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序书摘
上帝真的公平,拿走你身上某一部分功能的同时,真的会补上另一部分给你。
胡雪岩是近代民营大企业的始祖,其商场手腕更是清末在面临西化过程中的一场灿烂花火。
虽然所有人都会觉得委屈,但却都不得不承认,随着时间流过,必定会迎来死亡,大家会送上毫无意义的、不算是安慰的安慰。
在自己房间里旅行,这种旅行不需付出任何力气和金钱;不分老、少,也不需理会天气好还是坏,更不会遇上强盗、小偷,总之适合每一个人。
一群过去为了追寻梦想而来到上海的人们,正如雪崩一般大举迁离上海。
在我看的病人中,有许多是缺乏动力、毅力或执行力的。但对芸来说,这些她一样也不缺。她像是一部加满了油的跑车,可以开得很快、很远,但再好的跑车,若是一直绕圈子开,久了也会感到无趣,甚至空虚。
shutterstock
就像电影画面一样,原是一群人走动、生活的家,一个一个消逝身影,原本显得拥挤的空间,逐渐清空,突然她觉得房子好空旷,说话都有回音。
葛里欧,源自西非传统部落,集吟游诗人、赞美歌者、口述历史传诵者于一身的特殊职业,是部落庆典不可或缺的表演者,也是丧葬悼亡至关重要的致词者。而故事中的主角们化身为葛里欧,娓娓道出自己的神话和传说……
正面迎战记忆深处的动荡,得以看见内在最深的自我。即便身处黑暗之中,生命也依然值得体验。
故事从主、仆两人的漫游之旅展开,一路上他们谈论宗教、阶级、道德、男女……这趟旅程既幽默又荒诞。故事中表达出作者昆德拉对自由的向往、嘲讽自己的祖国捷克遭到苏联入侵、作品被禁等残酷现实……昆德拉:“我们始终不如我们所想像的那么独特,一切的不幸都因为我们汲汲营营地追求差异。”
“韭山花坊”是远近驰名的花坊。今年,花坊增加了一位生力军——因故辍学的表妹芽依。芽依在工作之余发现了隐藏于花朵之下的花语世界,也因为她,韭山家成员尘封多年的心结化解了……
从一八九四年到一九○一年期间,夏洛克‧福尔摩斯十分繁忙——可以这么说,在这八年内发生的疑难公案,警方都曾向他咨询过;他还在千百件私人案件的调查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其中一些案件的案情错综复杂,结果出人意料。许多惊人的成就和一些无可避免的失败是他这一段时期的结果。
朝圣即回“家”,往自己的“心”前行。透过身体的徒步,向真实的自我靠近。
“朝圣”——我们都在用不同的方式,透过身体,“朝自己的心”走去。
两年前,印第安纳州有个律师寄了张七万八千元的支票给我。这笔钱是我姑丈沃特给的,距他过世已经六个月。我从没想过沃特会给我钱,当然更不可能指望有笔钱从天而降。我因此觉得为了纪念沃特,应该把这份遗产用在特别的地方。
青带凤蝶
我对那青带凤蝶特别感兴趣,拍下的照片许多友人见了都以为他还活着,到最后明明在现场的是我,一时之间竟不肯定自己是否打扰了一场蜕变。但那青带凤蝶其实是死的,或许刚逝世没有多久,所以身上仍带着色彩。
一起旅行的时候,把现实打包成行李,拖到未来寄放,现在就专心快乐。如果愿意继续拥有一双清澈的眼睛,感觉长大好像还是很远很远以后的事情。
身为海岛民族的我们,血液里其实都流着不可抹灭的海洋DNA,面对四周包围着的海洋,处处都是机会,充满着各种可能性,只要我们像鲸鱼、像我们的祖先一样,不冀望陆地,往最深最广的海游去,充满希望惊喜的未来,就在前方。
B29轰炸机在日本上空持续盘旋的那个夏天,十四岁的清太带着四岁的妹妹节子前往亲戚家避难。在饥饿和冷淡人情的折磨之中,清太仍尽心照顾日渐衰弱的妹妹。
在一般人眼里,或许会觉得我们浪费好多时间跟精力去做一件可以简单做到的事,但是过程中获得的体验对我们来说是很重要的,这些经历和见闻,都会带来莫大的感动跟启发。
一望无际的海,开启了人们在拥挤城市里封闭许久的心,在你觉得忧郁、觉得烦闷时,不如就到海边走走吧!静静听着海潮声,难解的问题,也许就迎刃而解了。前提是,你得不嫌烦地先越过人们画地自限的重重障碍。
儒林园,曾是封建王朝用以囚禁知识分子的天牢,几经盛衰,阴气终年不散。 没想到旧狱新监,1965年,竟成了“儒林团首都高校劳教营”…… 这里专收被大学教授们视作“本文化希望所在”的各校高材生们, 他们是社会主义独裁制度下的“思想犯”。
漫漫人生,大部分的时候,我们都希望坠落时,能有人在下面接住。然而,开始学习去接住他人,才是成为一个大人的必经历程。
在这个无所不卖的国度,只要放弃自由,你就能享有一切。
郭晶是位社工,她以社会工作者独特的眼光,在封城后有意识地持续书写、思考、细腻的记下自己的日常生活,写出了城里人们的恐慌、惧怕、焦虑和坚强……
以二十岁的体格,四十岁的头脑活下去,活久了就会发现各有各的好处。如今,我开始期待茱莉.蝶儿和伊森.霍克的下一部电影了。或许,我是在以等待另一种人生的心情期待吧。
做为一个大人,应该以我之名,为自己做决定;承担责任;享受生而为人的快乐;与久违的自己重逢,感谢自己受过的伤、流过的泪、坚持的梦想……
那些汪洋中自成天地的岛屿,它们的意义究竟在于孤独,还是圆满?
我不解为何眼前世界如此单纯的状态无法持续永恒?清醒后人们终究会以领土、种族、宗教、国籍、语言,或生存作为借口,持续争执甚或战争……
相隔千年,但故宫仍离我们很近,〈橙黄橘绿〉在,〈鹊华秋色〉也在,当然大家最爱的白菜也不会缺席;赵孟頫与苏轼还活在那儿,赵构与岳飞还在互相通信!就在台北外双溪,每天上午八点半准时等着与我们相遇!但,若缺乏足够的认识与理解,他们却又离我们很远,即便近在咫尺,却又很陌生,如同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