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是甚麼讓浪子脫胎換骨?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3年04月30日訊】修煉法輪功前,寶明(化名)是一個游手好閒不務正業的小混混。吸煙、喝酒、賭博、吸毒、幫人平事兒、打架等都落不下。後來,因幫朋友找人打架,把人打成重傷,被判刑入獄。

中國大陸的監獄,是一個善惡顛倒的魔窟,有的犯人在裡面呆上幾年,被污染得比原來還壞。在獄中,寶明有幸護理一位絕食的法輪功學員,這位法輪功學員為喚醒獄警的良知、抗議獄警的暴行,絕食很長時間,寶明在他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神跡與超常,很佩服他的忍耐。他們絕食並不是為了一己之私,而是為了制止迫害,為了讓獄警少對大法犯罪,為了救度眾生。另外,修煉是一塊淨土,修煉人之間那種真誠的關愛是純純淨淨的,他的同修從沒有見過面,但給他拿來洗漱品、暖瓶、奶粉、糖,那種純純淨淨的善令人羨慕。

從那開始,寶明也真心善待那位法輪功學員,一點一點餵他奶粉喝,背他上衛生間。法輪功學員也給他講述法輪大法的美好,從這天開始,他種下了得法的機緣。

後來寶明被分到監區,他身體不好,被前列腺炎、失眠、膽囊炎等病痛折磨沒有出去做奴工,天天煩躁不安,打針,吃藥也不好使。在度日如年的鐵窗內,被病痛折磨著,心裏又煩又苦,他想到了教人向善的法輪功。在一位法輪功學員的幫助下,「真、善、忍」的種子在他心中發芽了,法輪大法在他心中紮下了根。他也不那麼煩躁了,還明白了很多道理。得法一年多,雖然沒煉功,但能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大法師父給他淨化身體,他感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愉悅和美妙。不久他回到家中,開始紮紮實實修煉法輪功。

從監獄回來,也沒有甚麼技能,他就找了一份在煤礦的工作,在井下推車的活很苦,煤塵灰很大,鼻子、眼睛、耳朵都是灰,有時扛采煤用的頂子一百五六十斤,別人都休班,他卻沒有休過。一位同事因他是一個新人,有些事做的不好,對他說話口氣很重,很不友善,但寶明想到自己是個修煉人,沒有和他一樣,只是說這樣對你不好,但沒起作用,他依然如故。寶明在學法時領悟到,幹工作時,就把工作做好無論有人沒人,幹活時都表裡如一,不藏奸不耍滑,他就搶著幹,把活幹好,同事的態度真的改變了。

有一次,礦車掉道了,他們三人抬車,寶明站在中間,後面又下來了一排車,撞在抬的車上,當時情況很危險,他還站在中間,但甚麼危險都沒發生,他知道師父保護了自己。

還有一次兩節礦車從坡上滑下來,撞到寶明的腿上,夾在兩個礦車中間,腿被撞得又黑又腫,但沒骨折,也不那麼疼,他還是堅持上班,不知不覺中,甚麼事都沒有了,寶明知道這是用這種方式還自己以前欠的罪業,如果不修煉大法,也許會筋斷骨折呢。

吸毒者很難戒毒,有的強制戒了幾年,接觸到吸毒者還會再吸,但他卻在師尊加持下,戒掉了這種惡習,從獄中回來後,他去看兩個朋友,他們正吸毒,問寶明來點不,他不動心,擺擺手拒絕了。如果不修大法,是很難抵擋住這種誘惑的。

大法使他脫胎換骨,去掉了所有的惡習,大法教他做寬容、善良、守誠信的好人。在二零一一年三、四月份,一位朋友甲給他打電話,見面後提到了一個以前的朋友乙,乙在十多年前把寶明打成重傷,始終沒敢回鄉,現在托A給他拿一萬元,想了結此事。當時寶明自己花藥費就花一萬多元,他是修煉人,沒想訛對方。要是不修煉法輪功,給他三、五萬元也不一定同意。後來寶明把這錢郵給了A,他不要這一萬元錢,他打電話給甲,要了乙的電話,給乙打了電話講了真相,乙知道大法好了。

寶明說:這錢我不要了。乙沒同意,乙知道大法改變了寶明,他賠償寶明醫藥費是應該的。寶明變了,變成了善良的好人,是法輪大法的力量改變了寶明,使他變得寬容、誠實和善良。

二零一二年六月,找寶明幫忙打仗的那個朋友丙從監獄回來了,找到了寶明,說對不起,問他有甚麼要求。寶明跟他講了真相,講了大法的美好,沒提自己的損失,甚麼也沒提,沒要。寶明那次幫人打架包賠人家三萬多元錢,要是修煉以前,給他十萬、八萬的補償也不夠啊,何況自己又在監獄吃了那麼多年的苦,但寶明沒有向對方提任何要求。

得法前,寶明打妻子。現在修煉了,不打人了,妻子用煙頭燙他,他也沒有碰妻子一手指頭,只是把妻子的煙折斷扔了。有時妻子與他發生矛盾,他開始向內找,找自己的不足,看妻子的閃光點。

從一個混混變成一個善良的好人,從一個張口就罵伸手就打的人變成一個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法輪功修煉者,從一個吸食毒品的人變成一個不吸煙、不賭博、不酗酒而且遠離毒品的正人君子,是甚麼力量改變了他呢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杜祥)

評論
2013-04-30 9:5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