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仙传说》之王喜外传(七)

作者:岳小兵

BronzeSky in the morning © (Photographer:luSh /Fotolia)

  人气: 467
【字号】    
   标签: tags: , ,

第七章 王喜多次轮回 今生再续圣缘

话说这个王喜那一世随圣主殉难之后,灵魂飘飘渺渺地又去了另一空间。也不知过了多久时间,那位负责转生的神又来问他,前方有四道门,一福,二禄,三寿,四智,任君挑选。

那王喜当然又选了智之门,他的潜意识告诉他,进了智之门就能找到最终的归宿,他始终都是这么想的。

那一世,王喜降生在文景之治的西汉初年,他成了一名擅于绘画和雕刻的工匠,他擅长雕刻人物像、神仙像和珍禽异兽,手法精湛,他的很多玉马雕像和配饰都成了当时王公的陪葬品,或许有朝一日考古的专家会从古墓中找到一二。

整个汉朝的四百多年间,王喜轮回转世当过工匠、方士(或天文学家)、儒生,以及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市井小民,但他在那几次的轮回中都兢兢业业地专研技艺,学艺的过程也不是一路顺遂,个中的辛苦也是倍于常人,所幸一生之中没有太多的名利之物相扰,也是淡中取静、平凡无波。

在西晋末年,他曾转生成杜孙,因为避难巧入泰山,然后在泰山寻幽探胜,找到了福地洞天,后有神人点悟,修道至百岁之后下山云游,还与渊明一见如故,可惜犯了口戒,从此断了修道机缘,也是憾事一桩。

直到隋末唐初,他又与圣主接缘,他又是一名带刀的武士,跟着圣主征战杀伐,最后在一场与敌人的恶斗中重伤身亡,灵魂也飘飘离开身躯,但完全毫无痛楚,隐约间又看到亘古前众人跪地朗读誓言的那一幕,好像记起什么,但始终想不起来是什么。

在唐初,他也转生成文人,也像李太白居士那样对古诗着迷,可惜他的诗作没有流传下来,但他此后的生生世世却保有这份作诗的记忆,那五言诗、七言诗好像就轻易地可顺手拈来,一点也不费力。

来到北宋,王喜当过那王孝子,与丁大户和丁管家有一段感人的相遇,此后的轮回转生中,他们因此一善缘而时常相聚,只是谁也想不起来前世究竟是哪些因缘。

北宋年间,王喜还是那位糊里糊涂进到黄山寻找灵气的卢生,他早年遭逢事故、孑然一人,但是生性洒脱、一心向道,直到八旬才断了尘缘,一心入黄山修道。

来到南宋,王喜就是王喜了,他随着武穆王与金兵对抗,后来到了武夷山修道,最后巧遇那丁大户和丁管家来游山,临别前送他们茶株,了了前世的善报。

到了明朝,王喜辗转在闽南和扶桑(日本)之间轮回,他曾是日本幕府将军的下级武士,刀法了得,但渐渐厌恶那伤人的不祥之物,最后剃度进了寺院,了却一生。

清朝初年,王喜又跟圣主接缘,那时他是康熙皇帝御前钦点的进士,授职翰林院编修,有幸参与《康熙字典》编撰的浩大工程,那一世,王喜终日埋首书堆,其后的每一世,王喜在读书上总是智慧开窍,书中的道理总可一目了然。

清朝初年,王喜也曾短暂转生美国和法国,在法国是宫廷侍卫,在美国是西部拓荒者。清朝中叶和末期,王喜曾出生在商家,学会经商管账的买卖,大江南北终日奔波。

民国初年,王喜从军,跟着蒋介石北伐、抗战、剿匪,可惜在徐蚌会战中惨烈身亡,死后,他的灵魂跟着国军飘洋过海,来到台湾。

这一世,王喜是个女儿身,出生在台湾的某个小企业主家庭,从小体弱,备尝疾病之苦,生死观比同辈看更透彻,二十岁的某日,她偶然间得到一本圣书,翻开首页,忽见一位慈眉善目的作者玉照,总觉得这人哪儿见过,好生面熟,但是就想不起来。

王喜于是将这本书从头到尾读了一遍,一边读着一边流泪,书中很多事情似乎就是针对她写的一样,读完后身体轻盈,多年的沉痾似乎减了大半,从此她与圣主再度接缘。

她的父亲是一个事业有成的小企业主,她有位兄长也在父亲的底下做事,自有记忆以来,这两位兄长就对她照顾有加、百般呵护。原来,她此生的父亲是丁大户转生的,旗下的事业员工有上百人,这些人多数也是北宋时期丁大户的家仆,而她的兄长却是丁管家转生的。

这两位兄长看到王喜不再体弱多病也是一惊,慢慢对她所说书上的一些修炼之事渐渐有了好感,也陆续与圣主接上了缘分。她这世的父亲虽年过五旬,修炼之后却发生了一件奇事,原来他三十年前装上的假牙常常出血,将假牙拔除之后,却发现里头长出新牙,成了现代医学奇迹。

此世的王喜却什么前世的记忆也想不起来,但有一天,她忽然梦到一个场景,看到许多天上的神仙都跪在尊者座前,祂们都在朗诵着誓言,但说什么始终听不清楚,醒来后仍记忆犹新。

有时,她会梦见圣主对着她笑。有时,她会梦见轮回转生中的某一世,但醒后什么也想不起来。在梦中,她有时身轻如燕、飘来飘去,还可穿墙过壁,也可冲向太空、一览那无穷无尽的银河世界。这些究竟是幻想、还是真实的,总是像谜一样地存在,真真假假,王喜也不太清楚。

后记

这篇《王喜外传》写完了,作者总算松了一口气。在创作的过程中,所谓凡事起头难,开始构思的时候真的很难,就像前言讲的,如果接不上那条天线,也就没了创作的灵感,没了开头,也就没了下文。

其后,作者也遇到写作的困境,起头之后接下来的剧情如何构思?一度陷入迷惘。到了最后两章,作者也是用了好多天的时间才构思完成整个故事的。所谓起头难,下文难,结尾更难,作者深有所感。

写完这个王喜下凡的轮回故事后,作者有时候看看文章内容也是很感动的,好像就真有王喜这么个人、这么个完整的生生世世轮回故事。这些故事到底是真是假?作者也不完全知道,或许真的吻合了某些读者的某一生、某一世,他或她看完之后也会泪水扑簌簌流下,有着莫名的感动。若能如此,也是作者的荣幸,勾起了读者生生世世的记忆。

作者诚挚希望,这一生转生在台湾的王喜,能够精进不懈,莫忘初衷,兑现她史前的誓愿,也不枉她千百年来舍却天界的不死之身,以三界的肉身来这人间辗转轮回,经历那九九八十一劫。祝她有朝一日圆满功成,随圣主重返天界,助圣主再造宇宙、扭转乾坤。@*

点阅【地仙传说】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王喜自那日在闹市见到韩信受辱之后,就一直想着祖师爷所说等待“韩主出世”的那番教诲,心想师父定是有意让自己襄助此人的。
  • 要知道,天下武学包罗万象,自古也是博大精深的,但为何传到今日,多数的武学只沦为皮毛的外功?那传说中的许多武林绝学为何失传?总归来说竟是人心不古、世道日下。
  • 时光荏苒,也不知过了多少光阴,而天上一日,也不知人间过了多少年。王喜总算开始要兑现他对圣主的誓言,即将走下凡尘了。
  • 话说这个《地仙传说》中提到的武夷山修道之人王喜,他也是有来历的。这个来历就要回溯到亘古以前的记忆了。原来王喜曾是天界中的一名世家子,原是不死之身,只因天性好道
  • 话说这武夷山虽没有泰山的高耸挺拔,也没有黄山的变化奥妙,却是丹山碧水、奇峰异洞,自古就是仙气弥漫的绝妙胜地。这个王喜一入武夷,就被这股袅袅仙气吸引着…
  • 这里只说说一名不见经传的岳家军小人物。这名小兵名唤王喜,是北宋真宗朝宰相王旦的后人,因是庶出、家道衰落,到王父这一代已是一般平民百姓了。
  • 半神人明白了“国家”想说的,除非重大事件发生,在平时,社会福利体制不管再健全再庞大,都比不上百姓善良的心,让国中百姓都能拥有善良的心,才是“国家”想走的道。
  • 话说这个杜孙自从梦得宝剑,学会挥剑斩妄念之后,道行已是不可同日而语。那老道也频频在梦中说话,教他如何穿墙过壁、凌空飞行、瞬间移行等术类的手法,杜孙越来越得心应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