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濫交與酗酒不會帶來真正幸福

人氣 771

【大紀元2024年04月20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Matthew Ogilvie撰文/信宇編譯)最近,總部設在美國的非政府組織「世界人口評論」(World Population Review)發表了一份研究報告,稱澳大利亞是世界上第二濫交的國家。

其它研究表明,澳大利亞存在嚴重的賭博問題。事實上,澳大利亞的新南威爾士州是世界上「賭博機最多」的州,僅次於美國的內華達州——賭城拉斯維加斯(Las Vegas)所在地。

此外,在COVID-19封控的大背景下,澳大利亞成為全球醉酒最嚴重的國家之一。

作為一名在高等教育領域擁有三十多年教學經驗的教授,我深知這些現象都是真實存在的。在澳大利亞和美國的這段時間裡,我認識到大學校園早已經不是一塊淨土。

在校園裡,藥物使用也從最常見的飲酒和偶爾使用軟性毒品,轉變為酗酒和使用甲基苯丙胺(methamphetamines)和可卡因(cocaine)等硬性毒品。

僅就目前而言,賭博對學生的影響還不是很明顯,然而事實證明,網絡遊戲的出現和輕易獲取的賭博應用程序絕對是一個陷阱。

面對這種愈演愈烈的形勢,人們不禁要問:在性自由和吸毒酗酒的影響下,這些學生會更快樂嗎?

答案顯然是「不會」。

悲慘的一代

我曾多次目睹不少年輕人的生活被糟糕的人際關係毀掉。尤其是年輕女性,她們容忍隨意的性行為,希望得到一段永遠不會有結果的感情。

不少年輕人的生活被糟糕的人際關係毀掉。(Shutterstock)

我還看到了太多的年輕人因為吸毒而不得不長期住在醫院裡身不由己。

現實情況是,濫交和藥物濫用使許多人病痛纏身、身體虛弱。

這些問題不僅影響年輕人。研究表明,生活在完整家庭中的婦女和兒童遭受的家庭暴力要少得多。

根據美國司法部發布的報告,研究人員布拉德‧威爾考克斯(Brad Wilcox)和羅賓‧威爾遜(Robin Wilson)指出:「(在男女關係中)締結婚姻後的女性明顯比未結婚的女性更安全,在有已婚父親的家庭中長大的女孩受到虐待或攻擊的可能性明顯低於沒有父親的女孩。」

同樣,賓夕法尼亞大學(th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的研究表明,親密伴侶間的暴力大多發生在男女朋友而非婚後配偶身上,「這些伴侶關係導致的人身暴力最多。」

掙脫「束縛」並沒有帶來多少快樂

政治正確(political correctness)和所謂的「覺醒」(woke)意識形態根本無力解決這些問題。20世紀60年代的性革命廢除了統治文明社會幾個世紀的大法律。

然而,正如英國著名作家吉爾伯特‧基思‧切斯特頓(Gilbert Keith Chesterton, 1874—1936)所指出的:「當你打破了大法律,你並沒有得到自由;你甚至沒有得到無政府狀態。你得到的是小法律。」

事實證明,性革命是失敗的。它提出反對「大法律」,並許諾給予人們自由。

許多人享受著虛幻的無政府狀態。然而,我們最終得到的不是自由,而是痛苦,我們被「政治正確」從上而下強加給我們的多重「小法律」壓得喘不過氣來。

每個人都在尋求更高的目標

當我對人們的經歷進行反思時,我更加確信,人類精神的核心是對超越的嚮往,或者我們可以稱之為對「更高目標」的渴望。

人類是永不滿足於平庸或平凡的。當人們致力於更崇高的事業,如上帝、政治事業或家庭時,這些慾望就會得到積極的引導。

人類精神的核心是對超越的嚮往。(Shutterstock)

然而,當這種慾望通過隨意性交等方式傳遞時,人們難免會感到沮喪和不滿足。於是,他們試圖通過不斷增加性伴侶的數量或新奇的做法來達到自己的目標。

這或許可以部分解釋為什麼大學裡的年輕女生們經常抱怨說,她們迫於壓力,不得不忍受那些有損道德觀念和身體健康的性行為。

同時,當人們得不到滿足、無法追求「更高目標」時,他們就會借酒澆愁,或用其它藥物來暫時掩蓋痛苦。而且,隨著痛苦的加劇,他們對酒精和毒品的使用也會變得更加嚴重。

為政府加強控制鋪平道路

有趣的是,濫交、過度賭博和藥物濫用也適用於某些當權者。

現實情況是,讓人們「分心」於這些惡習也會為政府的擴張鋪平道路。

早在1949年,英國作家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就曾在傳世的反烏托邦小說《1984》一書中預言:「電影、足球、啤酒,最重要的是,賭博充斥著他們的思想。要控制他們並不困難。」

因此,澳大利亞在COVID-19封控期間獲得「世界上最酗酒的國家」的稱號絕非偶然,當時政府的控制強度達到了極致。

毫無疑問,這都是壞消息。

然而,正如我在上文所提到的,好消息是人們天生就傾向於超越。

如果人們認識到濫交和其它惡習的空洞承諾的真相,他們就會發現自己得到了解放,並能夠追求「更高目標」。

如此一來,他們不僅能體驗到真正的自由,還能找到真正的寧靜和快樂。

作者簡介:

馬修‧奧格爾維(Matthew Ogilvie)博士是澳大利亞的學者和作家。三十多年來,他一直在澳大利亞和美國的高等院校任職。他目前擔任西澳大利亞州議會和澳大利亞自由黨聯邦議會的領導職務。在「業餘時間」,他是一名自衛教練和毒蛇捕捉者。

原文:More Promiscuous, Drunk Than Ever, but Are We Happier?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因兄弟去世而酗酒 女子為了孩子最終戒癮
酗酒者瀕死後徹底改變生活 已戒酒20個月
六旬爺爺專注製作精美木手杖 徹底擺脫酗酒
TikTok酗酒視頻 致麻大28名學生酒精中毒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