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悟故事傳說的真義

——人生如戲,戲裡蘊含善心善念
文/王金丁
徐明義畫集(六)—夢境(彩墨)。63×64cm。(圖片來源:徐明義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135
【字號】    
   標籤: tags:

序曲

從古到今,大時代浪濤激盪下,仍有許多的故事傳說流傳下來,與人們的生活交織,不斷在戲外演繹著。於是,不管說書還是戲曲,劇中的故事豈只是故事?

人神共存的城堡

這齣戲,還得從久遠的人神共存的時代說起。戲裡這個城堡,是個信神的國度,人民相信一切是神的恩賜,在國王賢明的治理下,人人相親相愛,風調雨順,物阜民豐。城堡裡的花兒美麗芬芳,釀出的花露遠近聞名,還銷售海外,為這個城堡帶來了不少財富。

漸漸的,物質生活的追求更多了,人們開始為金錢勾心鬥角、為權力相互攻擊,加上進出口貿易頻繁,原來的純淨美好不復存在,道德開始敗壞了。國王原本誠心信神,遵循傳統道德,國王皇后互敬互愛;開放進出口貿易後,外國商人進貢很多美女給國王,不僅國王沉迷女色,百姓也沉淪酒色財氣中。人民的心靈受到汙染,整個城堡充滿汙濁之氣,人們不再禱告懺悔,人心離神越來越遠。最後,神遠離了這個國度。

與此同時,魔鬼已悄悄占領城堡,派來一隻地獄的巨大惡龍,控制著這個城堡。惡龍不斷吐出病毒,毒害人們,每天有大量的人死亡,整個城堡陷入極度恐慌中,花兒枯萎了,死亡的恐怖氣息籠罩人們心裡,城堡成了死亡城堡。後來,城堡的國王被魔鬼用魔咒控制著,變成了那隻惡龍,毒害自己的人民。

國王懊悔許多百姓死在自己吐出的病毒裡,卻無法自拔地在痛苦中度過漫長歲月。如今,雖然國王甦醒了,可是,此前已經沉淪了千萬年了。

向神祈禱的女孩

這故事,還得從孝順勇敢的女孩小珊這邊說起。

那天,小珊的父親在農場摔斷了腿,花了很多錢請醫師治療也沒能治好,看見父親身體一天天消瘦,小珊又擔心又苦惱,天天向神祈禱,只要爸爸的腿能治好,願意代替爸爸受苦。

那天晚上,小珊夢見了一座城堡,城堡四周環繞著美麗的花朵,爸爸喝了一滴城堡裡的花朵釀的花露,摔斷的腿馬上好了。醒來後,興奮地告訴爸爸自己的夢,說要去城堡尋找花露。爸爸卻告訴她:「那是傳說中的城堡,聽說那座城堡被滿是刺的尖銳花莖層層包圍著,再沒有人進去過。」小珊語氣堅定地說:「不管吃多少苦,我一定要把花露帶回來。」

意志堅定的小珊,邁上了坎坷的路

小珊揹著行囊,走了好長一段路,停下腳步擦著汗,喝了口水,這時,小黑馬「小黑」已彎著腿蹲在面前,搖著脖頸看著小珊,「小黑」是一匹活潑可愛的小黑馬,小珊六歲時,爸爸送給她的生日禮物,小珊輕撫著「小黑」臉頰,抱著行囊坐上了小黑脊背,小黑晃著頭「嗚」了幾聲,站了起來,搖著長長的尾巴,走進了山間小路,而那忠心的牧羊犬「綠綠」也在後面跟了上來。

不知經過了多久,天漸漸黑了,可是城堡還在山的另一邊。這時,小珊看見右邊那座高聳天際的山,半山腰閃著微弱燈光,心中立刻湧起一陣欣喜,於是,拍拍小黑臉頰,從小黑背上溜了下來,鼓起精神邁步往前走去。暮色裡,小珊平靜的心裡,意識到神佛在幫助她,一路上,感謝著上天的慈悲護佑。

背著行囊的小珊抓著樹枝,喘著氣爬上了黃土坡時,仰頭看見牧羊犬「綠綠」已蹲在上面,轉過頭來輕輕叫了兩聲,嘴上的白鬍子在風中飄著。小珊抬起手臂輕輕擦著額上的汗,朝「綠綠」揮揮手。一陣風吹過來,渾身舒暢了,樹上淅瀝嘩啦落下許多水滴,轉頭向坡下看去,「小黑」正朝她點著頭。

望向山谷,一灣乳白溪流在眼前汨汨流淌著,第一次遠遠瞧著從小跟爸爸生活的地方,小珊心中浮起一絲暖意,不覺朝那條小溪揮著手,為爸爸尋找花露的意志更堅強了:「爸爸您放心,有綠綠跟小黑陪著,我們一定能完成任務的。」小黑在山坡下面摩蹭著,嗚嗚的叫了兩聲,也想著農場好玩的事兒吧,此刻,那天夜裡作的城堡的夢,又浮上了小珊腦海。

攀上了峰頂,小黑馬「小黑」在前面領路,小珊一步一步慢慢走著,牧羊犬「綠綠」甩著小尾巴,跟在後面蹣跚走著。

小珊拉著「小黑」頸上的韁繩,順著光的方向前進,在一棵高大櫸樹下的岩石旁轉彎時,綠綠已悄悄躥到身邊,小珊順了順綠綠大耳朵,這時,大地整個融入黝黯暮色裡,一間小木屋在不遠處亮著燈光,一位老奶奶站在門前不停地揮著手,走近時,老奶奶親切地招呼著小珊:「累了吧,趕快進屋裡。」

老奶奶端著一盤熱騰騰的食物放在桌上,頓時,一股從沒聞過的香味瀰漫小木屋,小珊正好奇著是什麼好吃的東西時,綠綠自個兒站在桌旁大口大口吃了起來,小黑已不知跑哪兒去玩了。陣陣晚風從窗口吹進來,那一夜,小珊在溫暖的被窩裡,進入了甜美的夢鄉。

而此刻,故事必須拉回城堡,因為,驚濤駭浪來了。這時,呈現小珊眼前的是巨大而彎曲的藤蔓,布滿尖銳的刺,攀緣上整座城堡。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陰氣,惡龍昂起三個頭,吐出長長的火燄,兇猛地向小珊襲來;驚悚氛圍中,小珊用純淨的眼神看著惡龍,堅定而溫和地對惡龍說:「我爸爸生病了,需要花露治療,求您給我一小滴花露。」小珊心中唯有一念真誠摯意。就在這一刻,惡龍的三個龍頭突然停在空中,睜著大眼睛看著小珊,隨即流下大顆大顆的眼淚:「小女孩,妳的純真破除了我的魔咒,也喚醒了城堡。」

小珊合掌跪在地上,淚流滿面,眼淚變成一顆顆水滴,流進泥土裡,瞬間,枯萎的藤蔓長出片片綠葉,一朵朵小花冒了出來,七彩花兒陸續綻放。於是,整個城堡又復活了,這時,城堡大門「咿呀咿呀」慢慢開了。

小珊又驚又喜,感謝神的幫忙。她抬起頭,望向天空,這時,感覺從頭頂灌下來一股熱流,通透全身,小珊頭腦清晰了,什麼都明白了。

此時,城堡裡冒出一股白煙,在濃濃的花香裡,出現一位穿著古代國王服裝的長者,和藹地向小珊說:「好孩子,感謝妳,妳的純真破除了魔咒,讓我醒過來了,我就是被魔咒困住的國王。」國王從身上拿出一個小瓶子,交給小珊:「這就是花露。」

小珊從國王手中接過花露,望向城堡,突然一道彩虹沖向天空,此時,彩虹下的城堡消失了,空中依稀可見繽紛的花朵。小珊望著消失的城堡,合上雙手,感謝神的恩典。

回到山谷,倒出一滴花露給爸爸服下,爸爸的腿馬上好了,身體也恢復了健康,於是,小珊和爸爸每天虔誠向神禱告,農場的人們又過著和樂融融的生活。當然,牧羊犬「綠綠」總是在農場柵門邊逡巡,活潑的「小黑」,還是追著山谷的風,到處奔跑。

曲終猶留餘韻

不管人生如戲或戲如人生,好戲都蘊藏著純真的善心,留給後人深思;歷史總是不斷重複,而人類必須學會體悟其正面意義,回歸美好永恆的未來。@*◇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懂事時,看到壁上那張圖就特別喜歡,上學認了字,父親跟阿公都告訴我那張圖叫《清明上河圖》,是祖先傳下來的,第一次聽見「清明上河圖」幾個字,打心底震了一下
  • 純樸的故事永遠不會褪色,五十年前,公車裡上演的寫實劇,至今,戲中人物仍時常浮現腦海裡,那位率真性情的老太婆最是色彩鮮明。
  • 在貧樸的歲月裡,一切都是那麼清新、簡單、自然,倏忽幾十年,是慢長也是瞬間;現在,環境變渾濁了,人情也趨淡薄,幡然驚覺過去的東西不見了,開始回味縈繞心中醇美的愁緒,渴望陳舊的鄉愁的溫潤,也回憶起那質樸、淳淨、青澀的感情。
  • 梅姑坐驢車裡正擔心著那瘦驢兒,一旁白髮老人卻抓著車篷柱子,鎮靜的一聲鼓舞,驢兒聽到了,仰起頭,兩股大腿用了勁,驢車一口氣衝上斜坡,這時,一陣風掠過來…
  • 懷想從庶民生活中走來,舊歲月裡的素樸已渺然不見,驚覺只有喚醒善念,回歸傳統,才能找回善良,悠遊天真無邪的境地。
  • 思想起,祖先鹹心過臺灣,不知臺灣生作啥款,海水絕深反成黑,海山漂浮心艱難。黑水要過幾層心該定,遇到風颱攪大浪,有的抬頭看天頂,有的啊心想神明。神明保佑祖先來,海底千萬不通做風颱,臺灣後來好所在,三百年後人人知。
  • 這隻黃額毛的水鴨白嘴巴埋進水裡,長尾巴跟著翹了起來,在水面閃了一瞬,緊接著,兩片翅膀在綠水上,劃出兩道圓弧漣漪,於是,氣氛熱鬧了起來。
  • 這條路兩旁種滿了的芒果樹,在三月節裡,結了青綠果實,疏疏落落上墳的人,迤邐至應公廟前,午後陽光的淫威在樹葉間穿梭,瑞弟穿著拖鞋,掮著鋤頭走在前頭,鋤柄上掛著的畚箕在背後幌盪著。
  • 母親從鄉下老家來到城市,她的第一感覺就是城市的擁擠和炎熱。街上車輛多,公交車上人多,各類建築物密密匝匝,讓人感覺透不過氣…
  • 在一個奇異世界中,沒有陸地,只有廣闊無垠之大海。而在這個世界之人都生活在一艘艘大船裡,有的船為藍白色,有的船為三色,還有的為花色,相互之間並不近靠,各自航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