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滥交与酗酒不会带来真正幸福

人气 771

【大纪元2024年04月20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Matthew Ogilvie撰文/信宇编译)最近,总部设在美国的非政府组织“世界人口评论”(World Population Review)发表了一份研究报告,称澳大利亚是世界上第二滥交的国家。

其它研究表明,澳大利亚存在严重的赌博问题。事实上,澳大利亚的新南威尔士州是世界上“赌博机最多”的州,仅次于美国的内华达州——赌城拉斯维加斯(Las Vegas)所在地。

此外,在COVID-19封控的大背景下,澳大利亚成为全球醉酒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作为一名在高等教育领域拥有三十多年教学经验的教授,我深知这些现象都是真实存在的。在澳大利亚和美国的这段时间里,我认识到大学校园早已经不是一块净土。

在校园里,药物使用也从最常见的饮酒和偶尔使用软性毒品,转变为酗酒和使用甲基苯丙胺(methamphetamines)和可卡因(cocaine)等硬性毒品。

仅就目前而言,赌博对学生的影响还不是很明显,然而事实证明,网络游戏的出现和轻易获取的赌博应用程序绝对是一个陷阱。

面对这种愈演愈烈的形势,人们不禁要问:在性自由和吸毒酗酒的影响下,这些学生会更快乐吗?

答案显然是“不会”。

悲惨的一代

我曾多次目睹不少年轻人的生活被糟糕的人际关系毁掉。尤其是年轻女性,她们容忍随意的性行为,希望得到一段永远不会有结果的感情。

不少年轻人的生活被糟糕的人际关系毁掉。(Shutterstock)

我还看到了太多的年轻人因为吸毒而不得不长期住在医院里身不由己。

现实情况是,滥交和药物滥用使许多人病痛缠身、身体虚弱。

这些问题不仅影响年轻人。研究表明,生活在完整家庭中的妇女和儿童遭受的家庭暴力要少得多。

根据美国司法部发布的报告,研究人员布拉德‧威尔考克斯(Brad Wilcox)和罗宾‧威尔逊(Robin Wilson)指出:“(在男女关系中)缔结婚姻后的女性明显比未结婚的女性更安全,在有已婚父亲的家庭中长大的女孩受到虐待或攻击的可能性明显低于没有父亲的女孩。”

同样,宾夕法尼亚大学(th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的研究表明,亲密伴侣间的暴力大多发生在男女朋友而非婚后配偶身上,“这些伴侣关系导致的人身暴力最多。”

挣脱“束缚”并没有带来多少快乐

政治正确(political correctness)和所谓的“觉醒”(woke)意识形态根本无力解决这些问题。20世纪60年代的性革命废除了统治文明社会几个世纪的大法律。

然而,正如英国著名作家吉尔伯特‧基思‧切斯特顿(Gilbert Keith Chesterton, 1874—1936)所指出的:“当你打破了大法律,你并没有得到自由;你甚至没有得到无政府状态。你得到的是小法律。”

事实证明,性革命是失败的。它提出反对“大法律”,并许诺给予人们自由。

许多人享受着虚幻的无政府状态。然而,我们最终得到的不是自由,而是痛苦,我们被“政治正确”从上而下强加给我们的多重“小法律”压得喘不过气来。

每个人都在寻求更高的目标

当我对人们的经历进行反思时,我更加确信,人类精神的核心是对超越的向往,或者我们可以称之为对“更高目标”的渴望。

人类是永不满足于平庸或平凡的。当人们致力于更崇高的事业,如上帝、政治事业或家庭时,这些欲望就会得到积极的引导。

人类精神的核心是对超越的向往。(Shutterstock)

然而,当这种欲望通过随意性交等方式传递时,人们难免会感到沮丧和不满足。于是,他们试图通过不断增加性伴侣的数量或新奇的做法来达到自己的目标。

这或许可以部分解释为什么大学里的年轻女生们经常抱怨说,她们迫于压力,不得不忍受那些有损道德观念和身体健康的性行为。

同时,当人们得不到满足、无法追求“更高目标”时,他们就会借酒浇愁,或用其它药物来暂时掩盖痛苦。而且,随着痛苦的加剧,他们对酒精和毒品的使用也会变得更加严重。

为政府加强控制铺平道路

有趣的是,滥交、过度赌博和药物滥用也适用于某些当权者。

现实情况是,让人们“分心”于这些恶习也会为政府的扩张铺平道路。

早在1949年,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就曾在传世的反乌托邦小说《1984》一书中预言:“电影、足球、啤酒,最重要的是,赌博充斥着他们的思想。要控制他们并不困难。”

因此,澳大利亚在COVID-19封控期间获得“世界上最酗酒的国家”的称号绝非偶然,当时政府的控制强度达到了极致。

毫无疑问,这都是坏消息。

然而,正如我在上文所提到的,好消息是人们天生就倾向于超越。

如果人们认识到滥交和其它恶习的空洞承诺的真相,他们就会发现自己得到了解放,并能够追求“更高目标”。

如此一来,他们不仅能体验到真正的自由,还能找到真正的宁静和快乐。

作者简介:

马修‧奥格尔维(Matthew Ogilvie)博士是澳大利亚的学者和作家。三十多年来,他一直在澳大利亚和美国的高等院校任职。他目前担任西澳大利亚州议会和澳大利亚自由党联邦议会的领导职务。在“业余时间”,他是一名自卫教练和毒蛇捕捉者。

原文:More Promiscuous, Drunk Than Ever, but Are We Happier? 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立场。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因兄弟去世而酗酒 女子为了孩子最终戒瘾
酗酒者濒死后彻底改变生活 已戒酒20个月
六旬爷爷专注制作精美木手杖 彻底摆脱酗酒
TikTok酗酒视频 致麻大28名学生酒精中毒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