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短篇小說
短篇小說:上海之殤(八)
凌亂的房間,每走一步都可以感覺到消殺的痕跡。光正不住地在廳裡踱步,恐懼是他唯一留存的感覺。恐懼一些不該恐懼的事,說話、放音樂、上網留言、吃飯…
短篇小說:上海之殤(七)
一個居委會的通告在手機上顯示:「本樓洞昨日新增一例確診陽性個案,現按上海衛健委新規定,本樓洞所有居民需統一隔離。另需把各家鑰匙留在門上,貴重物品請隨身攜帶,消殺人員將對各單位進行入戶消殺
短篇小說:上海之殤(六)
時間並沒有像居委會說的那麽晚,十點多一點,大白配合著醫護人員便來敲門,說是做核酸,三個人都要做。
短篇小說:上海之殤(五)
下午三點,光正在廚房準備晚飯。按光正的體面說法,全域靜態管理將近一個月了,平時三頓現在就變成早午兩頓,三天前送來的菜已經不多了,配合那些肥奶肉,隨便炒炒也就對付一頓。
短篇小說:上海之殤(四)
電話鈴聲吵醒了飢腸轆轆的念覺,在和居委會再三磋商出門採購失敗後。四月一日,政府繼上海不會封城後,再次食言,浦東未能如期解封,上海需要整體封城了。
短篇小說:上海之殤(三)
光正百度了兩個居委會的電話,先打了浦東的,一連打了十幾次,每次不是忙音,就是沒人接。在嘗試了第二十次後,光正放棄了。然後光正打了自己這邊的居委會電話…
短篇小說:上海之殤(二)
就這樣,兩天又兩天,然後再是兩天,光正又在看著空空如也的冰箱,「念覺,冰箱裡沒東西了,今天你搶菜搶到了嗎?」
短篇小說:上海之殤(一)
小區封閉兩天了,幼兒園也停止了。就五分鐘前,居委會阿姨在花園裡用大喇叭喊,二號樓和三號樓相繼發現陽性確診者,所以小區需要再封閉兩天
微型小說:與神同行,人類續章(二篇)
0091年,庚子之春。陽升陰平,天下和風,史前所記之庚子多難庚子亡帝之術已破,至今已60餘載矣。論天下定數,7仍然是幻劫之數,9仍是重生,死門生門看穿死生。
《地仙傳說》之王喜外傳(七)
第七章 王喜多次輪迴 今生再續聖緣 話說這個王喜那一世隨聖主殉難之後,靈魂飄飄渺渺地又去了另一空間。也不知過了多久時間,那位負責轉生的神又來問他,前方有四道門,一福,二祿,三壽,四智,任君挑選。 那王喜當然又選了智之門,他的潛意識告...
《地仙傳說》之王喜外傳(六)
第六章 韓信功高受戮 王喜死後頓悟 這裡要說說韓信的內心世界了。在韓信幫助劉邦打下天下之後,韓信的謀士蒯通開始對韓信展開一番遊說。蒯通善於看相,且對天下局勢了然於胸。從面相學上,蒯通對韓信說,「相君之面,不過封侯;相君之背,貴不可言」,意...
《地仙傳說》之王喜外傳(五)
王喜自那日在鬧市見到韓信受辱之後,就一直想著祖師爺所說等待「韓主出世」的那番教誨,心想師父定是有意讓自己襄助此人的。
《地仙傳說》之王喜外傳(四)
要知道,天下武學包羅萬象,自古也是博大精深的,但為何傳到今日,多數的武學只淪為皮毛的外功?那傳說中的許多武林絕學為何失傳?總歸來說竟是人心不古、世道日下。
《地仙傳說》之王喜外傳(二)
時光荏苒,也不知過了多少光陰,而天上一日,也不知人間過了多少年。王喜總算開始要兌現他對聖主的誓言,即將走下凡塵了。
《地仙傳說》之王喜外傳(一)
話說這個《地仙傳說》中提到的武夷山修道之人王喜,他也是有來歷的。這個來歷就要回溯到亙古以前的記憶了。原來王喜曾是天界中的一名世家子,原是不死之身,只因天性好道
話說這武夷山雖沒有泰山的高聳挺拔,也沒有黃山的變化奧妙,卻是丹山碧水、奇峰異洞,自古就是仙氣瀰漫的絕妙勝地。這個王喜一入武夷,就被這股裊裊仙氣吸引著…
地仙傳說(九)
這裡只說說一名不見經傳的岳家軍小人物。這名小兵名喚王喜,是北宋真宗朝宰相王旦的後人,因是庶出、家道衰落,到王父這一代已是一般平民百姓了。
塵緣筆記:國之道(2)——化民
半神人明白了「國家」想說的,除非重大事件發生,在平時,社會福利體制不管再健全再龐大,都比不上百姓善良的心,讓國中百姓都能擁有善良的心,才是「國家」想走的道。
地仙傳說(八)
話說這個杜孫自從夢得寶劍,學會揮劍斬妄念之後,道行已是不可同日而語。那老道也頻頻在夢中說話,教他如何穿牆過壁、凌空飛行、瞬間移行等術類的手法,杜孫越來越得心應手。
地仙傳說(七)
上回說到了黃山山神指引盧生入山修道,而這山神卻不是山裡唯一的神仙,還有許多修道之人隱居洞中,那也是另一番境界。
地仙傳說(六)
這個黃山靈氣,也不是人人都見得到的,肉眼瞧不見、雙手也觸不及,完全是一種感覺,這種感覺只有少數人天生特別敏感,也是他們造化的機緣。
地仙傳說(五)
話說在明朝成化年間,皖南黃山出現了一隻害人的蛇精,這蛇精也頗有來歷。
說到這地仙,就不得說說這山神了。不是每座山都有山神,有些山有,也些山沒有,一般人很難從肉眼瞧出。有些敏感的人隱隱感覺到山間靈氣…
地仙傳說(三)
像這位王家界的土地公,任內不知做了多少這類的善舉,方圓五百里地不知感化了多少人心向善…
丁富戶找來管家一問,原來是半年前入莊的丁王二看管的,從此就對這丁王二留上一份心了。
地仙傳說(一)
今天講的故事是關於地仙的故事。什麼是地仙?天上有仙,這就不提了。洞府有仙,各方土地有福德正神,百岳有山神,大河有河神,也有修煉成仙的…
誰是葛里歐(下)
就像電影畫面一樣,原是一群人走動、生活的家,一個一個消逝身影,原本顯得擁擠的空間,逐漸清空,突然她覺得房子好空曠,說話都有回音。
誰是葛里歐(上)
葛里歐,源自西非傳統部落,集吟遊詩人、讚美歌者、口述歷史傳誦者於一身的特殊職業,是部落慶典不可或缺的表演者,也是喪葬悼亡至關重要的致詞者。而故事中的主角們化身為葛里歐,娓娓道出自己的神話和傳說……
塵緣筆記:青龍之境
紅貙啊,紅貙,它為什麼一定要將人們變壞呢?因為它依靠人心中的邪念與恨而存在,但是,一群好勇鬥狠,恣意傷人,包括自己人,互鬥且互相殘殺,到最後,依舊什麼都不剩,大地變得極度荒蕪,包括它自己,也都不復存在。
侯文詠:死亡之歌
筆如手術刀,劃過生死、榮敗、悲喜,帶著時而溫柔、時而銳利的目光,寫下醫前、醫後、醫外,關於親情、愛情、友情、醫情、同情的故事。這是三十年前的侯文詠,也是後來所有侯文詠的原型,而故事還在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