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观
shutterstock
就像电影画面一样,原是一群人走动、生活的家,一个一个消逝身影,原本显得拥挤的空间,逐渐清空,突然她觉得房子好空旷,说话都有回音。
葛里欧,源自西非传统部落,集吟游诗人、赞美歌者、口述历史传诵者于一身的特殊职业,是部落庆典不可或缺的表演者,也是丧葬悼亡至关重要的致词者。而故事中的主角们化身为葛里欧,娓娓道出自己的神话和传说……
五行成弦,云纹游龙。撼岳摇洋,乐鸣天地。余韵长波,音绕寰宇。笼天罩地,谱归宁和。
景阳诛杀祸王,轩辕古剑再现人间,除灭心毒邪灵。与此同时,地裂天崩,日月失辉。天昏地暗,永夜无昼。
景阳眼神一凛,琴音铮铮,但如千军万马,踏破长空。利剑腾空,金光四射,顿分九势,形如剑网。祸王罪魁,邪灵魔头,困顿其中。祸王招架不及,连声哀嚎,运力抵抗。
王保长弹了几日,顽疾不见,身心朗健。弹得兴起,也忘了黑夜白日。一日,王小二卖柴回来,急忙抢过木琴:“咋还弹呢!不要命了!”
曾经沧海映明月,浩光万里照桑田。浮生尘梦销千载,今朝始觉是他乡。
沈太常下山,赶了数十里路,只觉饥肠辘辘,寻得一处茶铺,饮些茶水,吃些干粮。
树林潮湿,心中焦躁。独孤背负楚淮阳,飞步向南狂奔。淮阳但如千刀万剐,身痛无解,气若游丝,手掌触及,只觉湿热一片。
傍晚时分,严奉买了酒肉,但要庆贺,回至家中,听闻噩耗。马不停蹄,又奔衙门而来。
严奉离开女班,暗叹人心不古,世道艰难。踱步家中,怵目惊心,但见残琴满地,弦断木折,心感不妙,立时冲入房中,别无一人。
楚淮阳失却一臂,失血昏厥。独孤抱着残躯,于林中狂奔,以期寻医。眼见日落将近,前不着村,后不着店,遑论医馆郎中。
转眼三年,秋阳静湖。是日,玲珑坐于庭中,持笔书论。突然,西方殃云聚集,形如墨龙。周遭阴风阵阵,席卷池塘荷菱。
江泽民迫不及待地开门见山说:“十七大来,我们这些老同志也有责任,说的多,做的少,迁都通州也好,迁都雄安也好,一带一路也好,中国制造也好,经济调控也好,朝鲜核武也好,台湾和美国选举也好,哪件事做成功了?现在冒出香港问题,怎么向社会交待?”
“据学生举报,你在课堂上宣传反动思想,还体罚学生。姑且念在你创办书院功劳,转去女班教学。”严奉无可奈何,取了纸笔,来到女班。
泉语琴铺。是日傍晚,吴致卖了一柄琴,正准备收拾店铺,一人走进屋内,端着一柄木琴,反复摩挲。
银月柔光,倾洒山林。琼珏怀抱婴儿,眼现欣喜,心感安慰,珠泪簌簌。历经苦难,死里逃生,低眉浅笑,怀中赤子,横扫阴霾,心绽微华,方知生命弥珍,来世不易。
话说玲珑不甚坠入溶洞,摸索前行,走了不知多久,终于听见隐隐水声,心下欢喜,行至其前,但见岩顶小洞,倾泻一道日光,映照周遭石笋泉流,宛若仙境。
清晨,人群熙攘。泉语琴铺开门,走出一人,发已花白,踩着板凳,抄着鸡毛掸子,打扫匾额。
严奉生意做得红火,已成一方巨富。是日,揪着几个官员财主,饮酒作乐。衙门领头使个眼色,众人将肖彰搀去他处。
江泽民令儿子江绵恒把江派的核心几个人物叫到曾庆红家里开会。决定趁习进平在301医院做体检时,让自己安排在那的医生给习打毒针。“这个已经落后了,现在有最新的科技——声波震脑,用声波器远远向他发射,这种微波人耳听不到,经年累月的,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破坏他的脑子的神经系统。”驻北京的一个武警头子说。
楚淮阳身卧石板,独自入梦。
赏过十景西湖,吃过美味佳肴,忽地想起,自己还有任务。于是乎,连夜奔至曲院风荷。是夜华灯初上,楼外楼热闹非凡。玲珑过了西冷桥,走进曲院风荷,莲灯映台,池波月影,勾起回忆一重复一重,禁不住泪湿衣衫。
是日黄昏,日影斜长,吴致在院中收拾木琴,忽地,院门打开,“啪嗒、啪嗒”走入一人,吴致抬眼一看,惊道:“你找谁啊?”那人拄着拐杖,咧着胡渣大嘴,眼中渗出泪水:“师、师哥……”
首先,收拾阿三。因为习的打虎全是靠阿三打的。通过海外的特务及豢养的媒体,放消息说阿三有野心要取代习进平,想夺李克强手中的总理大印。与此同时,在大陆官媒上无休无止地赞美习进平。
两年后。清晨,人群熙攘。泉语琴铺开门,走出一人,发已花白,踩着板凳,抄着鸡毛掸子,打扫匾额。
话说邵奕一行,辗转数年,终于到得最后一站,齐鲁大地。岂料不闻清泉声脆,书声朗朗;亦不见兄友弟恭,孝悌之义。取而代之,赤潮末日,血色漫天,人伦尽丧,无情倾轧。
话说独孤三次挑战风轩逸,皆以惨败收场,心灰意冷,寻得一处村落,令铁匠以铜汁浇铸,彻底封剑。姐弟二人,为躲避玄沙追踪,辗转逃离,一地住不足几月,只怕仇家盯上,又要搬离。
“黄粱一梦,终成泡影。”眼望远处山高云阔,纳兰朗然一笑,道:“梦醒了,去为自己而活。”便在此时,雷霆万钧,紫金乍现,于黄沙散尽处,昂然傲立。
“什么依法治国?”曾庆红把王沪宁叫到江泽民家里。“到底是党大还是法大?”“依法治国,那镇压法轮功怎么办?”“权在法律中的地位如何摆放?”曾庆红连珠炮地对江绵恒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