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城:善惡正邪,請您來辨

人氣 2
標籤: ,

【大紀元2013年07月28日訊】人世間有善有惡,有正有邪,如何分辨,其實不難。只是因為中共喉舌壟斷了輿論,將自己說成「偉光正」,對真正美好的人和事卻大加誣陷,致使一些人混淆了是非,顛倒了黑白。如果能將事物的真正面貌復原,民眾自會辨別出善惡正邪。法輪大法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九日有幾篇報導,揭露了真正的善與惡、正與邪。

哈爾濱市中醫院腫瘤科醫生田慶玲,今年四十歲。她醫術精湛,一把脈就能知道患者所患何病。她給患者組方用藥,一副藥下來只有七、八元錢,可是卻屢見奇效。大家知道,現今的中國,百姓真怕得病,因為只要有了病,不但自己痛苦,多年的積蓄恐怕都要被花光。誰見過七、八塊錢就能看好病的大夫?要知道田慶玲所在的科室可是腎病、血液、腫瘤綜合科室,來就醫的病人病情都相當嚴重。幾塊錢就能治好病,這樣的消息一傳十,十傳百,來找田慶玲看病的人絡繹不絕,就連她被派到急診科輪轉的一個月期間,患者都要跑到急診科找她看病。可是這樣的好醫生卻因為修煉法輪功被非法勞教了。在黑龍江前進勞教所,她被中共迫害得幾近癱瘓,一條腿嚴重萎縮。獄警還強行把她用的輪椅、枴杖撤掉,逼她不得不用胳膊肘拄地挪行,一百米的距離,她需要挪三、四個小時。一次挪走中,她被大雨澆濕衣服,有人給她幹衣服想讓她換上,獄警大罵,不許穿,就讓她濕著。

二零一三年七月九日,遼寧撫順市望花區法院對法輪功學員張德艷、孫海峰、穆國棟、王玉梅、汪桂華進行非法庭審。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的律師為法輪功學員作了無罪辯護。律師在辯護中提到法輪功學員王玉梅的一個故事:王玉梅曾被人刺傷三刀,對方應該賠償十五萬元,但王玉梅只收了對方三萬元醫療費。律師反問:這樣的人能犯罪嗎?可是法官卻打斷律師的話不讓講下去。

另一個案例,是河北省涿州市百尺竿鄉四各莊村的農婦韓玉紅。當年,北京市房山區有一家三口被殺,正好韓玉紅的父親韓寶貴和一同伴到此人家中,兩人遂被房山公安局定為犯罪嫌疑人,遭到酷刑折磨,嚴刑逼供。直到被殺人的妻子在醫院醒來,他倆才被證明是清白的。但韓寶貴因遭受酷刑折磨,已不能走路了。回家後,韓寶貴生活不能自理,沒幾天就出現精神病狀,瘋狂打人,把家人打得四散,誰都不敢接近他。醫生說是得了精神分裂症。韓玉紅的母親趙淑珍為此上訪了十來年。後有好心人把她一家的遭遇發到網上,公安部見此,為息事寧人,說給四十萬元的賠償。

此時,韓寶貴一家人已修煉了法輪功,一家人修心向善,祛病健身,韓寶貴也康復,變成了正常人。當公安部的人問韓寶貴夫婦有甚麼要求時,韓寶貴豁達的說:「我煉法輪功病都好了,我不要國家賠償的錢了,我們也不想追究任何人的責任,你讓他們放心吧。」

四十萬元,這在十多年前那可是一筆大錢。可是他們一家修煉了法輪功,做甚麼事都先考慮別人,儘管家裏還很窮,他們很坦然的拒絕了。可是中共一開始迫害法輪功,就因為他們一家為法輪功說了公道話,卻成了當地政府重點監視的對象,警察還經常到他們家抄家、騷擾。韓玉紅曾被劫持到兩個勞教所和洗腦班迫害。韓玉紅二零零二年結婚後,她的公公、婆婆、丈夫也遭到無數次的抄家和騷擾。

山東省萊州市匯泉學校的初四教師臧奎東,他教授四個班,還擔任班主任。在平時的工作中臧奎東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對學生、家長、學校負責,無論是所教的學科,還是所帶的班級都名列前茅,被學生和家長高度認可。他對於家長送的錢卡,都用一個信封裝上卡,寫上不收的原因再交給家長,令很多家長感動佩服。這樣的好老師可太難找了。可他卻因修煉法輪功屢次被綁架騷擾,後來警察竟將他綁架到洗腦班內強制轉化。

說起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連它自己都不敢報導出來。就說這個「轉化」吧,法輪功學員修的是「真、善、忍」,所以才達到那麼高的境界,你要將他轉化到哪去?老師不收禮,轉化成收禮是不是?醫生治病不開高價藥,轉化成開高價藥?為了迫害法輪功,這些年中共喉舌炮製了多少謠言!可是事實在那擺著呢,再怎麼造謠,也詆譭不了法輪功的聲譽。世人從法輪功學員的言行中看到的是「真、善、忍」的真實體現。

中共的迫害在映襯法輪功學員美好行為的同時,也將它自身的卑鄙與邪惡徹底的暴露了出來。

相關新聞
鄭欣然:正義沒有國界
李毅:張藝謀也被黨「潛規則」
青關會侵真相點 旺角演正邪大戰
李元華:在善惡間做出正確的選擇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以巴戰火 北京心驚 美擊七寸
【思想領袖】如何突破科技巨頭審查制度
【未解之謎】肉身成佛?慧能真身千年不壞
【拍案驚奇】台染疫驟增 以色列妙計重創哈馬斯
【珍言真語】練乙錚:中共靠黑幫作惡90多年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