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中的降妖與故事外的醒思

作者:源馨
當人純淨內心,思無邪的時候,妖魔就不敢侵犯,而這一回歸傳統道德,敬天知命的過程,不正如未來人的神話故事般,就發生在你我的身邊嗎?事實也真的如此。圖為日本江戶時代的浮世繪畫家葛飾北齋所繪之孫悟空。(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929
【字號】    
   標籤: tags: , , ,

老話講「妖不勝德」,在《西遊記》中,作者對一些小妖出場的描述也很真實生動且耐人思量。

一、精細鬼和伶俐蟲

唐僧師徒經平頂山蓮花洞時,金角大王和銀角大王手下有兩名小嘍囉。兩人作為搭檔攜帶淨瓶、葫蘆兩樣法寶去捉孫悟空,卻被悟空化作道士盡數換走了。他倆仍蒙在鼓裡,還自以為占了便宜,得意地賭咒發誓:「我兩件裝人之寶,貼換你一件裝天之寶,若有反悔,一年四季遭瘟。」結果等孫悟空離開,將毫毛一收,葫蘆消失了。這下他們急了:「怎的好,怎的好!當時大王將寶貝付與我們,教拿孫行者;今行者既不曾拿得,連寶貝都不見了。」

看來專為占便宜的精細、伶俐可不是什麼優點,或者說也是一種魔性的體現。悟空點破小妖的痛處,讓人意識到取不義之財這種觀念的危害,是教人醒悟好儘快跳出迷局的吧。

二、雲裡霧、霧裡雲、急如火、快如風、興烘掀、掀烘興

他們是號山枯松澗火雲洞,聖嬰大王紅孩兒知己的六健將。奉命去請牛魔王,結果半路上把孫悟空變的假牛魔王請回了火雲洞。

古人在情感大過理智時,通常是不去對事物做決斷的,因為那種狀態並非是自己,而是被操控的,所以心智易受迷惑。而現代那種被激起什麼情感去如何的,冷靜下來細想想就會明白。還有急功近利、總想打快拳的心理,組建的社會狀態結果是每個人都深受其苦。所以人只有重德並在符合天道規律中才可感受到生活的清靜與美好。

三、奔波兒灞和灞波兒奔

他倆是碧波潭小妖,奔波兒灞是一條鯰魚精;灞波兒奔是一條黑魚精。兩個小妖很有特點,招供時不僅交代了自己的名字,連自己的原型也交代得清楚明白,接著又講了幕後老闆的所有情況和犯罪事實。但終免不了被穿了琵琶骨的懲罰。之後,奔波兒灞被割去了下唇,灞波兒奔被割去了耳朵,拋下碧波潭送往龍宮傳信。

很多時候,明知甚苦奔忙都是因欲海難填,卻將本性迷失在名利是非場中,不停奔波。霸主的名望也同時攪的人勾心鬥角,吃不好、睡不好,是否正如同身心在經受苦痛呢?而且如果忘記了下世為人的本願,還會因偏聽偏信被魔帶動,一生造下黑黑罪業卻償還不盡,當散場的時候豈不後悔!

四、有來有去

這個是妖王的心腹小校。他要去朱紫國下戰書,半路上被孫悟空遇到,只聽他邊走邊自語說:「我家大王忒也心毒,三年前到朱紫國強奪了金聖皇后,一向無緣,未得沾身,只苦了要來的宮女頂缸。兩個來弄殺了,四個來也弄殺了。前年要了,去年又要,今年還要,卻撞個對頭來了。那個要宮女的先鋒被個甚麼孫行者打敗了,不發宮女。我大王因此發怒,要與他國爭持,教我去下甚麼戰書。這一去,那國王不戰則可,戰必不利。我大王使煙火飛沙,那國王君臣百姓等,莫想一個得活。那時我等占了他的城池,大王稱帝,我等稱臣,雖然也有個大小官爵,只是天理難容也!」

這個有來有去的角色很有預意,知天理卻沒有對良知的守正不移,恐是被虛幻的權勢地位誘惑住了,故此失去了退出邪惡、不助紂為虐的種種機緣。而小妖就這般將物質身體交給魔操控,聽之任之,呼來使去,他最終有來無回的命運也就成了天道規律的必然。

五、小鑽風

獅駝嶺獅駝洞,滿山都是「大王叫我來巡山」的小鑽風,悟空剛剛變作個蒼蠅兒,輕輕飛在一個巡山小妖的帽子上,側耳聽之。只見那小妖走上大路,敲著梆,搖著鈴,口裡作念道:「我等尋山的,各人是謹慎提防孫行者:他會變蒼蠅!」行者聞言,暗自驚疑道:「這廝看見我了,若未看見,怎麼就知我的名字,又知我會變蒼蠅!」原來那小妖也不曾見他,只是那魔頭不知怎麼就吩咐他這話,卻是個謠言,著他這等胡念。行者不知,反疑他看見,就要取出棒來打他,卻又停住……

其實每一個人都在看著別人、防著別人的時候,誰都永遠不會再有安全感了。就像現在的監控設備越裝越多,但人心一旦變壞,誰又能防得了呢?所以妖不勝德,只有人心向善才是正道。

六、刁鑽古怪和古怪刁鑽

這對黃獅精手下的小妖,被差使去買豬羊慶祝偷來了寶貝,準備辦釘耙會,半路上正盤算如何能私取幾兩銀子,剛巧被悟空遇到,將它倆定住了。隨後悟空將魔穴搗毀,原本給了兩個小妖清醒的機會。可刁鑽古怪和古怪刁鑽仍將魔頭當靠山,拜它、要它,並給其充當打手,最終小命也只能在天懲之時被自己親手斷送了。

回到生活中,你是否也有同感,就是當人純淨內心,思無邪的時候,妖魔就不敢侵犯,而這一回歸傳統道德,敬天知命的過程,不正如未來人的神話故事般,就發生在你我的身邊嗎?事實也真的如此。

──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西遊記》在唐三藏師徒的八十一次歷劫難斬妖魔的過程中,說的是正格的修持心性的求道之書。書中有哪些有關求道修煉的名詩、名言警句呢?
  • 悉尼正經歷Delta 變種毒株的嚴峻疫情中。秦晉博士借用中國四大名著——《西遊記》裡的孫悟空三打白骨精的經典故事,籲西方政府識破中共的欺騙本質,認清中共是導致疫情的禍源。
  • 《西遊記》中有一個經典的故事,白骨精分別變成了一個年輕女子、一個老者,然後又變成了一個老太太,在三種不同的場合下欺騙唐三藏。
  • 《西遊記》植根於中國傳統文化中博大精深的修煉文化,書中的情節、人物、對話、詩詞,全都大有深意,讀者不應視為等閒,輕輕放過。神韻藝術團把一個又一個西游故事搬上五大洲的舞台,在給觀眾帶來歡笑的同時,也在向人們普及修煉文化的內涵。
  • 傲慢與偏見
    《傲慢與偏見》故事中,伊麗莎白的偏見產生於她的視角和觀念。當她站在自己的生活圈子裡、用自己僅知的生活經驗和思考方式為標準去衡量達西時,達西怎麼看都是傲慢的、不招人喜歡甚至是令人氣憤的。
  • 不一時,將出酒肴,無非魚肉之類。二人對酌。朱恩問道:「大哥有幾位令郎?」施復答道:「只有一個,剛才二歲,不知賢弟有幾個?」朱恩道:「止有一個女兒,也才二歲。」便教渾家抱出來,與施復觀看。朱恩又道:「大哥,我與你兄弟之間,再結個兒女親家何如?」施復道:「如此最好,但恐家寒攀陪不起。」朱恩道:「大哥何出此言!」兩下聯了姻事,愈加親熱。杯來盞去,直飲至更餘方止。
  • 這首詩引著兩個古人陰騭的故事。第一句說:「還帶曾消縱理紋。」乃唐朝晉公裴度之事。那裴度未遇時,一貧如洗,功名蹭蹬,就一風鑒,以決行藏。那相士說:「足下功名事,且不必問。更有句話,如不見怪,方敢直言。」裴度道:「小生因在迷途,故求指示,豈敢見怪!」相士道:「足下螣蛇縱理紋入口,數年之間,必致餓死溝渠。」連相錢俱不肯受。裴度是個知命君子,也不在其意。
  • 話休煩絮。一日張孝基有事來到陳留郡中,借個寓所住下。偶同家人到各處游玩。末後來至市上,只見個有病乞丐,坐在一人家檐下。那人家驅逐他起身。張孝基心中不忍,教家人朱信舍與他幾個錢鈔。那朱信原是過家老僕,極會鑒貌辨色,隨機應變,是個伶俐人兒。當下取錢遞與這乞丐,把眼觀看,吃了一驚,急忙趕來,對張孝基說道:「官人向來尋訪小官人下落。適來丐者,面貌好生廝像。」張孝基便定了腳,分付道:「你再去細看。若果是他,必然認得你。且莫說我是你家女婿,太公產業都歸於我。只說家已破散,我乃是你新主人,看他如何對答,然後你便引他來相見,我自有處。」
  • 說這漢末時,許昌有一巨富之家,其人姓過名善,真個田連阡陌、牛馬成群,莊房屋舍,幾十餘處,童僕廝養,不計其數。他雖然是個富翁,一生省儉做家,從沒有穿一件新鮮衣服、吃一味可口東西;也不曉得花朝月夕,同個朋友到勝景處游玩一番;也不曾四時八節,備個筵席,會一會親族,請一請鄉黨。終日縮在家中,皺著兩個眉頭,吃這碗枯茶淡飯。一把匙鑰,緊緊掛在身邊,絲毫東西,都要親手出放。房中桌上,更無別物,單單一個算盤、幾本賬簿。身子恰像生鐵鑄就、熟銅打成,長生不死一般,日夜思算,得一望十,得十望百,堆積上去,分文不舍得妄費。正是:世無百歲人,枉作千年調。
  • 這八句詩,奉勸世人公道存心,天理用事,莫要貪圖利己,謀害他人。常言道:「使心用心,反害其身。」你不存天理,皇天自然不佑。昔有一人,姓韋名德,乃福建泉州人氏,自幼隨著大親,在紹興府開個傾銀鋪兒。那老兒做人公道,利心頗輕,為此主顧甚多,生意盡好。不幾年,攢上好些家私。韋德年長,娶了鄰近單裁縫的女兒為媳。那單氏到有八九分顏色,本地大戶,情願出百十貫錢討他做偏房,單裁縫不肯,因見韋家父子本分,手頭活動,況又鄰居,一夫一婦,遂就了這頭親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