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紀元專欄】政府昏招連連 加拿大高校處於崩潰邊緣

作者:約翰.羅布森(John Robson)/翻譯:李平

人氣: 24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4年04月11日】加拿大的大學,不再是各種問題的指路明燈,而是成為只知灌輸教條和無能的堡壘。奇怪的是,對於大學的這種無能,沒人覺得驚訝。

人文學科的退變

《多倫多太陽報》前不久報導,高校抱怨,政府留學生簽證上限,可能會重創安省大學財務。但實際上,這一問題的實質是:政府移民政策崩潰,連累到住房政策崩潰,如今又牽連到高等教育崩潰,政府此時提出的解決方案,更是病急亂投醫!

人們覺得,這種連鎖反應政策災難,是事物發展的必然,再正常不過。實則不然。

舉例說,人們不再思考,加拿大有世界上最好的大學,教授們為什麼不能靠向富裕國家的學生出售知識來掙錢?高等教育,難道不是個人成長和職業成功、讓人變得更聰明和智慧、提高年輕人就業能力的關鍵?

造成這一現象的部分原因是,人文學科變成社會研究,然後演變成牢騷研究,最後淪為空無。如今,理工科等硬科學,甚至是商學院,都還能賺錢。奇怪的是,只有兜售無知仇恨的人,再也賺不到錢!

《環球郵報》曾尖銳指出,2008至2017年,安省人文學科本科生註冊人數減少20%。但正是這些高校,一邊大肆索要政府補助,一邊使勁向學生灌輸資本主義本質是壓迫,富裕家庭的孩子就該不花錢上大學拿到學歷後進一步鞏固自身的高階社會經濟地位。

這種舒適循環,就是所謂的社會公正。作為人文高知家庭出身的我,也知道享受這種免費高等教育帶來的甜頭,但隨著了解的越多,我開始讓學生思考和質疑一些我認為再普通不過的東西。

解套是個痛苦過程

要從根本上解決問題,不是路走歪了還一味發錢,錯上加錯,而是將大學私有化,讓大學自己去找學生,自己去找錢。不這樣做,就是徹頭徹尾的無賴,就沒有資格靠民眾的血汗錢維繫。

至於教育順帶的創新等外部效應,根本無需大肆宣傳。無論是學生,還是高校,都過於沉迷於這些教育外部效應。凡事值得做的,你不做,自然有其他人做,無需自視甚高。

至於高校補助申請,包括學費上限這種形式的補助,本身就是一種詭辯。高校教育補助,美其名曰是促進教育平等,但從經濟本質上來說,十分齷齪。現代政客,不再視保護公民生命、自由和財產為己任,而是發福利收買人心。

門肯(H.L. Mencken)曾說過,每個選舉,都是對偷來的東西搞提前拍賣。政客越精於用空頭支票買選票,就更難找到新的資金渠道來打敗黨派競爭對手,競選平臺也就越趨同,這種情況下,哪怕是提出一點小小的開支削減建議,都無異於政治自殺。

想像一下,省選中如有人提出,孩子上大學的全部費用,由家長承擔。結果會如何?馬上出局!

這麼做的結果是,大學無法用學費收入自食其力,政府不去追溯問題根源,解決價格控制帶來的問題,而是一味靠宰留學生來填補高校財政空虛。在這種錢指揮一切的思想指導下,學校根本不管學生是否註冊,是註冊的正規院校,還是野雞學校。

為維繫這一連串政策失誤,加拿大高校拼錢搞錢,進而引發住房危機,形成多米諾骨牌效應。解決這些問題,會導致反向多米諾骨牌效應。讓能繼續教學的大學繼續教學,該消亡的大學消亡,不僅能減輕住房壓力,還有助於削減政府支出和稅費,提高糟糕經濟和社會政策的理論解決能力。

作為現代人,難道就不能想一想嗎?

作者簡介:

約翰.羅布森(John Robson)是紀錄片導演,《國家郵報》專欄作家,《多切斯特評論》特約編輯,氣候討論中心執行主任。他最近的一部紀錄片是《環境:一個真實的故事》。

原文John Robson: The Cascading Chain of Policy Disasters Hitting Universities刊載於英文大紀元。

本文僅代表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文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