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紀元專欄】疫情恐慌 讓加拿大大學失去理智

作者:巴里·庫珀(Barry Cooper )/李平:翻譯

疫情期間,加拿大政府推行強制疫苗政策,卡爾加里大學和其它大學也推出強制疫苗政策。(Shutterstock)
人氣: 23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2年07月28日訊】傳統上來說,大學作為學術機構,是孕育批評家和評論家的搖籃,本身既不評論也不批評。就像加拿大總督一樣,對於有爭議的社會和政治問題和政策,大學本身不持任何官方態度,也不會專門挑出哪個政策強加給教職員工。

大學裡的教授和學者,職責是尋求邏輯和證據來闡明模糊晦澀的問題,然後把看到的真相告知大眾。

然而,自2020年春疫情爆發以來,卡爾加里大學強制COVID-19防疫做法,以及校方隨後為此所做的所有公開辯護,都與這些傳統背道而馳。卡大這種做法,加劇了2年半疫情期間的道德恐慌,而不是幫助疏通和引導。

媒體借專家推波助瀾

所有社會道德恐慌中,主流媒體就像個超大號擴音器,起著推波助瀾的作用,但只有主流媒體鬧騰,也翻不出什麼花樣。在疫情這個問題上,主流媒體還需借用專家、尤其是醫學專家的聲音。

疫情之初,卡大醫學院的同事們就不斷給媒體提供聳人聽聞的說辭,整天嚷嚷要搞封城、保持社交距離和口罩令等非藥物干擾強制手段,無視當年春末就已有的證據,如封城經濟代價太大,口罩不僅不能防病毒還存在極大衛生風險等。

直到今年6月底,醫學院裡的這幫危言聳聽派(大學出版刊物認定的專家們)還在說疫情還沒結束,口罩令不可少。他們這麼做,無非是顯示自己是在關心他人,進行道德表演和說教。

口罩令的演變

整個疫情期間,卡大一幫自稱「高級專家領導小組」提供的校園防疫政策辯護說辭,經常改來變去。2020年3月,校方推出遠程學習,幾天後校長又說什麼人都不應該在進入校園大樓時感到「無來由的恐懼」,次日又發布校長令,要求所有教職員工必須立即在家工作。

藝術學院院長確定所有教職員工聽眾指令後,建議大家照顧好自己,甚至還提醒大家睡個午覺,隨後又建議大家參加在線地球日活動,分享居家工作寵物照等,還建議大家每天勤洗澡、刷牙和打電話關心一下老母親。卡大人事部建議大家可以帶個小盆栽到辦公室,但要事先獲批。

卡大領導們似乎根本沒意識到,這麼做完全是把一幫搞學術科研的成人同事當嬰兒看。

2020年春末,卡大管理層無視校長不要恐慌的建議,利用大眾恐慌心理,推動又一輪校園口罩令,為後來變本加厲的疫苗令上演前奏。當年9月份,校方唯一防疫重點就是口罩令,至於戴口罩是否有用,即使越來越多證據顯示戴口罩根本不管用,也沒人關心和討論。

疫苗令的演變

2021年春,亞省政府宣布秋季恢復課堂面授教學後,卡大開始推出疫苗運動,煽情地把打疫苗說成是「為他人著想」的一種無私和善良,循循善誘地說,只有靠打疫苗這種藥物干擾手段,才能取消保持社交距離和戴口罩等非藥物干擾手段。

當年夏天,院長說校方不強制打疫苗,只要求強制檢測沒打疫苗的員工,後來突然又說有可能會強制打疫苗。當年9月中旬,疫苗運動從最初的規勸,一下子變成強制,所有人必須在2022年新年前打疫苗,不打疫苗不發工資。和當初口罩令一樣,疫苗有何副作用沒人討論,結果到2021年秋大量證據顯示疫苗存在嚴重副作用。

此外,mRNA疫苗發展迅速,意味著找不到足夠證據證明疫苗安全。也就是說,所有人在打疫苗時,都沒有足夠的知情權。這意味著,卡大疫苗令違反二戰戰爭重大罪犯審判後制定的《紐倫堡法案》,就更不用說違反《普通法》和《憲法》了。

如此這般折騰違反個人知情權強制打疫苗的大學,豈止卡大一家。在教職員工中製造散播恐慌的全國高校中,也不是只有卡大一家。無論是從封鎖到遠程學習,還是從口罩和疫苗規勸到強制,所有過程中,校方都無視證明這些做法既蠢又惡的大量確鑿證據。

在這場原本可避免的道德恐慌中,卡大成了共犯。如此發展下去無論是否會催生一個生物安全威權國家,卡大都拋棄了作為學術機構最重要的歷史職責:質疑政府官方科學。

作者簡介:

巴里·庫珀(Barry Cooper )是卡爾加里大學的政治學教授,撰寫、編輯或翻譯了35 本書,最近出版了《舊石器時代的政治》,並發表了近200篇論文和書籍章節。

原文Barry Cooper: Empire of Fear: How the Pandemic Made a Canadian University Lose Its Mind發表於英文大紀元。

本文謹代表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的觀點。◇

責任編輯:文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