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悟故事傳說的真義
這齣戲,還得從久遠的人神共存的時代說起,戲裡這個城堡,是個信神的國度,人民相信一切是神的恩賜,城堡在國王賢明的治理下,人人相親相愛
等待 純真初心的歸來
這條路兩旁種滿了的芒果樹,在三月節裡,結了青綠果實,疏疏落落上墳的人,迤邐至應公廟前,午後陽光的淫威在樹葉間穿梭,瑞弟穿著拖鞋,掮著鋤頭走在前頭,鋤柄上掛著的畚箕在背後幌盪著。
聆聽 原始的寧靜
這隻黃額毛的水鴨白嘴巴埋進水裡,長尾巴跟著翹了起來,在水面閃了一瞬,緊接著,兩片翅膀在綠水上,劃出兩道圓弧漣漪,於是,氣氛熱鬧了起來。
月琴啊,我的原鄉聖地在哪裡
思想起,祖先鹹心過臺灣,不知臺灣生作啥款,海水絕深反成黑,海山漂浮心艱難。黑水要過幾層心該定,遇到風颱攪大浪,有的抬頭看天頂,有的啊心想神明。神明保佑祖先來,海底千萬不通做風颱,臺灣後來好所在,三百年後人人知。
散落人間的文字:來福明天要去旅行
懷想從庶民生活中走來,舊歲月裡的素樸已渺然不見,驚覺只有喚醒善念,回歸傳統,才能找回善良,悠遊天真無邪的境地。
散落人間的文字:驢車爬上了來德山
梅姑坐驢車裡正擔心著那瘦驢兒,一旁白髮老人卻抓著車篷柱子,鎮靜的一聲鼓舞,驢兒聽到了,仰起頭,兩股大腿用了勁,驢車一口氣衝上斜坡,這時,一陣風掠過來…
在貧樸的歲月裡,一切都是那麼清新、簡單、自然,倏忽幾十年,是慢長也是瞬間;現在,環境變渾濁了,人情也趨淡薄,幡然驚覺過去的東西不見了,開始回味縈繞心中醇美的愁緒,渴望陳舊的鄉愁的溫潤,也回憶起那質樸、淳淨、青澀的感情。
散落人間的文字:車聲若響
純樸的故事永遠不會褪色,五十年前,公車裡上演的寫實劇,至今,戲中人物仍時常浮現腦海裡,那位率真性情的老太婆最是色彩鮮明。
散落人間的文字:在鳥聲喧譁中 尋找寧靜
登上觀海樓望向大海,前面一片遼闊的綠黃水田綿延至西邊堤岸,緊緊接著天際,近處水田旁,一排木麻黃在風中搖曳。忽然發現,田裡有幾個白點跳動,從身邊的望遠鏡裡看得就清楚了,幾隻環頸鴴站在田裡
汴河船帆飄揚   回憶千年質樸風光
懂事時,看到壁上那張圖就特別喜歡,上學認了字,父親跟阿公都告訴我那張圖叫《清明上河圖》,是祖先傳下來的,第一次聽見「清明上河圖」幾個字,打心底震了一下
散落人間的文字:回歸自然的純淨
人類發展到今天,環境已遭受到嚴重的的破壞,科學的進步改造了世界,也陷入了自己創造的危險中。首先遭殃的,是人人需要的飲食問題,嚴重者,各類重金屬、化學藥劑等殘留物侵入動植物,再經由食物鏈進入人體
散落人間的文字:圍爐的人
一個北風呼呼的早晨,六叔仍打著赤膊,扛著沉重的大麻袋踅過曬穀場,進了左面護龍廚房裡。大廳前紅燈籠下,籐椅裡的老奶奶早瞧見了,頻頻點著頭。我蹲坐這邊門檻上,看著奶奶的皤皤髮絲在風裡飛揚,心裡興奮地嚷著:「要過年了。」
想念那些淳樸簡單的日子
從現在看六十幾年前那個年代,那時人們的生活就是那麼淳樸,誰也不去理會淳樸這事兒,我還想念著那樣的環境,因為現在一切都不一樣了。
慈悲的一抹殘紅
等待的就是這個時刻,那邊的山稜線上終於現出第一道曦光。我雖然只是一支蓮葉,這麼卑微的身分能夠守候主人,守候美麗鮮妍的蓮花,真是打從我土裡的根柢覺得榮耀
濁世中的一股清流
五、六十年前,老董事長帶著團隊從臺灣出發走向世界,用誠信建立了他的「不織布」王國,如今,八十幾歲、靜定的臉孔仍然煥發著睿智與自信…
疫情中,我們用善良仰望光明
接近中午了還下著小雨,天色陰暗,我擠在騎樓下排隊購買飲料的人龍裡,只能望見遠處街道上的車水馬龍,鼎沸人聲都聽不見了。
散落人間的文字:燒陶,燒出純淨的心
我的燒陶過程或者說修行故事,應該從文三叔說起比較精采,當然,過程也有艱辛。
雨夜花雨夜花 受風雨吹落地 無人看見瞑日怨嗟 花謝落土不再回 花落土花落土 有誰人倘看顧 無情風雨誤阮前途 花蕊若落要如何
散落人間的文字:竹林深處有茶鄉
這茶香太迷人了,雖然我沒忘記初衷,也禁不住口渴,一口喝了整杯茶,高聳竹林搖下來一陣風,渾身涼爽,我舒了一口氣,點著頭致謝,將白瓷杯放回茶托上,輕輕推向那司茶人。
兒子停了一下,又補上一句:「回去看家門前那棵龍眼樹上的月亮。」兒子了解爸爸心理。手機視訊斷了,老伴瞇著眼笑著,臉上的皺紋還想著兩個孫子:「科技進步了,從手裡就可以看到台北的孫子。」
貶入凡間的仙子 吊燈花的傳說
翠綠樹牆長出一盞盞垂掛的華麗紅粉燈籠,花姿纖細嬌俏,隨著徐徐清風搖曳擺盪,吊燈扶桑花在綠葉襯托下顯得飄逸動人,十分美麗!
經過漫長的歲月我還記得,那時,白髮老頭兒指著臉上的胎記,注視著我說:「好小子,記住了,或許我們還有見面的機會。」腦海裡還深深印著那遙遠的記憶,那個長久以來懷想著的陽光剛剛露出來的山谷…
蒙娜麗莎在鐵片裡向我微笑
導覽小姐說,那是鐵片經過板金的沖床技術,沖出無數個孔洞,設計出來的圖像,創意的巧思讓人讚歎。那邊,許多學生圍成一圈,唧唧喳喳地組裝著各種金屬藝術品,走近一看,有筆筒、手機架還有音樂小屋,幾雙手指雀躍地忙著尋找不同造型的金屬。
阿里山的春天,吉野櫻在和煦的陽光裡,生氣勃勃地向天空宣示著白色的意涵。
竹涵生機 編織人間情味
竹編藝術家林根在的《玉花盤》,圓形花盤,口大底小,弧線從盤口向盤底縮小,織紋層層變化,紋路間裝飾編花,更顯得花盤的細緻高雅。
神韻交響樂團演奏的《唐玄宗遊月宮》,音樂優美、意境高遠,讓我有一種從沒有的奇妙感動,思索著這感動時,腦海卻又被唐玄宗與仙女在月宮裡,翩翩起舞的景象吸引了過去…
散落人間的文字:在崇山峻嶺間
那年春天,我們拜訪了台灣北部橫貫公路海拔最高點1200公尺的明池,也登上了雪山山脈、標高2500公尺的桃山瀑布,終日盤旋崇山峻嶺間,領略了台灣山岳的宏偉與俊秀。
木雕藝術家丁宗華的作品《畫面》在國立台灣美術館展出時,一群小學生好奇地站在木雕前看著,猜不出兩個木頭人玩什麼遊戲,老師又一遍一遍地解釋,小學生終於嘻嘻地笑出聲來…
那個歲末寒冷的早晨,校園的柴窯已擺滿坯陶,層層疊疊像一座小山,幾位同學忙進忙出,陶藝老師蔡坤錦站在凳子上探視窯室。
有三十年製鼓經驗的老師傅告訴我,一位老和尚打了他的鼓說:「這鼓是天上來的。」這話引起我的興趣,問他有什麼涵義,老師傅輕描淡寫地說:「我想就是打出來的鼓聲很細很柔,像仙樂一般,能夠傳達出打鼓者內心的慈悲。」
    共有約 123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