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大觀
高義薄翻找一通,毫無結果,累得往箱子上一坐,嘆了口氣。高夫人見狀,忙替他舒懷,道:「遇上什麼要緊事情了?」高義薄道:「夫人還記得,昭鶴亭曾給我一本曲譜……」
高義薄離開趙府,胸中激盪不已。心想自己種種所作所為,到底是為了什麼?原想來到京城投奔故交鶴亭,當夜卻被帶至刑部,是為官之本,還是為一己之私,唉——如今,原因都已不重要了;如今,故友已不需要解釋了;如今,他自己似乎也是孑然一身了。
「哎呦,高公子,你又來了,哎呦……」小廝被徐老虎的打手一腳踢翻。
這一群人,在山間轉了幾個彎,便看到一座石堡聳立山間,門庭森嚴。
落雁閣,人頭攢動,異常熱鬧。今夜,是新近花魁登台的日子,惹得滿城公子官紳,為之側目。
玉林坐起身來,只覺口渴難當,意欲起身伸個懶腰,卻發現自己竟被五花大綁,丟在一個老木樁旁邊。心下又驚又怒。回想昨日,自己被永延哈爾奇幾個人擁進廂房裡,便是一通灌醉,他一個人,哪裡招架得了這許多的觥籌交錯。
昭雪心下一陣煩亂:「他竟是納蘭庭芳,大名鼎鼎的小王爺。這又與昭雪有何相干。來也匆匆,去也匆匆。能到這種地方來,想必也是本性輕薄之人。」
忽聞殿外武將喝道:「放下兵器,擅闖者死!」鐸克齊聞之色變。一陣兵刃交雜聲後,靜寂無聲。正當眾人心緒稍安,忽聞:「以為躲到這裡,就能安然無恙了麼!」殿外之人,拾級而上。白纓染朱紅,冷鋒開星刃,納蘭庭芳問罪而來。
「稟嚴大人,未找到與禁曲有關之物。」一個兵士道。刑部侍郎嚴承義眯起雙眼,環視四周,目光落在匾額上,怒手一揮,兩個兵卒立刻上前摘匾。情急之間,昭雪只見方廷左手捻指,一道真氣發出,捉眼不及間,院裡樹枝散落一地。
納蘭飲盡壺中酒,對月當空,睡意臨身。腦海中浮現出兩個熟稔面孔,鬢髮斑白,慈愛溫暖,忽的心亂如麻,驚悸坐起,已日上三竿。身子陡轉,輕若飛燕,落在地上。樹下,昨夜打昏的幾個土匪,還暈死沒醒。
昭雪一個人在林中閒逛,不知不覺卻迷了路,眼見前面有人踩踏痕跡,便走上前去,只見滿地玉雪紅花,嬌豔奪目,不知誰如此狠心摘下揉碎,又感佩紅梅傲立、不屈嚴寒的高潔品行,便在地上挖了個洞,埋香祭魂。
昭雪感自傷懷,獨自在河畔站了許久,歸去時分已日影西斜。細長的身影一路向北,往城裡走去。待到得家中,天黑如墨。鶴亭書院門前黑漆漆一片,對面的茶室因天黑欲雪,也早早收起了鋪面。
昭雪停下腳步,春暉暖陽,京杭河畔,綠草如茵,垂柳吐芽,淡淡鵝黃。樹下,一纖弱女子,身披棕色斗篷,一手持畫,一手持銀,佇立河畔,遠望遙追,雙目凝淚。
昭雪如行屍般盪出客棧,全不見匆匆迎來的高義薄,更不聞他口中隻字片語。只把一雙失神的眼眸,空望著前方,落魄地走著。高義薄見狀,不敢硬碰,攔在前面。昭雪只見他嘴唇飛舞,聽到他絮絮叨叨,卻怎樣也不解半個字的意思。
僵持了一夜,昭雪心頭重壓,憂思鬱結,七情亂碰,心煩若麻,好不容易安靜了,便覺得頭重腳輕,昏昏沉沉,只想一睡不醒
昭雪從小讀得孔孟之書、聖賢之道。深知王命如天、王法勿逆的道理;且於這曲子她也不甚了解,驚嚇之間,也不知父親這做法是對是錯了。父親自小便教導她綱常倫理,怎地他自己卻不守王法?
晌午。昭夫人著使喚丫頭小梅端了飯菜送到昭雪房中,見她正專心寫字,便在一旁坐將下來,遠遠看著。見女兒出落得如此亭亭玉立、端莊舒雅,昭夫人胸中寬慰,面露欣慰之色。
鶴亭書院門前立了一頂黑色官轎,裡面走出一位常服打扮的官爺,約莫五十來歲。小廝上前打門。門裡探出一個雙髻小童:「是誰打門?」
高永齡跑了一陣子,才敢回過頭來看看飛機失事的現場,整架飛機都已籠罩在一片火海之中。他看著那個有如煉獄般的火焰,實在不敢相信他在短短的一百天之中經歷了兩次飛機失事的慘劇,而他竟然都能活著出來。他就覺得這是他母親平時燒香拜佛起了作用,上蒼才會特別的眷顧他。
從亭仔腳、漢字招牌到摩托車聲,杉山未來在強烈的陽光和熱風裡感受台南的氣息,循著台南女中、台糖宿舍的軌跡,回溯祖母戰前在台灣的青春歲月。
她們穿越古都台南今昔,印照心靈在遠方的療癒原點。
《山海經》這本書曾被認為是荒誕不經的幻想故事,有很多神話、和有關天象和地理、藥物、奇珍異獸等等的奇聞軼事。
小孩天真無邪的童言童語,讓人忘了苦悶,頓時心情開朗。(Fotolia)
家就像一個沉重的行囊,裝著各種酸甜苦辣,也裝著各項爭執和諒解。提著它很累,丟下它很慌。我們珍惜家圓滿的一面,也需面對它破損的一角,像領受一個既讓我們圓滿,也讓我們失落的人生。
在日復一日的獨居生活中,原本認為年老等於失去、等於忍耐寂寞的桃子,開始了解到一個人才能體會的樂趣。在遲暮之年裡,她所享受的,是全然的自由,和最熱鬧的孤獨。
雖然我從小就想成為作家,但不知不覺間,竟然已過了這麼多年。當然這全要怪我自己懶惰;但另一方面,我的小說與「如何活下去」這個問題密不可分,為了找到答案,我必須花費很長很長的時間才行。
終於有家可歸的哈克,得開始適應「文明生活」:一日三餐、每晚洗澡、天天上學。習慣自由來去的他真是渾身不自在。不過,只要不跟酒鬼老爸在一起,這樣的生活其實還是能勉強適應。然而,好日子往往無法長久……
既頑皮又聰明,行為不羈又勇於冒險──文學史上最知名的男孩,也是美國文豪馬克‧吐溫筆下的「美國人原型」,靡超過三個世紀、跨越成人與兒童藩籬的必讀經典。
在偶然間,看到中國了一位武警自述目擊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經過,很震撼。第二天無意中又看到了這篇證詞的英文翻譯報導,我把證人武警的錄音下載下來聽。我聽到了他的痛苦和良心的折磨……
美國既是其安身立命之所在,也是觀察現代西方文明的窗口,更是剖析一個帝國由盛而衰的最大社會實驗室。
父親說的沒錯,自己的人生只能靠自己開拓。但到目前為止,原島卻從沒有「開拓人生」的感覺。他只是搭上這班無趣的上班族列車,為了避免急轉彎時翻車而不得不緊抓著不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