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坦坦蕩蕩學大法 屢遭抓捕志更堅

原同濟大學研究生墨爾本控告江澤民

人氣: 35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5年10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王明墨爾本報導)寒門出生的黃定義,從小就是品學兼優的好學生,嚮往對人生真諦的追求。從浙江大學畢業後,黃定義在建築公司任職,是公司的優秀員工,後又考入同濟大學土木工程學院完成研究生學業。在研究生就讀期間,黃定義有緣瞭解並走入法輪功修煉,從此生活發生了巨大的改變,每天都沐浴在幸福祥和之中。在中共對法輪功進行非法打壓後,黃定義毅然堅定地追求自己的信仰,屢遭中共的非法判刑。現在他居住在自由的澳大利亞墨爾本,於2015年7月向中國最高檢察院提交了控告江澤民的刑事控告信。以下是控告信的部份內容:

有緣得法 了悟人生

1998年12月,我在同濟大學讀研究生,我的女朋友(現在的太太)得了乙肝住院了,我檢查身體發現也是乙肝病毒攜帶者。對此我非常沮喪,感到命運的殘酷和人生的無常。我到同濟大學圖書館去尋找治療肝病的書,找書時偶然看到一本《中國法輪功》,翻開第一頁的第一句「『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就深深震撼了我,我一口氣把這本書讀完,感覺耳目一新。法輪功既能祛病健身又能提高道德非常好,宇宙特性「真善忍」修心性的美好吸引我,產生想學煉法輪功的願望。

幾天後,我從同學那裏借到了一本《轉法輪》,去煉功點學煉功,學會了五套功法。我跟同學一起煉功、學法,從此走上了修煉法輪功的道路。

身心淨化 全家受益

我的身體不算太差,沒有大的疾病,但是腸胃不好,消化不好,乙肝病毒攜帶是一個最大的病患,不知何時會發作。修煉法輪功後,我的腸胃毛病不知不覺的好了,我也不再擔心乙肝的發作,不再去醫院檢查。

修煉法輪功後,我知道了生命從何而來,人來到這個世上的原因,知道做人的目的就是返本歸真。我按「真善忍」宇宙特性的要求修心性,提高道德境界,淡薄名利和各種慾望。我知道要重德做一個好人,說真話辦真事,與人為善,遇事為別人著想,先他後我;受到不公委屈或羞辱,無怨無恨,寬容大量。我的內心變得越來越純淨、平和、安詳和愉悅。

我的脾氣比較火爆倔強,好面子講義氣,爭強好勝。修煉法輪大法後,知道要善良要忍,不動氣不動心,脾氣一下子好很多了,不爭不鬥,能夠坦蕩包容很多以前難以容忍的事。以前跟父母相處不好,總感覺有代溝,抱怨他們不能給自己帶來更多的物質和精神的支持,修煉後知道要對父母好,報答養育之恩,要為他們著想,儘自己的孝心。

後來,太太和女兒也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大法給我和家人帶來無限的美好,我們一家身體健康,遠離疾病,和睦美滿,快樂幸福。

追求信仰 屢遭抓捕

1999年7月20日,中共全面打壓法輪功,動用各種邪惡手段,動用全國媒體大肆誣陷法輪功,剝奪法輪功煉功權利,銷毀法輪功書籍,禁止上訪、聚會、宣傳和煉功等自由。大批法輪功修煉者被非法綁架、被強制勞教、判刑,甚至被活摘器官、迫害致殘致瘋致死。

本人為了爭取信仰和修煉自由,為了反誣陷反迫害而講真相,遭到非法監視居住、刑拘、勞教和判刑等殘酷的迫害。

1999年12月底,我到北京天安門廣場煉功,剛伸手做頭前抱輪動作,幾個公安和便衣就衝上來抓我。附近幾個法輪功修煉者也因煉功被抓。幾個警察扇我耳光,打我頭部,擰我胳膊,用腳踢我身體。看我穿的鞋比較單薄,故意用腳用力踩我的腳背同時使勁捻,造成我的腳疼痛,走路不穩,然後被強行帶到天安門附近某派出所關押。在派出所被警察暴力毆打強迫說出自己個人情況,叫上海駐京辦人員把我帶走。

遣送回上海後,我在同濟大學校內某招待所被非法監視居住長達約一個月,每天24小時呆在一個房間裡,有四個人輪流在房間陪同監管,樓層有警察把守,不許出門,切斷與外界的一切聯繫,不許家人探視。國保對學校施壓,強迫我寫放棄修煉法輪功不到北京上訪的保證書,不寫保證書不放人。

2000年5月中旬,我坐巴士去天安門廣場,在車至西長安街與府右街交口時,我向車窗外打出一個一米多長的寫有「真善忍」三個大字的條幅。被警察攔下暴力綁架到府右街派出所,三四個警察輪番對我暴力毆打,連續的打我耳光,摔到地上用腳踹我。在關押審問期間,有個年輕武警不斷誣陷漫罵和侮辱我,用香煙頭燙我的臉,有個警察用錐子打我的腿,一打就是一條傷痕。他們輪番的打我耳光,打我腹部,背部和腰部。有兩個警察實行通宵刑訊逼供,要求我說出名字和家庭住址。我保持沉默拒絕,警察不斷威脅我和家人的安全,並用電警棍持續電我的臉、手、腿和腹部,我疼痛難忍,身體被電的不斷顫抖。有個警察扇我耳光,因為用力太猛,他自己的大拇指也被折傷。次日凌晨,我已是飢寒交迫,渾身是傷,疼痛不已,一瘸一拐,被送到北京昌平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月。在這難以想像的恐怖、暴力和羞辱的對待下,我的身心都受到很大的傷害。

2000年9月,我因郵寄法輪功真相資料被不明真相的民眾舉報,被楊浦公安局非法刑事拘留一個月,後被非法勞教兩年。

2002年7月30日,我因期滿解除勞動教養釋放。回家後,我為了掙錢養家,必需找工作,但是由於我因為修煉法輪功而勞教,原來的工作丟了,很多單位知道情況後也不敢錄用我。一時家庭生活很困難。但我心中堅定的大法信仰未曾放棄,與其他法輪功學員繼續傳播法輪功真相。我們在家裏製作和印刷法輪功真相資料、刻錄法輪功真相光盤投放上海各地區居民信箱。

2003年9月,我因投放法輪功真相光盤,被上海閘北610非法抓捕拘留,610人員非法搜查住所並抄走電腦、打印機、光盤、法輪大法書籍及真相資料等物品。後被非法逮捕,並於2004年被非法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

非人的勞教經歷

我在看守所、勞教所被監管期間遭到了以下的體罰虐待。

(1)虐待吃飯。每人拿著碗站在門外露天排隊報數,報完數才能開飯,如果碰上下雨天,人和飯菜都被雨淋。飯菜很差,無味難吃沒營養。菜是不去皮不去根,沒洗的,經常帶有各種贓物雜物,湯裡除了一些菜皮沒有任何東西。一年中只能吃上幾回肉,過年時可以吃上一次魚,但魚是沒有去鱗沒有洗的,而且已經是發臭變質的。飯是發黃髮霉的米煮的。吃飯大家是坐在小板凳上或蹲在地上,裝菜的碗是放在地上。

(2)強制背條例。一進勞教所就被迫背許多條例,勞教所規章制度等等,不背或背不對就被懲罰毆打。為了限制我煉功,又在條例中隨意修改增加不得煉功等規定。

(3)坐小凳子。小凳子大約30cmX20cm,高約20cm,坐的時候不許動,身體必須保持筆直,雙腳併攏,雙膝併攏,小腿垂直於地面,小腿與大腿成90度,大腿與身體成90度,雙手五指併攏後放於兩個膝蓋上,腰直、頸直,兩眼平視,不准閉眼,嘴不准動,連續幾個小時保持這個殭直的動作。在上海第一勞教所期間,一直是坐這種小凳子。坐小凳子不久就腰酸背痛,腿腳殭直難受。

(4)「軍訓」。包括站軍姿;踢正步作分解動作,腳停在空中一個腳掌的高度保持很長時間,十分鐘、二十分鐘甚至更長時間才允許換腳,否則惡警就會非打即罵,到最後腳趾甲蓋都發黑了;有時是原地跑步,腳要離地面一個腳掌的高度,有幾次從早上八點跑到下午五點,只有中午吃飯休息一小時左右,鞋完全濕透也沒法換,兩隻腳就像浸在冰水裡一樣,沒幾天腳上就生了凍瘡,而且全身非常酸痛,如果做的不讓惡人或包夾滿意,他們會隨時讓我做兩百個高抬腿。所謂「軍訓」實際上就是讓我無條件服從勞教所的指令,是變相的體罰虐待。

(5)監控通信。在勞教所里根本沒有通信自由,毫無私人空間,我的信惡警都要檢查,他們若不滿意就不給發出去,寄來的信都已經拆開,他們都已看過,而且有些信件我還收不到,他們直接扣下了。平時沒有筆和紙,沒有自由寫信的權利,要寫信必須經惡警許可。

(6)冬天洗冷水澡。大冬天零下好幾度,寒風凜冽,露天洗冷水澡,水澆到身上感覺刺骨的痛,需要咬緊牙關才能洗完澡。 一年才允許洗一次熱水澡,而且時間很短只有幾分鐘時間。

(7)強制做奴工。做手工活如縫製長毛絨玩具,包裝聖誕禮品等,有的玩具是用硬塑料做的,針很難扎過去,一不小心就把針扎彎了或手扎破了,從早上七點半一直幹到晚上七點,中間除吃午飯約一小時就沒有休息時間了。幹活一天下來兩眼發花,做針線活的手指充血,疼痛。如果監工覺得質量不好,還要拆掉重做。 縫製足球:開始幾天,兩隻手因握引麻線穿孔的錐子磨出泡磨出血,然後泡破了再磨出泡磨出血,直至長個很堅硬的老繭。指尖被麻線勒出很深的口子,勒出血,直至勒出老繭,兩隻手手掌都是老繭,手指彎曲不能伸直,手指經常被針和錐子扎傷,整個晚上疼痛不已,不能入睡。干手工活的工具極為簡陋,無任何勞動保護用品,工場完全不符合生產和安全要求,被強制要求長時間高強度的無償勞動。奴工幹活的產品大多都是外貿產品直接銷往海外。

(8)暴力毆打和精神折磨。在勞教所警察教唆幾個監管包夾長期暴力毆打我們,肆意誣陷、漫罵、侮辱我們,拳打腳踢是家常便飯。他們用書角或鞋底打我的頭部、腿骨部。讓我身體傾斜頭頂桌子邊或牆角邊,還有限制喝水,限制上廁所,限制洗澡,限制睡覺,限制購買食品和日用品,暴曬太陽,餵蚊子。強制觀看誣陷法輪功的電視和書籍,強制寫思想匯報,強制放棄修煉法輪功等等。

持續騷擾 逃離迫害

多年來,本人及家人遭到共產黨的邪惡迫害,使得太太、孩子和父母身心都受到極大的傷害,父母因此憂慮成疾,太太內心很痛心。判刑後,「610」還是多次採用恐嚇、監控等方式來騷擾我們家庭。每年的春節、五一長假、十一長假、國家重大會議或活動等等時期之前,上海閘北區公安局「610」辦公室的人員均會來我家裏騷擾,並以請外出旅遊的名義隔離監管我們的行動。2011年十一國慶前夕,閘北公安局「610」和閘北區綜合治理辦主任再次到我家進行監視騷擾。我們一家曾迫使離開上海,流亡到杭州、嘉興等地生活。

2011年,我們全家不得不離開中國,來到了自由的澳大利亞。國際社會已經高度關注中國法輪功遭受迫害的問題,但共產黨對法輪功的迫害至今未曾終止,中共活摘人體器官更是這個星球上最大的邪惡。為了維護法律的尊嚴,捍衛我的合法權利,更為了免於中華民族淪陷於道德崩潰的泥潭,我嚴正對江澤民提起刑事訴訟。

責任編輯:李欣然

評論