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纪元专栏】政府昏招连连 加拿大高校处于崩溃边缘

作者:约翰.罗布森(John Robson)/翻译:李平

人气: 24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4年04月11日】加拿大的大学,不再是各种问题的指路明灯,而是成为只知灌输教条和无能的堡垒。奇怪的是,对于大学的这种无能,没人觉得惊讶。

人文学科的退变

《多伦多太阳报》前不久报导,高校抱怨,政府留学生签证上限,可能会重创安省大学财务。但实际上,这一问题的实质是:政府移民政策崩溃,连累到住房政策崩溃,如今又牵连到高等教育崩溃,政府此时提出的解决方案,更是病急乱投医!

人们觉得,这种连锁反应政策灾难,是事物发展的必然,再正常不过。实则不然。

举例说,人们不再思考,加拿大有世界上最好的大学,教授们为什么不能靠向富裕国家的学生出售知识来挣钱?高等教育,难道不是个人成长和职业成功、让人变得更聪明和智慧、提高年轻人就业能力的关键?

造成这一现象的部分原因是,人文学科变成社会研究,然后演变成牢骚研究,最后沦为空无。如今,理工科等硬科学,甚至是商学院,都还能赚钱。奇怪的是,只有兜售无知仇恨的人,再也赚不到钱!

《环球邮报》曾尖锐指出,2008至2017年,安省人文学科本科生注册人数减少20%。但正是这些高校,一边大肆索要政府补助,一边使劲向学生灌输资本主义本质是压迫,富裕家庭的孩子就该不花钱上大学拿到学历后进一步巩固自身的高阶社会经济地位。

这种舒适循环,就是所谓的社会公正。作为人文高知家庭出身的我,也知道享受这种免费高等教育带来的甜头,但随着了解的越多,我开始让学生思考和质疑一些我认为再普通不过的东西。

解套是个痛苦过程

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不是路走歪了还一味发钱,错上加错,而是将大学私有化,让大学自己去找学生,自己去找钱。不这样做,就是彻头彻尾的无赖,就没有资格靠民众的血汗钱维系。

至于教育顺带的创新等外部效应,根本无需大肆宣传。无论是学生,还是高校,都过于沉迷于这些教育外部效应。凡事值得做的,你不做,自然有其他人做,无需自视甚高。

至于高校补助申请,包括学费上限这种形式的补助,本身就是一种诡辩。高校教育补助,美其名曰是促进教育平等,但从经济本质上来说,十分龌龊。现代政客,不再视保护公民生命、自由和财产为己任,而是发福利收买人心。

门肯(H.L. Mencken)曾说过,每个选举,都是对偷来的东西搞提前拍卖。政客越精于用空头支票买选票,就更难找到新的资金渠道来打败党派竞争对手,竞选平台也就越趋同,这种情况下,哪怕是提出一点小小的开支削减建议,都无异于政治自杀。

想像一下,省选中如有人提出,孩子上大学的全部费用,由家长承担。结果会如何?马上出局!

这么做的结果是,大学无法用学费收入自食其力,政府不去追溯问题根源,解决价格控制带来的问题,而是一味靠宰留学生来填补高校财政空虚。在这种钱指挥一切的思想指导下,学校根本不管学生是否注册,是注册的正规院校,还是野鸡学校。

为维系这一连串政策失误,加拿大高校拼钱搞钱,进而引发住房危机,形成多米诺骨牌效应。解决这些问题,会导致反向多米诺骨牌效应。让能继续教学的大学继续教学,该消亡的大学消亡,不仅能减轻住房压力,还有助于削减政府支出和税费,提高糟糕经济和社会政策的理论解决能力。

作为现代人,难道就不能想一想吗?

作者简介:

约翰.罗布森(John Robson)是纪录片导演,《国家邮报》专栏作家,《多切斯特评论》特约编辑,气候讨论中心执行主任。他最近的一部纪录片是《环境:一个真实的故事》。

原文John Robson: The Cascading Chain of Policy Disasters Hitting Universities刊载于英文大纪元。

本文仅代表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文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