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短篇小說
《山海經》這本書曾被認為是荒誕不經的幻想故事,有很多神話、和有關天象和地理、藥物、奇珍異獸等等的奇聞軼事。
當任風子磨去了全部酒、色、財、氣,人、我、是、非的種種妄念之後,迎來飛升的時刻。蕩蕩天門大開,眾天子奏響天籟之音,飛馳的龍車迎接他返回天宮。
古時候,某縣有一座香火很旺的寺廟,廟中有一口井,據說只要有人站著井台上,就會從井水中照見自己的前生後世,因此每逢初一十五,方圓百里的人都會絡繹不絕的來此上廟,這座廟因此而叫「古井廟」。
清 吳應貞《荷花圖》。(公有領域/大紀元製圖)
中國民間有句話,如果家裡無餘錢亦無餘糧,就叫「窮過范丹」,就是說這范丹太窮了。但是,後來范丹卻改變了自己的窮苦命,他靠的是什麼呢?
在汴梁城有一個富豪姓劉名圭,字均佐。白手起家,一生勤苦,掙得萬貫家產。按照財富排行,劉富豪是汴梁首富,可也是一毛不拔的鐵公雞。誰要用他一貫錢,如同剜他的心,挑他身上的肉一般。
包公想到剛才做的夢,蝴蝶墜入蛛網,大蝴蝶而救,等到第三個小蝴蝶墜入羅網,大蝴蝶揚長飛去。原來,上天預先示現徵兆,使他明白此事,讓他來救王母的第三子。
董國慶的小妾,不僅賺錢養家,幫助了貧困的董國慶,還藉由哥哥虯髯客的幫助,把董國慶帶回故鄉,後來自己也和董國慶一起過著美滿的生活。這位冰雪聰慧的女性,真令人佩服。
年輕人忽然意識到,老僧出示的那盞天平,只有將黑白棋子分別放在兩端,天平才能平衡。年輕人忽然明白了,自己多年以來空有向善的願望,卻沒有一顆平衡的心,平和的心。所以他常常會因為小事憤憤不平。而善念是能使心靈平衡的唯一砝碼。
「當人類擁有地位時,就不想失去任何東西。然而一旦放手,只會訝異自己竟然也有那麼忙碌時刻的回憶而已。因為人類已經能夠適應,能安定下來過著最舒適的生活了。」
讓伊凡·伊里奇最痛苦的是,沒有人照他希望的那樣來同情他:伊凡·伊里奇在經歷長久的折磨後,有時最渴望的——他自己也不好意思承認——是想要像生病的小孩一樣,受到別人的同情。他想要被寵愛、親吻,想要有人為他流淚,就像在寵愛、安慰小孩一樣。
這被有意打造的三世妒嫉、三世情緣,無論在思想上,還是身體上,都留下了痕跡。在三界的顛撲輪迴中,那刻意被打造的情緣,終究有一天,會在紅塵中夢醒。
「快不快樂,是一種心境;煩不煩惱,是一種心量;心不拘束,便神采飛揚。」
「女人的私心真的會害了自己。我希望和康郎長相廝守,自席氏進門,我日漸痛苦、妒嫉,心痛之感使我忘了婦德、孝義。」
世間情緣是個寶 消災消難苦罪消 吾來點醒夢中人 它日相聚勿忘了
不只人與人之間有因緣關係,動物和人之間,動物與動物之間,也會有因緣關係嗎?老翁和豬之間的惡緣要如何化解呢?來看看紀曉嵐寫的這些因果故事。
王生從小就羨慕道術,聽說青島嶗山上有很多仙人,就前去尋仙訪道。在嶗山,道長怕他嬌氣懶惰慣了,不能吃苦,本不想收他為徒。但王生堅持說自己能吃苦,道長就把他就留在道觀中。開始,道長叫他砍柴,可是一個月下來他就受不了了,想回家。但他看到道長施展了很多神奇的法術後,心裡既驚喜又羨慕,就打消了回家的念頭。
紀曉嵐被貶謫到烏魯木齊,他在當地養了幾條狗,其中一隻黑狗叫四兒。
唐代文學家韓愈不信佛也不相信修道的事,為什麼寫了《祭鱷魚文》就驅走百餘尺的大鱷魚,為百姓消除了鱷魚之患?還認得沒有人看得懂的天書字體?
張天師派關羽斬除鹽池禍害,在殿裡施法召請關羽。宋徽宗見到關羽大吃一驚,他抓起案几上的崇寧銅錢扔給他,說:「朕以錢名封你。」崇寧是宋徽宗的年號,因此後世祭祀關羽稱他為「崇寧真君」。
土豪牛魯說唐興占了他家的祖墳,威脅唐興要「一湖美酒」,否則叫他家破人亡。書聖王羲之內功深厚,寫字入木三分,而他斷案也很有智慧,判決牛魯搶占唐興的糧食和財物,必須如數歸還,並罰牛魯服苦役三年。
李衛不識幾個大字,奏摺都要下屬田芳寫,但他敬重有才的人。田芳在公堂上的直言頂撞勸諫他,他不但沒懲罰,反而替田芳捐了官職,可以說是勇於服善。
姚安公有個僕人向他巧言勒索了十多兩銀子,加上僕人的妻子私奔事情敗露,曉嵐兄弟幾人都覺得這家人是罪有應得,但姚安公卻表示,神明借著這些事,向我們示警。我們遇到這種事,應該心生警戒,千萬不可重蹈覆轍,而不只是心生快意。
史某住的村子夜裡發生了火災,房屋四周全都是大火,眼看逃不出去只好坐以待斃。但史某曾因救急贈人錢財,又拒絕女色,不趁人之危的功德得到神的庇護而逃出火場,全家人得以劫後餘生。
小和尚意識到自己動起驕傲的念頭,遠離清淨的意念時,自己的心就已經一無是處了。只有思想乾淨,不染纖塵。能夠時時將善念擺在前面,不斷地捨棄雜念,才能進入意境不染的佛國世界。
他徹底明白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道外有道。從此後再不能有自滿之心,再也不能有瞧不起其他生命之意。於是他決定進山潛修,不搖不動,一心一意修行,不成功不出世。
元自實,元朝末年人,山東人氏。生性質樸魯鈍,不通文墨,以租售田宅為業,家境富裕。有位姓繆的同鄉,得了一個福建的官職,因缺少路費,向元自實借了二百兩銀子。元自實認為同鄉之間交情深厚,理應互相扶持,也不問繆君要借條,便把銀兩如數借給他。
白髮翁顯出本像,只見他:鶴髮童顏,仙風道骨,神態安詳,身上竟有無量智慧無量光。李員外看的是心悅誠服,納頭便拜。
不管李員外怎樣的痛苦、心碎、不捨,失去的一切再也無法挽回。此時的李員外心灰意冷、萬念俱滅,再無存活的念頭。
他看見她的時候,是金秋,一所道觀裡。太原城外的大風吹著,吹過阡陌上的綠楊,落木蕭蕭,她囚居在密室內,淚落成河,流淌在地面的青花磚上,發出細弱的潺潺聲。她的驚恐,不只是性命休戚相關,還因為她身陷囹圄,她是個落在綠林強人手上的良家女子。窗外,風吹起的蕭颯之聲,和父親來燒香是七月流火的日子,如今,她從風聲裡聽出了秋的涼意。與夏天的繁盛生機一起涼薄了的,還有她的此生,她那些,溫柔的少女夢幻⋯⋯
清朝同治年間,江蘇商人金某以上海之洋行為業,花巨資購買了五艘海船,在東西兩洋間貿易。每船安排一位鏢師以禦盜賊。甲子年春天,船將開行,設盛宴款待鏢師,並叫當地有名的戲班子來唱戲,甚為熱鬧,鏢師自然坐在首座。
    共有約 126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