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仙传说(一)

作者:岳小兵
土地公(许享富/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2280
【字号】    
   标签: tags: , ,

序言:

以下要说民间传说故事了。各位看官,如果涉及的神怪与您个人的宗教信仰或根深柢固的理念格格不入,请勿见怪。毕竟是文学创作嘛!文学创作就有很大的想像空间,至于事实究竟如何?通常是几分假、几分真,而真的成分多少就很难说了,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见解。再说了,就算作者真的知道,泄了天机,那也是要遭天谴的,所以,自古以来知道的人都不敢说太明,您明白吗?

第一章 王孝子庙前暗祷  土地爷指点迷津

好了,言归正传。今天讲的故事是关于地仙的故事。什么是地仙?天上有仙,这就不提了。洞府有仙,各方土地有福德正神,百岳有山神,大河有河神,也有修炼成仙的,他们都是地仙。地仙可不是一般人类,他们有的活了几百年、上千年才出现一次轮回,洗掉前世的记忆,为何?毕竟是三界内的神仙嘛,就活得比人类长寿,本事也比人类高明许多,看事情的角度也不同凡俗。祂们在地上而非天上,是负有使命和任务的,天庭也指派祂们官衔。

先说这个地仙中最耳熟能详的福德正神,一般都称土地公。土地公是真的,从古到今,到处都有土地公,每个地方的土地公也不知道换了多少位了。有的土地公本事很大,可以上达天听、下达阎王府,可以预知未来,也可知人间之祸福,但其使命却是教人向善,引导浪子回头。其真身不轻易示人,即使人见了也不知祂是地仙,就是这么回事。

有的土地公的前世是人类,因为乐善好施、为人正直,死后阴间不能要他,但其功德又无法超生到天界,因此转生成土地公,守护一方。也有是天仙转世来的,也有其他地仙转世来的,但他们对前世已毫无记忆了。说是毫无记忆,却深埋了一个考验祂们的记忆,到一定时间起作用,此为后话,暂且不提。

每个到任的土地公都有天庭的诏敕,上面写着来到人间的任务,写着天上的文字,类似中国古代象形字,人间都没见过的文字,但这些土地公不用学都看得懂,这也算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吧!意思就是叫祂们引人向善、不辱使命。

话说在北宋年间,江南王家村的一位孝子新丧双亲、妻子离异,生活顿失依靠,活到二十五了竟没了安身立命之处,正踌躇徬徨着。这一日步行到村界的土地公庙旁,心生一念:“不如求求土地爷指点迷津,或有一线生机。”于是焚香、暗祷,不觉间想起身世之凋零,泪水扑簌簌流下,最后放声大哭到不能自已,直至把燃香插到香炉,竟忘了许下什么愿。

这位土地公一瞧这王孝子就是个好人,总得指个活路吧!于是就在他恍恍惚惚、不知所终的当下,给他的脑门打进了几个字--“四里处丁家村”。通常,土地公是不能明明白白现身的,只能暗示,只能采取心意相通的方式,传递讯息。如果大家都知道土地公是真有其人了,恐怕世间就成了天国、仙界,再也无法考验人性、令人返本归真了。

丁家村这几个字反复出现在王孝子的脑袋瓜中,好像从天而来的灵机一动,王孝子就想:或许土地爷有意让我往那儿寻呢?不妨姑且一试。走了走四里路,果然有丁家村,一问村人又知道丁富户在找长工。王孝子来到丁富户大门口,把门环子猛敲两下,问道:“请问有人在吗?”不一会儿,一位六旬老翁开门,反问:“有啥事?”王孝子说:“不知贵府是否还要长工?”老翁笑道:“随我进来。”

一入院内,就见到一处广袤的庄园,虽无丽阁高楼,却屋宇错落、布置雅致,想来家主应是地方首富。入屋内,老者问:“哪里来?何姓名?”王孝子一五一十和盘托出,加上在王家村界向土地爷焚香暗祷之事也毫不隐瞒。老者笑道:“我是这家管事,你就先管管前面这片时蔬作物,不懂的问我,管吃管住,今后你不再姓王,改姓丁,叫丁王二,要对丁家忠心,一日为仆,终身要涌泉以报。”丁王二点头称是,虽然对改姓这事稍觉不妥,但想想既是再生父母,改姓就改吧。

说也奇怪,这个丁王二天生就对植物、作物的栽种充满好奇心,在民智未开的古代,种植的观念不像近代这么普及,知道作物的生长除了要符合时令外,还要配合土壤改良、养分和水分的恰到好处,又要知道各种植物的深根、浅根属性,还要防止病虫害的侵扰,凡此种种。这个丁王二也大字不识几个,只是常常在想为何今年收成差、为何收成好这些问题。

听到管家安排这个照管植栽的差事,丁王二心里甚是高兴,也正好让这几年所干过的庄稼活儿得到个验证的机会。就在这种心理下,丁王二每天早起就在园内逡巡,时而抓虫、时而耙土、时而摘掉枯叶、时而移植新株,忙忙活活,常常忘了吃饭的时间,但这也无妨,有时品尝蔬果的鲜味竟忘了饥饿。

在那个没有农药和化肥的时代,想当然尔,人类的粪便和尿液就是最天然的有机肥料,这个丁王二也不怕每天闻这粪尿的骚味,也不怕这份辛苦。慢慢地,丁王二发现这个肥不能马上施,必须等待几天,若在这肥里加上些干草、新摘的根茎叶,似乎还会冒泡泡,但却要加盖,否则容易孳生虫类,也要天天搅拌,这肥似乎就像活了过来的天水般,滋润着每棵植物的生长。

半年之间,这个半顷大小的园地竟然一片盎然,春意无限,鸟语花香,也没有当时一般田间的恶臭扑鼻之味,反而是果香、花香的芬芳四溢和峰、鸟的来回穿梭。这一天,丁富户刚远行归来,一进门就清香扑鼻,还以为走错门了,眼前一望:那庭院已焕然一新、生机勃勃,哪像是以前的寒酸模样了?连城里的富户庭园也难得见到此一光景。心中不免一阵欢喜赞叹。@*

点阅【地仙传说】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shown)韦卿材走了一二十里以外,觉得道路逐渐异常,不是往常日子经过的地方......
  • 咸丰时期,清军缴获一匹黑马。此马见人就踢,见人就咬,惟独见到塔将军,遂即悚然站立,“洗耳恭听”。遭敌军追击,黑马藏身地窖,竟能屏息不发一声。
  • 明清时候,民间流传着一个金竹寺的传说。一个行侠仗义的年轻人,手刃淫贼后,四处逃亡。在一位白衣老僧的开导下,年轻人来到“金竹寺”。金竹寺的方丈为年轻人展现了二次幻景,经历奇异的时空穿越后,年轻人的结局如何?
  • 若将明朝中期五百两银子,换算成今天的购买力,相当于四十万元左右。有人面对钜款没有动心,无偿地保管了一年多,终是完璧归赵,还给了失主。此后,又引出了一段佳话,传至今日。
  • 花木兰的故事被记载在南北朝时代流传下的民歌中,花木兰本是闺中少女,适逢乱世征兵,木兰可怜父亲年迈,于是女扮男装,替父从军,奔赴战场。2009年,神韵以纯正纯美的中国古典舞艺术形式将这一深入人心的故事生动再现在舞台上,舞剧《木兰从军》获得全世界观众的赞赏。
  • 竺法旷在家为孝子;出家后是贤徒;云游民间,待百姓以慈善。他修行有道,拥有深厚的美德,当虔诚向神忏悔和祈祷时,得到神明回应,帮助师父和染疫的百姓度过难关。
  • 瘟疫汹涌肆虐,看似可怕,似乎又很有章法。在民间的传说中,瘟疫不只是疾病,还是生命,瘟神奉天命,行瘟布疫,役使诸鬼行疫,并非肆意伤人。历代对瘟疫产生的原因,瘟神和疫鬼的由来,哪些人可以免遭疫毒,均有不少介绍。
  • 席卷全球188个国家的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迄今已有至少五百四十多万人确诊、三十四万多人死亡。一方面,随着越来越多中共隐瞒疫情的证据浮出水面,全世界多国追究中共的责任的声音一再响起。另一方面,面对这种具有高度传染性、传播速度快、容易变异等特点的病毒的侵扰,各国政府和人类科学家依旧希冀依靠自己的力量研制出疫苗,解决这次疫病的问题。
  • 0091年,庚子之春。阳升阴平,天下和风,史前所记之庚子多难庚子亡帝之术已破,至今已60余载矣。论天下定数,7仍然是幻劫之数,9仍是重生,死门生门看穿死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