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其正文集
種一棵果樹 適時予以澆水、施肥…… ——細心照顧
整個地球,水域占絕大部分地區,乃有許多島的出現。海中小島固然是島,大的陸地,即使是亞洲、非洲、澳洲或大洋洲,又何嘗不是島?島和洲本來就是可以互相發明的。
聽到海濤的聲音了。 是從海那邊傳來的。 大概是海上又將有什麼浩劫了吧!
常常,我在海邊,看見許多有著各種形象的海岩,在向人們展示造物者的神雕,尤其是在岩岸的海邊,像佳樂水,像野柳,那些形象更是顯明突出
來了!來了!我們來了。我們從四面八方來了。我們或從事士農工商軍公教。我們這一群,或年紀已大,大都已經退休,有些仍在職,我們興致勃勃地聚集過來,聚集在《華文現代詩》裡。
有一個夢,在海上。當海波盪漾,它便隨著海波飄盪而去,去向遠方…
我來了。我到海邊看海浪來了。 海浪正洶湧著。 是的。海上常常有海浪洶湧。
海鷗,飛翔,在穹蒼,在海的上方。 看!牠和群鷗一樣,平舉著雙翅,以一個極優美的姿勢,在滑翔。
船航行著,在海上。 是船就必須在海上航行。 它從此岸航行到彼岸,從一個港口航行到另一個港口
百鍊成鋼。要造就一塊好的鋼,必須經過許多錘打和凝鍊。 成功不能倖致。做一個好漁夫,不是容易的。風雨、烈陽、驚濤駭浪和終年枯寂的海上生活
「開航!」 當一切航海的準備就緒,船長便下令開航了。 開航的命令,是專屬於船長的。
像終日奔波疲憊不堪的工作者回到了家,船回到了海港。 像浪跡天涯飽受風霜的遊子投向慈母的懷抱,船投向了海港。
拾揀貝殼,不等如拾黃金,揀珍珠寶貝? 在海灘上,走過來又走過去,逡巡著,尋找著,拾揀著…
多少樂趣,寄放在捉沙馬上。 和螃蟹一樣橫著跑,卻長手長腳,跑得真快。好會跑的沙馬!
看見林投了,就在防風林那邊,成叢成堆地。 笛音便在我心中響起童年的曲調。
海浪在輕輕地吟唱著一首詩。 一波接著一波,海浪在湧起,向海灘湧進,激起了許多白色泡沫,它們的吟唱便傳來了。
一股魚腥蓬起綻開,又一股魚腥蓬起綻開,瀰漫在空間。——這是漁村的特殊景觀。它招展著,像一面旗幟,在海邊不遠處,在海港附近。
走上海灘。 多麼鬆軟的海灘!走過去,一步一個腳印。腳印留在身後。
聳然屹立海邊,在一定的時刻,發出一定的閃光,燈塔,它是航海者的指路標。
沒想到漁船的出航,會這樣快速。 看它們出航,確實是一件樂事。
由那些精巧的珊瑚,我想起了珍珠。 珍珠,是何等燦美,是人們所寶貴珍惜的。多少人在追尋!多少人在收藏!多少人戴在指間!
從海中被採來,這些珊瑚是海邊的寵物。 挺身舉臂,展現各種形象,婀娜多姿,純白瑩潔,光燦奪目,它們真是海宮中的珍貴美飾。
看見了海岩,就在淺海處。 顯現那麼陳舊的灰褐,那麼愚拙的形象,令人想起誠樸,令人回到遙遠的古早年代。
見到防風林了。海邊是到了。 防風林是海邊的訊號。到海邊去,最先見到的便是防風林。
匯眾流,納百川,集諸水,藏污納垢,清濁同歸,兼容並蓄,卻不為所染
一隻鷹 疾飛 展雄姿 一枝梅 笑傲 向嚴寒
任風雨去風雨 任乾旱去乾旱 挺立著 深深地根植於土地裡
久久,冷冬攜寒風留連不去 有時還飄些霪雨 這天氣叫人瑟縮不前 連高大建築和樹木都發抖
站在那裡發什麼呆? 因為階梯層層陡峭堆疊阻擋於前? 因為年紀已有千斤萬斤重? 因為身體已經白髮蒼蒼?
蟋蟀在盡情地唱歌 螻蛄在盡情地唱歌 蟬兒在盡情地唱歌 草螟阿公在盡情地唱歌
長途跋涉而來 爬到這裡 土質變鬆軟了 人也已塗上了黃昏色彩 並且疲憊不堪,搖搖欲墜
共有約 751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