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與合答安皇后的少年奇緣

【蒙古帝后】此生願(上)

作者:蘭音
拉施德丁所著《史集》(Jami al-Tawarikh)中描繪的成吉思汗加冕圖。(公有領域)
拉施德丁所著《史集》(Jami al-Tawarikh)中描繪的成吉思汗加冕圖。(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147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從懂事起,合答安心中就有一個願望,蒙古草原上能夠出一位大英雄,統一部落,帶領屬民,過著和平、自由的日子。其實,她在最青澀的少女時代,「邂逅」了落魄的貴族少年鐵木真,從那以後,她的心裡,就再也裝不下第二個英雄。

一、

從老人們講的故事裡,合答安逐漸了解到,她的家園蒙古汗國,再次陷入四分五裂的局面。各部族之間總在打仗,爭搶牧民和牛羊,今天的盟友可能就是明天的死敵。作為一個日夜勞作的女奴,合答安只能跟著首領不斷遷徙營地,還要為突如其來的戰事擔驚受怕。

草原上關於他的消息,大概是她最快樂的期盼。

她的哥哥,赤老溫和沉白,他們經常湊到一起,說起鐵木真的事情。她總是睜大了眼睛仔細聽著,生怕漏掉一個字。他們說,他們照料過的小主人鐵木真,離開後搬到了桑沽兒河畔居住。

家裡的牧馬被盜,鐵木真和一個叫博爾朮的少年,憑藉高超的騎射本領,嚇退一群彪悍的盜馬賊,成功搶回牧馬。圖為蒙古草原。(fotolia)

有一次,家裡的牧馬被盜,鐵木真和一個叫博爾朮的少年,憑藉高超的騎射本領,嚇退一群彪悍的盜馬賊,成功搶回牧馬。

各部落的牧民,重新傳頌起黃金家族後裔的傳奇。合答安聽著鐵木真做過的每件事,彷彿他就在身邊,從沒離開過鎖兒罕失剌家的帳篷,她那簡陋卻溫暖的家。

合答安看著哥哥們,都已經長成高大精壯的少年,想來這時候的鐵木真,一定是更威風凜凜的神采吧。

「妹妹,小主人把孛兒帖夫人娶回家了!」這一天,赤老溫帶回了最新的消息。

辛勤搗馬乳的雙手不由停下來,合答安怔怔望著蒼空。一對剛剛長大的金雕從她頭頂掠過,就像是草原上最高貴的主人,俯瞰它們的子民。

合答安想,孛兒帖來自盛產美女的弘吉剌部,她一定是部落中最美麗、最聰慧的女子,才能配得上那「眼中有火、臉上有光」的鐵木真。

赤老溫本來是很激動的,看到合答安的樣子彷彿明白了什麼,眼睛裡流露出幾分黯然。

她卻笑了,其實他們從來都不知道,她一直以來的心願。在那一年的盛夏,那個悶熱的羊毛堆旁,合答安和鐵木真的緣分就已經註定了。

二、

合答安記得小時候,她所在的泰亦赤兀部,和鐵木真的乞顏部都是歸屬於蒙兀汗國的部落。不過她只是個普通女僕,他卻是乞顏部首領也速該的長子,手握凝血而生,既是尊貴的繼承者,也是天選的戰士。

他們兩個,幾乎是不可能有交集的。那時候,合答安一邊學著如何勞作,一邊在休息的時候,和幾個小孩子一起,隔著一兩個帳篷的距離,悄悄打量幾個小主人練習騎射、摔跤。合答安知道,那個個子最高、聲音最宏亮、比試總是勝出的,一定就是鐵木真。

只可惜,她總是看不清長相。她有時候也會想,自己什麼時候才能和小主人說句話呢?

時間過得飛快,一轉眼,也速該首領就帶著九歲的鐵木真出了遠門,據說要在訶額倫夫人的娘家選一個好姑娘定親。

誰能想到,喜事轉眼變成了喪事。也速該首領一回到營地就倒下了,他臨終前對忠誠的僕人留下遺言:「我在回來的路上,被塔塔兒人下了毒。拜託你照顧我留下的孤兒寡母,快去把我的兒子鐵木真接回來!」

大人們慌作一團。小小的合答安,呆呆地看著眼前的劇變。她擔憂地想,鐵木真知道父親的死訊,該多麼難過。他和訶額倫夫人,今後該怎麼生活呢?

成吉思汗的營地。圖片出自蒙古伊兒汗國時期,史學家Rashid al-Din Hamadani(1247年至1318年)主編的《史集》。(公有領域)

自俺巴孩汗之後,蒙古國便走向衰落,各部落的聯盟也變得脆弱不堪。各位首領竭力隱藏的心思,由於也速該的死,迫不及待地顯露出來。

合答安的父親鎖兒罕失剌,這幾天總是愁容滿面,跟孩子們說著部落裡發生的事。合答安這才了解到,事情遠比她想像得要可怕。先是俺巴孩汗的兩個妃子,主持春祭儀式時,故意不等訶額倫母子,讓他們領不到祭祖的胙肉和貢酒,還揚言要遺棄他們。

第二天,合答安就被鎖兒罕失剌早早叫醒,催促著收拾行裝。原來,他們泰亦赤兀部的首領泰里忽台臨時下令,要遷徙到別處居住。更為過份的是,他還要帶走乞顏部的全部屬民,只留下訶額倫一家人。

廣袤的草原上,遊牧民族的生活是艱苦而危險的,更何況是失去了男主人的孤零零的一戶人家呢?「他們真的要拋棄他!」合答安心裡害怕,但是她一個小女僕又能做什麼呢?

男人們驅趕著牛羊,婦人們扶老㩦幼,跟著泰里忽台向新的營地出發。合答安只能茫然地跟著親人們的腳步。大概只有她,還在一步一回頭地看著訶額倫夫人的大帳。

「不要走,不要走啊!」也速該生前的忠厚老僕哭喊著,用身體擋在泰亦赤兀部另一位首領的坐騎。那個首領只是冷漠地說:「深水已乾,明石已碎!你憑什麼來勸我們!」說著揚長而去,還在老僕的背上刺了一槍。

高貴的訶額倫夫人,也騎著馬趕來阻止眾人的離去。她呼喊著懇求他們:「也速該雖然不在了,他的長子鐵木真很快就會長大,成為更強大的首領!請大家不要走!」果然有少部分牧民改變主意,放慢了腳步。

合答安忍不住說:「父親,我們也留下來吧!」鎖兒罕失剌一把拉著她繼續往前走:「傻丫頭,快走吧!」

三、

新的營地,氣候更溫和,水草更豐美,可是合答安一點都開心不起來。很多時候,她幾乎絕望地想,可能自己再也沒機會見到鐵木真了。她不明白,那樣一個尊貴而優秀的人,為什麼要遭遇那麼多苦難,反而不如她一個小女僕過得輕鬆呢?

新的營地,氣候更溫和,水草更豐美,可是合答安一點都開心不起來。她幾乎絕望地想,可能自己再也沒機會見到鐵木真了。圖為蒙古草原。(shutterstock)

幾年下來,她已經可以熟練而快速地搗馬乳了。日子就這麼平靜地過著,直到有一年的夏天,大人們再次忙碌起來。塔里忽台率領一支騎兵,浩浩蕩蕩地出發,他告訴牧民們:「乞顏部的鐵木真,已經長成了奔下山崗的豹子,怒搏影子的海東青,他殺死了自己的親弟弟!我們必須在他力量壯大之前消滅他,不然就是我們草原的災難!」

出師的理由越是冠冕堂皇,背後的用心越是險惡。大家都知道,泰亦赤兀和乞顏已經結仇,鐵木真羽翼豐滿了,難道不會來復仇嗎?

鎖兒罕失剌聽到這個消息,只是無奈地搖頭嘆息。赤老溫他們卻忍不住小聲罵道:「這要把訶額倫夫人一家逼到絕路嗎?」

大概過了十天,塔里忽台帶著勝利的歡呼聲回營了。合答安連忙跑出帳篷,正好看到這群隊伍押送著一個十歲出頭的少年。他衣衫破舊,被牢牢綁在一副木枷中,但是他的臉上卻出奇地平靜,眼裡是難以捉摸的深沉。

合答安第一次看清他的長相,她知道,那就是黃金家族中最出色的後人鐵木真。她又聽到塔里忽台傲慢地下令:「把鐵木真送到每個帳篷裡,輪流看管!等到四月十六『紅滿月』那天,我們就用他的頭來祭天!」

沒過幾天,鐵木真就送到了合答安的家裡。等押送的侍衛一離開,赤老溫和沉白就趕緊把他身上的枷鎖解下來,讓他好生休息。合答安也端來了烤羊肉和馬奶酒,讓他儘快恢復體力。

這是合答安第一次走到鐵木真的身邊,就算是他們的初識吧。鐵木真非常感激三兄妹冒著生命危險來幫助他,向他們發誓:「好心的朋友,如果這次我能活下來,一定重重報答你們!」他的目光停留在合答安身上,這個溫柔略帶羞澀的小姑娘,一雙眼睛水靈靈的,教人看了感到又愉快又安心。

「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合答安。」她笑著說。

鐵木真實在太疲憊了,三兄妹沒有多說話,就服侍他睡下了。這一夜,合答安幾乎沒有闔眼,一直守在帳篷外,隨時提防看守的人突然闖進來。

一夜很快過去了。侍衛們再次走進這座帳篷時,他們三個已經重新給鐵木真綁好枷鎖,做出整夜「認真看守」的樣子。侍衛很滿意地點點頭,押著鐵木真離開了。

合答安無聲地目送著鐵木真被送進另一個帳篷,她難過地閉上雙眼。驕陽下,合答安卻覺得身上非常冷。鐵木真也不過是個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孩子啊,為什麼要遭受這樣的生死考驗呢?她也能在心中默默禱告:「願長生天保佑小主人鐵木真,這一次能夠平安離開,早日成為蒙古的可汗。」

四、

四月十六,蒙古人在夏季的重要節日。泰亦赤兀人在一起歌舞、飲酒,正在舉辦一場盛大宴會。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少年鐵木真仍然被綁在木枷上。或許塔里忽台覺得這些天下來鐵木真已經吃不消了,只留下一個孱弱的少年監視他。

泰亦赤兀人在一起歌舞、飲酒,正在舉辦一場盛大宴會。圖為蒙古女子。(Shutterstock)

在人們最鬆懈的時候,鐵木真等到了逃生的最佳時機。他用束縛自己的木枷擊暈了那個少年,他就趁著泰亦赤兀人狂歡的時候脫身了!等到塔里忽台發現人跑掉了,鐵木真已經逃走,跳進了斡難河裡躲了起來。

入夜後,高高的月兒照亮了大草原。鐵木真無處藏身,只好仰面朝天,任河水沖著身上的木枷,帶著他順流而下。不遠處,塔里忽台正帶著大批侍衛,沿著斡難河搜尋他的下落,很快就有人發現了他。

這個人沒有召喚同伴來抓人,反而警惕地看看周圍,壓低了聲音對鐵木真說:「小主人,正因為你這麼有才智,泰亦赤兀人才這麼嫉恨你。你就這樣躺著吧,我不會告發你。」

這聲音非常熟悉,鐵木真定睛一看,才發現這人就是赤老溫兄妹的父親鎖兒罕失剌。他放下話就匆匆回到搜尋的隊伍裡。塔里忽台帶著人找了半天都沒有任何收穫,大家就在討論該怎麼辦。鎖兒罕失剌趁機勸說:「每個人沿著來時的足跡,再往回走,看看有沒有漏掉的地方吧。」

眾人又討論了一陣子,都對他的建議非常贊成,塔里忽台也點頭同意。鎖兒罕失剌再次經過鐵木真躲藏的地方,又小聲囑咐:「我為你費盡口舌,你一定在這小心躺著啊!」第二次搜尋自然是沒人任何結果,鎖兒罕失剌又去勸說:「首領啊,白天跑掉的人,晚上要到哪兒去找呢?還是按著原來的路線,再找一次就解散吧。等到明天咱們再繼續尋找,那個人帶著枷鎖,還能逃到哪兒去?」

第三次搜尋,鎖兒罕失剌又偷偷給鐵木真送信兒:「我們再找一次就散了。等我們回去了,你就去找你母親和弟弟吧。如果你遇到了別人,千萬別說見過我啊!」鐵木真點點頭:「你放心,你三次看見我,又三次保護我,我絕不會出賣你。」

等到泰亦赤兀人都散去了,鐵木真上了岸,卻不急著離開。一個帶著枷鎖的人,沒有馬,沒有水和食物,怎麼禁得起在草原上長途跋涉,尋找親人?

五、

到了深夜,合答安還沒有停下手中的工作。紅滿月這天,她一直心神不寧,部落的狂歡她都沒心情參加。起初她很傷心,鐵木真就要被族人處死了;但是後來她又聽說,鐵木真竟然打暈了守衛跑掉了,而且族人們在斡難河畔來來回回搜了三次都沒有找到他。她又高興又焦急,他現在到了什麼地方呢?

溫柔的少女想著自己的心事,月光灑在她的臉龐,是那樣靜謐、祥和。這時,一個背著木枷的身影衝到她的帳篷外。合答安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是他,是鐵木真!

危急的時刻,鐵木真把合答安的家視為最安全的地方,來到這裡避難。萍水相逢,卻讓他如此信任,願以身家性命託付!

合答安為此而欣喜,彷彿這不是在逃難,而是一次久別重逢。「父親,哥哥!你們看是誰來了?」

赤老溫和沉白也聽到了動靜,從帳篷裡跑出來,看到鐵木真也非常驚喜,趕緊把他領進帳篷。鐵木真說:「你們看守我的時候,對我特別照顧,你們的父親找到我也沒有告發我,所以只有你們能救我了!」

鎖兒罕失剌看到去而復返的鐵木真,嚇得驚叫:「小主人,你不去尋找母親和弟弟,到我這裡幹什麼?」

一個背著木枷的身影衝到她的帳篷外。合答安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是他,是鐵木真!圖為蒙古草原。 (Shutterstock)

「鳥兒逃到草叢裡,草叢還會保護它呢。現在人家逃難過來,您怎麼那樣說?」哥倆一邊勸說父親,一邊把鐵木真的枷鎖解開,丟到火堆裡燒了。

「你看我們家就這麼大,能藏到哪兒去?」

「羊毛堆!藏到羊毛堆裡去!」合答安提議。鎖兒罕失剌附和著,哥倆卻提出疑慮:「天這麼熱,人待在裡面怎麼受得了?」

鐵木真笑著說:「沒關係,只要能躲過塔里忽台的追捕,我什麼苦都不怕!」

帳篷後面有輛車,上面堆滿了一垛垛剛剪下的羊毛,堆成小雪山似的。合答安帶著鐵木真走過來,親自挑選了躲藏的位置,把羊毛堆的上方整理出一個寬敞的開口。她有些害羞地說:「小主人,可能委屈你在裡面待一晚,躲過搜查你就安全了。」

「謝謝你,合答安。」鐵木真翻身跳進了羊毛堆裡。他說話的時候,合答安不敢看他,等他轉身時,她才敢凝望著他矯捷的身姿。

隔著厚重的羊毛堆,誰也看不見誰,兩個人卻敞開心扉,像老朋友一樣聊天。鐵木真訴說著自己的身世和抱負,還告訴她,自己要向黃金家族的祖先一樣,重建蒙古族的榮耀。合答安出神地聽著,那都是她不曾了解卻無比好奇的偉大事業,但是她相信,鐵木真一定可以做到。

有時,合答安會關心地問他:「小主人,你覺得悶熱嗎?」說著,她就把羊毛堆鬆動幾下,讓鐵木真呼吸一些新鮮空氣。

鐵木真失蹤的第三天,泰亦赤兀的首領塔里忽台坐不住了。他思來想去,一定是有人把鐵木真藏了起來,否則這麼多人,怎麼連一個上了枷鎖、受了好幾天罪的少年都找不到?他下令,挨家挨戶搜查,絕不放過一個帳篷!(未完,待續)

點閱下文:《【蒙古帝后】此生願(下)》

參考資料:《蒙古秘史》《新元史》@*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每一位聖明的帝王身邊,都有一位極其賢德的皇后,元朝的建立者忽必烈也不例外。察必皇后一生淡泊節儉,善於勸諫,母儀天下,頗有大唐長孫皇后之風,深受忽必烈的厚愛和敬重。
  • 他看見她的時候,是金秋,一所道觀裡。太原城外的大風吹著,吹過阡陌上的綠楊,落木蕭蕭,她囚居在密室內,淚落成河,流淌在地面的青花磚上,發出細弱的潺潺聲。她的驚恐,不只是性命休戚相關,還因為她身陷囹圄,她是個落在綠林強人手上的良家女子。窗外,風吹起的蕭颯之聲,和父親來燒香是七月流火的日子,如今,她從風聲裡聽出了秋的涼意。與夏天的繁盛生機一起涼薄了的,還有她的此生,她那些,溫柔的少女夢幻⋯⋯
  • 陸劇《獨孤天下》講:因為一個預言「得獨孤者得天下」,所以讓北周大臣獨孤信的三個絕世貌美的女兒備受矚目。劇中女主角的原型其實是隋朝開國皇帝楊堅的皇后獨孤伽羅,電視劇通常有很多改編虛構的成分,歷史上楊堅和獨孤伽羅真實的愛情故事又是怎麼回事呢?
  • 董國慶的小妾,不僅賺錢養家,幫助了貧困的董國慶,還藉由哥哥虯髯客的幫助,把董國慶帶回故鄉,後來自己也和董國慶一起過著美滿的生活。這位冰雪聰慧的女性,真令人佩服。
  • 古時候,某縣有一座香火很旺的寺廟,廟中有一口井,據說只要有人站著井台上,就會從井水中照見自己的前生後世,因此每逢初一十五,方圓百里的人都會絡繹不絕的來此上廟,這座廟因此而叫「古井廟」。
  • 成吉思汗與孛兒帖畫像。(公有領域/大紀元合成)
    蒙古族世世代代都在歌頌她:「有日月一樣的光明,大海一樣的心胸。」
  • 對於成吉思汗的女兒,人們鮮少了解,不過她們也並非柔弱之輩。其中,第三女阿剌海別吉即「壺蓋公主」,當成吉思汗遠征在外時,賜予她生殺大權,由她全權行使監國權威。
  • 塞外的大草原上,散落著大大小小的蒙古部族。南宋紹興三十二年(1162年)的一天,居住在斡難河畔的「黃金家族」後裔——乞顏族落,迎來了一樁大喜事,首領也速該的長子降生了。這個嬰兒一出生就不平凡,手中握著一塊堅如紅石的血塊。
  • 草原英主——「成吉思汗」鐵木真,與蒙古名將博爾朮的相識,正源於這次少年微時的鼎力襄助。成吉思汗的大帳內,開國功臣的名單中,四獒、四傑、四弟、四養子等人,都是鐵骨錚錚、馳騁疆場的勇士。名列「四傑」的博爾朮,堪稱追隨成吉思汗時日最久、關係最親厚的第一人。
  • 他是身分卑微、默默無名的奴僕,也是沉毅多謀、戰功赫赫的大將,更是一人之下、世襲罔替的萬戶「國王」。在成吉思汗麾下的猛將中,他的起點最低,卻取得最高的功名與成就。他就是蒙古「四傑」之一的木華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