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逸詩集
疫下恐慌城慘澹, 春來淒冷雪紛揚。 追隨惡黨贏陪葬, 不敬蒼天取滅亡。
博弈財經余燹火, 抗爭香港裂鴻溝。 中東挑釁移焦點, 背地支持是預謀。
紀元新歲已開頭, 變幻風雲惡未休。 簌簌有聲肩雪落, 淒淒無語樹禽愁。
半封河面回冰雪, 風卷隆冬天氣寒。 樹結霧凇山白髮, 河凝霞影水紅顏。
平地霧霾三萬丈, 遮天敝日覆重城。 山河失色愁容漫, 未日無聲慘澹縈。
水經淺灘的嗚咽 是河流的哭泣 葉枯寒枝的嗚咽 是樹木的哭泣 內心深處的嗚咽
忽若春風花瓣雨, 紛紛白雪舞芳菲。 素箋款款千年語, 粉蝶翩翩億萬飛。
不忍嚴冬蕭瑟漫, 細尋生意踏冰河。 多情垂柳搖金髮, 沉默杉松聳玉柯。
嚴冬萬木蕭疏處,一片憂傷度。 乾枯櫟葉不離枝,但有風來聲瑟感心知。
河冰初厚打陀螺, 鞭子掄圓脆響多。 嬉戲之人求熱汗, 飛旋螺哨送歡歌。
繁華冬日碎, 未世道衰無。 水落沙洲出, 風乾亂石枯。
冷寂寒冬裡, 長河獨遠巡。 風吹枯葉盡, 水結薄冰新。
風波未靜香江湧, 兩派競爭區議員。 民主潮流贏大勝, 自由意志得宏宣。
又是紛揚飛好雪, 蒼天著意撫神州。 丰姿飄逸循神韻, 漫舞輕盈任自由。
邪惡依然存在, 怎能忽略魔情。 辛勤穩重是精英, 謹慎無妨堅定。
利令智昏人欲懵, 不思道義不思懲。 邪魔歪理迷難醒, 地獄列車狂敢登。
心隨事易人常變, 此一時兮彼一時。 轉換陰晴天亦改, 偏移標準道難持。
方生白雪嚴寒起, 忽暖黃雲冬雨奇。 積水雨敲燈影碎, 殘冰風化早春疑。
夜半冰晶天上落, 翩翩仙子出瑤台。 路燈雪掃煙花放, 庭樹風吹玉蕾開。
冬來蕭瑟, 落葉紛紛山默默。 向晚濃陰, 愈漫昏黃氣愈沉。
飢腸稍緩, 好飯欲來何懼晚? 慢煮精烹, 做熟佳餚有過程。
人生無樂, 靜看紅塵由起落。 四季循環, 變換春秋又一年。
濃妝卸去蒼山老, 槭上殘留一點紅。 屢見荻花搖碧水, 尚存桃葉舞金風。
槐葉黃時已是冬, 楓林不剩一枝紅。 芳華早逝悲衰木, 蒼翠依然有勁松。
秋去冬來山影瘦, 悠悠惟有水寬泓。 柳垂清鑒惜華發, 雲上碧天征遠程。
蕭瑟傷秋晚, 天憐生意微。 金風搖樹過, 黃葉作花飛。
形骸放浪秋深處, 山水斑斕天地間。 一嶺緋紅一嶺翠, 半天青白半天藍。
大河四季容常換, 此歲深秋景不同。 圓柏青枝扶李紫, 山楂金葉伴梨紅。
餘暖行將去, 苦寒蕭瑟初。 深秋一夜雨, 梓葉萬枝疏。
秋山秋水舞游龍, 秋色斑斕畫境中。 塗抹新妝惟厚重, 展延秋意漸深濃。
共有約 183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