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短篇小說
話說這武夷山雖沒有泰山的高聳挺拔,也沒有黃山的變化奧妙,卻是丹山碧水、奇峰異洞,自古就是仙氣瀰漫的絕妙勝地。這個王喜一入武夷,就被這股裊裊仙氣吸引著…
「你昏迷了三天啦!」媽媽愛憐地說:「你們三個那天騎車出去就沒回來,我們到處找不到你們,天又一直下著奇怪的雨。昨天才有人在河岸邊發現你們…
這裡只說說一名不見經傳的岳家軍小人物。這名小兵名喚王喜,是北宋真宗朝宰相王旦的後人,因是庶出、家道衰落,到王父這一代已是一般平民百姓了。
半神人明白了「國家」想說的,除非重大事件發生,在平時,社會福利體制不管再健全再龐大,都比不上百姓善良的心,讓國中百姓都能擁有善良的心,才是「國家」想走的道。
7 「在繩子斷掉之前,不妥協的話,你的朋友就要變成活烤鴨了。」邪王邪惡地大笑著對小宇說。 「啊!」小宇看到小真被折磨成這樣,忍不住叫了出來。 「你不是不放棄『真、善、忍』嗎?」邪王邪笑道:「你的『善』在哪裡呢?──乖孩子,你只...
話說這個杜孫自從夢得寶劍,學會揮劍斬妄念之後,道行已是不可同日而語。那老道也頻頻在夢中說話,教他如何穿牆過壁、凌空飛行、瞬間移行等術類的手法,杜孫越來越得心應手。
他們被帶進了一座很大的宮殿。宮殿很漂亮,裡面的男男女女都長得很俊美,穿著華麗。 「你有沒有覺得什麼地方怪怪的?」小真小聲地問。
上回說到了黃山山神指引盧生入山修道,而這山神卻不是山裡唯一的神仙,還有許多修道之人隱居洞中,那也是另一番境界。
小米被漩渦捲進去後,掉到了一個黑黑的地方,什麼都看不見。他覺得很害怕。 「這裡是哪裡?」他大喊著。「這裡是哪裡?……」他聽到了一陣陣的回音,像漣漪一樣,盪在空氣中。
放暑假了,小宇三人又相約出來騎腳踏車。雖然天氣很熱,太陽毫不留情,但他們也毫不在意,每天從士林騎到淡水。到了淡水,三個人各捧一大碗冰,坐在河堤上。傍晚涼涼的風吹著他們汗濕的衣服,舒服極了。
這個黃山靈氣,也不是人人都見得到的,肉眼瞧不見、雙手也觸不及,完全是一種感覺,這種感覺只有少數人天生特別敏感,也是他們造化的機緣。
話說在明朝成化年間,皖南黃山出現了一隻害人的蛇精,這蛇精也頗有來歷。
說到這地仙,就不得說說這山神了。不是每座山都有山神,有些山有,也些山沒有,一般人很難從肉眼瞧出。有些敏感的人隱隱感覺到山間靈氣…
像這位王家界的土地公,任內不知做了多少這類的善舉,方圓五百里地不知感化了多少人心向善…
丁富戶找來管家一問,原來是半年前入莊的丁王二看管的,從此就對這丁王二留上一份心了。
今天講的故事是關於地仙的故事。什麼是地仙?天上有仙,這就不提了。洞府有仙,各方土地有福德正神,百岳有山神,大河有河神,也有修煉成仙的…
shutterstock
就像電影畫面一樣,原是一群人走動、生活的家,一個一個消逝身影,原本顯得擁擠的空間,逐漸清空,突然她覺得房子好空曠,說話都有回音。
葛里歐,源自西非傳統部落,集吟遊詩人、讚美歌者、口述歷史傳誦者於一身的特殊職業,是部落慶典不可或缺的表演者,也是喪葬悼亡至關重要的致詞者。而故事中的主角們化身為葛里歐,娓娓道出自己的神話和傳說……
紅貙啊,紅貙,它為什麼一定要將人們變壞呢?因為它依靠人心中的邪念與恨而存在,但是,一群好勇鬥狠,恣意傷人,包括自己人,互鬥且互相殘殺,到最後,依舊什麼都不剩,大地變得極度荒蕪,包括它自己,也都不復存在。
筆如手術刀,劃過生死、榮敗、悲喜,帶著時而溫柔、時而銳利的目光,寫下醫前、醫後、醫外,關於親情、愛情、友情、醫情、同情的故事。這是三十年前的侯文詠,也是後來所有侯文詠的原型,而故事還在繼續。
「國家」也希望境內百姓都是善良的,善良的百姓慧眼清明,會扶持善良的執政者與官員們,政令善良利益百姓,「國家」會活得比較長久,如果選到不善的執政者與官員們,那「國家」就頭大了,因為不善的執政與官員,就像一個個毒瘤,侵蝕著它、腐蝕著它,預告它的死亡,「國家」可不想死啊!如果「國家」沒有清除這些毒瘤的能力,那它不就死了嗎?它不要……。
「話梅烏雞」不是一道菜,而是一個人,或許只能稱之為一個生物學上的人。他其實是我的一個同事,南方人,四十歲左右,個子不高、微有駝背。他人不壞,工作也很賣力,盡管穿著有些邋遢。
公驢的牆建得越來越高,高達50丈。後來為了安全起見,他索性勒令村民們在上面加了一個蓋,將整個莊子牢牢罩住,封閉得密不透風。這樣的後果是,村民們不但白天也需要打著燈籠、點上蠟燭,更要命的是因為遮蔽了自然日光,使得莊稼無法光合作用,就這樣,一場史無前例的饑荒和恐怖正逼近龔莊。
第二年,在蔣公的首個祭日,祥林嫂從土地廟進香回來後,當晚就做了一個夢。這個夢也成為了她一生中最大噩夢的起點。
都說「外國的月亮比較圓」,但這句話對於阿Q來說只說對了一半。至少他現在不這麽認為了,因為今年的中秋節有點特殊。最令他激動的則是傳言中正在建造的未莊大船。 不知不覺,阿Q飄洋過海移民北美已經近20個年頭了。最初因為自稱趙家人被趙太爺一頓...
在許多人眼中,莎拉擁有完美的人生,有份體面的工作,有個相戀多年的男友,衣食無虞,未來一片光明。某天早晨,她遇見一隻聲稱自己能夠預言的貓,接著人生便如骨牌一一倒塌。
如果生活支離破碎,誰能陪你走過艱難時光?或許貓比我們,更懂人生……
小孩天真無邪的童言童語,讓人忘了苦悶,頓時心情開朗。(Fotolia)
家就像一個沉重的行囊,裝著各種酸甜苦辣,也裝著各項爭執和諒解。提著它很累,丟下它很慌。我們珍惜家圓滿的一面,也需面對它破損的一角,像領受一個既讓我們圓滿,也讓我們失落的人生。
在偶然間,看到中國了一位武警自述目擊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經過,很震撼。第二天無意中又看到了這篇證詞的英文翻譯報導,我把證人武警的錄音下載下來聽。我聽到了他的痛苦和良心的折磨……
我希望一開始就盡可能對皮克威克奶奶做個詳盡的介紹,免得接下來我一提到她的名字(在這本書中,我真的會常常提到她的名字),你還一直打岔問我:「誰是皮克威克奶奶?她長什麼樣子?她的個子多高?年紀多大?頭髮是什麼顏色?她的頭髮長嗎?她穿高跟鞋嗎?她有小孩嗎?有皮克威克爺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