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大觀
話說這武夷山雖沒有泰山的高聳挺拔,也沒有黃山的變化奧妙,卻是丹山碧水、奇峰異洞,自古就是仙氣瀰漫的絕妙勝地。這個王喜一入武夷,就被這股裊裊仙氣吸引著…
「你昏迷了三天啦!」媽媽愛憐地說:「你們三個那天騎車出去就沒回來,我們到處找不到你們,天又一直下著奇怪的雨。昨天才有人在河岸邊發現你們…
這裡只說說一名不見經傳的岳家軍小人物。這名小兵名喚王喜,是北宋真宗朝宰相王旦的後人,因是庶出、家道衰落,到王父這一代已是一般平民百姓了。
半神人明白了「國家」想說的,除非重大事件發生,在平時,社會福利體制不管再健全再龐大,都比不上百姓善良的心,讓國中百姓都能擁有善良的心,才是「國家」想走的道。
7 「在繩子斷掉之前,不妥協的話,你的朋友就要變成活烤鴨了。」邪王邪惡地大笑著對小宇說。 「啊!」小宇看到小真被折磨成這樣,忍不住叫了出來。 「你不是不放棄『真、善、忍』嗎?」邪王邪笑道:「你的『善』在哪裡呢?──乖孩子,你只...
話說這個杜孫自從夢得寶劍,學會揮劍斬妄念之後,道行已是不可同日而語。那老道也頻頻在夢中說話,教他如何穿牆過壁、凌空飛行、瞬間移行等術類的手法,杜孫越來越得心應手。
他們被帶進了一座很大的宮殿。宮殿很漂亮,裡面的男男女女都長得很俊美,穿著華麗。 「你有沒有覺得什麼地方怪怪的?」小真小聲地問。
上回說到了黃山山神指引盧生入山修道,而這山神卻不是山裡唯一的神仙,還有許多修道之人隱居洞中,那也是另一番境界。
小米被漩渦捲進去後,掉到了一個黑黑的地方,什麼都看不見。他覺得很害怕。 「這裡是哪裡?」他大喊著。「這裡是哪裡?……」他聽到了一陣陣的回音,像漣漪一樣,盪在空氣中。
放暑假了,小宇三人又相約出來騎腳踏車。雖然天氣很熱,太陽毫不留情,但他們也毫不在意,每天從士林騎到淡水。到了淡水,三個人各捧一大碗冰,坐在河堤上。傍晚涼涼的風吹著他們汗濕的衣服,舒服極了。
這個黃山靈氣,也不是人人都見得到的,肉眼瞧不見、雙手也觸不及,完全是一種感覺,這種感覺只有少數人天生特別敏感,也是他們造化的機緣。
話說在明朝成化年間,皖南黃山出現了一隻害人的蛇精,這蛇精也頗有來歷。
說到這地仙,就不得說說這山神了。不是每座山都有山神,有些山有,也些山沒有,一般人很難從肉眼瞧出。有些敏感的人隱隱感覺到山間靈氣…
像這位王家界的土地公,任內不知做了多少這類的善舉,方圓五百里地不知感化了多少人心向善…
丁富戶找來管家一問,原來是半年前入莊的丁王二看管的,從此就對這丁王二留上一份心了。
今天講的故事是關於地仙的故事。什麼是地仙?天上有仙,這就不提了。洞府有仙,各方土地有福德正神,百岳有山神,大河有河神,也有修煉成仙的…
shutterstock
就像電影畫面一樣,原是一群人走動、生活的家,一個一個消逝身影,原本顯得擁擠的空間,逐漸清空,突然她覺得房子好空曠,說話都有回音。
葛里歐,源自西非傳統部落,集吟遊詩人、讚美歌者、口述歷史傳誦者於一身的特殊職業,是部落慶典不可或缺的表演者,也是喪葬悼亡至關重要的致詞者。而故事中的主角們化身為葛里歐,娓娓道出自己的神話和傳說……
五行成弦,雲紋遊龍。撼岳搖洋,樂鳴天地。餘韻長波,音繞寰宇。籠天罩地,譜歸寧和。
景陽誅殺禍王,軒轅古劍再現人間,除滅心毒邪靈。與此同時,地裂天崩,日月失輝。天昏地暗,永夜無晝。
景陽眼神一凜,琴音錚錚,但如千軍萬馬,踏破長空。利劍騰空,金光四射,頓分九勢,形如劍網。禍王罪魁,邪靈魔頭,困頓其中。禍王招架不及,連聲哀嚎,運力抵抗。
王保長彈了幾日,頑疾不見,身心朗健。彈得興起,也忘了黑夜白日。一日,王小二賣柴回來,急忙搶過木琴:「咋還彈呢!不要命了!」
曾經滄海映明月,浩光萬里照桑田。浮生塵夢銷千載,今朝始覺是他鄉。
沈太常下山,趕了數十里路,只覺飢腸轆轆,尋得一處茶鋪,飲些茶水,吃些乾糧。
樹林潮濕,心中焦躁。獨孤背負楚淮陽,飛步向南狂奔。淮陽但如千刀萬剮,身痛無解,氣若游絲,手掌觸及,只覺濕熱一片。
傍晚時分,嚴奉買了酒肉,但要慶賀,回至家中,聽聞噩耗。馬不停蹄,又奔衙門而來。
嚴奉離開女班,暗嘆人心不古,世道艱難。踱步家中,怵目驚心,但見殘琴滿地,弦斷木折,心感不妙,立時衝入房中,別無一人。
楚淮陽失卻一臂,失血昏厥。獨孤抱著殘軀,於林中狂奔,以期尋醫。眼見日落將近,前不著村,後不著店,遑論醫館郎中。
轉眼三年,秋陽靜湖。是日,玲瓏坐於庭中,持筆書論。突然,西方殃雲聚集,形如墨龍。周遭陰風陣陣,席捲池塘荷菱。
江澤民迫不及待地開門見山說:「十七大來,我們這些老同志也有責任,說的多,做的少,遷都通州也好,遷都雄安也好,一帶一路也好,中國製造也好,經濟調控也好,朝鮮核武也好,台灣和美國選舉也好,哪件事做成功了?現在冒出香港問題,怎麼向社會交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