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词创作
犹如坠入了一个无明的空间 混乱嘈杂以及物欲横流的诡异 人会情不自禁的融入那种 喘喘而动的似是而非的人流
摇啊摇,妈妈手不酸,宝宝快睡觉 摇啊摇,妈妈不嫌烦,宝宝快长大 摇啊摇,妈妈挡风雨,宝宝不用怕
岁月辜负了等待 遗忘在落叶里的秋红 被成长带走 枯萎了你 掉落了我
你很难看不见我 因为我美丽彩艳 你很难不赞美我 因为我努力自信 还有遗传的基因
现在我不能开放 因为我没准备好 现在我不能出现 因为我还不够美 要忍耐不怕被忽视 要忍耐不怕被弃嫌
新诗:日子
扰嚷喧嚣红尘道上 捻数茎白发 说一段不胜唏嘘往事 霎那间思绪就掉入黑暗深渊
请问“大宫町二丁目”怎么走? 讶异,睥睨着和服底奥秘 沈睡在过去的余烬霍然点燃,我 走进时光隧道寻找时刻的印记
白昼与黑夜,被一分为二独立运转且规律的时空。 白昼劳动的人们,夜里卸下承载一天的疲惫荷重。
新诗:落花的咏叹
  落花春去: 怒放时展示美丽;谢幕时回归大地 这犹如逝去的青春 莎士比亚说: “粗野的风, 总想吹落五月迷人的花蕾”(1) 是啊,粗野的风一定是嫉妒花的美丽 而今我看见落花: 想到那年那月那日天安门广场上的青年们...
新诗:盐水溪畔的月色
灰黄的记忆逸进眼帘 盐水溪畔的路灯做着梦 梦见溪水不咸 却有你的泪…
登高仰望, 万道霞光托旭日, 天蓝蓝白云缭绕, 一片光明。 伏首看人间, 伸手不见五指, 浊浪滚滚…
麦立:火焰花的心愿
火焰花说 它要高举焰火 让你我的心更光明 火焰花说 它要高举焰火 让你我的心更热情
今天的世界,信仰已经迷失; 世界,在迷失中挣扎。 今天的人类,道德已然沦佚; 人类,在沦佚中肃杀。 今天的瘟疫,病毒已成痼疾; 生命,在痼疾中折煞。
麦立:我美吗
人常爱追求完美 人总爱追求正常 我只有三片花瓣 不正常不美吗
新诗:我在山风里
风是个跟屁虫 总是在我两脚间 与时间接力穿梭 为了巴结我这位熟客,还 经常爬进浃背轻拂我的疲累
从仓颉撷取文字 酿成酒,和喜喝下 微醺
新诗:把这一天留给自己
假如一年四季 只能做不得不做的事 那就在第五个季节 做些自己想做的
我的云游游在沙漠。 风把灵感搓成粗糙的绳索, 诗行牵着干瘪的骆驼。 铃儿叮当作响,
我们都是一朵朵落花 都曾抗风雨努力长大 都曾迎朝阳摇曳枝头
诗歌:幸运·幸福
望大千世界,人海茫茫,人多的无计其数; 看人生,生生世世,有多么艰难辛苦; 仰望苍天,谁人不想得到幸福; 可是望眼欲穿的,却是浓浓的迷雾。 千辛万苦地去寻找,也找不到人生幸福的归途; 常常忧伤,心中充满着无尽的痛苦。 ...
我知道 岁月的脚步 总不会 也 不肯为谁停留
我曾像鸟儿折断翅膀 黑暗里唯有怨恨和忧伤 是他的拯救给了我新生 从此开始更高的飞翔
耸入天际的竹林随风摇曳 疏影错落 遮掩烈日曝晒 勤快的老农肩挑青菜竹笋外出贩卖 换回鱼虾日常什物以营生 竹篱笆旁稻埕
蓝天上休憩的我 犹带着沉默的思绪 俯视大地的纷沓 问着“雨,到了没?”
麦立:呵护
根坚强护着茎 茎挺直护着叶 叶柔软护着花
新诗:情怀
情缘起自那抹薄薄的微笑 一朵绽放的沉默,将 缪思情怀的澎湃,幻成 一股暖流奔窜你我
新诗:低端政权
假如艾青还活着,他或许会说 为什么我的双眼饱含热泪 因为这块土地上北风狂吹
麦立:堆叠
石块一层层堆叠是 祖先智慧的堆叠 小花层层开放是 慈心悲心的堆叠 人类心中的堆叠
久旱灯黄夜思雨 一枕黄昏谁与床 夜 你终于耐不住寂寞 携雨来见这盏街灯 已经记不起多少日子 淅沥夜语 晕黄灯光
麦立:成熟
成熟是什么 是用心 用心脱离了青涩 成熟是什么 是圆润 圆润完成了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