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观
既顽皮又聪明,行为不羁又勇于冒险──文学史上最知名的男孩,也是美国文豪马克‧吐温笔下的“美国人原型”,靡超过三个世纪、跨越成人与儿童藩篱的必读经典。
在偶然间,看到中国了一位武警自述目击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经过,很震撼。第二天无意中又看到了这篇证词的英文翻译报导,我把证人武警的录音下载下来听。我听到了他的痛苦和良心的折磨……
美国既是其安身立命之所在,也是观察现代西方文明的窗口,更是剖析一个帝国由盛而衰的最大社会实验室。
父亲说的没错,自己的人生只能靠自己开拓。但到目前为止,原岛却从没有“开拓人生”的感觉。他只是搭上这班无趣的上班族列车,为了避免急转弯时翻车而不得不紧抓着不放。
你,究竟是为了什么而工作?以中小型企业为舞台的故事,陪着你直视那些假装看不见的职场丑态。
随着岁月的流逝,我越来越理解奶奶尊奉的“老令”和“旧礼数”了。——恪守着这些传统,活着,做一个顺应天命、顶风而站的人;走了,才能回到生命的来处——真正的家。
文革开始,一切在变。妈妈换下了高跟鞋,再不敢穿着上街了;那些纱呀绸的也压了箱底;大波浪也变成直发,那叫“资产阶级生活方式”,谁敢哪!奶奶也剪掉了发髻,头发散下来到脖子根。
奶奶不识字,不读书,哪来的那么多故事呢?记得工作后到北京十渡去游玩,在山上的道观里买了一本介绍当地山水的书,其中有一个故事,就是小时候奶奶讲的“十渡的由来”。那些故事,在我幼小的心灵里扎下了根:善恶、因果、报应、敬天知命……
冬天快要过去,春节又要到了,春暖花开的时节又要到了。这简单的回忆就作为对你们最初的纪念(季年)吧。你们没有活到二十一世纪,你们自愿在它的门前停住。让新生命朝前走吧,你们把一切托付给他,用那稚嫩的小腿在大地上重新行走,哪怕坎坷依旧,颠沛依旧......
下午七时,宁姐从机场赶到医院。见母恸哭,“我知道您知道女儿来了!” 这么多年,宁姐撇开自己的人生重荷,悉心侍候母亲。也是母亲的宁姐,更深知母亲的苦楚和艰辛,母亲的孤独和绝望。 就是7月9日清晨(六时许),宁姐家电话突然响起,拿起...
性灵中国、悲情中国、道义中国正在解体,中国老一代知识人正在彻底离开。对这个时代,他们两手干净,两眼清明,灵魂高洁。他们是这个“大时代”最无辜的苦难承受人,罪恶见证人。他们以最大的忍耐和最高的善意与这最荒唐的人生诀别时,后来人能体验其中滋味于万一吗?
母亲以什么样的毅力和勇气写下这一百多万字的笔记,又如何穿过恐怖岁月保留下来的啊。我一次又一次痛哭失声,不忍卒读,一次又一次让泪水洒落在母亲的日记,母亲的灵魂上。
那是1957年,父亲刚从监狱放回。他于1950年初入狱,罪名似乎是在川大读书时跟踪某地下党员同学。父亲1937年入四川大学物理系,与母亲认识后转入化学系。一名流亡大学生,一家四口天各一方。父亲天性超脱,习自然科学,对中国式的政治了无兴趣,所谓“跟踪”,纯属乌有。
当任风子磨去了全部酒、色、财、气,人、我、是、非的种种妄念之后,迎来飞升的时刻。荡荡天门大开,众天子奏响天籁之音,飞驰的龙车迎接他返回天宫。
古时候,某县有一座香火很旺的寺庙,庙中有一口井,据说只要有人站着井台上,就会从井水中照见自己的前生后世,因此每逢初一十五,方圆百里的人都会络绎不绝的来此上庙,这座庙因此而叫“古井庙”。
清 吴应贞《荷花图》。(公有领域/大纪元制图)
中国民间有句话,如果家里无余钱亦无余粮,就叫“穷过范丹”,就是说这范丹太穷了。但是,后来范丹却改变了自己的穷苦命,他靠的是什么呢?
十岁的女孩琼恩,拥有不寻常的超强记忆力,却因此而困扰不已。这年夏天,她和刚刚失去伴侣的哀伤男子盖文偶然相遇,两人成为莫逆之交。
我希望一开始就尽可能对皮克威克奶奶做个详尽的介绍,免得接下来我一提到她的名字(在这本书中,我真的会常常提到她的名字),你还一直打岔问我:“谁是皮克威克奶奶?她长什么样子?她的个子多高?年纪多大?头发是什么颜色?她的头发长吗?她穿高跟鞋吗?她有小孩吗?有皮克威克爷爷吗?”
第一次亲笔写给妈妈的母亲节卡片、来自天国的丈夫的道歉信、文豪的情书、太太给先生的休书、给心爱人的最后一封信……准备好一起重温书信与手写字带来的感动了吗?“山茶花文具店”依旧等待你的光临。
这个世界没有爱情是完成的,只有想要完成爱情的过程而已……。那个过程的连续,就是爱情。不过很不幸地,爱情有一部分似乎无法只是单靠努力。
萧子远知道那是真的。那只系在他腰间丝绦上的玉蝉是白玉所刻,寥寥数刀便刻出蝉形。刀法痛快沉着,线条遒美洗炼,无丝毫拖沓迟疑。大巧若拙,随心所欲。世间只有一种刀法能够留下这样的刀痕——韩八刀!传奇中的天下第一刀客,传奇的刀法。
开春了,昨日寒风犹如冰针,今晨便骤然化为绕指柔的春水。柳条上绽出点点浅黄,使人灰暗了一冬的眼也明亮起来。萧子远吃过早饭便起身去绸缎铺。他精明强干,去年甚至把生意打入一向被蜀锦占领的关中市场…
在汴梁城有一个富豪姓刘名圭,字均佐。白手起家,一生勤苦,挣得万贯家产。按照财富排行,刘富豪是汴梁首富,可也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谁要用他一贯钱,如同剜他的心,挑他身上的肉一般。
每当看到樱花,就会情不自禁回想。无论经过多少时间,都会情不自禁地想起你。想起我那像樱花般的恋人——那就是你。
包公想到刚才做的梦,蝴蝶坠入蛛网,大蝴蝶而救,等到第三个小蝴蝶坠入罗网,大蝴蝶扬长飞去。原来,上天预先示现征兆,使他明白此事,让他来救王母的第三子。
扯耳垂是父亲对我表达关爱、默许、肯定、平复等一系列情感的方式,即使多年之后也仍是如此。那一个动作里有千千万万的话语,可都是不言而喻的。
热带的黄昏总是短暂,转瞬即逝,而最后的那一名队友仍然没有回来。那迟迟不退的暑气,一股股的从地里涌上来,涌进人的心里,闷得全队愈发的焦急。
又或者,人世间最情真意切的重逢,莫过于风雪夜归人。大雪里行路的人,走到天黑,才寻到那一户人家。千里万里投奔而来的激越情感,都在这大风大雪里、寒夜风急里,变得细小而具体。朔风暮色,又飘起了一点小雪,朱锦照例地裹在厚厚的长款羽绒大衣里,头上带着绒线帽子,整个人裹起来,一路跑着,飞快地穿过石板巷落,经过城隍庙前那座长桥。
虬毛伯站在路边,车辆不停地来来去去,速度都很快,红绿灯在路的两端很远的地方,前面是高耸的堤防,后面是街道。
1937年11月12日,最后一批国民革命军撤出上海,公共租界苏州河以南和法租界成了被日本包围的“孤岛”。有一位来自布兰登堡的犹太女孩,却在孤岛发现了自己、发现了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