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發光」的花卉畫:揚‧范‧海瑟姆的寫實主義

揚‧范‧海瑟姆享有「花卉畫家中的鳳凰」美譽,他所繪「會發光」的花朵證明他歷久不衰的藝術才華。
Michelle Plastrik撰文/吳約翰編
揚‧范‧海瑟姆(Jan van Huysum)的作品《水果》(Fruit Piece)局部,1722年創作。洛杉磯蓋蒂中心美術館(Getty Center, Los Angeles)。(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5986
【字號】    

揚‧范‧海瑟姆(Jan van Huysum)是位出了名的神祕隱居型藝術家(1682─1749年),也是公認18世紀最傑出的荷蘭靜物花卉畫家。他的作品因想像力豐富、具奢華感、色彩飽滿、紋理細緻,以及高度細緻的寫實而倍受尊崇。

這些成就的關鍵在於揚‧范‧海瑟姆謹慎且不怕麻煩地在畫布上一層又一層地塗上薄釉彩的技巧。儘管許多人試圖模仿,但同時代的畫家都沒有辦法做到。

洛杉磯蓋蒂中心美術館(Getty Center)收藏了揚‧范‧海瑟姆在1722年創作的兩幅傑作《花瓶》(Vase of Flowers)和《水果》(Fruit Piece)。這兩幅畫作顯示他的才華經得起時間考驗。

阿諾德‧布南(Arnold Boonen)的肖像作品《揚‧范‧海瑟姆》(Jan van Huysum),約1720年創作。油彩、畫布。阿姆斯特丹荷蘭國家博物館(Rijksmuseum, Amsterdam)。(公有領域)

保護作品與財產

揚‧范‧海瑟姆似乎注定要成為藝術家。他的父親是藝術界常客,是一名畫家與經銷商,而海瑟姆的三兄弟也是同行。由於植物受限於其脆弱的本質與不同的生長季節,揚‧范‧海瑟姆不同於那個時代的作法,堅持以新鮮的花卉創作耀眼奪目的花卉畫作品。

荷蘭從過去到現在都是熱愛園藝的國家。揚‧范‧海瑟姆住在阿姆斯特丹,那裡在當時是荷蘭共和國藝術、科學與全球貿易的中心。他在自己的花園裡種植花卉樣本,以便就近觀察研究。此外,他也經常造訪當地以及哈勒姆市(Haarlem)的植物苗圃。

揚‧范‧海瑟姆在構圖中加入不同季節的花卉是他的藝術特色。所以有時候他需要花好幾年才能完成一幅作品。這些技藝超凡的作品價值不菲,同時受到有文化涵養的藝術買家青睞,其中包括波蘭和普魯士國王、勞勃‧沃波爾爵士(Sir Robert Walpole)、黑森-卡塞爾伯爵(landgrave of Hesse-Kassel)、薩克森選帝侯(elector of Saxony)和奧爾良公爵(Duc d’Orléans)等。

揚‧范‧海瑟姆對花卉和準確度的熱情,就跟他積極保護自己的作品和財產一樣。據說就連自己的親兄弟們也不准進入他的工作室,以免知道他是如何僅用顏料加上精湛的技藝,就能捕捉到花朵的甜美。揚‧范‧海瑟姆與當時其他成功的藝術家不同,他只收過一名學徒,但據說他太過苛求學生的技巧才造成指導告終。

揚‧范‧海瑟姆的畫作一直到他後半輩子仍廣受歡迎,他去世時已非常富有。藝術史學家認為,他在花卉和水果靜物藝術上,不論技術或構圖都是無可匹敵的。

標誌性風格

蓋蒂中心美術館收藏的靜物畫《花瓶》和《水果》可能早就規劃為一對畫作。在揚‧范‧海瑟姆的時代,畫家通常將花卉藝術和水果場景繪製在不同的畫布上,目的是要讓作品成對展出。這兩幅畫都可追溯至19世紀初同一個荷蘭收藏家,保存在同一個家族,直到1870年代才被德國羅斯柴爾德家族(Rothschild)收購。一個世紀多以來,這兩件作品持續保留在他們身邊,直到1982年才由蓋蒂中心美術館取得。

揚‧范‧海瑟姆的作品《花瓶》(Vase of Flowers),1722年創作。油彩、畫板;80.3 x 61公分。洛杉磯蓋蒂中心美術館。(公有領域)

靜物畫《花瓶》反映出揚‧范‧海瑟姆的標誌性風格。吸引觀畫者的注意力集中在奢華繁盛的花卉組合,有花蕾、盛開的花朵、即將凋謝的花瓣等不同生長階段的花卉。畫裡昂貴、精美的品種包括秋牡丹(anemones)、報春花(auriculas)、康乃馨、翠雀花(delphiniums)、忍冬花(honeysuckles)、風信子(hyacinths)、牽牛花(morning glories)、水仙(narcissi)、牡丹(peonies)、玫瑰和鬱金香(與荷蘭有關的花卉)。蓋蒂中心美術館指出,這幅作品「以鬆散的金字塔形排列,花卉和綠色植物在花瓶裡自由綻放。蝴蝶和其它昆蟲在花叢間飛翔或爬行,水滴也清晰可見」。

整體畫作的呈現無不令觀賞者讚歎,想要仔細欣賞玩味,辨認出所有的花卉、昆蟲和其它細節,例如每片葉片的葉脈、一朵朵花瓣以及底座邊緣的鳥巢。此外,連藝術家的簽名也非常寫實,畫得好像是刻在石材底座上一般。

揚‧范‧海瑟姆的《花瓶》(局部),1722年創作。(公有領域)

揚‧范‧海瑟姆運用戲劇性的光影效果在花束本身和周圍營造出一種空間感。他時常把帶有古韻的焦橙色紅土花瓶安排在構圖中。作品《花瓶》還展示了浮雕場景,有古典人物和可愛的小天使。揚‧范‧海瑟姆在歌頌大自然和捕捉原始風貌之間能拿捏平衡,同時透過優雅場景的編排,展現他深厚的植物學知識。

揚‧范‧海瑟姆在靜物畫《水果》(Fruit Piece)中,還把一些花卉置入豐盛的水果之中,水果有漿果、葡萄、甜瓜、桃子、李子和剝開的石榴。色彩繽紛的粗藤蔓穿插在食物和鮮花當中。蓋蒂中心美術館指出,在這個場景中,「藝術家結合了17世紀荷蘭藝術的光亮寫實主義與18世紀明亮色彩的特色……裂開和過熟的水果占滿檯面四處呈不規則排列,有些脫落的就成為昆蟲的捕食對象」。背景附蓋子的赤陶甕充滿曲線與韻律,為構圖奠定基礎。陶甕上還可見刻有手持葡萄的小天使。

揚‧范‧海瑟姆的作品《水果》,1722年創作。油彩、畫板;80 x 61公分。洛杉磯蓋蒂中心美術館。(公有領域)

《水果》顯示揚‧范‧海瑟姆的靜物畫在光線與露天場景方面有著關鍵性的進展。根據靜物畫典型的背景來看,揚‧范‧海瑟姆的背景有著重大的改變,正如他《花瓶》中所見,背景呈中性,在直接照明下又顯得相當深暗。《水果》的背景像是位於世外桃源般的森林景觀中,右側有一座古典雕塑和兩個人物,在薄霧中清晰可見。再次強調,如果觀賞者靜心欣賞揚‧范‧海瑟姆作品中的微小細節,保證值回票價。

揚‧范‧海瑟姆的作品是荷蘭傳統靜物畫黃金時期的巔峰。這位「花卉畫家裡的鳳凰」,不但開創嶄新的構圖,運用明亮色調,而且嘗試新的顏料,創作出令人驚豔「會發光」的作品。美麗而豐盛的花卉配上水果,喚醒人們對自然與生命轉瞬即逝的省思:最終,花朵會凋謝,水果會腐爛。然而,范‧海瑟姆的作品卻歷久不衰、永保新鮮。

原文:Jan van Huysum’s Blooms at the Getty Center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米歇爾普拉斯特里克(Michelle Plastrik)擔任藝術顧問,現居紐約市。寫作主題廣泛,包括藝術史、藝術市場、博物館、藝術博覽會、特別展覽等。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責任編輯:茉莉◇

推薦閱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美國風景畫家阿爾伯特‧比爾施塔特(Albert Bierstadt,1830—1902年)成了溝通東西兩岸的一座橋梁。他憑藉對這片土地的原始之美、希望與力量的深刻感知,捕捉到了美國西部的精神,為那些永遠不會親自冒險西行的觀眾開啟了一扇窗,讓他們得以一窺落基山脈的雄偉壯麗。
  • 1990年林布蘭的作品《加利利海上的風暴》在伊莎貝拉嘉納藝術博物館(the Isabella Stewart Gardner Museum )遭竊,還有其它兩幅至今仍下落不明。
  • 春天蒞臨紐約!摩根圖書館和博物館(The Morgan Library & Museum)推出波特小姐的精彩特展:「碧雅翠絲‧波特:擁抱大自」(Beatrix Potter: Drawn to Nature)。波特小姐是廣受大眾喜愛的《彼得兔的故事》(The Tale of Peter Rabbit)還有其它兒童讀物的作家和插畫家。
  • 卡拉瓦喬的《老千》有巨大的影響力,激盪出無數件類似的版本;歐洲的藝術家複製了三十餘件作品。然而,20世紀大部分時間大家都不知道卡拉瓦喬的原作收藏在哪。一直到1987年才重新在歐洲的私人收藏中出現。
  • 「落竹三千, 成就一畝茶。」古人以竹自許君子品德,今人以竹製焙籠泡出一壺好茶,竹子的清香增添茶湯的甘甜,此間一件件竹編器具透過竹編師傅落款標記,成了審美的主體,傳世千古的好手藝。
  • 老子《道德經》說道:「三十輻共一轂,當其無,有車之用。埏埴以為器,當其無,有器之用。」
  • 墨竹是文人畫重要的題材之一,竹可言志,也可以寄情,一方面也體現士大夫的人格操守。文同是北宋畫墨竹首屈一指的人物,人稱「湖州派」。對後世墨竹發展影響極大。他的表弟蘇軾亦曾為其寫過許多首題畫詩。今天我們就從文同最出色的、最引人注目的《墨竹圖》來看看,這幅畫為何讓人過目難忘?
  • 我在《胡筆標準:千百年來第一人,創造出毛筆的標準》〈自序〉曾提及,年輕時拚搏事業,每天工作十六小時都不覺苦,一直到了五十歲生日,朋友送我一盆松樹盆栽,欣賞之餘,驀然驚覺人生已過了一半,該是放下腳步,開始修護保養身體的時候了。
  • 霍爾班以肖像畫聞名於後世,但如同所有的文藝復興畫家,霍爾班是以宗教題材開始他的職業生涯的。霍爾班在巴賽爾的主要作品是宗教畫,這些早期作品顯示出來自丟勒、格呂內瓦爾德和巴爾登格里恩(Hans Baldung Grien)等德國畫家的影響。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