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漫谈】人世多神仙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或以为是个神话。不过,八仙之中的张果老可是正史有录,如《旧唐书》、《新唐书》、《资治通鉴》等。《全唐诗》载张果老《题登真洞》诗一首,修成金骨炼归真,洞锁遗踪不计春。 野草谩随青岭秀,闲花长对白云新……
【品读唐诗】久别故乡 他却只问梅花开未
思乡之情,人皆有之。久在异乡的游子每当与故人重逢时,往往会热泪盈眶,激动不已,然而唐代大诗人王维只是“轻描淡写”地问了一句:家乡窗前的那一株梅花开了吗?
【唐诗漫谈】桃花为何红?
唐诗中,于桃花流传最广的一首诗,当属崔护的《题都城南庄》:“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唐诗漫谈】神童诗名世 人生更传奇
骆宾王、李泌分别是初唐、盛唐的两位神童,人生各有传奇,但殊途同归,俱入修炼之门。盖韵姿天纵之才,或多世事磨练,结缘了愿,而于本性觉悟,并留下一篇传奇,让世人琢磨人生之真义。
【唐诗漫谈】侠是谁的童话?
侠是中国古代社会的特有产物,贯穿始终。至今海内外华人,“侠”意识、武侠小说、武侠电影仍广为流行。为什么呢?中国人讲“仁义礼智信”,尤重“义”
【唐诗漫谈】造反有理?
唐诗极盛,连其中的反诗都无有比肩者(清人编《全唐诗》录黄巢诗三首)。历史上,陶渊明以爱菊名,“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菊花也被称为“花之隐逸者”。但在黄巢眼里…
【唐诗漫谈】宰相襟怀
“一代有一代之文学”,唐代的文学就是唐诗。下至贩夫走卒,上到天子,皆喜诗,官员们更是一个主要的创作群体。《唐诗三百首》开卷之作,就是开元最后一位名相张九龄的《感遇》。
【唐诗漫谈】帝者气象
隋末大乱,太宗年虽少,然“豁达类汉高,神武同魏祖”,劝父起兵,拯救天下黎民;且其为“天策上将”,披坚执锐、攻坚克难,乃有大唐。24岁时所写的《还陕述怀》一诗…
【唐诗漫谈】李白为何“眼前有景道不得”?
崔颢《黄鹤楼》被推为“唐人七律第一”,“诗仙”李白也心悦诚服。其实李白诗也有写及黄鹤楼的名篇,但崔诗一出,时人和后人就难以比拟了。崔诗独步千古,为何?
【唐诗漫谈】天籁之音
“一语天然万古新”,得浑成自然之趣,非雕琢、苦吟可比。这两首诗的妙处,要靠自身的经验、体悟,不易解说。
读唐诗:别样的大唐孤独
唐朝的诗人热爱所处的繁华盛世,也欢欣喜悦地称颂它,留给后人一个无限神往的大唐王朝。然而在这盛世之下,有一个声音发自生命深处,力透金石,贯彻云霄,那就是——孤独。
盗贼敬仰诗人 看一首唐诗如何转化盗贼
一首唐诗让绿林豪杰感悟了,立马向善。唐代诗人李涉一诗退盗贼;而另一方盗贼不尚金帛爱诗文,高格调的风标境界呀!韦思明说:我心中藏着他的情义,于是隐居到罗浮山中十二年。听说李涉博士故世,我就失去了重游旧地的心情,今天再提起往事,令人感伤,举杯酒来追悼吧!”于是他吟咏起来当年获赠的《赠豪客诗》。
古诗今译:骆宾王《在狱咏蝉》译释
骆宾王,婺州义乌(今浙江义乌附近)人。少年时就熟通文学,尤其善于七言歌行。七岁时便写了咏鹅诗,显露文采。最初在道王府供职,曾任武功主簿、长安主簿。武则天后时,曾上疏论政事…
华夏诗醇:五更鼓角声悲壮,三峡星河影动摇。
感时和思归是明说,年老和多病是暗藏。因年老多病而忧世力弱而思归,又因忧世力弱和有家不得归而愈觉衰老:四意纠缠,汇成了一股大悲哀。想一把撇开却撇不开,悲哀又甚。老杜一生如此,能不令人感叹。
华夏诗醇:良马不念秣,烈士不苟营!
羌胡据西州,近甸无边城。 山东收税租,养我防塞兵。 胡骑来无时,居人常震惊。
华夏诗醇:赞李白〈丁都护歌〉
李白此诗纯然写实,是一首卓绝千古的“云阳纤夫曲”。开头两句总写背景,作好铺垫;接下八句,从酷热的自然环境、水浊的恶劣生活、拉船号子的触动悲心、和拉石靠岸的筋疲力竭,层层深入地描画了“拖船一何苦”的具体情景。
华夏诗醇:功名富贵若长在,汉水亦应西北流!
李白在此诗中,反映出一种既轻视功名利禄,又觉得机运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尾联二句:“功名富贵若长在,汉水亦应西北流!”揭示出:人生在世,贪图功名富贵,是不牢不稳,非久非长的不实之务。
华夏诗醇:余亦谢时去,西山鸾鹤群。
诗的风格冲淡秀丽,写景中蕴含着比兴寄喻。在盛唐时,此诗已传为山水诗的名篇,是常建的代表作之一。到清代更受到“神韵派”的推崇。
华夏诗醇:李白〈月下独酌〉诗赏析
诗人李白有远大的抱负,一直怀才不遇,政治理想不能实现,心情孤寂苦闷。但他面对黑暗的社会现实,不沉沦,不合污,一直追求自由,向往光明,在他的诗歌中多有歌颂太阳、吟咏明月之作。这首诗是把明月引为知己,对月抒怀。
华夏诗醇:欲持一瓢酒 远慰风雨夕
欲持一瓢酒,远慰风雨夕。 落叶满空山,何处寻行迹?
华夏诗醇:欲作家书意万重 行人临发又开封
洛阳城里见秋风, 欲作家书意万重。 复恐匆匆说不尽, 行人临发又开封!
华夏诗醇:无边落木萧萧下    不尽长江滚滚来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华夏诗醇:王维〈送别〉诗赏析
下马饮君酒,问君何所之? 君言不得意,归卧南山陲。 但去莫复问,白云无尽时!
华夏诗醇:云霞出海曙   梅柳渡江春
这是一首酬答诗。诗中写江南早春的气候变化,历历如绘,读后令人顿觉春光明媚,春意盎然,有身临其境之感。起首两句,十分警拔,以“偏惊物候新”领起全篇。
华夏诗醇:杜甫〈春望〉诗赏析
从国忧写到家愁,又从家愁写到国忧,两种感情浑然一体,成为杜甫五律诗的杰作。
华夏诗醇:杜甫〈春夜喜雨〉
杜甫寓居成都西南郊浣花溪草堂的第二年。通过对“春夜喜雨”的细腻描绘,抒发了诗人在离乱年代,找到一个相对安定住所后,悦愉的思想感情。
华夏诗醇:天花落不尽 处处鸟衔飞
(唐)綦毋潜〈宿龙兴寺〉 香刹夜忘归,松清古殿扉。 灯明方丈室,珠系比丘衣。 白日传心静,青莲喻法微。 天花落不尽,处处鸟衔飞! 【作者介绍】 綦毋潜,字孝通,一作季通,荆南(今湖北江陵县)人,一说虔州(今江西南康县)人。唐代开...
华夏诗醇:同咏春雨,各有新意!
前人写诗,创意自成一家,不落窠臼,忌随人后。清代诗评家方薰,在《山静居诗话 》一文中写道:“诗固病在窠臼,然须推陈出新,不至流于下劣。”这是确有见地的 。我们游目在浩如烟海的古诗时,不难发现同一题材,以不同诗句描述,以不同形式表现,出于自创...
华夏诗醇: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此诗标题又作“代悲白头翁”。诗人因年华易逝,人生无常,以柔丽婉转的笔调, 抒发了警示人生之情、之义。
华夏诗醇:“忽逢青鸟使,邀入赤松家。”
诗人孟浩然,以诙谐浪漫的笔调,巧妙地运用仙家典故和术语,生动地写出了道家的生活特色,充满了现实的生活气息。
    共有约 138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