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採訪】中共黨員和粉紅猝死現象高發

人氣 4910

【大紀元2024年04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李韻、熊斌採訪報導)中國疫情持續延燒。近日,多地民眾披露,當地醫院爆滿,很多人反覆感冒咳嗽,症狀類似新冠,但當局不讓提新冠。而且各地猝死現象高發,多是黨員和擁共的粉紅,當局一如既往地隱瞞。

4月中旬,多地大陸民眾告訴大紀元,當地疫情嚴峻,醫院、診所都爆滿,不少人不明原因猝死。

湖南常德民眾韓先生說:「我們熟悉的人,70歲左右的人死的太多了。我周圍60歲以上的、70歲左右的人最近死了四五個。有的是癌症,有的是腦梗,有的是不明病因死亡,好像都不應該在這個年齡段死的,他們身體平時都還可以。」

韓先生透露,他們都打過疫苗,有人打了4針疫苗,有人發病一天就死了。

「70歲左右死的,黨員多,我熟悉的有3個是體制內的黨員,一個是政協委員,一個是文化館的作家,還有一個工商局的也死掉了。還有一個我們底層老百姓,是個老粉紅。我有一個最好的朋友,他71歲,也是老粉紅,我給他講疫情的真實情況,他和我鬧翻了,兩年沒往來,今年他死掉了,他打了4針疫苗。」

大陸民眾:盲從共產黨的粉紅猝死高發

韓先生說,疫情這幾年,他身邊擁護共產黨的底層老粉紅基本死光了。

「每個人都能感覺中國人口大幅減少,到處冷冷清清的。我們這兒原來都是很熱鬧的,現在蕭條得很。今天我上街去了,八九點鐘的時候街上就沒什麼人。很多門面都租不出去,我們的門店租也租不掉,原來租3萬(元),現在1萬都租出去了,經濟太蕭條了。」

河南三門峽市民眾王先生也告訴大紀元:「最近我身邊五六個人猝死,有老年人也有中年人,有體制內的退休人員,也有自謀職業的普通百姓,他們都是盲從中共的粉紅嘛。」

河南鄭州民眾楊先生披露:最近他身邊「兩個人腦出血,送醫院沒搶救過來,都是50來歲,平常身體健康。一個是電業局的,還有一個是工廠的工人,已經退休了。他們信息比較閉塞,官家(中共)說什麼信什麼,就是和官家保持一致的人。」

河北石家莊民眾李先生說,疫情這幾年,當地死了很多人,「得什麼心臟病、腦梗,心梗的死的多一點。

「我認識的走了三四個,前幾天剛又走了一個,大概五十多歲,平常身體還行。去世的這些人有的是普通老百姓,也有公務員就是黨員,我想肯定是跟疫情或者疫苗有關係。」

中共強制全民打國產疫苗 很多人留下後遺症

2019年底中共病毒疫情在武漢爆發後,中共一直強制全民打國產疫苗,很多人在打過疫苗後,出現白血病、肺結節、心臟病、心梗等後遺症。

去年年底,40歲的華南理工大學教授丘勇才病逝,臨終前他在微信朋友圈說,他生病的原因大概率是疫苗後遺症引起再生障礙性貧血。

2024年3月,中共召開兩會,疫苗受害群體到北京維權,遞交數千多份受害者名單,但遞交名單的維權代表都遭殘酷打壓。

2月9日上午,一批來自全國各地區的疫苗受害家庭在北京第二中院遞交集體行政訴狀,起訴國務院和國家衛健委。(受訪者提供)

山西長治民眾王先生告訴大紀元:「這幾年我們這兒得心梗、腦梗的人增多了。我就是一個,我50歲,前年和去年都得過這個病,一得病就趴著了,花的錢可多了。我懷疑我不該打新冠疫苗。打過疫苗的人都出現了問題。去世的很多呢,我身邊死了好幾個,有一個五十多歲走了,還有比我小的也走了。」

山東鄒城市民李先生也說:當地醫院每天都爆滿,「很多人死了,也不讓報。剛開放的時候我這的兩個小區,40天死了51個人,包括我母親。火葬場都排長隊,現在火葬場的數據都撤了。這些死的都是被洗腦的老粉紅,天天看新聞聯播。」

大陸民眾:當局不讓提新冠,醫院都當感冒治

鄒城市李先生透露,現在當地還在不斷死人,出現感冒發燒咳嗽症狀的人特別多,「我感冒剛剛好了兩天,但是總是咳嗽,和原來的感冒不一樣,免疫力差的人感冒後就走了,這些都不讓報,也不讓提新冠,所有新冠病人都不當新冠治,它用藥就是用感冒藥治。」

山西忻州民眾李先生也透露:「我知道我們這得腦梗的比較多,有的五六十歲,還有的七八十歲,有的去醫院死了,也有搶救過來了。他們都打了三針疫苗,打完疫苗後免疫力不行了,經常感冒發燒,有的睡一覺就沒了,估計就是新冠,但當局不讓提新冠。」

安徽巢湖市民王先生說,「我的同學、我的同事死了很多。我五十多歲了,我的幾個同學死了4個人,他們都是好好的就死了,就是猝死。死亡的年齡都在下降。比如說,以前七八十歲、八九十歲的人去世,現在都是五六十歲、四五十歲的人死很多。」

王先生說,他身邊過世的人,多是盲從共產黨、擁護共產黨的普通人。

「還有我的幾個同學就是工人,都是比較盲從共產黨的,就是被洗過腦了,給他們說疫情不是美國放毒,是武漢實驗室泄露的,他們跟你翻臉。他們都不知道自己怎麼死的。」

「我知道周圍的人,很多30歲到50歲的人群之間始終循環往復的經常感冒,就是咳嗽、流鼻涕、打噴嚏,很多人只是感冒咳嗽,突然就去世了。」

安徽民眾:天天死人 每天清晨哀樂不絕於耳

王先生感嘆:「現在大陸沒有人了!哎呀,死的人很多很多,天天都在死人。我們後面那個路上,每天不都奏哀樂嗎?從武漢封城的時候一直到現在。我們北面的那條公路上,每天一到清晨就奏著哀樂。因為死了人,我們要舉行殯葬儀式奏哀樂。」

王先生表示,他本人沒有去殯儀館,最近他的很多朋友的親友過世後,他們一大早去火化屍體,排隊都要排幾個小時,有時甚至從早晨排到晚上都排不上號火化。

「一年四季都是這樣子的,以前沒有像現在死那麼多。現在大陸人口實際上根本不是14億。因為我經常去北京、上海、廣州這些大城市出差,以前發現到處都是人。」

「但現在發現,繁華已不再了,很多地方都冷冷清清,人流大幅減少。因為我是搞質量的,我的目測就感覺到,我到每一個地方的時候,人口比較少,大陸現在很蕭條的。」

中共病毒(新冠)2019年未在湖北武漢爆發,由於中共隱瞞,謊稱疫情可防可控、不會人傳人,導致疫情失控,並迅速蔓延全世界。

2020年1月23日,武漢封城兩個月。大數據評估出武漢在兩個月內的死亡人數至少為25.3萬,是中共公布的數字的100倍。

同年3月,中國三大運營商公布的手機用戶數據顯示,2020年前1至2月,全國手機用戶減少了近1500萬。由於疫情期間沒有手機寸步難行,這些手機號的減少被認為對應全國的疫情死亡數據。

大陸民眾:各地大規模死人 真實數據被掩蓋

北京民眾李先生告訴大紀元, 2022年12月,疫情防控剛放開時,全國都在大規模死人,但真實的死亡數據被當局掩蓋了。

李先生:「我知道一個村莊死幾十個人很正常了,像農村的它還有土葬,棺材都漲了兩三倍。城市也有這個情況,像北京各個火化廠加班加點地工作,他們把屍體都弄到郊區的廠房裡邊,放冷凍櫃凍上。太多屍體放不下,地上擺著10個人或者20個人的屍體等著火化,確實死了好多人。」

哈爾濱市民王先生也披露:「2022年12月疫情一放開的時候,感染的人太多了,老人走的也很多,有年輕人也走了。後來陸陸續續的一直到今年還在不斷死人。到底死了多少?不透明嘛,整個大陸數據都是政治數據。

「哎呀,走的人,很多都是粉紅啊,哪有清醒的?!被洗腦的特別多,給他們說共產黨公開做的惡行,他都說你在說共產黨的壞話。」

中國大規模死人的同時,中共持續隱瞞死亡數據。2023年1月,中共統計局聲稱,2022年年末全中國人口超過14億人。

然而,法輪功創始人李大師2023年1月15日警示,三年多來,中共一直在掩蓋疫情,中國的疫情已經死了4億人,這波疫情結束的時候中國會死5億人。

湘西民眾:當地白事多 經常聽到喪葬鞭炮聲

湖南湘西民眾趙先生告訴大紀元:目前很多人反覆感冒發燒,不少人一進醫院就出不來了,「這一定是新型的新冠病毒。我現在就在感冒,前兩天發燒還咳嗽。」

「我的朋友也感冒了,比我還輕,他躺在醫院動不了了,都出不了院。他打電話叫我去醫院打針,我才不去呢。醫院亂用藥,得了新冠它給你當感冒治,給你瞎用藥,你就是小白鼠,會給你治死的,你死了也是白死。」

趙先生還透露:「我們這個地方比較重視白事,辦喪事的不少,因為都是土葬,去世的人,5天以後進行土葬時會放鞭炮。我在鄉下,我知道哪個哪個山頭在放炮,那一定是去世的人有葬禮在那兒,這個經常能聽到的,因為鄉下比較空曠,而且放的炮很響。」

疫情爆發以來,不僅普通百姓大批病亡,中共媒體的公開報導顯示,中共官員及各領域高管、名人也密集去世,病亡者多為中共黨員,死因多被中共統稱為「因病醫治無效」。

然而,李大師在2023年8月警示,「疫情主要是針對共產黨,以及那些盲從中共、維護中共、為中共賣命的人」。李大師還在《理性》一文中開示趨吉避凶的良方:「遠離中共邪黨,不為邪黨站隊。」「為其站隊的都會被淘汰。」

責任編輯:李仁和#

相關新聞
中共變花樣掩蓋疫情 江蘇居民:全樓人中招
中國疫情未止 民眾反覆感染:死亡增多
【一線採訪】中國疫情蔓延 無徵兆猝死不斷
鍾原:中共兩會期間疫情高峰 硬瞞一個月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