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聯兵搶冥幣當錢花 強姦老太太 中共殺反抗者

人氣 142

【大紀元2012年08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張明健報導)1945年,蘇聯紅軍進入瀋陽之後搶劫強姦殺人,一度令瀋陽人惶惶不可終日。當時有遇不平反抗者,在數年後被中共處死。在歷次政治運動中,中共又把揭露當年蘇軍暴行的人紛紛打成右派、異己,或被判重刑投進監獄。

瀋陽出生的姜萬里老人,在發表的文章中講述了1945年蘇聯紅軍進入瀋陽後的惡行,還原了被中共掩蓋的歷史真相。

在中共1949年建立政權之後,姜萬里因與人講述蘇軍惡行,曾被打成右派,1968年被中共判處20年刑期,投進瀋陽第二監獄。

蘇聯兵搶冥幣當錢花 婦女為躲避強姦鍋底灰抹臉

1945年秋天,蘇聯紅軍進入瀋陽,當時姜萬里14歲,家在瀋陽大南門外大南街中段藥王廟附近,距張作霖帥府1公里多。姜萬里見證了當時婦女們為躲避蘇軍的強姦,互相轉告把鍋底灰抹到臉上,也見證了蘇軍搶劫冥幣的荒唐事。

據姜萬里在文章中寫道:當年沿大南街有許多商舖,日本投降後,這裡一時湧出很多游商攤販。大約在1945年的8月末、9月初,我們這裡就出現了滿街的蘇聯紅軍。

9月,就在我家附近的大南街上我目睹一個蘇聯紅軍搶冥幣。當時情景是:那年9月2日是黃曆七月十五,佛教的「盂蘭盆節」,民間叫「鬼節」。這天佛廟要舉行儀式,焚香禮拜,超度眾生;民間百姓也家家燒冥幣遙祭亡靈。接下來10月1日是中秋節,也有祭祀先人的。所以這期間滿街到處有售賣冥品冥幣的。

這天,從大南門方向走來一個蘇聯兵,走到咱家附近的一個售賣冥品的小攤前,看見花花綠綠的冥幣,上前搶了一捆就走,來到另一個售賣食品的小攤前拿了食品扔下幾張冥幣就要走。小販不幹,比比劃劃拒收。這個蘇聯兵眼睛一瞪,掄起轉盤槍逼著小販,嚇得小販再不敢吱聲。

最招老百姓痛恨的是強姦婦女。一天,咱院大人們說,大東門附近一女子被從電車上拽走,又某處婦女被強姦,等等。我雖然沒親見,但滿城驚慌,我們大院的各家婦女都不敢出門,互相轉告往臉上抹鍋底灰。

蘇軍劫掠瀋陽重型機械 軍官強姦士兵站崗

除了一些士兵單獨或結伙施暴,當時蘇軍還有組織地拆卸日本遺留下來的工廠的機器設備。我們瀋陽東關的兵工廠、飛機製造廠、鐵西區的重工業廠等等機械設備,被蘇軍夜以繼日地拆下來,裝火車運往蘇聯國內。這些事,我們瀋陽的老百姓都氣憤,說「老毛子簡直就是紅鬍子。」

有的蘇聯兵還從倉庫裡偷盜出各種物資拿出去賣,或者跟中國老百姓交換物品。一個蘇聯兵弄來一瓶海洛因,站在大南門附近要跟中國人交換貴重物品。有一個吸毒老頭,拿了一塊銀殼懷錶去換。那個蘇聯兵接過懷錶揣起來,卻不肯給海洛因。這老頭不幹,他就端起轉盤槍,嚇得老頭只得認倒霉。

在瀋陽西北郊外距下坎子村幾里地,有一個日本軍用倉庫叫「581倉庫」。日軍投降後,社會秩序大亂,有些人從581倉庫搶軍用品,如皮鞋、毛衣、被褥等物資扛回來賣,有時蘇軍也開汽車拉些軍用物資來賣。

下坎子村的徐樹吉住在村東頭,一天早晨,他懷揣著錢想買點便宜貨,他來到村西頭兩棵柳樹下守候。這時來了一個蘇聯兵,見著徐樹吉就搜身,把他懷裡揣的錢翻著了,徐樹吉哪肯捨得,就往回奪,但錢還是被搶走了。他十分心疼,站在柳樹下生悶氣。不多時,那個蘇聯兵又找來一個蘇聯兵,先前那個兵用手指徐樹吉,意思說就是他往回奪錢,不老實順從。兩個蘇聯兵走上前,掄起槍托摟頭蓋頂就砸徐樹吉,把徐樹吉打得慘叫聲整個村子都聽到。大約過了半小時漸漸沒有聲音了,村裡人才敢出來,見兩個大鼻子兵已揚長而去,圍過去再看徐樹吉,已被打得血肉模糊,早就死了。

下坎子村是一個小自然村,有一百多戶人家。蘇軍所到之處無惡不作,這個村也不能倖免。王××(因其後代仍在原地居住,顧及子女的顏面,隱其真名)的妻子被蘇軍軍官抓住,拽到磚廠空房內強姦,蘇聯士兵在外面站崗。高家十二歲小女孩也被蘇軍強姦了。

下坎子村民Ai-qingshan,1952年進入瀋陽飛機製造廠當工人。「鳴放」期間他講了所見蘇聯紅軍的暴行,結果被定為「壞分子」,判刑17年,投入凌源監獄勞改,受盡折磨。

蘇軍強姦中國老年婦女 反抗者被中共殺害

Chen-shuxiang,是瀋陽市無線電機械廠技術員,當年21歲。「鳴放」初期他一直沒發言,後來因為本單位一位同事講了蘇聯紅軍搶劫和強姦婦女的事,批判者說他「破壞社會主義國際團結」,主持人詭辯說那些犯下暴行的分子是十月革命俘虜過來的白匪兵。而Chen認為這是強詞奪理,忍不住打抱不平,反駁主持人。

他說:「1945年我家住在南塔村,此村距離大南門約5華里,當年是個城郊村。1945年10月間,南塔村闖進來一名騎著洋馬的蘇聯紅軍,他挨戶踅摸,最後闖進王升老兩口的家,要強姦女主人。王升保護妻子,這個俄國毛子就操起一個大洋酒瓶子把老頭打死,繼而侮辱老太太。老太太嘰哇喊叫,驚動了四鄰。村裡有一家姓蔡,有九弟兄。大家聞聲扒窗戶往裡看,見鬼子正在幹壞事,蔡家兄弟就破門衝入,一頓棍棒把作惡的鬼子打死,解救了老太太,可是老頭已無法回天。」

「大家怕蘇聯軍隊來找人,經商量,把鬼子屍體掩埋,洋馬殺了分肉給各戶。」

那年Chen 10歲,也跟著看熱鬧,忽然回頭看見埋著鬼子屍體的土堆還在拱動,就喊鬼子沒死。大家就重新把鬼子徹底打死。大家分得馬肉,各回各家,這事也就平息。

1948年中共進入瀋陽,1952年中共搞「三反運動」,有人檢舉老蔡家幾弟兄打死蘇聯兵這檔事,政府就把蔡家兄弟抓起來,槍斃一人,另幾人被判管制,罪名是「殺死紅軍,破壞中蘇團結」。這件事在當地村民中引起極大不滿,大家議論:鬼子殺了我們的人、還要強姦女主人,在那兵荒馬亂的年月,村民自發地懲辦匪徒,是完全正義的,你若不整死他,他必然還要殺更多的咱們人。

Chen強調,那人說的是事實,不該說是右派。他這一番發言,駁得主持人啞口無言。反右領導小組就說他幫助右派份子,幫助右派份子的人也就是右派,於是,一頂右派鐵帽也扣到他頭上。

警察遇強姦槍擊蘇聯軍官 被中共冠以「殺人犯」後失蹤

瀋陽北郊有一條從東向西橫穿的運河,現在瀋陽市的人管它叫北運河,那時都管它叫二道溝。下坎子村人管它叫沙河沿,冬天枯水期河面結冰,人車為了抄近都從冰上走。1945年冬,遠屯有一輛膠皮軲轤大車路過下坎子村附近的二道溝,老漢趕車,車上坐著老漢的姑娘。這時來了一個蘇聯軍官,把姑娘強姦了,完事還要扒大車的車輪胎。趕車的老漢連哭帶訴:「給我們的姑娘給糟蹋了,還扒車輪胎,這車還能走嗎?怎麼回家啊?我們受了小日本十四年的氣,這又受老毛子的,連強姦姑娘帶扒車帶……」。

正好有兩個中國警察路過,本來也不敢管,但聽老漢的一番哭訴,其中一個叫徐敬一的警察激起義憤,就豁出去了,照那蘇聯軍官腿就打了一槍。這個蘇聯軍官挨了槍,就像洩了氣的皮球,囂張氣焰立刻沒了,坐在地上,雙手舉過頭頂,不住的拍巴掌。另一個警察張玉清說:「你那能耐哪去了?真是太可恨了!」說著又給補了一槍,這也是他罪有應得,大快人心。

可是,中共建政後,1952年把徐敬一、張玉清二人揪出來,五花大綁,拉到下坎子村外的大台上跪著,脖頸上掛著寫有「殺人犯」三字的大牌子,批判鬥爭,這兩人以後再也沒回來。

當年反右派運動中,有許多因說了蘇軍的暴行而被陷入「陽謀」之網,只是因為後來銷毀檔案,我們已無法知道到底有多少人因此蒙冤。

(責任編輯:姜斌)

相關新聞
蘇聯紅軍曾強姦200萬德國婦女
雕像事件擴大愛沙尼亞駐俄使館人員家屬撤離
紅軍雕像拆遷案 俄愛衝突引發國際關切
紅軍雕像衝突 激俄愛民族主義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中共欲房產稅試點 共軍練搶灘登陸
【預告】專訪余茂春:中共統治模式威脅世界
【珍言真語】袁弓夷:襲梁珍應是中共610指使
【未解之謎】流落人間的金箍棒 印度德里鐵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