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的江澤民》(79)

曝中共官場買官賣官黑幕 有人3000萬買省長做

人氣 68

【大紀元2013年09月07日訊】《真實的江澤民》第八章(上)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道德崩潰後的社會亂象

第二節 驚世駭俗的官場亂象

談到中共官場,中國百姓這樣描述:如果把中國所有的官員排成一排,都拉出去槍斃,可能有個別冤枉的,但如果隔一個槍斃一個,肯定很多都是漏網的貪官。這一無法讓人笑出來的坊間笑話,入木三分地刻畫出中國當今官場的腐敗現實,反映了中國百姓與中共官員的對立情緒,也可算是眾多「中國特色」中的第一大特色。

與任何其它社會的腐敗現象不同的是,中共官場腐敗得到江澤民腐敗性制度的保障,中共官員的貪腐已然呈現公開化,大眾化,已經發展到幾乎無官不貪的程度。僅從中共政壇落馬官員的貪腐記錄來看,無論是涉貪人數之眾、層級之高、數額之巨,還是牽連之廣、花樣之多,均已達登峰造極,獨步古今的地步。無論是報刊雜誌,還是網絡新聞,關於中共官員的貪腐報導,俯首皆是,不勝枚舉。

「悶聲發大財」的秘訣:買官賣官

人事腐敗,首先是買官賣官。進入21世紀後,許多中共官員把官位變成了一項特殊商品,大行買官賣官之道。

中共喉舌媒體都不得不坦誠:買官賣官是危害最大、影響最壞的腐敗現象,被公認為「腐敗源頭」。儘管不斷加大「整治」力度,買官賣官現象仍然禁而不止,查而不絕,在一些地方成為久治不癒的頑症。【1】

2005年爆出的「建國以來最大的買官賣官案」——馬德案中,黑龍江省綏化市委書記馬德從1995年起收賄賣官12起,涉案買官人數達100多名,大到縣長,小到交警分隊長,最低的官位賣5萬元,最貴的官位賣了50萬元,總數達600多萬元。【2】

對這些官員來說,買官賣官是陞官發財的快通道。有民間順口溜形容道:「不跑不送,原地不動;又跑又送,提拔重用。」

既然官位是買來的,買官者首先想到的當然是將錢撈回來。在買官者看來,「官帽」只不過是用金錢換來的「商品」,這些拿金錢敲開了官場擢升捷徑的人,當他們如願以償戴上「官帽」後,他們以商人的眼光去看待手中的權力,只對自己曾經的巨額「投資」負責,將權力當成尋租的資本,不失時機、不擇手段地連本帶利全撈回來。

例如,2006年,陝西省商洛市商州區原區委書記(副廳級)張改萍落馬,她在這塊貧困的彈丸之地,賣出「烏紗帽」竟達27頂之多。為競爭商州區教育局局長一職,當地官員陳新智剛開始給張改萍10萬元,她考慮到教育局局長位子爭的人多,不想沾是非就沒答應。後來陳新智從別人那裏借錢又湊足28萬元托人給張改萍時,張心動了。不久,在她的運作下,陳如願以償。陳新智上台後便頻頻伸手。學校到教育局領取撥款,如果不「表示意思」,正常的款項就領不下來。【3】

隨作中共官場腐敗的不斷發展,買官賣官市場也日臻成熟,已具備了腐敗生態系統環境中的典型特徵。「賣官行為」形成體系化、程序化的鏈狀結構,「賣官市場」的上游延伸,形成賣官保護傘;「賣官市場」的下游拓展,形成可持續的賣官現金流。這種生態系統有效地保障了買官賣官市場的「穩定性」,要想從內部治理談何容易。

清朝末年,官場腐敗,出現買官賣官現象,最後清王朝滅亡。然而,清末賣官,最大是候補道,地司一級官員,是個社會身份,無俸祿,很少有人能補到實缺。現在賣官是實職,有人花3,000萬買市長、省長做,居然做成了。在清朝,巡撫這一級官員花多少銀子也買不到的。足見共產黨的天下,腐敗是沒有底線的。

(節選自《真實的江澤民》第七章;作者:《真實的江澤民》聯合寫作組)

(責任編輯:肖笙)

相關新聞
揭秘:偽造的江澤民
江澤民在六四事件中扮演了一個重要角色
江澤民陽奉陰違激怒鄧 喬石「押送」江到黨校表態
江澤民「三代表」出籠內幕 楊白冰公開罵其是垃圾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印俄結盟防共 普京釜底抽薪?
【直播】民主峰會對抗中共 拜登致開幕詞
【財商天下】打造稀土巨頭 中共欲搶全球定價權
【秦鵬直播】高智晟張展獲獎 美官員籲北京放人
【新聞看點】印鈔總公司董事落馬 替黨背鍋?
【思想領袖】漢森:中共如何利用美國精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