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書話
《紅樓夢》後四十回的文字氣象,是一個沒有經歷過富貴和抄家劇變的讀書人寫出來的。最鮮明的例子就是賈母。高鶚筆下的賈母和曹公筆下的賈母,是對不上的。其本質上的心性、志趣不是同一個層次的,人格落差劇烈到有雲泥之別。
寶玉的婚事其實是有派系之別的,賈母和鳳姐是贊成木石前緣的;而王夫人和賈妃母女,更加看好薛寶釵。說起來,賈母的審美裡,她喜歡王熙鳳、黛玉和晴雯這一類的女孩子,才貌出眾,伶牙俐齒,談吐間趣味橫生。
疫劫襲來,再怎樣的功名利祿也無能為力。直面殘酷的現實,人在生死一線間的省思感悟,往往比安逸年景來得深刻,影響深遠。英國作家毛姆的小說《面紗》(The Painted Veil)講述的就是霍亂中女性精神覺醒的故事。
《紅樓夢》的迷人之處,其中之一就在於這種日常生活細節的描寫,充滿了過日子的情味、意趣,這是我們漢文化裡動人之處的一種,過日子是一切的墊底,似乎人生的一切輝煌和滄桑巨變,最初都從這裡出發,然後最終又都會回到這裡。日子也是紅樓夢的著筆之處,一茶一酒,一飯一食,充滿了好看的儀式和講究的細節,春花秋月,笙歌管弦,四季的生活起居裡自有情韻。
黛玉來到賈府後,是個極其乖順的女孩兒,生怕給人添麻煩。可到後來,闔府上下都說黛玉心眼小,言詞刻薄,似乎成了一種共識。這個變故,是從何而起呢?這裡我們就要從金玉良緣說起。
而寶玉和黛玉,是整本書中最甜蜜、最美好、最深情、最純粹的部分,也是我們有情眾生讀這本書,視之心動,思之心酸的部分。寶玉和黛玉以外的世界,是人情的冷和暖,世態的熱和涼,繁華的聚和散⋯⋯
寶玉的痴情,就如同一個愛山水的人時刻心懷遠意,對於天下的山水,這輩子沒機會去的,都懷著一種愛慕。
清·孫溫彩繪《紅樓夢》插圖。(公有領域)
生命都是有來歷的,每一個紅塵之中的生命,究其根本,背後都有其來源,也有來世間的使命、目的,而人與人之間的交錯,莫不是因為前緣。
烏巢禪師傳了經,正要回烏巢上去的時候,就被三藏扯住,非要問問這個西去的路程還有多遠。
有人根據《西遊記》裡對高老莊的描寫,推斷出高老莊在西藏察隅縣。聽說這個縣裡出來一個不吃肉的妖怪,還拼命幹活!這是哪個妖怪?
想當年和二郎神雖然是不分勝負,但是七十二變也是非常厲害啊,結果到了袈裟被偷這一回,竟然和一個不知名的小妖怪難分勝負,還打成平手?!這到底是什麽妖怪啊?
悟空可是個靈猴啊,聽到外面動靜有點兒奇怪,總好像有人走來走去,還有摣摣的柴響風生,這就引起悟空的疑心。
不過話說回來,西遊記裡有一位活了270多歲的老和尚,聽說黑心得要命,今天來看看這是什麼情況?
都說金箍棒特別厲害啊!那是拿什麼造的呢?
這師徒四人也不簡單,有人說這師徒四人加上白龍馬,對應的就是古國古代的五行:金木水火土。也有人說五人代表了取經人的身體五臟,五個部位。
我來說西遊,天心
為什麼菩提祖師要讓孫悟空學七十二變呢?竟然是要躲避三災利害?!三災?是哪三災?天雷劈、陰火燒、赑風吹,這三災可是每五百年就來問候一下他。
我來說西遊,天心
人間有個皇帝,天界有個玉帝,皇帝我們都知道是怎麼來的,那玉帝你們知道是怎麼選拔出來的嗎?
我來說西遊,天心
只有讀了原本啊,你才會發現,影視作品裡所說的,那其實是另外一個「西遊記」。我們今天要聊的話題,就是我其實很早以前就非常想知道的。其實地球這個說法,雖然是在明朝就出現了,但那個時候西學東漸嘛,就是近代西方思想向我們中國傳播的那個時候。所以這個地球,其實更接近於科學術語,所以明朝以前你說地球叫什麽呀,這就沒人知道了。
現代世說新語,許其正最新散文集《撿貝殼》已於本(8)月,由文史哲出版社出版。
田園文學大家許其正精選其散文佳作,集為散文集《又見彩虹》,已由文史哲出版社出版。
當得到書稿時,看到白少華一家因為修煉法輪功而遭受到來自中共的打壓,我馬上認定這的確是一個真實的故事,因為它具備所有其它人權迫害事件的特徵。這個故事也和其它人權迫害一樣,是一個悲傷的故事。但這個故事展現了人類良知的不可磨滅,看完後讓我內心充滿光明,因此我毫不猶豫地選擇出版此書。
繼出版陳福成著《現代田園詩人許其正作品研析》,文史哲出版社頃又推出魯蛟等集體評論集《心田的耕耘者——許其正的創作歲月》。
德國《格林童話》中的《灰姑娘》講述了這樣一個動人的故事:從前,有一個長得很漂亮且心地善良的女孩兒,名叫黛絲。她的母親去世後,父親再婚,她有了惡毒的繼母和兩個心地不好的姐姐。在父親去世後,黛絲經常受到繼母與兩個姐姐的欺負,被逼著去做粗重的工作,經常弄得全身滿是灰塵,因此被戲稱為「灰姑娘」。
寶釵認為,女子偏以詩詞寄情娛樂,若移了性情而不循禮,反不如本本分分的村婦了。圖為清 孫溫繪《紅樓夢》第64回,幽淑女悲題五美吟(局部)。(公有領域)
我們有了漫天的才情,為什麼沒有詩情畫意的人生?我們有了越來越多的權利和自由,為什麼失去了女人的安穩與平靜?轉了一大圈,回頭看看幾百年前的寶釵,她甘於平庸瑣碎的日常,有才而不做文藝女,自有她的道理啊。
十二金釵裡,寶釵做人最公正,諷刺時事也最犀利。她以《螃蟹詠》喻寫貪贓污官。她勸寶玉回到仕途經濟的正道,逆反的寶玉卻給她扣上「沽名釣譽」的大帽子。圖爲清·孫溫彩繪《紅樓夢》第38回插圖局部。(公有領域)
活到了賈政、王夫人的年紀,我們才發現,年輕時戴著有色眼鏡讀紅樓,看到的不是「階級鬥爭」,就是「風花雪月」。而寶釵所引發的思考,其實是對中國傳統文化的解讀。
小河邊住著四隻可愛的小動物:小鼴鼠,河鼠,獾,這三個都是會挖地洞的穴居動物。第四個就是蟾蜍。
黛玉當「師父」可說是有模有樣,香菱也是認真學習、肯下功夫,再加上先天帶著的好底子,自然是學得快又通。
寶釵,《十二金釵圖冊》,清 費丹旭繪,絹本設色,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命運浮沉,世事紛亂,她不慌不忙解開塵世的糾纏,無所沾滯,或被揚上高枝,或被拋入泥淖,她相信「東風捲得均勻」, 所以風雨陰晴,「任他隨聚隨分」。
【文史新韻】之湘雲篇。(大紀元製圖)
在「金陵十二釵」中,有一位女子,作者曹雪芹形容她「霽月光風耀玉堂」,是說她的心地軒朗,待人真誠,性情比較豁達。她甚至可以毫無顧忌地女扮男裝、割腥啖羶,也可隨心所欲地醉眠花下、口角噙香。灑脫率真的湘雲姑娘,其實是很多人心裡憧憬的女子模樣。
【文史新韻】之湘雲篇。(大紀元製圖)
紅樓的故事主線,其實是林黛玉、薛寶釵兩位姑娘和賈寶玉之間的愛情婚姻故事。而除了這兩位女子和寶玉的關係非同一般之外,還有一位古靈精怪的姑娘,和寶玉的關係更可用「親厚」來形容。這一位小姐呢,就是史湘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