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
多年前,我曾与我的自由主义朋友讨论过大学教育的价值问题。他们认为大学教育就是浪费时间和毫无意义的金钱支出。他们进一步指出,对于主修文科的人来说尤其如此,而我就是...
据白俄罗斯政府称,中共军队一直在东欧国家白俄罗斯进行训练。据说,中共军队在那里进行联合反恐训练,训练从7月8日开始,将于7月19日结束。但是,他们进行训练的城市布列斯特与北约成员国波兰接壤。
今年6月份的消费者物价指数(Consumer Price Index,简称CPI)同比增长率仍为3%,现在看来基本符合预期。五年前,这个数字被认为高得难以忍受。月环比下降0.1%,是一年来最大的降幅,其主要原因是汽油和二手车,据报导,两者同比下降了10%,尽管四年来仍增长了30%。
美国著名的货币主义者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指责美联储的政策导致了20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弗里德曼认为,美联储未能向银行系统注入足够的储备金,以防止货币存量崩溃。弗里德曼认定,就是出于这个原因:彼时的M1,在1930年3月为263.4亿美元,到1933年4月下降到190亿美元,降幅达27.9%。
众所周知,近几十年来中国发展迅速,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之一。毫无疑问,中国生产了尖端技术,并在人工智能专利申请方面居于世界领先地位。然而,这些都无法回答中国经济是否具备创新能力这一简单的问题。
近年来,中共治下的百万富翁和亿万富翁正在纷纷移民海外,面对中共当局的经济管理模式和中国的经济前景,他们正在选择用脚投票。
我去买橄榄油。三年前,我喜欢的牌子的橄榄油一加仑是20美元,现在涨到了40美元,其中至少一半的涨幅发生在过去几个月里。我表示震惊和恐慌,店主向我保证,他从这个价格上赚到的钱并不比以前多。他的加价幅度未变,只是供应商的价格上涨了很多。
最近,据佛罗里达大学(University of Florida)学生新闻处报导,一家私营公司研究实验室的一名员工和其他人(包括佛罗里达大学人数不详的学生)涉嫌参与了一项价值数百万美元的非法向中国运送危险药物和毒素的计划。
习近平的目标是实现中共军队的现代化、挑战美国作为第一军事强国的地位,但中共政权下的军队很可能是只“纸老虎”。
近年来,中共军用无人机在世界各地大行其道。这些无人机不仅骚扰台湾将士,被当作装备送往俄罗斯以逃避制裁,还被伪装成大型风力涡轮机非法运往北非利比亚(Libya)军阀手中。中共无人机在全球战场上无处不在,而且易于在中国大规模制造,这应该引起美国军方和盟国的高度关注,他们应该采取相应措施强硬应对。
过去这些年,我们学到了很多教训,看似严谨的科学实际上极具误导性。问题的很大一部分源于一个简单的概念:选择性偏差。一旦明白这点,我们自以为知道的正确,以及许多研究表明它是对的,就会烟消云散。
显而易见,台湾似乎决定走上与美国、欧洲和日本企业相同的道路。
总部位于纽约的《新闻周刊》(Newsweek)上发表了佩萨赫‧沃利基(Pesach Wolicki)撰写的一篇文章,题为“中国在以色列发动代理人战争”(China Is Waging a Proxy War in Israel,06/17/2024),文章称,“中国地道战专家帮助设计和建造了哈马斯地道。”
现在的美国人愤怒且分裂,这可能是自南北战争以来最严重的时候。持有坚定的观点,特别是捍卫真理,并不是什么坏事,但不能弥合分歧、和平解决分歧同样并非美德。如果你想成为解决问题的一部分而非问题本身,请看我的“待办事项”清单。
我的手机里有两个视频短片,已经放了一年多了,我时不时会调出来看一看。每次看到这些视频,我都会心潮澎湃,思绪万千,情不自禁地眼含泪花,久久不能平静下来。
最近,我收听到一位播客(podcaster)公开鼓励从全食超市(Whole Foods)里偷东西,我感到非常震惊。播主生动地描述了自己在店里的偷窃行为,听起来他对自己的道德理由相当自豪。这期排名靠前的播客节目录制于2009年,令人惊讶的是,公众从未对此表示反对。刚好相反,一些出版物对该播客大加赞赏,名人也蜂拥而至。
就在上周,全美范围内大量汽车经销商遭到网络攻击。总部位于伊利诺伊州(Illinois)的数据技术公司CDK设计的软件完全瘫痪,影响了整个汽车购买和处理的综合流程。销售商无法处理销售、贷款、保险、注册等业务。事情发生得很突然,持续了两天半,然后又恢复了,接着又瘫痪了。
这是全体中国公民的悲哀现实,他们从未选择过中共政权来统治他们,来以人民的名义威胁其它国家,来控制民众的生产生活,来通过“习近平思想”控制民众的言论。对于某些人而言,这就是专业人士称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Stockholm syndrome)的那种对人质劫持者的崇拜心理。
6月18日,加州洛杉矶联合学区(Los Angeles Unified School District,简称LAUSD)董事会投票决定从2025年春季学期开始禁止在学校使用手机,这并不奇怪。2011年,他们曾禁止在学校使用手机。然而孩子就是孩子,禁令往往被忽视。自那以后,媒体发生了很大变化,手机几乎成了附属肢体,孩子们的眼睛紧盯着TikTok(海外版抖音)和...
社会主义被宣扬成一种人人平等的意识形态,同志们共同劳动,同甘苦共患难,培养出美好的乌托邦式的兄弟情谊,至少,是这样宣称的。
对于共产中国的崛起,长期以来一直有个问题,它的科研实力到底有多强。撇开政治不谈,如何衡量科研产出、影响力和质量是一个极其困难的问题。
众所周知,如今丰富多彩的社交媒体对孩子具有巨大的吸引力。对于大人而言,为了交友,为了运动,为了求学,为了追赶潮流,我们不得不使用一些应用程序,这可能会令我们几乎没有时间与孩子进行其它类型的人文互动。一不小心,我们的孩子就会深受其害。
正如我在上一篇“名家专栏”文章《欧美对华去风险 印度将获益最多》(The Hollowing of China)中所讨论的那样,中国的主要宏观经济因素正在以一种极具变革性的方式转向负面。
1980年代初,我有幸与美国经济学家阿瑟‧拉弗(Arthur Laffer)会面并交谈过两次。当时我供职的信托公司聘请他担任经济顾问,为公司的投资人员演讲授课。我们还有幸收到了他出版的经济学著作。
根据美国经济学家阿瑟.拉弗(Arthur Laffer)的“拉弗曲线”,当税率为0%或100%时,政府不会有税收。在这两个极端税率之间,存在一个税收最大的税率,此时,调升税率会降低经济活动,使税收减少。经济分析师也意识到这一点,提高税率会导致税收低于预期。
近年来,中国持续的房地产危机对经济造成严重拖累,普通消费者萎靡不振,广大私营企业主心灰意冷。有鉴于此,中共政府将国家规划的重心转向制造业,尤其是他们称之为“新质生产力”的领域。
随着多个联盟的建立和扩大,美国对抗中共政权的印太战略正在不断取得进展。然而,由于中共继续在印太地区争夺影响力和控制权,美国仍有许多工作要做。
十二年前,我写了一本书,名为《美丽的无政府状态》(A Beautiful Anarchy,2012),书中对互联网在问世以后的发展历程进行了赞美。那时,互联网在很大程度上是以一种去中心化的方式运行的,企业在自由自发的秩序中蓬勃发展。
6月13日至15日,世界上最富裕、最强大的民主国家的领导人,在意大利亚得里亚海畔风景如画的阿普利亚(Apulia)度假胜地举行七国集团(G7)首脑峰会。但并非一切都是阳光、沙滩和微笑。
如今,数以百万计的年轻大学毕业生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是,一旦毕业,他们就会发现,自已在深奥学科获得的学位并不能换来高薪工作。对于我们太多的年轻人来说,成为一名受过大学教育的汉堡快餐店员工或其它低技能、低收入的工人已经成为现实。因此,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一代焦虑不安的年轻人,他们在就业市场上前景堪懮。这是一个重大且日益严重的问题。
共有约 2526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中国从南到北多省暴雨洪灾持续。7月15日至16日早上,河南南阳等地遭遇特大暴雨,其中南阳社旗县遇破记录极端特大暴雨,内涝严重。官方预计洪水会趋多趋强,七大江河流域都有可能发生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