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短篇小說
(shown)橘黃色的太陽已染成了紫紅色,眼看就要墜入山坳裡了,小箭子一時想著這世界甚是奧妙,覺著自己一路走來似乎早有了安排似的……
沒有哪個國家的公民,在該國政府管轄下的土地上居住,還要辦理暫住證,中國大陸例外。以下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請一笑而過。
宇宙的中心有一顆美麗的星球叫「藍星」,藍星上的人都是神之子。億萬年來,邪王紅魔一心想霸佔藍星。在宇宙面臨毀滅的世紀末,它趁機帶領紅魔軍攻佔了藍星上的「天朝國」,並把天朝國改名為「紅朝國」,立蛤蟆精變成的人形當假國王。蛤蟆精暴戾無比,殺人無數,並且對天朝國內的修煉人趕盡殺絕。
不久,波特醫生帶來先進的醫療儀器,檢查了一遍又一遍,結果都是搖頭嘆息,媽媽突然情緒失控,立刻起身轉頭過去,面向黑漆漆的窗外,淚水決堤而下,卻正好面對著佩姬。
認識他是在一次文友們的聚會上。他個子不高,有點拘謹木訥,不起眼的樣子像他樸素的衣著,黝黑的面孔嵌著一雙慈善的眼睛。農民?修理工?生意人?猜不出他的年齡和職業。
坐在湖邊石凳上,看著粼粼湖水跌滿霓虹搖曳的光影,漸漸變幻成水姐嫵媚的臉蛋扭曲著漫過來,破碎了,又漫過來,又破碎了……九叔感到有點好笑,同時又有一股說不出的滋味湧上心頭。
這天,兒子放學後從書包裡掏出一張空白信紙,說是園長讓家長提意見的,寫好明天交。呵,教書育人,虛懷若谷,確是名校名園作風。我頗欣慰兒子就讀於這所小有名氣的私立幼兒園。
當一群小學生吱吱喳喳地雀躍在村路時,李奀已經準時地出現在王老七的家門口了,他抱膝坐下來,他一言不發。這是第五天了。王老七兒子背著書包出來,瞥了李奀一眼,慌忙拉上了門。王老七的老婆出門買菜,啐了一口痰,悻悻地瞪了他一眼。李奀是來替母親討債的。
婚禮很快傳遍整個水獺世界,道賀的親友絡繹不絕,把水獺先生的家擠的水泄不通,水獺先生為了炫耀娶到美嬌娘,便請人在水中孤島蓋了一座華麗雄偉的宮殿,其實是座囚禁新娘的地牢。
老人顫巍巍、喜滋滋地拎著豬肉邊走邊喃喃自語:喲,到底還是親兒好囉,要不這肉就買不成了。養兒沒白養哪!——她惦著一個多日不見的老姐妹。
像往常一樣,她又背著冰棍箱出門了。巷口木棉樹上的蟬兒「呱呱呱」地鼓噪著,彷彿在解讀她心底的憂愁。
上世紀90年代,心地單純的小劉大學畢業分配到鎮政府當文員,因為先人一步拿到駕照,公務中有時也兼司機角色過把開車癮。一天,鎮上要傳達上級關於整頓機關作風,加強效能管理會議精神。於是鎮委龔書記交代說:小劉呵,明天有個會議。今天下午你開上麵包車去接回單鎮長。一錘敲兩處,其他在城裡住的同志,方便的話你也接一接吧。
想起了那洪荒的故事。那是極高之滅劫前,我與我兄長自極高界的宇宙作為聖王的左右護法跟隨聖王下世。
週六過去了,期盼可口的羊膻味在滾熱大鍋上混合濃烈藥香沁人心脾,空氣中瀰漫著許多歡聲笑語的日子到了。大義星期天一大早拾掇齊整,在家等著辦公室的通知。快到中午了,卻還不見動靜。
風雷激盪的年月終於將斌叔「海一樣的煩憂」掃進了歷史的垃圾堆。改革開放年代的斌叔混職於水產部門,愛崗敬業、與時俱進且頗有幾分古文功底的他頗得人緣。勞動之餘,斌叔信手拈來的打油詩、脫口而出的小幽默,簡直就是大伙免費的精神調味劑。
禿筆一支舞春秋。僅以我近十年陸續創作的十則微型小說,獻給我苦難故土和故土上夢想紛飛的人們,還有我逐漸成長的心靈......
(shown)待到了天亮,大地正沾了露水,那時的菜兒最對味,花兒最嬌美,竹筍子也正是肥嫩的時候。村哥哥們就從山上一路採摘下來。敏兒一面說著,只見一群漢子從前面山腳下向溪邊奔了過來,雄渾歌聲跟著一圈圈擴大…
(shown)恍惚中聽到了一串小調兒,老者才從暈眩裡醒轉過來,發覺已進了一個村莊裡,只見眼前紅牆白瓦,村人悠閒來去,天空仍然稀疏下著細雪,也不沾身子,卻有片片粉紅梅花殘瓣在空中飛舞,煞是好看,抬頭望去,原來那屋後小山坡上植著一排梅樹…
(shown)可我一生飄泊江湖,拉琴賣唱只是求個餬口,真為的是尋訪正法大道,小兄弟喜歡武功,武功自有其精巧奧妙之處,豈知這正法大道才是人間至寶…
(shown)小箭子說著,從口袋裡掏出一粒碎銀子,就朝拉琴的老者擲去,海二叔急忙叫著:「不要胡鬧。」只見那碎銀子已飛了出去,眼看著就要擊上了拉琴的老者,還是軟綿綿的墜了下來,看得海二叔驚呆了,手裡的酒杯子停在嘴前,嘴裡唸著:「這是那門子功夫,這趟路可沒白跑了。」…
雷雨交加的白天,像夜晚一樣黑,樹猛烈的搖擺,雷聲、雨聲、風的呼叫、樹沙沙的哭泣,混合成悲憤的交響樂。
程玉明的家,遠遠看去,橘黃色的燈光透過白底花格的窗簾,還帶著往日溫馨的氣息。程嫂坐在床頭看《轉法輪》,可是她的心並不靜,不時地看看門口。突然,傳來兩下敲門聲。程嫂欣喜起身開門。
哦,對了,資料統計出來了,咱們區裏有大小煉功點130個,每個煉功點都有專門的負責人,全區共有煉功人員8千多人。
奧迪轎車後面留下了一條長長的黑色刹車線,駕駛位置上坐的人是呂頰善,他愣了,嘴張得老大,雙手在發抖。
天濛濛亮,煉功點的法輪功學員已經晨煉完,紛紛離開了。程玉明忙著收拾答錄機和法輪功條幅。
程玉明捧著《轉法輪》念,雖然念得不那麼流利,但態度非常認真。程嫂坐著聽,她的病好像已經痊癒了,臉上流露著幸福的笑容。兒子正在寫作業,卻停下來,側著耳朵聽,點默默地點點頭,好像他也聽懂了似的。
程玉明懷惴著錢和羅剛給的東西,低著頭,加快腳步往家走,撕破的褲子在風裏一飄一飄。一不小心撞一個路人。
汽車行駛在公路上,程玉明坐在後坐上,摸了摸淺色座椅和豪華的裝飾,眼裏流露出羨幕的神色,隨即變得緊張,兩隻手交叉的摩挲著。
一陣狂風吹進,長長的落地窗簾隨風亂舞,一個中年男人過來朝窗外看了看,把窗關小了些,他的背影身形矯健,轉過身,只見面容方正,神態祥和,他坐回書桌前。桌上亮著一盞清燈,燈前一份稿件,紙已經略略發舊,舊得卷了角,稿件的題目:一個屢次犯罪入監人的新生,標題下面的署名:程玉明。
鳴芝感覺自己越來越像從大海逆急流而上,到淡水河的河段產卵的鮭魚,去產卵地好比和秦毅川結婚,巨大沖刷而下致使傷痕累累的流水好比陸叔的憐愛。趙鳴芝的心身覺得疲倦,作為一個純潔的少女,她無力在兩個男人的愛的激流中往返自如,遊刃有餘。跳出去?她同樣無能為力。拒絕陸叔?這是她心裏的願望,可是,面對這個拯救了父親、情人的可親的叔父一般的男人,這個似乎沒老婆的可憐人把滿腔的愛如瀑布般傾瀉在自己身上,而卻如此彬彬有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