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山海經裡的故事1

南山先生的藥鋪子

作者:鄒敦怜

《山海經裡的故事1:南山先生的藥鋪子》/ 聯經出版公司提供

  人氣: 445
【字號】    

《山海經》這本書曾被認為是荒誕不經的幻想故事,有很多神話、和有關天象和地理、藥物、奇珍異獸等等的奇聞軼事。近來卻被中外考古學家逐一證實許多內容都是真實的存在,並和北美文化、祕魯文化及許多古文化有連結,而視它為一本偉大的博物誌,吸引越來越多人研究它。——何綺華(海峽兩岸兒童文學研究會理事長)

第一次讀《山海經》是小學時,我每每讀一段,就闔上書本、閉上眼睛想著那段的內容,心裡的讚歎都是:

「這是真的嗎?作者真的去過那些地方嗎?」

書中有很多奇異的國度,那兒的人跟我們長得很不一樣:

有的國家的人,長著長腦袋,身上都是羽毛,樣子就像隻鳥。

有的國家的人,胸口正中央有一個大洞,他們的心都偏一邊。

有的國家的人,看起來像只有一半,一條胳臂、一個眼睛、一個鼻孔。

書中有很多奇妙的環境、動物、植物,跟我們熟悉的世界完全不同:

有的地方整座山都是美麗的寶石礦物、陽光一照閃閃發光。

有的地方會出現外型詭異的動、植物,出現時總會有某些預兆跟著來。

有的地方可以找到高貴的樹,形狀像彗星,樹上的葉子每個都是珍珠。

許多熟悉的神話故事:夸父追日、女媧補天、精衛填海、大禹治水……在書中都可以找到。根據後代學者推測,這本書的作者是春秋末年到漢代初期這段時間,楚國或者東邊的巴蜀人。

那可是距離現在快兩千五百年啊!人們如何寫作?如何保存作品?想到這些,就覺得能讀到這本書,是種種不可思議的機緣。

我想古人可能跟我們不一樣,他們應該是真的可以跟天地相通;古代的世界可能也跟我們現在不同,那是全然不受文明污染,純樸又神聖的世界……

***

初見南山先生

第一次見到南山先生,是我爹帶著我到山上拜師那一天,南山先生住在西海岸邊的招搖山。

我們走了好幾天的路,一路打聽,逢人就問,直到一陣風吹過,我們聞到濃濃的桂花香,遠遠那一端的地平線,有一座山隆起,我和爹開心對望,終於快到了,那就是招搖山。

為什麼會有這麼千里迢迢的拜師之路,這得從小時候的一段奇事說起。

我娘說,我從小身子不好,很難照顧,三天兩頭生個小病大病,好幾次從鬼門關被救回來。

聽說,我兩歲多那一次,病得實在太嚴重了,好幾個大夫看了都搖頭。我娘紅著眼眶到廟裡拜拜,菩薩給了一張籤:

「急上雲梯步月宮,嫦娥與我桂花香。

騎鯨變化淩雲志,一任扶搖入九重。」

籤詩裡頭又是月宮又是嫦娥,我娘以為我這次真的要「升天」了,再加上裡頭的批註寫著:「病人—凶」,我娘在廟裡眼眶就紅了。

廟裡的白鬍子老住持接過去一看,微笑著說:

「不礙事不礙事,你沒看到『騎鯨變化淩雲志,一任扶搖入九重』嗎?這是個脫胎換骨的時機啊!」

老住持又說:

「這樣的孩子只要送出家門,找個師父學學手藝,慢慢就可以消災添福,最好是往桂花多一點的地方去。」

當時,我娘半信半疑:

「我們在旁邊照顧都長成這樣,送出門還能活命嗎?」

說也奇怪,那次的病,我又是有驚無險的熬過;更妙的是,那次之後,我的身體似乎一天比一天強壯,就如老住持說的,整個人脫胎換骨似的。當我滿十二歲時,那位住持已經雲遊四海去了,不過家人還是記住老住持的吩咐,要給我找個師父學學本事。

學什麼好呢?

跟鄰村的大楞子一樣,到木匠師父那兒學木工嗎?我爹先搖頭。

「他個子這麼小,搬木頭、鋸木頭、刨木頭都要力氣,我看送過去不到半個月,應該就被送回來。」

不然,像表哥一樣,到裁縫師父那兒學做衣服?我奶奶搖著手。

「別吧?做衣服要能定下心,裁裁剪剪總要好幾個時辰吧?你覺得他坐得住嗎?」

不用大人奶奶說,我自己也知道,我個子小又好動,像隻猴子一樣,要我乖乖待著坐著,一定行不通。

「不是說過要多接近『桂花』嗎?不然,去找南山先生吧!」

爺爺撚著鬍子說道。

南山先生何許人也?

爺爺說他還是年輕小夥子的時候,常看到南山先生在田裡趕著耕牛,耕著自家門前那一方水田,由於只有一個人,人手不足的農忙時節,爺爺就會去幫忙。

不知得到什麼機緣,南山先生有一陣子在荒山迷了路,當時他自己一個人,什麼都沒帶,在山裡頭亂竄,直到一個多星期之後才下山。下山之後的南山先生,整個人瘦了一大圈,卻忽然無師自通,開始幫人把脈診治,而且不管什麼疑難雜症、陳年痼疾,居然還都能治得好。

南山先生非常孝順,照顧自己年邁的父母直到終老,沒有娶親、沒有小孩。當安葬好父母之後,把自家田地直接託爺爺照顧,背著簡單的包袱,走出村子口時對著大家深深一鞠躬,算是跟自己的過去道別,就這麼無牽無掛的離開,說自己要到遠方去。

後來,爺爺收到別人輾轉捎來的訊息,說他在招搖山落腳。早半個多月前,爺爺就託人帶信給南山先生。酷暑結束,秋風送爽的時節,我和爹就出門了。

來到招搖山,我們沿著山路往上,一邊走一邊左看右看,忍不住嘖嘖稱奇。

山上怪石嶙峋,陽光照耀在石頭上,石頭發出奇異的光彩。這裡盛產金屬礦物,地底下也蘊藏著稀世的玉石,一整座山都是寶啊!

山上還有許多巨大的桂樹,每當桂花盛開的時候,濃郁的香氣隨風飄散。許多人會到附近找個地方住一陣子,說是天天聞著花香,神清氣爽。

走著走著,山路越來越陡,每條岔路看起來都差不多,餓了大半天,肚子咕嚕咕嚕響著,頭頂的太陽火辣辣的照著,真是又昏又熱又餓呀!正如賈島詩句寫的:「只在此山中,雲深不知處。」

我們只知道南山先生在這座山上,這怎麼找好呢!

正在擔心的時候,前面山溝有個帶著斗笠的怪人,他穿得灰撲撲的,滿頭銀白色頭髮,臉上卻光滑得很,沒什麼皺紋,他趴在地上,盯著眼前的一片草叢。我們正要問話,他把一根手指頭放在嘴邊:

「噓……」

我們只好繼續看著他在做什麼。他專注的在地上翻找眼前的草叢,似乎跟每一束草葉對話。最後,他揚起手中一束植物,開心的說:

「有這個就不怕鬧饑荒了,你們一定肚子餓了,吃一點吧!」

他手中的植物葉子又細又長,看起來像韭菜,上頭開著青色的花朵,聞起來沒有特別的味道。這不就是「青菜」嗎?

「這是『祝餘』草,也是有名的仙草,吃了就不會餓了。有個村莊鬧饑荒,我想教他們怎樣種祝餘草,這樣他們就可以熬過荒年了。」

那個怪人說得誠懇,他的手伸過來,我們就很自然接過來,把草葉放在嘴裡嚼啊嚼。草有一種淡淡的清香,和著唾液吞進肚子裡,原本餓得發慌的感覺不見了。

「你是小難吧?我接到訊息,知道你們要來,我就是南山先生。」

忘了說我的名字,因為小時候太難養了,家人沒給我取名字,就叫我「小難」,災難的「難」,希望我小災小難多經歷些,那些大災大難就能擋得住。

這是我和南山先生第一次見面,在招搖山半山腰,那時他正在找祝餘草。

我爹陪著我在南山先生那裡待了幾天,他就得回家,家裡還有好多活要幹呢!臨走時,南山先生給了他一條項鍊,那條項鍊是一條皮繩,底下的墜子一片圓圓的像車輪,顏色是墨色的,有深深淺淺的黑色紋理。

「這怎麼好,這孩子還要您多照顧呢!」

我爹惶恐的搖著手,我爹是老實人,從不占別人便宜,他一定以為南山先生要送什麼玉石給他。

「喔,這是『迷轂』,也是招搖山的特產。這種樹長得像構樹,天色變暗的時候會發光,帶在身上不會迷路,你下山就不用多走冤枉路了。」

原來是配戴著不會迷路的寶貝啊!

我爬到一棵高高的大樹上,坐在樹杈看著爹下山的背影,我對新的生活有點期待,但這時卻又有點想哭。我告訴自己,爹娘說我認真的待上三年五年,好好的學會本事,可以把自己的身體調養得更好,將來也可以幫助很多人。

爹娘下山之後,山上剩下我跟南山先生。

落魄書生的考驗

南山先生要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改口叫他「師父」。

我到了才知道,師父從來不收徒弟,要不是因為爺爺,我也不會有這樣的機會。本來以為自己一個人待在這裡,會覺得沒趣兒,沒想到這都是多想的,這裡太多讓人覺得新奇的事物,就拿大堂那面百子櫃牆來說好了。

大堂的整面牆,都是透著香氣的松樟木做成的,上頭有數不清的小箱子。上面幾層比較小,下面幾層比較寬。到底有幾個箱子呢?我問了師父,師父微笑的說:

「我已經弄不清楚了,你可以自己數一數。」

我一點也不相信這句話,哪有大夫弄不清自己家的藥箱有幾個?不過,師父這番話讓我好奇得不得了,我真的花了一整天的時間,慢慢地數了一遍。整個大堂裡的箱子,一共是三千六百個!

小箱子裡頭當然都是可以治病的藥材,師父允許我有空就打開櫃子瞧一瞧,說這樣找機會先認識藥材也好。我聽了當然照辦,我最喜歡好奇的東看西看了。

拉開箱子,裡頭的東西可奇特了,有的像是石頭泥土,有的是壓得乾乾扁扁的奇異動物,大部分是曬得乾乾的植物。每次打開箱子都像打開某個不知名的寶盒。

有一個櫃子裡的東西,看起來灰撲撲的,聞起來帶著土味,這東西曬到太陽的時候會變成金黃色,在月光下擺著又變成銀白色,要是放回箱子裡,沒多久又回復成死灰的枯枝。

另一個櫃子裡的乍看像一顆顆曬乾的毬果,大概是栗子一般大小,表皮上布滿鵝黃色的細毛,搖晃時裡頭會發出聲響,怪的是每次搖晃發出的聲音都不一樣。

還有一次我一打開箱子,裡頭的像沙粒的東西就全都黏到我的手上,怎麼甩都甩不掉,越是搓揉沾黏的範圍越大,我急得去洗手,那些東西反倒像水泥一樣變硬,害得我只好連跑帶跳的到師父面前求救。

師父的藥鋪子在整個招搖山赫赫有名,只是山下的海岸像一道防線,能上來的病人還是不太多,所以每一個親自找上門來的病人都是有緣人。有人來看病的時候,當然都是師父親自把脈,接著在黃紙上龍飛鳳舞的寫了藥方,之後開始抓藥。第一次看師父抓藥,我驚訝得下巴都要掉下來。

他熟練的拉開箱子,這裡抓一把、那裡拿一點,手一抓就是斤兩十足。箱子高高低低的,師父就像飛簷走壁一樣跳上跳下的,沒多久幾帖藥就抓好。這時我會聽到:

「小難,接手。」

我負責把藥材放在棉紙中央,包好後再用細草繩紮成一個小包,就像我在家裡最愛摺紙一樣,這點難不倒我。

既然不是每天都有病人造訪,所以大部分的日子,只要天氣還不錯,沒有起風下雨的時候,師父都是帶著我到外頭尋找新的藥材,我們的足跡常常離開招搖山,到更遠的地方。

有一天,我們在樹林裡走著,一道影子閃過。在高高的樹梢上,有個深灰色的身影。牠一開始像猴子一樣,兩隻手抓著樹枝從這頭擺盪到另一頭。我看著那擺盪的弧形線條,突然「啪」一聲,那根枝條斷了,我的心臟縮了一下,牠會不會掉下來?

當我忍不住叫出「啊」的時候,那個身影正面朝著我,我看得清清楚楚,那是一張人臉,還朝著我吐了吐舌頭,這到底是猴子還是人啊?

我的「啊」聲還沒叫完,那隻「猴子」竟然振起翅膀,搧起一陣風,掠過我們眼前,一邊飛遠還一邊發出低鳴。

「師父……」

我轉頭喚了一聲,卻看到師父面色凝重。

「這是獸類還是鳥類啊?」

「這是鴸鳥,不知道從哪裡飛過來的,牠只要一出現,就沒什麼好事。」

「就一隻鳥而已啊,牠會帶來疾病嗎?」

師父搖搖頭,朝著鴸鳥飛走的方向看了又看,緩緩的說:

「傳說中,鴸鳥一出現,讀書人就要遭殃了,牠不是吉祥的動物,牠暗示災難就要發生。」

那隻外形奇特的鳥,相傳是堯帝兒子丹朱幻化而成的,丹朱沒有父、兄的美好德行,所以沒被推派出來成為新的領袖,丹朱很失落,他的怨恨凝結成強大的詛咒,他化成鴸鳥,只要鴸鳥一出現,就代表讀書人要倒大楣了,不是被流放就是厄運連連。

我心中是有點慶幸,幸好我不是「讀書人」,這鴸鳥出現,跟我應該沒什麼關係。只是師父繼續說:

「在位的讀書人,若是認真做事,不肯同流合污,一定是好官。你想想,會被流放的,都是不諱直言進諫的,或是堅守原則按本分做事的。這樣的好官被流放或是不受重視,你想想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師父說得那麼嚴重,害我心裡嘀咕了好幾天。不過這裡天高皇帝遠,我想就算有什麼事情,也輪不到我擔心。但是,我才高枕無憂沒幾天,一位瘦瘦的書生,竟然在有一天的傍晚,來到藥鋪子。

這個書生白白淨淨的,年紀應該不太大,但是看起來顯得蒼老,他面有菜色,一副營養不良的樣子。眉頭皺得幾乎打結,盯著他看的我,也忍不住憂心忡忡了。他走進來時,沒多說話,但師父好像知道什麼,也不問他。只是叫我:

「小難,你去準備點吃的端過來。」

我從蒸籠裡,拿出一個肉包子,一個雜糧饅頭,裝在盤子裡端了過來,又倒了一大杯水,書生也不跟人客氣,拿起一個大口咬,他看起來真的餓了。饅頭一下子吃了大半個,水喝了大半杯,他才說:

「南山先生……」

這個書生說自己因為家境貧窮,所以很早就立志讀書,偏偏每次考運都很差,連著十幾年了,前年好不容易考取,也上任了,只是工作一直出差錯,上個月被拔了官。

「我已經走投無路了,是我做得不夠好嗎?怎麼老是厄運連連?聽一個朋友說,您曾經給他一個方子,他吃了就精神百倍,我要是也能得到那個方子,我就有更多時間可以做事了……」

「你說的是很多年前來的李其,他現在應該已經是縣官了吧?」

「是啊,他是我的好朋友,他說你一定有辦法。」

「你的問題跟他完全不同。那時世局還算穩定,他只是沒辦法專注讀書,我只是讓他吃幾次當歸尚付湯,沒什麼特別。」

「只有這樣?當歸尚付湯?那是什麼?」

「是的,尚付鳥是我們南山出現的鳥,只是很難得見到。牠的顏色赤紅,有三個頭,每個頭上有一對眼睛,背上有三個翅膀,長著六隻腳。吃了牠的肉,可以精神百倍,就算不睡覺也不會累。李其只是要改掉原本貪懶惰性,所以他只需要那個。」

「我服用當歸尚付湯也可以嗎?」

書生的眼睛亮了起來。

「沒用的,幾天前這附近出現了鴸鳥,每回鴸鳥出現,就是讀書人遭殃的時刻,你做得再多也只會遭來更多的禍事,要小心啊!」

書生原本稍有生氣的臉龐,聽到這樣的結論,頓時又黯淡了下來。

「不過,我可以找一些東西讓你帶回去。」

師父說完,開始翻找藥箱,看到那神乎其技的上上下下,書生眼睛眨都沒眨。◇(節錄完)

——節錄自《山海經裡的故事1:南山先生的藥鋪子》/ 聯經出版公司

(〈文苑〉登文)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火車剛在月臺停妥,只見成群人潮頃刻間蜂擁而上,你死我活地瘋狂搶著擠進窄門,下車的人群也急著擠出車廂,誰也不讓誰。頓然間,吆喝謾罵聲此起彼落,我生怕火車很快開走,下一站也許是一、兩百公里之外了,心急地也在上下車的人群中推擠,彷彿進入生死拚搏的械鬥場面!
  • 泰戈爾的吉檀迦利有句詠唱,予人深思:「旅客要在每一個生人門口敲叩,才能敲到自己的家門;人要在外面到處漂流,最後才能走到最深的內殿。」
  • 我以為想要欣賞大晏的詞,第一該先認識的就是大晏乃是一個理性的詩人,他的「圓融平靜」的風格與他的「富貴顯達」的身世,正是一位理性的詩人的「同株異幹」的兩種成就。
  • 我以為李杜二家之足以並稱千古者,其真正的意義與價值之所在,原來乃正在其充沛之生命與耀目之光彩的一線相同之處,因此李杜二公,遂不僅成為了千古並稱的兩大詩人,而且更成為了同時並世的一雙知己。
  • 清朝的詞在中國文學歷史上,是詞這種文學體式的復興時代。為什麼說是詞的復興時代呢?因為從宋朝以後經過了元和明兩朝,而元朝興盛的是曲(如散曲),是雜劇(如王實甫的《西廂記》);明朝興盛的是傳奇,像湯顯祖的《牡丹亭》之類。元明兩代流行的是散曲、雜劇和傳奇。
  • 陶淵明這個作者,他的作品裡邊有非常深微、幽隱的含意,曾使得千百年後的多少詩人都為他而感動。現在大家都認為陶淵明是田園詩人、隱逸詩人,可是你知道嗎?南宋的英雄豪傑、愛國詞人辛棄疾在他的很多詞裡都寫到陶淵明。
  • 中國的語文乃是以形為主,而不是以音為主的單體獨文。在文法上也沒有主動被動、單數複數及人稱與時間的嚴格限制。因此在組合成為語句時,乃可以有顛倒錯綜的種種伸縮變化的彈性。再加之以中國過去又沒有精密周詳的標點符號,因此在為文時,便自然形成了一種偏重形式方面的組合之美,而忽略邏輯性之思辨的趨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