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短篇小说
shutterstock
就像电影画面一样,原是一群人走动、生活的家,一个一个消逝身影,原本显得拥挤的空间,逐渐清空,突然她觉得房子好空旷,说话都有回音。
葛里欧,源自西非传统部落,集吟游诗人、赞美歌者、口述历史传诵者于一身的特殊职业,是部落庆典不可或缺的表演者,也是丧葬悼亡至关重要的致词者。而故事中的主角们化身为葛里欧,娓娓道出自己的神话和传说……
红䝙啊,红䝙,它为什么一定要将人们变坏呢?因为它依靠人心中的邪念与恨而存在,但是,一群好勇斗狠,恣意伤人,包括自己人,互斗且互相残杀,到最后,依旧什么都不剩,大地变得极度荒芜,包括它自己,也都不复存在。
笔如手术刀,划过生死、荣败、悲喜,带着时而温柔、时而锐利的目光,写下医前、医后、医外,关于亲情、爱情、友情、医情、同情的故事。这是三十年前的侯文咏,也是后来所有侯文咏的原型,而故事还在继续。
“国家”也希望境内百姓都是善良的,善良的百姓慧眼清明,会扶持善良的执政者与官员们,政令善良利益百姓,“国家”会活得比较长久,如果选到不善的执政者与官员们,那“国家”就头大了,因为不善的执政与官员,就像一个个毒瘤,侵蚀着它、腐蚀着它,预告它的死亡,“国家”可不想死啊!如果“国家”没有清除这些毒瘤的能力,那它不就死了吗?它不要……。
“话梅乌鸡”不是一道菜,而是一个人,或许只能称之为一个生物学上的人。他其实是我的一个同事,南方人,四十岁左右,个子不高、微有驼背。他人不坏,工作也很卖力,尽管穿着有些邋遢。
公驴的墙建得越来越高,高达50丈。后来为了安全起见,他索性勒令村民们在上面加了一个盖,将整个庄子牢牢罩住,封闭得密不透风。这样的后果是,村民们不但白天也需要打着灯笼、点上蜡烛,更要命的是因为遮蔽了自然日光,使得庄稼无法光合作用,就这样,一场史无前例的饥荒和恐怖正逼近龚庄。
第二年,在蒋公的首个祭日,祥林嫂从土地庙进香回来后,当晚就做了一个梦。这个梦也成为了她一生中最大噩梦的起点。
都说“外国的月亮比较圆”,但这句话对于阿Q来说只说对了一半。至少他现在不这么认为了,因为今年的中秋节有点特殊。最令他激动的则是传言中正在建造的未庄大船。 不知不觉,阿Q飘洋过海移民北美已经近20个年头了。最初因为自称赵家人被赵太爷一顿...
在许多人眼中,莎拉拥有完美的人生,有份体面的工作,有个相恋多年的男友,衣食无虞,未来一片光明。某天早晨,她遇见一只声称自己能够预言的猫,接着人生便如骨牌一一倒塌。
如果生活支离破碎,谁能陪你走过艰难时光?或许猫比我们,更懂人生……
小孩天真无邪的童言童语,让人忘了苦闷,顿时心情开朗。(Fotolia)
家就像一个沉重的行囊,装着各种酸甜苦辣,也装着各项争执和谅解。提着它很累,丢下它很慌。我们珍惜家圆满的一面,也需面对它破损的一角,像领受一个既让我们圆满,也让我们失落的人生。
在偶然间,看到中国了一位武警自述目击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经过,很震撼。第二天无意中又看到了这篇证词的英文翻译报导,我把证人武警的录音下载下来听。我听到了他的痛苦和良心的折磨……
我希望一开始就尽可能对皮克威克奶奶做个详尽的介绍,免得接下来我一提到她的名字(在这本书中,我真的会常常提到她的名字),你还一直打岔问我:“谁是皮克威克奶奶?她长什么样子?她的个子多高?年纪多大?头发是什么颜色?她的头发长吗?她穿高跟鞋吗?她有小孩吗?有皮克威克爷爷吗?”
萧子远知道那是真的。那只系在他腰间丝绦上的玉蝉是白玉所刻,寥寥数刀便刻出蝉形。刀法痛快沉着,线条遒美洗炼,无丝毫拖沓迟疑。大巧若拙,随心所欲。世间只有一种刀法能够留下这样的刀痕——韩八刀!传奇中的天下第一刀客,传奇的刀法。
开春了,昨日寒风犹如冰针,今晨便骤然化为绕指柔的春水。柳条上绽出点点浅黄,使人灰暗了一冬的眼也明亮起来。萧子远吃过早饭便起身去绸缎铺。他精明强干,去年甚至把生意打入一向被蜀锦占领的关中市场…
虬毛伯站在路边,车辆不停地来来去去,速度都很快,红绿灯在路的两端很远的地方,前面是高耸的堤防,后面是街道。
“永清浴室”已逾半世纪,有记忆以来,它就存在了,坐落在一条五金街上。这条街两边由两排上下二层的洋楼所组成,从街头到街尾,一楼的店面卖的全是五金类,像铜条、铁板、螺丝钉、铁钉、云石……
一个城市就像一个人,有成长过程的兴衰,有生命的高潮与低潮。一个城市该如何记忆它自己,是否有静夜孤灯映照青石板的寂寞?是否有楼起楼塌、历史更迭的惶恐?城市作为一种空间的拓展,记忆蜿蜒,从一个时空进入另一个时空。
人走了,时间也过了,画留下来了,时间停止在那里?这幅画变成了历史。 台湾是不是这样?很多生命在生锈,而后腐掉?
我这碗汤,并不是为了抹掉你的过去,而是为了让你的新生,不受过去的约束”,孟婆温言道:“一生的记忆,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无比珍贵,但也无比沉重。人生在世,就犹如负重攀爬,只有不断减轻负担,才能一路前进…
姐姐比我大十年,我七八岁的时候,姐姐正是青春,眉目如画,笑语嫣然。她的抽屉里有一个精致的木盒子,里面红色丝绒,垫着一条细细的银项链。那天七夕,我偷偷打开盒子,把项链挂在自己的脖子上…
我平凡 我懒惰 还好有您 一直给我鼓励 对我永不嫌弃
我越来越觉得,有时我们在生活与网路中游荡,是为了寻找一个自己所属的部落。
陶匠出生于普通的民家,从小就跟着父亲学做陶器。小时候,陶匠天真快乐。每当和父亲一起拨动陶轮,在旋转的陶轮上用黏土塑造出各种各样的陶器时,都是他最开心的时刻。
幸运的是,人类文明终究很快克服生产力不足,也因此延长了寿命。不同世代,或越来越多世代的人共处同一时空,相亲相爱,不但是普遍的现象,更成为社会核心价值,成为幸福家庭的指标。长寿则成为生活品质、社会文明的指标。
我算是个很坚强的人吧,可是我一想起那个死神那么悠闲地喝着啤酒,我却在这里忙个半死,结果我再也忍不住了,生病这么久以来,第一次放声痛哭。
这位老大扬言宣称将来他出院以后,要砍掉住院医师以及主治医师各一条腿,好让他们感同身受疼痛的滋味。医师则扬言要强制老大去烟毒勒戒所。
他扭头看了她一、两次,她宽阔的脸孔毫无表情,踩着一双大脚,步伐平稳,慢吞吞前行,像是这条路她已走过了一辈子。走到城门口,王龙犹疑地停下脚步,一手稳住肩上的箱子,一手在裤带里摸索,翻找那仅存的几枚铜币,掏出两文钱,买了六个青绿色的小小桃子。
王龙走进自己房里,再度披上大褂,放下辫子,用手抚抚剃过的眉毛,又抚抚脸颊。或许他该去剃个头?这会儿天还没亮,他可以先到剃头街去剃个头,再到大宅院去接那女人。如果手边子儿还够多的话,他就打定主意去剃他一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