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其正文集
種一棵果樹 適時予以澆水、施肥…… ——細心照顧
海祭正進行著。就在海邊沙灘上。 此刻,天色陰霾,微顯燥熱,蒼穹有著大塊大塊烏雲,展布四面八方,雖然無雨,卻給人一種悲愁、憂鬱和不快之感。
人生在世,不管只求溫飽或想致富,都有待財務來支撐。財務要有其來源。其來源,不外是去求取,另一方面則是節儉。這就是通常所謂的開源節流。
一到夏日,便常烈日當空,火傘高張,燠悶炎熱得叫人有如在火爐旁的感覺,人們要想離開揮汗如雨的境地,趕赴海濱。
船傾斜擺盪著。 一波海浪洶湧地衝擊過來。轟然一聲,船身被衝擊得向一邊傾斜。白色浪花四濺。
到海邊,總會看到海水激起許多或大或小的白色浪花。 是由海水激盪而成的,有時海水激盪得厲害,竟至波濤洶湧,白浪滔天,有如千堆雪
我看過雲海,一次,再一次,在那高山上,在多次飛行中,在多水氣的季節,至今印象深刻,銘記不忘,每次想起,便歷歷在目。
「海邊戲水去!」 是天氣太熱了吧!總聽到有人這樣的邀約,也聽到有人答應…
多少年來,中秋對我只是一個公式。它很難激起我心中那片止水的浪花,最多只形成一些微波而已。然而今年不同了。它是那麼強有力地震盪了我,使我心湖中被激起的波浪,久久不能平息。
北風一陣一陣地吹著,寒流一梯次一梯次地來著,天氣冷起來了,並且漸次地增加著冷度。海中的烏魚為了適應水溫,由北方向南方迴游而來。
春節後,我和內人蜜子、兒子傑傑及媳婦慧霞,搭挪威翡翠號郵輪,從香港到越南、新加坡作了一次旅遊。正是中共肺炎(俗稱新冠肺炎)即將流行前夕,可說是大難來臨前的冒險之旅。
再沒有比「共同海損」這個海商法上的名詞,更能適切闡釋「同舟共濟」的真義了。
那夜,在海邊,我們擁有許多美好的時刻,享受著沉醉,過得非常愉快。 到海邊去!
整個地球,水域占絕大部分地區,乃有許多島的出現。海中小島固然是島,大的陸地,即使是亞洲、非洲、澳洲或大洋洲,又何嘗不是島?島和洲本來就是可以互相發明的。
聽到海濤的聲音了。 是從海那邊傳來的。 大概是海上又將有什麼浩劫了吧!
常常,我在海邊,看見許多有著各種形象的海岩,在向人們展示造物者的神雕,尤其是在岩岸的海邊,像佳樂水,像野柳,那些形象更是顯明突出
來了!來了!我們來了。我們從四面八方來了。我們或從事士農工商軍公教。我們這一群,或年紀已大,大都已經退休,有些仍在職,我們興致勃勃地聚集過來,聚集在《華文現代詩》裡。
有一個夢,在海上。當海波盪漾,它便隨著海波飄盪而去,去向遠方…
我來了。我到海邊看海浪來了。 海浪正洶湧著。 是的。海上常常有海浪洶湧。
海鷗,飛翔,在穹蒼,在海的上方。 看!牠和群鷗一樣,平舉著雙翅,以一個極優美的姿勢,在滑翔。
船航行著,在海上。 是船就必須在海上航行。 它從此岸航行到彼岸,從一個港口航行到另一個港口
百鍊成鋼。要造就一塊好的鋼,必須經過許多錘打和凝鍊。 成功不能倖致。做一個好漁夫,不是容易的。風雨、烈陽、驚濤駭浪和終年枯寂的海上生活
「開航!」 當一切航海的準備就緒,船長便下令開航了。 開航的命令,是專屬於船長的。
像終日奔波疲憊不堪的工作者回到了家,船回到了海港。 像浪跡天涯飽受風霜的遊子投向慈母的懷抱,船投向了海港。
拾揀貝殼,不等如拾黃金,揀珍珠寶貝? 在海灘上,走過來又走過去,逡巡著,尋找著,拾揀著…
多少樂趣,寄放在捉沙馬上。 和螃蟹一樣橫著跑,卻長手長腳,跑得真快。好會跑的沙馬!
看見林投了,就在防風林那邊,成叢成堆地。 笛音便在我心中響起童年的曲調。
海浪在輕輕地吟唱著一首詩。 一波接著一波,海浪在湧起,向海灘湧進,激起了許多白色泡沫,它們的吟唱便傳來了。
一股魚腥蓬起綻開,又一股魚腥蓬起綻開,瀰漫在空間。——這是漁村的特殊景觀。它招展著,像一面旗幟,在海邊不遠處,在海港附近。
走上海灘。 多麼鬆軟的海灘!走過去,一步一個腳印。腳印留在身後。
聳然屹立海邊,在一定的時刻,發出一定的閃光,燈塔,它是航海者的指路標。
共有約 763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