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超級暢銷小說《醒世恆言》文選

【經典小說選登】蘇小妹三難新郎

文/馮夢龍(明)
是夜與小妹雙雙拜堂,成就了百年姻眷。正是:聰明女得聰明婿,大登科後小登科。(sevenke/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氣: 134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聰明男子做公卿,女子聰明不出身。
若許裙釵應科舉,女兒那見遜公卿?

自混沌初辟,乾道成男,坤道成女,雖則造化無私,卻也陰陽分位。陽動陰靜,陽施陰受,陽外陰內。所以男子主四方之事,女子主一室之事。主四方之事的,頂冠束帶,謂之丈夫。出將入相,無所不為,須要博古通今,達權知變。主一室之事的,三綹梳頭,兩截穿衣,一日之計,止無過饔飧井臼;終身之計,止無過生男育女。所以大家閨女,雖曾讀書識字,也只要他識些姓名、記些帳目。他又不應科舉,不求名譽,詩文之事,全不相干。

然雖如此,各人資性不同。有等愚蠢的女子,教他識兩個字,如登天之難;有等聰明的女子,一般過目成誦,不教而能,吟詩與李、杜爭強,作賦與班、馬鬥勝。這都是山川秀氣,偶然不鍾於男而鍾於女。且如漢有曹大家,他是個班固之妹,代兄續成漢史。又有個蔡琰,製《胡笳十八拍》,流傳後世。晉時有個謝道韞,與諸兄詠雪,有「柳絮隨風」之句,諸兄都不及他。唐時有個上官婕妤,中宗皇帝叫他品第朝臣之詩,臧否一一不爽。至於大宋婦人,出色的更多,就中單表一個叫作李易安,一個叫作朱淑真。他兩個都是閨閣文章之伯,女流翰苑之才。論起相女配夫,也該對個聰明才子。爭奈月下老錯注了婚籍,都嫁了無才無學之人,每每怨恨之情,形於筆札。有詩為證:

鷗鷺鴛鴦作一池,曾知羽翼不相宜。
東君不與花為主,何似休生連理枝!

那李易安有《傷秋》一篇,調寄《聲聲慢》: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戚戚。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雁過也,總傷心,卻是舊時相識。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朱淑真時值秋間,丈夫出外,燈下獨坐無聊,聽得窗外雨聲滴點,吟成一絕:

哭損雙眸斷盡腸,怕黃昏到又昏黃。
那堪細雨新秋夜,一點殘燈伴夜長!

後來刻成詩集一卷,取名《斷腸集》。

說話的,為何單表那兩個嫁人不著的?只為如今說一個聰明女子,嫁著一個聰明的丈夫,一唱一和,遂變出若干的話文。正是:說來文士添佳興,道出閨中作美談。

話說四川眉州,古時謂之蜀郡,又曰嘉州,又曰眉山。山有蟆順、峨眉,水有岷江、環湖。山川之秀,鍾於人物,生出個博學名儒來,姓蘇名洵,字明允,別號老泉,當時稱為「老蘇」。

老蘇生下兩個孩兒:大蘇、小蘇。大蘇名軾,字子瞻,別號東坡;小蘇名轍,字子由,別號潁濱。二人都有文經武緯之才、博古通今之學。同科及第,名重朝廷,俱拜翰林學士之職。天下稱他兄弟,謂之「二蘇」;稱他父子,謂之「三蘇」。這也不在話下。

更有一樁奇處:那山川之秀,偏萃於一門。兩個兒子未為希罕,又生個女兒,名曰小妹,其聰明絕世無雙,真個聞一知二,問十答十。因他父兄都是個大才子,朝談夕講,無非子史經書;目見耳聞,不少詩詞歌賦。自古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況且小妹資性過人十倍,何事不曉。

兩個兒子未為希罕,又生個女兒,名曰小妹,其聰明絕世無雙,真個聞一知二,問十答十。(公有領域)

十歲上,隨父兄居於京師。寓中有繡球花一樹,時當春月,其花盛開。老泉賞玩了一回,取紙筆題詩,才寫得四句,報說門前客到,老泉閣筆而起。小妹閒步到父親書房之內,看見桌上有詩四句:

天巧玲瓏玉一邱,迎眸爛漫總清幽。
白雲疑向枝間出,明月應從此處留。

小妹覽畢,知是詠繡球花所作,認得父親筆跡,遂不待思索,續成後四句云:

瓣瓣折開蝴蝶翅,團團圍就水晶球。
假饒借得香風送,何羨梅花在隴頭。

小妹題詩依舊放在桌上,款步歸房。老泉送客出門,復轉書房,方欲續完前韻,只見八句已足,讀之詞意俱美。疑是女兒小妹之筆,呼而問之,寫作果出其手。老泉嘆道:「可惜是個女子!若是個男兒,可不又是制科中一個有名人物。」

自此愈加珍愛其女,恣其讀書博學,不復以女工督之。看看長成一十六歲,立心要妙選天下才子與之為配,急切難得。

忽一日,宰相王荊公著堂候官,請老泉到府,與之敘話。

原來王荊公諱安石,字介甫,初及第時,大有賢名。平時常不洗面、不脫衣,身上蝨子無數。老泉惡其不近人情,異日必為奸臣,曾作《辨奸論》以譏之,荊公懷恨在心。後來見他大蘇小蘇連登制科,遂捨怨而修好。老泉亦因荊公拜相,恐妨二子進取之路,也不免曲意相交。正是:

古人結交在意氣,今人結交為勢利。
從來勢利不同心,何如意氣交情深。

是日老泉赴荊公之召,無非商量些今古,議論了一番時事,遂取酒對酌,不覺忘懷酩酊。荊公偶然誇獎:「小兒王雱,讀書只一遍,便能背誦。」老泉帶酒答道:「誰家兒子讀兩遍!」

荊公道:「倒是老夫失言,不該班門弄斧。」老泉道:「不惟小兒只一遍,就是小女也只一遍。」荊公大驚道:「只知令郎大才,卻不知有令愛。眉山秀氣,盡屬公家矣。」老泉自悔失言,連忙告退。荊公命童子取出一卷文字,遞與老泉道:「此乃小兒王雱窗課,相煩點定。」老泉納於袖中,唯唯而出。回家睡至半夜,酒醒想起前事:「不合自誇女孩兒之才。今介甫將兒子窗課屬吾點定,必為求親之事。這頭親事,非吾所願,卻又無計推辭。」沉吟到曉。

梳洗已畢,取出王雱所作,次第看之。真乃篇篇錦繡、字字珠璣。又不覺動了個愛才之意。「但不知女兒緣分如何?我如今將這文卷與女傳觀之,看他愛也不愛。」遂隱下姓名,吩咐丫鬟道:「這卷文字,乃是個少年名士所呈,求我點定。我不得閒暇,轉送與小姐,叫他到批閱完時,速來回話。」丫鬟將文字呈上小姐,傳達太老爺吩咐之語。小妹滴露研朱,從頭批點,須臾而畢。歎道:「好文字!此必聰明才子所作,但秀氣泄盡,華而不實,恐非久長之器。」遂於卷面批云:新奇藻麗,是其所長;含蓄雍容,是其所短。取巍科則有餘,享大年則不足。

後來王雱十九歲中了頭名狀元,未幾夭亡,可見小妹知人之明。這是後話。

卻說小妹寫罷批語,叫丫鬟將文卷納還父親。老泉一見大驚:「這批語如何回覆得介甫!必然取怪。」一時污損了卷面,無可奈何,卻好堂候官到門:「奉相公鈞旨,取昨日文卷。面見太爺,還有話稟。」老泉此時手足無措,只得將卷面割去,重新換過,加上好批語,親手交與堂候官收訖。

堂候官道:「相公還吩咐過,有一言動問:貴府小姐曾許人否?倘未許人,相府願諧秦晉。」老泉道:「相府議親,老夫豈敢不從。只是小女貌醜,恐不足當金屋之選。相煩好言達上。但訪問自知,並非老夫推托。」堂候官領命,回覆荊公。荊公看見卷面換了,已有三分不悅。又恐怕蘇小姐容貌真個不揚,不中兒子之意。密地差人打聽。

老泉梳洗已畢,取出王雱所作,次第看之。圖為明 孫克弘繪《銷閒清課圖·摹帖》局部。 (公有領域)

原來蘇東坡學士常與小妹互相嘲戲,東坡是一嘴鬍子,小妹嘲云:「口角幾回無覓處,忽聞毛裡有聲傳。」

小妹額顱凸起,東坡答嘲云:「未出庭前三五步,額頭先到畫堂前。」

小妹又嘲東坡下頦之長云:「去年一點相思淚,至今流不到腮邊。」

東坡因小妹雙眼微摳,復答云:「幾回拭眼深難到,留卻汪汪兩道泉。」

訪事的得了此言,回覆荊公,說:「蘇小姐才調委實高絕。若論容貌,也只平常。」荊公遂將姻事閣起不提。

然雖如此,卻因相府求親一事,將小妹才名播滿了京城。

以後聞得相府親事不諧,慕名來求者,不計其數。老泉都教呈上文字,把與女孩兒自閱。也有一筆塗倒的,也有點不上兩三句的。就中只有一卷文字做得好。看他卷面寫有姓名,叫做秦觀。小妹批四句云:

今日聰明秀才,他年風流學士。
可惜二蘇同時,不然橫行一世。

這批語明說秦觀的文才在大蘇、小蘇之間,除卻二蘇,沒人及得。老泉看了,已知女兒選中了此人。吩咐門上:「但是秦觀秀才來時,快請相見。餘的都與我辭去。」誰知眾人呈卷的,都在討信,只有秦觀不到,卻是為何?

那秦觀秀才字少游,他是楊州府高郵人。腹飽萬言,眼空一世。生平敬服的,只有蘇家兄弟,以下的都不在意。今日慕小妹之才,雖然衒玉求售,又怕損了自己的名譽,不肯隨行逐隊尋消問息。老泉見秦觀不到,反央人去秦家寓所致意。

少游心中暗喜。又想道:「小妹才名,得於傳聞,未曾面試。又聞得他容貌不揚,額顱凸出,眼睛凹進,不知是何等鬼臉?如何得見他一面,方才放心。」打聽得二月初一日,要在岳廟燒香,趁此機會,改換衣裝,覷個分曉。正是:眼見方為的,傳聞未必真。若信傳聞語,枉盡世間人。

從來大人家女眷入廟進香,不是早,定是夜。為甚麼?早則人未來,夜則人已散。秦少游到二月初一日,五更時分就起來梳洗,打扮個遊方道人模樣:頭裹青布唐巾,耳後露兩個石碾的假玉環兒,身穿皂布道袍,腰繫黃縧,足穿淨襪草履,項上掛一串拇指大的數珠,手中托一個金漆缽盂。侵早就到東嶽廟前伺候。天色黎明,蘇小姐轎子已到。少游走開一步,讓他轎子入廟,歇於左廊之下。小妹出轎上殿,少游已看見了:雖不是妖嬈美麗,卻也清雅幽閒,全無俗韻。但不知他才調真正如何。

約莫焚香已畢,少游卻循廊而上,在殿左相遇。少游打個問訊云:「小姐有福有壽,願發慈悲。」

小妹應聲答云:「道人何德何能,敢求佈施!」

少游又問訊云:「願小姐身如藥樹,百病不生。」

小妹一頭走,一頭答應:「隨道人口吐蓮花,半文無舍。」

少游直跟到轎前,又問訊云:「小娘子一天欣喜,如何撒手寶山?」

小妹隨口又答云:「風道人恁地貪癡,那得隨身金穴!」

小妹一頭說,一頭上轎。少游轉身時,口中喃出一句道:「『風道人』得對『小娘子』,萬千之幸!」

小妹上了轎,全不在意。跟隨的老院子卻聽得了,怪這道人放肆,方欲回身尋鬧,只見廊下走出一個垂髫的俊童,對著那道人叫道:「相公這裡來更衣。」那道人便前走,童兒後隨。老院子將童兒肩上悄地捻了一把,低聲問道:「前面是那個相公?」童兒道:「是高郵秦少游相公。」老院子便不言語。回來時,卻與老婆說知了,這句話就傳入內裡,小妹才曉得那化緣的道人是秦少游假妝的,付之一笑,囑咐丫鬟們休得多口。

少游走開一步,讓他轎子入廟,歇於左廊之下。圖為清 董誥畫蓬壺集勝 冊《秋巖蕭寺》。(公有領域)

話分兩頭。且說秦少游那日飽看了小妹容貌不醜,況且應答如流,其才自不必言。擇了吉日,親往求親,老泉應允。

少不得下財納幣──此是二月初旬的事。少游急欲完婚,小妹不肯。他看定秦觀文字,必然中選;試期已近,欲要象簡烏紗,洞房花燭。少游只得依他。到三月初三禮部大試之期,秦觀一舉成名,中了制科。到蘇府來拜丈人,就稟覆完婚一事。因寓中無人,欲就蘇府花燭。老泉笑道:「今日掛榜,脫白掛綠,便是上吉之日,何必另選日子?只今晚便在小寓成親,豈不美哉!」東坡學士從旁贊成。是夜與小妹雙雙拜堂,成就了百年姻眷。正是:聰明女得聰明婿,大登科後小登科。

是夜月明如晝。少游在前廳筵宴已畢,方欲進房,只見房門緊閉,庭中擺著小小一張桌兒,桌上排列紙墨筆硯,三個封兒,三個盞兒,一個是玉盞,一個是銀盞,一個是瓦盞。

青衣小鬟守立旁邊。少游道:「相煩傳語小姐,新郎已到,何不開門?」丫鬟道:「奉小姐之命,有三個題目在此,三試俱中式,方准進房。這三個紙封兒便是題目在內。」少游指著三個盞道:「這又是甚的意思?」

丫鬟道:「那玉盞是盛酒的,那銀盞是盛茶的,那瓦盞是盛寡水的。三試俱中,玉盞內美酒三杯,請進香房;兩試中了,一試不中,銀盞內清茶解渴,直待來宵再試;一試中了,兩試不中,瓦盞內呷口淡水,罰在外廂讀書三個月。」

少游微微冷笑道:「別個秀才來應舉時,就要告命題容易了。下官曾應過制科,青錢萬選,莫說三個題目,就是三百個,我何懼哉!」丫鬟道:「俺小姐不比平常盲試官,之乎者也應個故事而已。他的題目好難哩!第一題,是絕句一首,要新郎也做一首,合了出題之意,方為中式;第二題四句詩,藏著四個古人,猜得一個也不差,方為中式;到第三題,就容易了,只要做個七字對兒,對得好便得飲美酒進香房了。」少游道:「請第一題。」丫鬟取第一個紙封拆開,請新郎自看。

少游看時,封著花箋一幅,寫詩四句道:銅鐵投洪冶,螻蟻上粉牆。陰陽無二義,天地我中央。

少游想道:「這個題目,別人做定猜不著。則我曾假扮做雲遊道人,在岳廟化緣,去相那蘇小姐。此四句乃含著『化緣道人』四字,明明嘲我。」遂於月下取筆,寫詩一首於題後,云:

化工何意把春催?緣到名園花自開。
道是東風原有主,人人不敢上花臺。

丫鬟見詩完,將第一幅花箋折做三疊,從窗隙中塞進,高叫道:「新郎交卷,第一場完。」小妹覽詩,每句頂上一字,合之乃「化緣道人」四字,微微而笑。

少游又開第二封看之,也是花箋一幅,題詩四句:

強爺勝祖有施為,鑿壁偷光夜讀書。
縫線路中常憶母,老翁終日倚門閭。

少游見了,略不凝思,一一註明:「第一句是孫權,第二句是孔明,第三句是子思,第四句是太公望。」丫鬟又從窗隙遞進。少游口雖不語,心下想道:「兩個題目,眼見難我不倒,第三題是個對兒,我五六歲時便會對句,不足為難。」

再拆開第三幅花箋,內出對云:閉門推出窗前月。

初看是覺得容易,仔細思來,這對出得盡巧。若對得平常了,不見本事。左思右想,不得其對。聽得譙樓三鼓將闌,構思不就,愈加慌迫。

卻說東坡此時尚未曾睡,且來打聽妹夫消息。望見少游在庭中團團而步,口裡只管吟哦「閉門推出窗前月」七個字,右手做推窗之勢。東坡想道:「此必小妹以此對難之,少游為其所困矣。我不解圍,誰為撮合?」急切思之,亦未有好對。庭中有花缸一隻,滿滿的貯著一缸清水,少游步了一回,偶然倚缸看水。東坡望見,觸動了靈機,道:「有了!」欲待教他對了,誠恐小妹知覺,連累妹夫體面,不好看相。東坡遠遠站著咳嗽一聲,就地下取小小磚片,投向缸中。那水為磚片所激,躍起幾點,撲在少游面上。水中天光月影,紛紛淆亂。少游當下曉悟,遂援筆對云:投石沖開水底天。

丫鬟交了第三遍試卷,只聽呀的一聲,房門大開,內又走出一個侍兒,手捧銀壺,將美酒斟於玉盞之內,獻上新郎,口稱:「才子請滿飲三杯,權當花紅賞勞。」少游此時意氣揚揚,連進三盞,丫鬟擁入香房。這一夜,佳人才子,好不稱意。正是:歡娛嫌夜短,寂寞恨更長。自此夫妻和美,不在話下。

再拆開第三幅花箋,內出對云:閉門推出窗前月。圖為清人繪 《仕女圖》局部。(公有領域)

後少游宦游浙中,東坡學士在京,小妹思想哥哥,到京省視。東坡有個禪友,叫做佛印禪師,嘗勸東坡急流勇退。一日寄長歌一篇,東坡看時,卻也寫得怪異,每二字一連,共一百三十對字。你道寫的是甚字?

野野鳥鳥啼啼時時有有思思春春氣氣桃桃花花發發滿滿枝枝鶯鶯雀雀相相呼呼喚喚巖巖畔畔花花紅紅似似錦錦屏屏堪堪看看山山秀秀麗麗山山前前煙煙霧霧起起清清浮浮浪浪促促潺潺湲湲景景幽幽深深處處好好追追游游傍傍水水花花似似雪雪梨梨花花光光皎皎潔潔玲玲瓏瓏似似墜墜銀銀花花折折最最好好柔柔茸茸溪溪畔畔草草青青雙雙蝴蝴蝶蝶飛飛來來到到落落花花林林裡裡鳥鳥啼啼叫叫不不休休為為憶憶春春光光好好楊楊柳柳枝枝頭頭春春色色秀秀時時常常共共飲飲春春濃濃酒酒似似醉醉閒閒行行春春色色裡裡相相逢逢競競憶憶游游山山水水心心息息悠悠歸歸去去來來休休役役

東坡看了兩三遍,一時念將不出,只是沉吟。小妹取過,一覽了然,便道:「哥哥,此歌有何難解?待妹子念與你聽。」即時朗誦云:

野鳥啼,野鳥啼時時有思。
有思春氣桃花發,春氣桃花發滿枝。
滿枝鶯雀相呼喚,鶯雀相呼喚巖畔。
巖畔花紅似錦屏,花紅似錦屏堪看。
堪看山,山秀麗,秀麗山前煙霧起。
山前煙霧起清浮,清浮浪促潺湲水。
浪促潺湲水景幽,景幽深處好,深處好追游。
追游傍水花,傍水花似雪,似雪梨花光皎潔。
梨花光皎潔玲瓏,玲瓏似墜銀花折。
似墜銀花折最好,最好柔茸溪畔草。
柔茸溪畔草青青,雙雙蝴蝶飛來到。
蝴蝶飛來到落花,落花林裡鳥啼叫。
林裡鳥啼叫不休,不休為憶春光好。
為憶春光好楊柳,楊柳枝頭春色秀。
春色秀時常共飲,時常共飲春濃酒。
春濃酒似醉,似醉閒行春色裡。
閒行春色裡相逢,相逢競憶遊山水。
競憶遊山水心息,心息悠悠歸去來,歸去來休休役役。

東坡聽念,大驚道:「吾妹敏悟,吾所不及!若為男子,官位必遠勝於我矣。」遂將佛印原寫長歌,並小妹所定句讀,都寫出來,做一封兒寄與少游。因述自己再讀不解,小妹一覽而知之故。

少游初看佛印所書,亦不能解。後讀小妹之句,如夢初覺,深加愧歎。答以短歌云:

未及梵僧歌,詞重而意復。
字字如聯珠,行行如貫玉。
想汝惟一覽,顧我勞三復。
裁詩思遠寄,因以真類觸。
汝其審思之,可表予心曲。

短歌後製成疊字詩一首,卻又寫得古怪:轉漏聞時離別憶期歸阻久伊思靜

少游書信到時,正值東坡與小妹在湖上看採蓮。東坡先拆書看了,遞與小妹,問道:「汝能解否?」小妹道:「此詩乃仿佛印禪師之體也。」即念云:

靜思伊久阻歸期,久阻歸期憶別離。
憶別離時聞漏轉,時聞漏轉靜思伊。

東坡歎道:「吾妹真絕世聰明人也。今日採蓮勝會,可即事各和一首,寄與少游,使知你我今日之遊。」東坡詩成,小妹亦就。

小妹詩云:玉嗽聲歌新闋一津楊綠在人蓮採

東坡詩云:暮已時醒微力酒飛如馬去歸花賞

照少游詩念出,小妹疊字詩道是:
採蓮人在綠楊津,在綠楊津一闋新。
一闋新歌聲嗽玉,歌聲嗽玉採蓮人。

東坡疊字詩道是:
賞花歸去馬如飛,去馬如飛酒力微。
酒力微醒時已暮,醒時已暮賞花歸。

二詩寄去,少游讀罷,歎賞不已。

其夫婦酬和之詩甚多,不能詳述。後來少游以才名被徵為翰林學士,與二蘇同官,一時郎舅三人並居史職,古所稀有。於時宣仁太后亦聞蘇小妹之才,每每遣內官賜以織帛或飲饌之類,索他題詠。每得一篇,宮中傳誦,聲播京都。其後小妹先少游而卒,少游思念不置,終身不復娶云。有詩為證:

文章自古說三蘇,小妹聰明勝丈夫。
三難新郎真異事,一門秀氣世間無。

——摘自明朝超級暢銷小說《醒世恆言

點閱【經典小說選登】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老話講「妖不勝德」,在《西遊記》中,作者對一些小妖出場的描述也很真實生動且耐人思量。
  • 不一時,將出酒肴,無非魚肉之類。二人對酌。朱恩問道:「大哥有幾位令郎?」施復答道:「只有一個,剛才二歲,不知賢弟有幾個?」朱恩道:「止有一個女兒,也才二歲。」便教渾家抱出來,與施復觀看。朱恩又道:「大哥,我與你兄弟之間,再結個兒女親家何如?」施復道:「如此最好,但恐家寒攀陪不起。」朱恩道:「大哥何出此言!」兩下聯了姻事,愈加親熱。杯來盞去,直飲至更餘方止。
  • 這首詩引著兩個古人陰騭的故事。第一句說:「還帶曾消縱理紋。」乃唐朝晉公裴度之事。那裴度未遇時,一貧如洗,功名蹭蹬,就一風鑒,以決行藏。那相士說:「足下功名事,且不必問。更有句話,如不見怪,方敢直言。」裴度道:「小生因在迷途,故求指示,豈敢見怪!」相士道:「足下螣蛇縱理紋入口,數年之間,必致餓死溝渠。」連相錢俱不肯受。裴度是個知命君子,也不在其意。
  • 話休煩絮。一日張孝基有事來到陳留郡中,借個寓所住下。偶同家人到各處游玩。末後來至市上,只見個有病乞丐,坐在一人家檐下。那人家驅逐他起身。張孝基心中不忍,教家人朱信舍與他幾個錢鈔。那朱信原是過家老僕,極會鑒貌辨色,隨機應變,是個伶俐人兒。當下取錢遞與這乞丐,把眼觀看,吃了一驚,急忙趕來,對張孝基說道:「官人向來尋訪小官人下落。適來丐者,面貌好生廝像。」張孝基便定了腳,分付道:「你再去細看。若果是他,必然認得你。且莫說我是你家女婿,太公產業都歸於我。只說家已破散,我乃是你新主人,看他如何對答,然後你便引他來相見,我自有處。」
  • 說這漢末時,許昌有一巨富之家,其人姓過名善,真個田連阡陌、牛馬成群,莊房屋舍,幾十餘處,童僕廝養,不計其數。他雖然是個富翁,一生省儉做家,從沒有穿一件新鮮衣服、吃一味可口東西;也不曉得花朝月夕,同個朋友到勝景處游玩一番;也不曾四時八節,備個筵席,會一會親族,請一請鄉黨。終日縮在家中,皺著兩個眉頭,吃這碗枯茶淡飯。一把匙鑰,緊緊掛在身邊,絲毫東西,都要親手出放。房中桌上,更無別物,單單一個算盤、幾本賬簿。身子恰像生鐵鑄就、熟銅打成,長生不死一般,日夜思算,得一望十,得十望百,堆積上去,分文不舍得妄費。正是:世無百歲人,枉作千年調。
  • 這八句詩,奉勸世人公道存心,天理用事,莫要貪圖利己,謀害他人。常言道:「使心用心,反害其身。」你不存天理,皇天自然不佑。昔有一人,姓韋名德,乃福建泉州人氏,自幼隨著大親,在紹興府開個傾銀鋪兒。那老兒做人公道,利心頗輕,為此主顧甚多,生意盡好。不幾年,攢上好些家私。韋德年長,娶了鄰近單裁縫的女兒為媳。那單氏到有八九分顏色,本地大戶,情願出百十貫錢討他做偏房,單裁縫不肯,因見韋家父子本分,手頭活動,況又鄰居,一夫一婦,遂就了這頭親事。
  • 話說宋朝汴梁有個王從事,同了夫人到臨安調官,賃一民房。居住數日,嫌他窄小不便。王公自到大街坊上尋得一所宅子,寬敞潔淨,甚是像意。當把房錢賃下了。歸來與夫人說:「房子甚是好住,我明日先搬了東西去,臨完,我雇轎來接你。」
  • 話說浙江嘉興府長水塘地方有一富翁,姓金,名鐘,家財萬貫,世代都稱員外。性至慳吝,平生常有五恨,那五恨:一恨天,二恨地,三恨自家,四恨爹娘,五恨皇帝。
  • 話說殺人償命,是人世間最大的事,非同小可。所以是真難假,是假難真。真的時節,縱然有錢可以通神,目下脫逃憲網,到底天理不容,無心之中自然敗露;假的時節,縱然嚴刑拷掠,誣伏莫伸,到底有個辯白的日子。假饒誤出誤入,那有罪的老死牖下,無罪的卻命絕於囹圄、刀鋸之間,難道頭頂上這個老翁是沒有眼睛的麼?
  • 且說徐言弟兄等阿寄轉身後,都笑道:「可笑那三娘子好沒見識,有銀子做生意,卻不與你我商量,倒聽阿寄這老奴才的說話。我想他生長已來,何曾做慣生意?哄騙孤孀婦人的東西,自去快活。這本錢可不白白送落。」徐召道:「便是當初闔家時,卻不把出來營運,如今才分得,即教阿寄做客經商。我想三娘子又沒甚妝奩,這銀兩定然是老官兒存日,三兄弟克剝下的,今日方才出豁。總之,三娘子瞞著你我做事,若說他不該如此,反道我們妒忌了。且待阿寄折本回來,那時去笑他!」正是: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