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茵河女先知

沉靜:穿越時空的詠唱

人氣 894

【大紀元2015年04月21日訊】一位900多年前出生的修女何以穿越時空魅力無窮並且引起強烈共鳴?希德嘉•馮•賓根(Hildegard von Bingen,1098—1179)是史上第一位有記載的女作曲家巴赫、貝多芬、瓦格納各代表了德國音樂不同時期的頂峰,而中世紀最有創造力的音樂家則是希德嘉。她在萊茵河畔的賓根(Bingen)創建了自己的修道院,因此被稱為「賓根的希德嘉」。不僅如此,她還是德國神學家、天主教聖人、教會聖師,同時也是作家、醫師和預言家。

在20世紀最後20年,從科隆到紐約,整個文化產業界都掀起了希德嘉熱潮。她的讚美詩樂曲製成激光唱碟,在暢銷榜上居高不下。書店裡擺放著以她的意象派詩歌和神秘主義哲學為研究課題的專著,她的中世紀草藥療法也被重新包裝出售,每天參觀賓根修道院的人群絡繹不絕。2009年德國拍攝了聖女希德嘉的傳記片《靈視》( Vision)。

借由這位全才奇女子,人們發現12世紀的文藝復興與哥特時期藝術哲學至今仍然是讓後來者汗顏的巨大成就,它們為後來的文藝復興做了大量積累和鋪墊。所謂「歐洲中世紀漫漫長夜」是謬論,由眾多無名氏組成了中世紀的璀璨星空,而希德嘉是最亮最美的那一顆,她天使般的音樂和精神能量慰藉啟迪人心。研究者紐曼教授說:「哪怕是用水稀釋的希德嘉,也能比我們當下流行的文化提供更多的東西。」

萊茵河女先知

希德嘉出生於貴族家庭。3歲時就有超常感應,即天目(第三隻眼)可以看到常人看不到的另外空間神奇景象,還能預知將要發生的事。7歲時被父母送到修道院接受教育,38歲時當選為女修道院院長。

多年來,她一直隱藏著特異功能,直到受神的蒙召並在教宗的支持下,她才寫了自己的靈視所見。「在我48歲零7個月時,天堂開啟,一道明亮的使人眩目的光芒降下湧入我整個心靈中。它像火焰煽動著我的心扉,溫暖卻不熾熱……頃刻間我頓悟了書籍(聖經、詩篇)的真義。」

希德嘉一生著作頗豐。她的第一本書叫《認識上帝之道》(Know the Way of the Lord),內容涉及智慧、信仰、人性、啟示、救贖、教會、聖事等主題。全書最後一個異象與末日審判有關。接著又完成了《人生功罪書》(Llber vitae meritorum)和《神聖工作》(De operarione Dei)。前者涉及德與惡之間的戰鬥,共提出了35對不同的德與惡。後者進一步從宇宙論的角度論述她的神學思想。希德嘉的書中一再出現不應耽欲的訊息,認為守貞就是最崇高的靈性生活。

她還有著《自然界》(Physica),體現出極為罕見的科學觀察能力。她把用藥草、動物和礦石為人治病的心得和偏方收錄在《病因與療法》(Causae et Curae)中。如:栗子能治虛弱之症,琥珀調酒服下可治胃痛,茴香會使人重回愉悅的平衡,鼠尾草對咽喉痛、牙齦發炎有殺菌作用等等。她根據與空氣、水、火、土這四大基本元素相似的四種體液來判斷人體的健康狀態,發展出結合身心靈的全方位自癒觀念。講述關於大宇宙和小宇宙(即人)的關係,她認為人類是一面鏡子,從中反映出了整個大宇宙世界。這也是希德嘉所信念的核心所在。

她在宗教與神學領域的奉獻、她的博學和廣為人知的精準預言,在中世紀的歐洲聲名遠揚,受到教宗和國王的尊重。人們稱這位高層次的智慧女性為「萊茵河女先知」。

上帝氣息吹動的羽毛

音樂是希德嘉最重視的藝術,她創作了大量歌曲,約有80首留存下來,數量遠超絕大多數的中世紀作曲家。其中最為人熟知的是宗教劇(liturgical drama)《美德典律》(Ordo Virtutum),由大量的女聲共同吟唱,訴說為了靈魂的永恆而抵抗魔鬼的種種抗爭,這是已知最早的清唱劇。

最初的教堂音樂為素歌(cantus planus),格裡高利聖詠就是以清一色男聲特別是男低音為核心單聲部形式,無伴奏,不重旋律,音域也窄,以緩慢深沉來凸顯莊嚴肅穆。

希德嘉對音樂的看法與早期的教會領袖不同。「要是沒有音樂,詞語僅是空殼;被唱的時候,它們才活,因為詞語是身體,音樂卻是精神。」音樂對她來說是她攫取自天堂的美麗和喜悅。音樂之所以如此崇高,是因為它是聲音,能夠與那最高的聲音相聯繫。

在希德嘉創作並編輯的《上天啟示的和諧旋律》(Symphonia armonie celestium revelationum)中,收有77首附有單音旋律寫成的詩歌。她表示這些樂曲直接源自她的神秘異象——天目所視,她自己不過是神聖之道的容器和出口。她比喻自己潮起潮落般的音樂,恰如「飄浮在上帝呼吸中的輕羽」。( A feather on the breath of God)

她的歌曲是有伴奏的,幾乎是一個字對一個音,她用前所未有的方式將音程以八度—五度—八度作跳進,音域極寬,變化多樣。她以優美的語言、獨創性的旋律,來謳歌上帝,讚頌瑪利亞、天使、聖徒和殉教者。開拓出不同於格裡高利聖詠的另類神聖空間。

這些曲子為女聲獨唱或合唱,帶著大自然的清新活力,像澄澈純淨的清泉般活潑地流動。柔和婉轉的吟詠,閃耀著珍珠般圓潤晶瑩的光澤,真摯虔誠的歌聲,在空曠的教堂迴盪,輕盈靈動地隨著跳躍的旋律上升,飛越哥特教堂穹頂,翱翔於藍天白雲,奔向那輝煌聖潔的天庭……

那飄渺的靈氣,寧靜深邃的意境,在昇華中源源不絕的能量……詮釋起來難度很高,略顯甜美就會影響其音樂作為神性表達的純粹性和超越性。

復古風潮中向希德嘉致敬的唱片很多。致力於重構中世紀音樂的「敘詠」(Sequentia)合唱團錄製的希德嘉CD成績斐然。如:《同聲詠唱》、《狂喜之歌》、《血之聲》、《哦,耶路撒冷》、《美德典律》、《聖徒》等。

責任編輯:尚一

更多:【文史】蘇格拉底:一個關於智慧的故事

 

相關新聞
項雲:「清零」是夯實專政維穩工具和手段,病毒是藉口和機會
禾雨:鐫刻在心裡的畫
謝衛國:大法緣牽三十載
李正寬:法輪大法洪傳與中華五千文明背後的深意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自由開放的科學討論遭大科企封殺
【直播預告】美國會將就UFO舉行聽證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