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中共党员和粉红猝死现象高发

人气 4907

【大纪元2024年04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李韵、熊斌采访报导)中国疫情持续延烧。近日,多地民众披露,当地医院爆满,很多人反复感冒咳嗽,症状类似新冠,但当局不让提新冠。而且各地猝死现象高发,多是党员和拥共的粉红,当局一如既往地隐瞒。

4月中旬,多地大陆民众告诉大纪元,当地疫情严峻,医院、诊所都爆满,不少人不明原因猝死。

湖南常德民众韩先生说:“我们熟悉的人,70岁左右的人死的太多了。我周围60岁以上的、70岁左右的人最近死了四五个。有的是癌症,有的是脑梗,有的是不明病因死亡,好像都不应该在这个年龄段死的,他们身体平时都还可以。”

韩先生透露,他们都打过疫苗,有人打了4针疫苗,有人发病一天就死了。

“70岁左右死的,党员多,我熟悉的有3个是体制内的党员,一个是政协委员,一个是文化馆的作家,还有一个工商局的也死掉了。还有一个我们底层老百姓,是个老粉红。我有一个最好的朋友,他71岁,也是老粉红,我给他讲疫情的真实情况,他和我闹翻了,两年没往来,今年他死掉了,他打了4针疫苗。”

大陆民众:盲从共产党的粉红猝死高发

韩先生说,疫情这几年,他身边拥护共产党的底层老粉红基本死光了。

“每个人都能感觉中国人口大幅减少,到处冷冷清清的。我们这儿原来都是很热闹的,现在萧条得很。今天我上街去了,八九点钟的时候街上就没什么人。很多门面都租不出去,我们的门店租也租不掉,原来租3万(元),现在1万都租出去了,经济太萧条了。”

河南三门峡市民众王先生也告诉大纪元:“最近我身边五六个人猝死,有老年人也有中年人,有体制内的退休人员,也有自谋职业的普通百姓,他们都是盲从中共的粉红嘛。”

河南郑州民众杨先生披露:最近他身边“两个人脑出血,送医院没抢救过来,都是50来岁,平常身体健康。一个是电业局的,还有一个是工厂的工人,已经退休了。他们信息比较闭塞,官家(中共)说什么信什么,就是和官家保持一致的人。”

河北石家庄民众李先生说,疫情这几年,当地死了很多人,“得什么心脏病、脑梗,心梗的死的多一点。

“我认识的走了三四个,前几天刚又走了一个,大概五十多岁,平常身体还行。去世的这些人有的是普通老百姓,也有公务员就是党员,我想肯定是跟疫情或者疫苗有关系。”

中共强制全民打国产疫苗 很多人留下后遗症

2019年底中共病毒疫情在武汉爆发后,中共一直强制全民打国产疫苗,很多人在打过疫苗后,出现白血病、肺结节、心脏病、心梗等后遗症。

去年年底,40岁的华南理工大学教授丘勇才病逝,临终前他在微信朋友圈说,他生病的原因大概率是疫苗后遗症引起再生障碍性贫血。

2024年3月,中共召开两会,疫苗受害群体到北京维权,递交数千多份受害者名单,但递交名单的维权代表都遭残酷打压。

2月9日上午,一批来自全国各地区的疫苗受害家庭在北京第二中院递交集体行政诉状,起诉国务院和国家卫健委。(受访者提供)

山西长治民众王先生告诉大纪元:“这几年我们这儿得心梗、脑梗的人增多了。我就是一个,我50岁,前年和去年都得过这个病,一得病就趴着了,花的钱可多了。我怀疑我不该打新冠疫苗。打过疫苗的人都出现了问题。去世的很多呢,我身边死了好几个,有一个五十多岁走了,还有比我小的也走了。”

山东邹城市民李先生也说:当地医院每天都爆满,“很多人死了,也不让报。刚开放的时候我这的两个小区,40天死了51个人,包括我母亲。火葬场都排长队,现在火葬场的数据都撤了。这些死的都是被洗脑的老粉红,天天看新闻联播。”

大陆民众:当局不让提新冠,医院都当感冒治

邹城市李先生透露,现在当地还在不断死人,出现感冒发烧咳嗽症状的人特别多,“我感冒刚刚好了两天,但是总是咳嗽,和原来的感冒不一样,免疫力差的人感冒后就走了,这些都不让报,也不让提新冠,所有新冠病人都不当新冠治,它用药就是用感冒药治。”

山西忻州民众李先生也透露:“我知道我们这得脑梗的比较多,有的五六十岁,还有的七八十岁,有的去医院死了,也有抢救过来了。他们都打了三针疫苗,打完疫苗后免疫力不行了,经常感冒发烧,有的睡一觉就没了,估计就是新冠,但当局不让提新冠。”

安徽巢湖市民王先生说,“我的同学、我的同事死了很多。我五十多岁了,我的几个同学死了4个人,他们都是好好的就死了,就是猝死。死亡的年龄都在下降。比如说,以前七八十岁、八九十岁的人去世,现在都是五六十岁、四五十岁的人死很多。”

王先生说,他身边过世的人,多是盲从共产党、拥护共产党的普通人。

“还有我的几个同学就是工人,都是比较盲从共产党的,就是被洗过脑了,给他们说疫情不是美国放毒,是武汉实验室泄露的,他们跟你翻脸。他们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我知道周围的人,很多30岁到50岁的人群之间始终循环往复的经常感冒,就是咳嗽、流鼻涕、打喷嚏,很多人只是感冒咳嗽,突然就去世了。”

安徽民众:天天死人 每天清晨哀乐不绝于耳

王先生感叹:“现在大陆没有人了!哎呀,死的人很多很多,天天都在死人。我们后面那个路上,每天不都奏哀乐吗?从武汉封城的时候一直到现在。我们北面的那条公路上,每天一到清晨就奏着哀乐。因为死了人,我们要举行殡葬仪式奏哀乐。”

王先生表示,他本人没有去殡仪馆,最近他的很多朋友的亲友过世后,他们一大早去火化尸体,排队都要排几个小时,有时甚至从早晨排到晚上都排不上号火化。

“一年四季都是这样子的,以前没有像现在死那么多。现在大陆人口实际上根本不是14亿。因为我经常去北京、上海、广州这些大城市出差,以前发现到处都是人。”

“但现在发现,繁华已不再了,很多地方都冷冷清清,人流大幅减少。因为我是搞质量的,我的目测就感觉到,我到每一个地方的时候,人口比较少,大陆现在很萧条的。”

中共病毒(新冠)2019年未在湖北武汉爆发,由于中共隐瞒,谎称疫情可防可控、不会人传人,导致疫情失控,并迅速蔓延全世界。

2020年1月23日,武汉封城两个月。大数据评估出武汉在两个月内的死亡人数至少为25.3万,是中共公布的数字的100倍。

同年3月,中国三大运营商公布的手机用户数据显示,2020年前1至2月,全国手机用户减少了近1500万。由于疫情期间没有手机寸步难行,这些手机号的减少被认为对应全国的疫情死亡数据。

大陆民众:各地大规模死人 真实数据被掩盖

北京民众李先生告诉大纪元, 2022年12月,疫情防控刚放开时,全国都在大规模死人,但真实的死亡数据被当局掩盖了。

李先生:“我知道一个村庄死几十个人很正常了,像农村的它还有土葬,棺材都涨了两三倍。城市也有这个情况,像北京各个火化厂加班加点地工作,他们把尸体都弄到郊区的厂房里边,放冷冻柜冻上。太多尸体放不下,地上摆着10个人或者20个人的尸体等着火化,确实死了好多人。”

哈尔滨市民王先生也披露:“2022年12月疫情一放开的时候,感染的人太多了,老人走的也很多,有年轻人也走了。后来陆陆续续的一直到今年还在不断死人。到底死了多少?不透明嘛,整个大陆数据都是政治数据。

“哎呀,走的人,很多都是粉红啊,哪有清醒的?!被洗脑的特别多,给他们说共产党公开做的恶行,他都说你在说共产党的坏话。”

中国大规模死人的同时,中共持续隐瞒死亡数据。2023年1月,中共统计局声称,2022年年末全中国人口超过14亿人。

然而,法轮功创始人李大师2023年1月15日警示,三年多来,中共一直在掩盖疫情,中国的疫情已经死了4亿人,这波疫情结束的时候中国会死5亿人。

湘西民众:当地白事多 经常听到丧葬鞭炮声

湖南湘西民众赵先生告诉大纪元:目前很多人反复感冒发烧,不少人一进医院就出不来了,“这一定是新型的新冠病毒。我现在就在感冒,前两天发烧还咳嗽。”

“我的朋友也感冒了,比我还轻,他躺在医院动不了了,都出不了院。他打电话叫我去医院打针,我才不去呢。医院乱用药,得了新冠它给你当感冒治,给你瞎用药,你就是小白鼠,会给你治死的,你死了也是白死。”

赵先生还透露:“我们这个地方比较重视白事,办丧事的不少,因为都是土葬,去世的人,5天以后进行土葬时会放鞭炮。我在乡下,我知道哪个哪个山头在放炮,那一定是去世的人有葬礼在那儿,这个经常能听到的,因为乡下比较空旷,而且放的炮很响。”

疫情爆发以来,不仅普通百姓大批病亡,中共媒体的公开报导显示,中共官员及各领域高管、名人也密集去世,病亡者多为中共党员,死因多被中共统称为“因病医治无效”。

然而,李大师在2023年8月警示,“疫情主要是针对共产党,以及那些盲从中共、维护中共、为中共卖命的人”。李大师还在《理性》一文中开示趋吉避凶的良方:“远离中共邪党,不为邪党站队。”“为其站队的都会被淘汰。”

责任编辑:李仁和#

相关新闻
中共变花样掩盖疫情 江苏居民:全楼人中招
中国疫情未止 民众反复感染:死亡增多
【一线采访】中国疫情蔓延 无征兆猝死不断
钟原:中共两会期间疫情高峰 硬瞒一个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