明亮,好像太阳的光辉,勾勒出一朵莲花的形状,莲花下面的卡牌闪烁着金色的光芒,她辨识出上面的字迹,默念出心底的向往:“真、善、忍好……”那朵莲花绽放着金色光芒,身后一股无形却庞大的力量将她推送上岸,向着莲花的方向,向着光明的方向。她缓缓睁开了双眼,温暖的晨曦洒满天际,也在她的脸上落下金色的阳光。

她翻出了纸笔,跪在茶几前,在上面庄重地写下了:“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

身后的防盗门发出一阵声响,然后在几个人小声的交谈中打开了,孙妍支撑着一天一夜没有进食的身体站了起来,几乎是照面的瞬间,那几个身着防护服的人就惊叫着跑开了。孙妍还在纳闷,待她到镜子前一看,这幅蓬头乱发、眼线晕成腮红的样子倒挺契合那些人恐惧的物事。

她洗了脸,换了身素净的衣服去做了核酸检测,正如她能感知的到的一样,她体内的病毒已经没有了,结果呈阴性。她简单地收拾了行李,准备离开这个地方。就在她收拾行李的时候,许家汉的邪党证掉落在地上。她拿起来看了看,然后鬼使神差地走到了保险箱前,输入了许高官发誓把生命献给魔鬼之后获得的编号。意外又不意外的,保险箱竟然打开了。孙妍呆立在地,张口结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然后她蹲下把里面的东西统统取了出来,有现金、有收缴来的法轮功真相资料,还有许高官的犯罪证据。孙妍把这些统统装进了自己的行李袋,除了那些染血的冥币。

她带走了小莲花,把那些她曾经一度为之着迷、甚至奋不顾身追求的奢侈品抛诸脑后,连同一切与许高官有关的不堪的过往与记忆。

“没锁门就走啊,装修得这么豪华,丢东西咋办啊!”身后传来了人声,是那些仅有几面之缘的邻居。孙妍心底微微颤抖着,她不知前路何方,会否更多艰险,不觉之间停住了脚步。

“继续走,别回头。”她的头脑里似乎有个声音在说话,于是她做了个深呼吸,坚定地前行,没有回首,不再流连。直到走出小区大门,和运尸车擦肩而过,终于来到行走着零星路人的街上,沐浴在金色的阳光里——那一刻,她感觉到了温暖,新鲜的空气,感觉到了许久不曾体味过的生而为人的尊严。(本章完,全文待续)@

点阅【珞珈山下】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杨丽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珞珈山下
    每个人都想变强,以为这样就能够保护自己,但始终逃不出牢笼,因为这是一个所有人共同筑起的逻辑牢笼:柔弱的人欺负比自己更弱的人,面对残暴者、有权者,只能一味地卑躬屈膝。大家都是受害者,却在互相残害,因为谁也走不出这个逻辑:弱肉强食,利益交换,剩者为‘王’,不择手段。
  • 珞珈山下
    人常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大抵是因为再没有了后顾之忧,没有了对利益的患得患失,才会不再被恐惧牵制,才会讲真话吧。此时此时,她心知肚明自己满身污浊,只是她不想变得像许家汉一般可怖,她想最后尝试着,试图剥掉身上哪怕一点儿污泥,看看那个早已被尘世、也被自己所抛弃、所鄙夷、所遗忘的那个曾经的真实的自己。
  • 珞珈山下
    热恋中的人常常会毫无逻辑地重复着“你就是我的命”这句话,而对现在的孙妍来说,这逢场作戏的金主倒真的成了她的命,因为据许高官曾经所言的他手里有特效药,加之在孙妍的人生经验与人脉系统中也没有可以证伪此话的事与人。
  • 珞珈山下
    在这样一个浮华、崇拜利益、没有尊严、没有自由的地方苟且偷生,每个人都想变强,以为这样就能够保护自己,但始终逃不出牢笼,因为这是一个所有人共同筑起的逻辑牢笼。柔弱的人欺负比自己更弱的人,面对残暴者、有权者,只能一味地卑躬屈膝。
  • 珞珈山下
    老马远远地看着记者打电话的背影,心里五味杂陈,他才想起来这是自己平生第一次上电视呢,现在他才知道原来电视里的人都是演员,当然现在也包括他自己了。
  • 珞珈山下
    所有党国话语系统里那些冠冕堂皇的道理,只能存在于虚无缥缈的幻想和谎言里,一旦进入现实世界就都变成了相反的意思,产生相反的效果。可能“党”编出来的这套所谓理论大概是反现实的吧。
  • 珞珈山下
    曾经,她为了得到这个武汉人的身份努力读书、考大学,在她终于扎下根来、正式成为武汉人的那一天,多少亲朋好友投来羡慕的眼光。然而现在,武汉人的身份好像一夜之间就成了让所有人避之唯恐不及,恨不得人人喊打、除之后快的“人民公敌”。
  • 珞珈山下
    墙国里的逻辑是可以牺牲任何人,除了自己;墙国外的逻辑是不可以牺牲任何人,除了自己。如果墙国里只有一个人,那这个逻辑是成立的,所以按照墙国的逻辑发展,世界最终只会剩下一个人,这就是现实版的《饥饿游戏》吗?
  • 珞珈山下
    他回忆着沈家栋对信仰的坚守,是怎样反衬出了这架暴力机器的穷凶极恶,现在他也明白这家暴力机器收割的对象是所有人——所有反对它的人,所有它用谎言利诱到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的人,所有已经被它压榨干净最后一滴血汗的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