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散文
人生其实就是一连串决定“要”与“不要”的课题,一连串充满叉路与转弯的旅程。要什么、不要什么;往左走,还是往右转?看似简单,却很少人能游刃有余……希望自己不管最终做了什么选择、放弃了什么,还是能在日常的生活里幽默地优雅转身。
“大粗坑”是一个矿村,坐落在九份与猴硐之间的山谷里,是基隆支河流大粗坑溪的发源地,一○二号公路的海拔最高处。终年车辆稀落的这条公路,从村子上头的山边蜿蜒而过,途经牡丹、顶双溪后,到贡寮附近与北部滨海公路会合。 这个村落除了黄金之外,别...
上帝真的公平,拿走你身上某一部分功能的同时,真的会补上另一部分给你。
缘分真是奇妙,想想要是那个黄昏不在跨海大桥下车,而且在上头耽搁二十多分钟的话,或许就不会遇上易家夫妇,也就不会有这段将近二十年的情谊了吧?
在国内到陌生城市旅游,我会把所住宾馆的名片带在身上,迷路时,一张名片就什么都解决了。可是在纽约,对我这个不懂英语的人来说,出门就是关。
刚到纽约,当和接我的朋友一起走进社区时,首先令我大吃一惊的就是遍地随处可见的松鼠。
受了创击的这只公鸡,后来也想重振雄风,再拥莺燕嫔妃,然而事与愿违……
天地是炉,万古唯夜,嗟我与人,居此何为。 我等为人,有身有心有本性有化情,有耳有目有手有足
海祭正进行着。就在海边沙滩上。 此刻,天色阴霾,微显燥热,苍穹有着大块大块乌云,展布四面八方,虽然无雨,却给人一种悲愁、忧郁和不快之感。
人生在世,不管只求温饱或想致富,都有待财务来支撑。财务要有其来源。其来源,不外是去求取,另一方面则是节俭。这就是通常所谓的开源节流。
我的烧陶过程或者说修行故事,应该从文三叔说起比较精彩,当然,过程也有艰辛。
青带凤蝶
我对那青带凤蝶特别感兴趣,拍下的照片许多友人见了都以为他还活着,到最后明明在现场的是我,一时之间竟不肯定自己是否打扰了一场蜕变。但那青带凤蝶其实是死的,或许刚逝世没有多久,所以身上仍带着色彩。
一起旅行的时候,把现实打包成行李,拖到未来寄放,现在就专心快乐。如果愿意继续拥有一双清澈的眼睛,感觉长大好像还是很远很远以后的事情。
身为海岛民族的我们,血液里其实都流着不可抹灭的海洋DNA,面对四周包围着的海洋,处处都是机会,充满着各种可能性,只要我们像鲸鱼、像我们的祖先一样,不冀望陆地,往最深最广的海游去,充满希望惊喜的未来,就在前方。
在一般人眼里,或许会觉得我们浪费好多时间跟精力去做一件可以简单做到的事,但是过程中获得的体验对我们来说是很重要的,这些经历和见闻,都会带来莫大的感动跟启发。
一望无际的海,开启了人们在拥挤城市里封闭许久的心,在你觉得忧郁、觉得烦闷时,不如就到海边走走吧!静静听着海潮声,难解的问题,也许就迎刃而解了。前提是,你得不嫌烦地先越过人们画地自限的重重障碍。
在传统文化的研习中,我发现古汉语词组不仅经常出现一词多义现象,还与单字的读音有关。比如“举措”一词…
据说爱尔兰巨人Finn MacCool曾因为气愤朝苏格兰投掷土块,场面一度陷入混乱,导致一块泥掉入海中,形成了曼岛。尽管来历如此潦草,来自凯尔特神话中的海神Manannan Mac Lir却依旧对这座岛屿偏爱有加,为了保护岛屿不受侵略而时常施咒将其藏在迷雾之中,这样的深情使得岛屿决定跟随他的名号,拥有了现在的名字:曼岛(Isle of Mann)。
那些汪洋中自成天地的岛屿,它们的意义究竟在于孤独,还是圆满?
欣喜地来到海边,在这样的炎炎夏日。 此时,海边极为热闹。海滩上,有人在遮阳伞下闲聊,有人在拾贝壳…
多少年来,中秋对我只是一个公式。它很难激起我心中那片止水的浪花,最多只形成一些微波而已。然而今年不同了。它是那么强有力地震荡了我,使我心湖中被激起的波浪,久久不能平息。
香港人有多爱香港?过去几个月来发生的事,已经说明一切。《我香港,我街道》这本书,会让你也爱上香港,爱她的历史,她的气味,她的荣光。——张曼娟
北风一阵一阵地吹着,寒流一梯次一梯次地来着,天气冷起来了,并且渐次地增加着冷度。海中的乌鱼为了适应水温,由北方向南方回游而来。
春节后,我和内人蜜子、儿子杰杰及媳妇慧霞,搭挪威翡翠号邮轮,从香港到越南、新加坡作了一次旅游。正是中共肺炎(俗称新冠肺炎)即将流行前夕,可说是大难来临前的冒险之旅。
每个人生命中都有100分的爱,只是从不同的地方得到。
一句“竹风兰雨”的地理俗谚,说明了宜兰下雨的频繁景况。阴雨绵绵,如烟似雾,难得见晴的天气,从春雨开始,经仿佛没有止境的梅雨季节,到了夏秋之间,常见由海上袭来的台风,而后东北季风来时的湿冷,让冬季显得特别的漫长。
2020年2月7日,湖北黄冈的东湖小区内,本来是万家团圆喜庆的元宵节,楼上一居民家传来一阵哭叫:“让我去跳楼,我不想活了,不想活了。”她妈拖着女儿的手:“要死,我们全家一起死。”
她,朴末礼,71岁的那年,开始与27岁的孙女金宥拉到世界各地体验人生价值、寻找自我存在的意义,她的生命出现了变化,还成为韩国阿嬷级网红。人生落落长,和朴末礼一起期待精彩的70岁人生吧!
广西玉林市。一座已被封闭了半个月的小区,夕阳如血。张氏大妈目光越过门岗铁栏杆,茫然地望着远处。远处的马路上曾是人车如流,那广场上,曾是跳舞唱歌的人群,如今,寥寥罕有人影。
我们想要变得更好,为了让自己更好,我们不会任性,不会蛮横无理。我们会更有同理心,更能体贴别人的需求,最重要的是,我们能保持个性,能发挥生来就具足的才能与潜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